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贵妃总是想合离

贵妃总是想合离

鹿林深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沐皖颍和君明颢的穿越古言佳作《贵妃总是想合离》又名《皇上太甜宠》,作者是鹿林深,小说讲的是沐皖颍晾衣服时踩到肥皂意外身亡,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古代成了答应,本想安稳度余生的她却没料到遭周遭人挑衅,看沐皖颍是如何步步为营成为皇上君明颢心尖宠的...

更新:2020/12/2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沐皖颍和君明颢的穿越古言佳作《贵妃总是想合离》又名《皇上太甜宠》,作者是鹿林深,小说讲的是沐皖颍晾衣服时踩到肥皂意外身亡,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古代成了答应,本想安稳度余生的她却没料到遭周遭人挑衅,看沐皖颍是如何步步为营成为皇上君明颢心尖宠的...

免费阅读

  中秋宴会的前一天,君明颢的赏赐下来。

  按照位分,皇后最多,其次是宸贵妃,然后便依着皇帝的喜好随便分派了,这些大多都是让江帆来定的,不过今年由晟国进贡了好几块玉石,水色极好,剔透光滑的。

  因为是极好的玉石,所以产量不大,各宫分派下去,即便每人一块,贵人以上的主子都有份,也是不够的。

  “贵人之间,现下风头最盛的是沐贵人,但她的家世最差,其次段贵人,夏贵人家世不低,这该给谁,不该给谁呢?”

  内务府大总管因为此事为难极了。

  他身边的小太监眼见如此,小心翼翼提问:“不若,师傅去问问圣上的意见?”

  海大成觉得这样的小事去问皇上,多半会被骂个办事不力的名号,不过被骂也总比得罪贵人的好,如此想着便腆着脸让江帆转告了一下。

  君明颢听到这事的时候正在批奏折,手上的朱砂笔顿了顿,看见奏折上写书云云‘訾议先广严路后宽恩,以达民情.......’随后轻轻一勾,翻至前面,其所奏之人是夏如云。

  “夏贵人那边给一盒,剩下那盒,”君明颢想到沐皖颍小心翼翼的眼神,还有低头露出的白皙脖颈,莫名勾唇,“就给沐贵人吧。”

  他的小猫肤白,配这个玉肯定好看!

  当日下午,连着几日大风轻雨,天终于放晴了,小李子和春桃静雨们在大厅踢着毽子,皇上的赏赐就临了过来。

  各色锦罗绸缎,内务府私造的金银首饰,品相极美,沐皖颍暗自点头,心想皇上这个大猪蹄子虽然花心了点,但对老婆们还是大方的。

  小李子见沐皖颍很是满意,眉梢也全是喜意,指着托盘的里的一个玉石道:“主子看见这个了吗?”

  沐皖颍随着他手指,果然看见一块剔透晶亮的玉石,她眸子亮了亮,“这块玉石极好。”

  小李子压低了嗓音道:“这玉石是晟国进贡的,也没个几块,分到贵人这里就只有两块,按理说应该分不到主子,但江总管特意去问了皇上,是皇上亲口把这块分给您的,段贵人那就没有了。”

  沐皖颍没当回事,不过一块玉石罢了,自己才承恩,皇上对她稍微好点也不奇怪,但要是换做宸贵妃那儿没有,自己这儿却有,那才值得脑袋疼。

  沐皖颍很快把这事抛在脑后了,明日便是中秋节了,她得赶快做些月饼。

  但她不当一回事,但并不代表别人不当一回事。

  毕竟贵人和答应不一样,到底上了品阶的,平素抛头露面的机会也还算多,被撂了牌子也有其它出路。

  而贵人要想再往上爬,就得靠衣服首饰这些来点缀自己,博得皇上眼球,所以必须要争夺这些赏赐。

  所以当段贵人知道自己没得到那块玉石的时候,整个人原地爆炸,带着宫女直接杀到綄熙宫。

  沐皖颍还未晋贵人时,就自己和夏贵人,夏贵人的父亲好歹品级在那儿,夏贵人得到了,自己没得到那还好想,可沐皖颍身份那么低贱,怎么能越过自己得到那么好的东西?

  “叫你们主子出来。”

  段贵人站在綄熙宫,颐指气使,显然气得不轻。

  小李子看见段贵人这副模样顿时就明白了,连忙迎了上来,规规矩矩地行礼问安,“段贵人怎来之前不捎个口信?着实不巧得厉害,我们家主子方才才出去了。”

  段贵人冷哼一声,“阖宫上下前脚才给了赏赐,后脚你家主子就出去了?你唬弄谁呢。”说着她拨开小李子往里走。

  静雨月雅几人见势不对,纷纷迎了上来,一人一句拦着她不上前。

  段贵人被推搡着无法往前,怒拂衣袖,“真是胆子大了,我的衣服你们也敢扯!当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小李子见惯了这些做主子的发怒,所以也不觉得什么,依然寸步不让地赔着笑脸,“段贵人,奴才所言句句属实,再则了,您要是进去,奴才笨手笨脚的,这也怕伺候您不周到嘛,到时候要是让沐主子知道了,实打实的责备。”

  段贵人气得发笑,“你放心,我不需要你伺候,你就站在外面,看到你们家主子回来通报一声就行!”

  小李子哪里会答应,还是堵着路不让进。

  段贵人脾气本来就暴躁,最近几日接连受辱,早就忍不了了,一个巴掌就招呼过去。

  “没根儿的东西,知道你面前站的是谁吗?”

  小李子咬了咬牙,还是岿然不动,段贵人见状举手有准备一巴掌打下,就在这时......沐皖颍回来了。

  皇后不爱礼佛,也不爱用香,所以坤宁宫大多使用瓜果香或是花草香,很是清新。

  沐皖颍嗅着时令正新鲜的蜜桃香气,和段贵人垂手并跪在一排,身后跪着小李子几人。

  沐皖颍抹着泪,声音凄凉,“皇后娘娘,其实闹成这样皆是妾身的缘故,妾身不收那块玉石就好了,段姐姐若真心喜欢,妾身愿意将那块玉石送给姐姐的。”

  沐皖颍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电视剧里面不都是如此,但凡软弱博人同情的,往往都是赢家。

  虽然看着是有点白莲花。

  但有些时候,以退为进才是最好的制胜办法。

  沐皖颍也不去抹泪,任它们在脸上肆意淌流,“只是段姐姐何故去打妾身的奴才?这奴才虽未跟妾身多久,但为人伶俐,很是讨妾身喜欢。”

  沐皖颍这两句话说得很轻,但掷地有声,将段贵妃的种种行径皆是抖落了出来,况且小李子脸上刺目的红掌印,就是铁证。

  皇后一拍桌子,“段贵人,你也太不像话了,那次本宫便和你说了谨言慎行,你都当耳旁风了?还动手打人?”

  上次那件事皇后就一直看段贵人不顺眼,这次逮着机会,可不得往死里整。

  段贵人气不过,一股脑的怨言皆吐了出来,“皇后娘娘,妾身就是气不过罢了,大家都同为贵人,为何妾身没有玉石,沐贵人就有了?皇后娘娘您一向公正,你来评评理,这公平不公平。”

  “公平?”皇后扶着椅把手,冷冷发笑,“公平就是这东西是皇上的意思,皇上愿意赏赐谁,谁得到了,谁没得到,那就是公平!本宫瞧着段贵人对皇上的分配着实不满,要不本宫替你将皇上召过来,说道说道这公平二字?”

  段贵人脸色苍白,美目里蓄满泪,“皇后娘娘,为何您也如此?皇上偏心她,让她夜宿养心殿不说,还让她睡到自然醒,她的鼻子都快扬到天际去了,您也跟着皇上一起偏心她,宸贵妃撤了她的牌子,你隔了几日就把她的牌子换了上去.......”

  “大胆!”皇后怒拍桌子,震得段贵人身躯一颤,“皇上和本宫所言所行岂能容你置喙?”

  皇后的确是皇上喜欢谁,她就捧谁,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这话摊开来说就等同狠狠打皇后一巴掌,作为妻,利用妾争宠,怎么都不好听,

  沐皖颍却楞住了,皇后竟然还给她把牌子给换上去了?怪不得最近兰嫔安生许多,许是知道这件事了。

  皇后却起身了,叫来几个宫人,拉着段贵人出去,说是让她面壁思过一年,俸禄减半。这样和打入冷宫没啥区别。

  段贵人这才有些慌了,挣开几人就朝皇后跪着过去,“皇后娘娘,妾身知道错了,妾身知道错了,皇后娘娘,您饶了妾身!”

  俸禄减半这事是小,但紧闭一年那就事大了,皇上本来就不怎么待见她,一整年不出门,等到了明年新人选秀,有了新人,皇上哪里还记得旧人!

  皇后娘娘却看都不看她,摆摆手,让下人拉着段贵人赶快出去。

  现下才知道错了,刚才好好承认的话,最多也只是罚点俸禄罢了,岂会被禁闭?

  沐皖颍不同情段贵人,说实话她有这番下场,全印证了一句话,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段贵妃被拖了下去,声音渐远,皇后这才柔和了神情。

  “段贵人,本宫罚也罚了,这事便过去吧。”

  沐皖颍觉得如此刚刚好,所以说了几句谢恩的话便磕头走了。

  等沐皖颍前脚才踏出门口,后脚皇后的笑容就垮了下来,捧着茶,眸子却盯着里面的茶汤怔楞。

  “敛秋,你说,我这个皇后当得是不是特别失败?”

  就像方才段贵人说的那样,自己虽贵为皇后,但还不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去迎合皇上喜欢的女人,和那些为了争宠而穿的花枝招展的新人有何不同?

  可她没有办法,她跟了皇上数年,皇上对自己一直相敬如宾,旁人看着的确是恩爱和睦,但自己确实能够真真切切感受到,皇上对自己只有夫妻间的礼仪罢了,情分也只是多年陪伴的情分罢了,男女的喜欢从一开始都没有。

  敛秋吓了一跳,连忙道:“皇后娘娘,您怎可这么想?您可是皇后,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就是宸贵妃再如何骄傲,到了娘娘跟前不也得俯首称臣?况且皇上怎能不疼爱娘娘呢?皇上不疼爱娘娘,怎回回都是娘娘您优先?每月十五也必来坤宁宫陪伴你?”

  敛秋和缓一笑,“说起来,明个儿是十五了,娘娘可得好生准备准备。”

  素来稳重的皇后听到这话脸颊陡然泛红,“你这丫头,当了皇后宫中大宫女多久了,还说出如此荤话。”

  敛秋见皇后心情变化,心也落定了下来,“这可是头等大事,奴婢已经叫人熬好了汤药,明个儿娘娘注意着喝便是。”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