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神探仵作俏皇妃

神探仵作俏皇妃

凡凡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苏梓和夏靖淮的古言佳作《神探仵作俏皇妃》,是由作家凡凡独家创作,全文讲的是大娘意外死亡,苏梓前去验尸竟发现其中暗含玄机,苏梓在探案过程中,夏靖淮重重阻拦,只为寻找当年母妃因病暴毙的真相....

更新:2020/12/2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苏梓和夏靖淮的古言佳作《神探仵作俏皇妃》,是由作家凡凡独家创作,全文讲的是大娘意外死亡,苏梓前去验尸竟发现其中暗含玄机,苏梓在探案过程中,夏靖淮重重阻拦,只为寻找当年母妃因病暴毙的真相....

免费阅读

  苏梓没想到夏子涵会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若不是路上又找人确定了一下,她都不觉得这个地方会有人,怪不得平日里从没有听人说过夏子涵这个人。

  她原本以为夏子涵是京城那边过来的,身份应该不简单,没想到住处却是这般简陋。

  她一边猜测这人莫不是得罪了京城什么达官显贵,才被发落到这里的,一边打量着这地方走了进去。

  院门没关,荆棘围起来的一个小院子,院子里面只有一口小井,角落里堆放这一些厨具,还有一个被茅草棚遮起来厨灶,院子虽然不大,但是收拾的却很干净,看的出来应该是经常有人打理。

  可是据师爷所说,这人常年瘫痪在床,行动不便,而且双目失明,很明显没有自理能力,那么他一定不会是一个人生活。

  苏梓微微眯了眯眼,心里有种直觉,这个叫做夏子涵的人一定不简单,不论这个案子和他有没有关系。

  “请问有人吗?”院门虽然开着,可是屋子的门却是关着,苏梓试探的询问了一句。

  正打算抬手敲一下,看看是否有人应。

  没想要却只觉得耳边一阵凉风,她微微转了脖颈,一把匕首搭在她的颈间,微微凉意让她感受到这把利刃的锋利。

  这般悄无声息,武功很高,古代人的功夫让总是让苏梓极为恼火,他们修炼内里,会轻功,即便她也是个有身手的,可是跟这些来无影去无踪的人想比,实在不知道差了几个段位,他们简直就跟开了挂似的。

  “我没有恶意,只是有事想要拜访这家主人,不知大侠是夏子涵的什么人?”苏梓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微微侧目,目光触及那人的虎口,上面有厚茧,常年习武之人,这人这么对她,很明显是为了保护屋内的人,夏子涵身边竟然有这样的高手。

  心里对夏子涵的怀疑不禁又多了几分,如果他身边有武功高强的人,那么想要少人抛尸简直是及其简单的事情。

  那人冷冷开口,声音低哑,嗓子像是被石子磨砺过一般有些难听,“你是谁?”

  苏梓刚要回答,没想到屋内却传出来一道声音,“隐一,这姑娘我认识,让她进来吧!”

  声音莫名有些熟悉,苏梓眸中露出几分狐疑。

  被叫做隐一的男人全身裹着黑布,包裹整张脸,有疤痕从黑色的面巾下延伸出来,看出来他的脸应该是毁容了。

  苏梓只是在他面上淡淡扫过,并没有刻意打量,那人伸手打开了门,便站在了一旁。

  他颔首的模样像个下人,苏梓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走了进去。

  然而没想到却看到个熟悉的人。

  “又是你们?”苏梓在看到里面站着的人之后狠狠的皱起了眉头。

  里面那人倒是没有多少惊讶,夏靖淮看着她怀疑的神色勾唇笑了笑,顺手抽出了腰间的折扇,在掌心拍了一下,“啧,在下与姑娘当真是极有缘分,不过短短两日,便遇见了三次!”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苏梓怀疑的看着两人,目光却看向床榻的方向。

  空旷的屋子里没有桌椅,只有一张床榻,被用白色的破旧薄纱层层遮掩,隐约能看到里面有个半卧的人影,应该就是传闻中的夏子涵,但是他听到她进来却并没有说话。

  和夏靖淮一起的那个锦衣男人坐在床榻边,白皙修长的手指搭在另一个的手腕上,那手从床榻的帷幔中伸出来,那是一个男人的手臂,却极不正常的纤细,几乎皮包骨头,嶙峋的骨节像是一只骷髅的手,还透着股不健康的青灰色。

  锦衣的年轻男人应该是在帮他把脉,这人会医术,苏梓眼神微凛,想起尸检的结果,不禁对这两人又多了几分怀疑。

  夏靖淮啪的打开了折扇,好整以暇,不慌不忙的走到了她面前,“看望一个故人而已,怎么?难不成苏姑娘怀疑我们?”

  苏梓收回目光,眸子微凉的看着他,目光聚集在他的脸上,似乎是想要看出这个人的真面目。

  夏靖淮幽深的双眸微眨,眼尾带着难言的魅惑,“昨日我还以为苏姑娘只是验尸的仵作,没想到苏姑娘连查案的事情也要亲力亲为,官府的衙门养了那么多人都是摆着看的吗?”

  “官家的事情不劳阁下操心,阁下所说的故人,就是夏子涵?”因着这人实在可疑的行为,苏梓很难把这人当成好人。

  “苏姑娘可有什么问题。”他挑眉,带着三分邪气。

  苏梓敛眸,若是这样,她抬眸看着他,“你们是从京城来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梅岭做什么?”

  “姑娘真想知道?”夏靖淮面上虽是一副不怎么正经的样子,可是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却像是藏着诸多东西。

  苏梓直觉那所未知的地方藏着的是很危险的地方。

  “我只想知道这案子是否跟你们有关系?”她打量着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各自带着难以言说的试探。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凝固。

  帷幔里的人忽然动了,他收回了手,“没想到我这样一个破落地儿,忽然来这么多客人!呵呵!”

  帷幔后的人忽然开口,很是嘶哑难听的声音,带着剧烈的讽刺十分的刺耳,苏梓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极重的戾气。

  苏梓在心中暗道,这么重的戾气,难免没有报复社会的心思!

  但是这案子是否和他有关系,还要先观察过之后才知道。

  她不再理会身边的夏靖淮,抬脚向着床榻走去,眸中带着三分警惕。

  夏靖淮的眸子暗了暗,却并未阻止,只是手中的折扇不知何时合上了。

  越是靠近那床榻,苏梓心里越是有些不安,等站在床边的时候,她几乎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不知怎么回事,看着诸多尸体都能面不改色人,现下却有了几分紧张。

  床榻边的叶轩已经站了起来,侧身立在一边看着她的行为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夏靖淮。

  在场人的莫名的安静,帷幔里的人一动不动,寂静的像是已经失去了生意。

  苏梓抬眸,眸中闪过一道暗光,伸手快速的拉开了薄纱,里面猛地扔出了一个东西。

  苏梓眼睛狠狠眨了一下,反应迅速的侧身躲过,是个软枕,扔它的人是谁已经不用说了。

  暴露在众人目光下的男人忽然撕心裂肺的叫喊起来,“滚!!谁让你过来的!!给我滚!我要杀了你!”

  男人身体呈现一个奇怪的姿势,腰以下的位置隐藏在被子以下,胸口以上的位置极力的上仰着,看的出来他想要坐起来可是却办不到,只能伸出一双手狠命的乱挥着,如同枯槁的双手仿若一双利爪。

  苏梓没有被他如同疯子般的举动吓到,目光从他的双臂移到了他的脸上,面上泛青,双颊凹陷,毫无血色,透着一股浓重的死气,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撑着活到了现在。

  他的头发凌乱如同冬日的杂草,灰白而枯糙,明明三十出头的年纪,却已如同暮年老朽,也不知道曾经经历了什么。

  她的目光移到了他的眼上,他的眼皮下垂,眸中空洞一片,眼珠竟然是被人残忍挖去了。

  这人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被这般残忍对待。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