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我家将军是妻奴

我家将军是妻奴

陆舜瑶 著

完本免费

  故事递为您提供男女主角分别叫江凌陆舜瑶的小说《我家将军是妻奴》是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所有人都知道,大将军江凌的妻子在八年前就被他给亲手杀掉了,可八年后,他的身边却出现了一个与前妻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更新:2021/01/06

在线阅读

  故事递为您提供男女主角分别叫江凌陆舜瑶的小说《我家将军是妻奴》是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所有人都知道,大将军江凌的妻子在八年前就被他给亲手杀掉了,可八年后,他的身边却出现了一个与前妻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免费阅读

  顿了顿,又说:“他不是故意的,不要和叶家人说。”

  陆舜瑶:“叶副将在教你?”

  江凌低头“嗯”一声。

  她嘴唇嗫嚅,似是不解,问道:“你为什么、为什么……”

  江凌看她,像在看一个陌生的看客。

  他的目光很淡,似乎含着警告,警告她不要追问下去,这个问题显然他并不想回答。

  陆舜瑶很固执,她看着江凌流血的小腿,又看着他腰间的短笛,她问他:“你到底为什么会受伤?”

  江凌看着陆舜瑶,夜里的月光如水清凉,给她的脸蛋也蒙了层银色的光泽,像个很漂亮的瓷娃娃,更把她眼里的疑惑忧虑也照得一清二楚。

  他放松了身体,不知怎么突然就想笑,可他很久没笑了,于是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似笑非笑静了好一会儿,才低沉地开口——

  “郡主。”

  陆舜瑶闻言抬头,等着他的下句。

  岂料就没有下句了,他叫了声她的名字,又低头看着地面。

  陆舜瑶觉得自己能被他憋死,她凑过去,手肘轻轻碰他,问道:“你叫我做什么……”

  江凌一下子拉住她的手腕。

  他盯着她,认真且郑重地说:“我爹是将军。”

  她点头:“我知道。”

  “你之前说过,他是一个英雄。”

  陆舜瑶接着点头。

  “英雄的儿子,不能是个脓包。”说完,他松了扣住她的手。

  他的眼神很沉重,也很深邃,是一种不同于十五岁少年的老成。

  陆舜瑶默默把手背到身后去。

  良久,她轻声说:“可你也不能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江凌曲起腿:“叶副将不是故意的,是我让他用真剑。”

  讲完这句,他又扣着树桩想要起来,小腿颤颤巍巍,血滴子不停下流,又渗人又触目惊心。

  陆舜瑶反应过来,一伸手把他双腿都摁住。

  江凌痛的倒吸口气,脸色阴沉地望着她。

  陆舜瑶自己也惊讶万分,“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怎么这么容易就给摁住了……”

  江凌冷冷地说:“闭嘴。”

  她双手唰地收回来,不防右手也沾了血,这么一动,血滴都溅了两滴在自己脸上,白玉似的脸蛋上几点红点,瓷娃娃遇上了个手生的师傅,金贵的脸颊都害的染成梅花。

  江凌向她伸手,问:“有没有利器?”

  “啊?”

  “刀、或者匕首。”他皱着眉,“我的佩剑放在房里。”

  “哦……”陆舜瑶埋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匕首,放到他手里。

  匕首是极奢华精致的一小只,缀满宝贵的珠玉,脱鞘时露出一截锋利的冷光,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是陆昀留给她的遗物。

  江凌接过匕首,划开自己小腿处的裤子,露出里面胡乱包扎起来的几条布条。

  包扎的手法十分生疏,看着更像是完全乱缠了几下便算了。江凌把布条扯下来,露出里面长长的一道伤疤,血肉都模糊到一处,流的血多了,乍一看都成了黑色。

  他一咬牙,扯下袖口的布料,长布条在腿上裹了几圈,把伤口随意地包了起来。

  陆舜瑶问:“叶副将怎么不带你去看大夫?”

  “我没让他知道。”江凌低着头说,动作不停。

  没让他知道?

  这是咬牙硬挺着,死活坚持到静林馆才去处理伤口?

  陆舜瑶复杂地看他一眼,何必呢。

  真的是头犟驴。

  沉默片刻,陆舜瑶说:“江凌。”

  江凌在伤口处打了结,轻轻应了声。

  “你这样子对自己,老天都看不下去。”

  江凌听完,慢慢抬起头。他没看她,反而一直仰着脖子,看向头顶的一轮明月。

  不是青天白日,脑袋顶上只有圆滚滚的月亮。

  今天是十五,圆月的光辉很满,辉映人间。

  这种圆月寓意圆满,被人载以思念,引古往今来无数文人骚客为它着墨。

  可谁说圆月就一定是圆满的。

  至少在江凌的眼里,她看到的一轮明月不是圆满,而是孤独。

  刻骨的孤独。

  他低声说:“老天看不下去?”

  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僵硬。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