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梧桐栖凤

梧桐栖凤

路菲汐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楚媚和拓拔谌的古代言情佳作《梧桐栖凤》又名《帝宫东凰飞》,作者是路菲汐,小说讲的是楚媚是天下人眼中的恶毒妖妃,大婚之日抢了别人丈夫,入门第一天吓晕夫君拓拔谌的小妾,可腹黑矜贵王爷却偏偏将所有温柔和深情都给了她,看强强联手的楚媚和拓拔谌将共同谱写怎样的华章...

更新:2021/01/06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楚媚和拓拔谌的古代言情佳作《梧桐栖凤》又名《帝宫东凰飞》,作者是路菲汐,小说讲的是楚媚是天下人眼中的恶毒妖妃,大婚之日抢了别人丈夫,入门第一天吓晕夫君拓拔谌的小妾,可腹黑矜贵王爷却偏偏将所有温柔和深情都给了她,看强强联手的楚媚和拓拔谌将共同谱写怎样的华章...

免费阅读

  楚媚本不相信拓拔谌会这么肤浅中美人计,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又从看客口中听见了一个似乎很重要的人名,禁不住屏息敛气等最后的结果。

  裴绍南能够换到吗?如果真有这么简单,公子不可能不行动,哪用得着自己当卧底。

  “北宸王,是个男人都不能拒绝含烟姑娘的请求。你还杵着干啥啊,你是不是男人啊?”裴绍南见怂恿没用,立即换了激将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周围那些围观的宾客也都齐齐鼓起掌,更有好事者起哄喝彩,连连击桌。

  这可是亲身见证一场王爷花魁的佳话。

  就在众人热烈殷勤的目光中,拓拔谌淡然地移开视线,嗓音磁性却冷冽,“姑娘错爱。”

  一听这话楚媚心中已经想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果然不愧是传说中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北宸王,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可能是楚媚看得太全神贯注了,拓拔谌突然把视线转过来,两个的眼神在空中碰了个正着,拓拔谌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显然没想到自己会出现。

  楚媚连忙低垂下头但是心里已经咯噔一下,天啊,这人的警觉性能不能别这么好,那么多人都火辣辣看着你,你还能发现不对劲。

  拓拔谌盯着只剩下一片黑鸦鸦发髻的人,眼中闪过一抹玩味,唇角轻轻上扬,“含烟姑娘错爱。家有悍妇,恕不能受。”

  “砰!”

  楚媚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诧异地抬头望去,正看见拓拔谌似笑非笑望着自己。

  众人皆是一愣,随即哗然。不会吧,堂堂铁血王爷最狂傲最桀骜的北宸王竟然说家有悍妇,那么那个女子该是有多凶悍啊。

  “王爷若是不喜欢含烟,直说便是,何苦拿这些做借口。”含烟眸中含泪,泫然欲泣。

  裴绍南一拍桌子,激愤道,“北宸王,你不会吧,那江湖女子哪里比得上京城第一花魁。休妻休妻,我帮你做主!休了那婆娘,以后你想娶千个百个看谁敢阻拦!”

  裴绍南,咱们还没见面吧?我到底哪点得罪您老人家了?

  楚媚知道到了自己该登场的时候,拓拔谌刚才明显是在给她搭台,那她就得唱的漂亮点,让拓拔谌知道娶自己这个北宸王妃不亏。如果不按照这个男人的路子走,除了平添他的恶感再无用处。这对计划不利。

  “昌南候是要休我吗?”楚媚啧笑一声,拔开一众女姬,款款走到拓拔谌身边。

  她穿着一袭蓝靛月牙衬镂绣蜀裙,裙身上繁复蔓延的蔷薇花瓣妖媚,雪白的香肩裸露肤若凝脂,宽大的袖袍飘逸,束带细腰盈盈一握,身材窈窕,婀娜多姿。青丝半挽,点漆大眼,尖尖的下巴,精致而不艳俗的妆容,妖娆惑人。

  “我们北宸王府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外人做主了!”楚媚冷哼一声,俏脸沉下来对着裴绍南,咄咄逼人,“我与王爷昨日才大婚,侯爷先是送妾又是嚷着休妻,可是跟我楚媚有何不共戴天之仇?欺人至此?”

  裴绍南瞠目结舌,显然没想到他随口嚷一句,竟然还真把北宸王妃给嚷出来了。他并没有针对楚媚的意思,不过是希望北宸王接受含烟跟他换赤霄宝剑。

  “我楚媚虽然只是一弱女子,但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有我楚媚在一日,你休想往北宸王府塞人。”严词拒绝后,楚媚转身回过头冲着拓拔谌露出一抹恰到好处的浅笑,“王爷您说是吗?”

  拓拔谌依旧面无表情,不过他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楚媚的地位。

  裴绍南目瞪口呆看着楚媚的变脸功夫,对着自己横眉竖眼,转身对拓拔谌就笑意盈盈,这真的是一个人?

  “你……你就是那个大婚之日掉包王妃跟北宸王成亲的江湖女子?”裴绍南指着楚媚不敢置信,“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楚媚尖尖下巴微扬,“你大清早的约我家王爷来这种烟花柳巷,本姑娘当然是跟踪而来。早听说昌国公府的小侯爷不学无术,纨绔恶劣,流连花丛,本姑娘自是不放心我家王爷近墨者黑。果不出我所料,你竟然逼着我家王爷纳妾!此种行为,令人发指!”

  “天啊!北宸王妃果真是妒妇,竟然追王爷追到来了!”

  “一般大家闺秀谁能干出这种事情啊,果然是江湖女子不识礼数!”

  “不过我倒觉得这位王妃端的是国色天香,也难怪王爷不屑于其他女子。”

  “说起这女子,倒也真是大胆,和那些千金都不同,也许人北宸王就喜欢这种类型的。”

  ……

  随着楚媚的身份确认周围顿时响起一片议论声,此时此刻整个春江阁连弹琴送酒的婢子都停了下来,全部期待着二楼的发展。

  “你……你!”裴绍南俊眉紧蹙,一时被堵了个正着,长这么大除了他爹,还没见过谁敢跟他这么说话的。

  “我什么我,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吗?收收你那吃人的眼神,我楚媚只喜欢北宸王,就算你是昌国公的儿子也没有机会。”楚媚耸耸肩,端的是伶牙俐齿。

  “果然江湖女子!恬不知耻!谁……谁喜欢你啊!”咱们的纨绔裴大少那玉骨折扇都快指到楚媚鼻子上了,语无伦次。

  楚媚双手勾在拓拔谌的脖颈上,唇边泛起一丝香甜的笑容,“才不稀罕别人喜欢,王爷喜欢就行。王爷,你昨晚上还说只爱人家一个,可不能反悔。”

  娇滴滴的声音让拓拔谌不自觉皱眉,突然觉得找她来收拾残局是不是找错人了?

  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北宸王不近女色,竟然对这位自己跑上来的王妃如此眷宠,可真是让人不敢置信。

  “王妃恕罪,是奴家莽撞,奴家给王妃赔罪,请王妃恕罪!若是早知道王爷和王妃伉俪情深,奴家绝对不敢奢望。”那含烟倒是反应很快,连忙把手中的画卷搁在桌上,端起桌上的酒杯盈盈一拜,一副请罪的姿态。

  楚媚并不接,唇边笑意嫣然,“含烟姑娘快请起。赔罪就不必了,倒是楚媚要对姑娘说句抱歉。楚媚得王爷厚爱,不愿与任何人分享。想必世间任何一个侥幸得王爷倾心的女子,都如楚媚一样不愿王爷再饮第二瓢。况含烟如此美人,楚媚也怕王爷见久了动心。”

  她虽然对裴绍南咄咄逼人,但是对含烟挚诚大度,说她是不懂礼数的江湖女子,却又进退有据,不失风度。

  “奴家谢王妃宽恕。”含烟泪光闪闪起身,也不论她是真心还是假意,面子功夫做的十足。

  楚媚做完这些转身冲着拓拔谌道,“王爷,可是回府?”

  “嗯。”拓拔谌嗯了声,率步走出包厢,楚媚连忙紧跟而上。

  “等等!北宸王,你就说句话吧!你到底要怎么才肯换?”裴绍南连忙跳到两人面前,双手张开挡着说道。

  楚媚不由暗想,这人怎么回事,《武侯兵法》你还打算换?这种无价之宝是东西能够换到的吗?

  “你就甭想了,不换!拿什么都不换。”楚媚摆摆手道。

  裴绍南瞪了楚媚一眼,“你能替北宸王做主?”

  “我……”楚媚看了拓拔谌一眼,见人并无二话,底气十足道,“我怎么就不能替我男人做主了?”

  “你……你……”裴绍南手指着楚媚,眼神看了看楚媚又看了看拓拔谌,长叹一口气,哭丧着脸道,“北宸王妃,你要如何才肯换?”

  我要是手上有《武侯兵法》你以为我还会在这里站着?这小子还真以为我能做主。

  楚媚也是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面上却毫不容情,严肃道,“不换!”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