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叶梓陆靖深小说

叶梓陆靖深小说

小阿糖糖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叶梓和陆靖深的总裁言情佳作《你赐我的凉薄时光》又名《婚情告急:陆少娇妻太难哄》《薄情似毒》,作者是小阿糖糖,小说讲的是叶梓五年前被深爱的陆靖深背叛,叶梓被陆靖深亲手送进监狱那刻,她发誓此生不再与陆靖深有任何瓜葛,五年后陆靖深为救重病孩子亲自接叶梓出狱,看两人将如何在爱情和亲情中做抉择...

更新:2021/01/07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叶梓和陆靖深的总裁言情佳作《你赐我的凉薄时光》又名《婚情告急:陆少娇妻太难哄》《薄情似毒》,作者是小阿糖糖,小说讲的是叶梓五年前被深爱的陆靖深背叛,叶梓被陆靖深亲手送进监狱那刻,她发誓此生不再与陆靖深有任何瓜葛,五年后陆靖深为救重病孩子亲自接叶梓出狱,看两人将如何在爱情和亲情中做抉择...

免费阅读

  陆靖深面色晦暗不明,一旁叶乐心在这时又开口,“靖深,刚才那个情况下要不是你及时赶来,我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好害怕……”

  陆靖深收回视线,拍拍她肩头,“我不会再让她出现在你面前。”

  叶梓被关在杂物间整整三天,昏暗的杂物间里弥漫着灰尘和潮湿发霉的气息,墙上没有窗户她甚至见不到一丝阳光。

  恍惚间像是又回到了监狱里,她脑子里一片混沌,夜里身体疼痛发作,她身边也没有带药出来,只能蜷缩在墙角,拼命掐着自己的掌心,忍住蚀骨钻心的疼。

  如果不是放不下豆豆,她真的会选择一头撞死在墙上,了结自己残破不堪的生命。

  疼痛过后她仍旧蜷缩在墙角,心里难受极了,泪水却早在刚入狱的那一年流干了,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根本无从发泄。

  她想不明白,老天爷为什么待她这样不公平。

  她和陆靖深明明是青梅竹马,为何就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陆靖深对她到底有没有过爱,哪怕是一瞬间的喜欢?

  书房内。

  陆靖深翻阅着桌上的文件,却始终紧锁眉头烦躁不安。

  管家端茶进来的时候,抬头看了眼管家,嗓音低沉的开口:“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从被关进去到今天已经是第三天,我们会给她送水和食物,她也都吃了,但是一声不吭到现在也没个动静。”

  “呵。”陆靖深听后冷哼一声,又复归沉默。

  管家站在一旁见他突然沉默,一时间有些为难,不好捉摸他的意思,只能试探着开口道:

  “少爷,是不是要放她出来?”

  陆靖深靠在椅背上闭眼像是假寐,缓缓开口,“陆家不养闲人,把她带回佣人房。”

  “是少爷,我这就去安排。”

  管家得了吩咐立刻点头应下,转身走出书房。

  ……

  叶梓以为陆靖深要一直这样关着她,这样倒好了,至少她不用看见叶乐心和陆靖深两张令她心情糟糕的脸。

  不过事情并不如叶梓所想,第三天她就被放了出来,陆家有个女佣生病请了假,出门采购的任务就落在了她的头上。

  叶梓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突然,她打算借这个机会去医院看看豆豆,顺便打听一下母亲的消息。

  五年前她入狱后没多久,就收到母亲意外出车祸成为植物人的消息。

  母亲一手创立的公司被那个混蛋父亲叶国松霸占,她的继承权也被剥夺。

  叶国松甚至不顾外界的流言蜚语,明目张胆地将叶乐心母女接回了叶家。

  他们这对母女真是天生的贱坯子,母亲第三者上位,女儿也学的有模有样。

  呵,迟早有一天,她会把曾经失去的都夺回来,让她们母女俩付出代价!

  医院。

  病房门口,叶梓正准备开门进去,却听见里面传来说话声——

  “国松,她都这副要死不死的样子了,咱们还留着她干什么……简直是浪费钱!”

  叶梓听清说话人声音后心里咯噔一凉,说话这人正是那个费尽心思破坏她父母感情的第三者贾诗萍!

  接着,病房内响起另外一道说话声。

  “诗萍呐你别着急啊,我把她留到现在自然是有我的打算。”

  “这女人到底是盛梓集团的创始人,手段精明得很出事儿前还专门留了一手,我正在想办法转移她名下股份。”

  “那难道就要一直留着她在这里吗?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她!”

  “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至于这个女人,我这边股份转移的事情了结后,她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到时候我们再策划拔掉她氧气罩的戏码,给她来个过失而亡,也没人会追究到我们头上……”

  叶梓听的浑身发抖,叶国松,贾诗萍,这对狼狈为奸的狗男女,竟然这样阴毒的谋害她母亲!

  她怒火汹涌,只想就这样冲进去撕烂了这对狗男女的丑陋嘴脸!

  看看他们的心是不是都是发黑腐烂的!

  到底还是没忍住,她推开病房门冲了进去。

  叶梓的突然出现,让病房内的叶国松和贾诗萍都无比震惊,“叶梓……你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做贼心虚么?叶国松,你到底还有没有点良心?我妈她好歹和你夫妻一场,对你更是一心一意,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

  叶梓推开两人走到病床前,看见母亲正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身材瘦削,被子盖在她身上甚至连一点包都没鼓起来。

  记忆中母亲是个漂亮优雅,办事雷厉风行的女强人,五年的时间里竟然变成这般模样……

  这一瞬间,叶梓憋在心头五年的委屈瞬间决堤。

  “妈,女儿不孝,没能照顾好你……”

  过去她被母亲看作是掌上明珠一样疼爱着呵护着,可是现在母亲躺在这里,她却不能好好尽孝道。

  “你个死丫头还敢回来这里,我们叶家没有你这样丧尽天的女儿!”回过神后,叶国松满脸的嫌恶地呵斥道。

  一旁贾诗萍更是怒火冲天,“你个狼心狗肺的野丫头,亏得你还是个做姐姐的,竟然对乐心下那样的狠手,害得她被人侮辱流产,你和你母亲一样都该死!”

  叶梓转头森冷的看着夫唱妇随的两人,勾唇冷笑,“贾诗萍,人在做天在看,你们母女两个联手做了什么事情,你心里再清楚不过,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

  叶国松怒目大步上前,扬起手狠狠甩下一巴掌,“你个孽种还有脸指责别人?你对乐心做出那些事情竟然半点悔改之心也没有!我对你简直是失望透顶!”

  这一巴掌来的猝不及防,叶梓被打的身体晃了晃,嘴里弥漫开一股血腥味。

  她擦了擦嘴角破皮渗出的血迹,笑得越发森冷。

  “叶国松,你这张老脸竟然还好意思挂在脸上?这么多年,你从一开始就一直算计着我妈创办的公司,更是联合第三者来对付我妈,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就算我活不久我也一定会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

  “你这个不孝女,我是你爸你竟敢这么跟我说话?!”叶国松被激怒气的胸腔剧烈起伏,面色有些狰狞,像是要把叶梓给撕碎了去。

  贾诗萍几步上前猛地拽住叶梓长发,“你个贱丫头怎么说话的,一口一个第三者,你和你妈还真是一个贱样!”

  叶梓被她拽的头皮发麻,毫不客气的反击会去,“怎么,做第三者还要给自己立牌坊吗,到底是谁贱拜托你好好照镜子看看!既然你要动手我就奉陪到底!”

  叶国松站在一旁见两个女人撕扯起来,头疼不已,怒斥叶梓,“你个孽种赶紧住手,都给我停下来别打了!”

  但是两人都在火气头上哪里顾得了那些,又是抓又是挠的。

  贾诗萍力气大得惊人,死死拽着叶梓的头发,叶梓本来身体就比较单薄,不久前还被关了禁闭,力气根本比不过她,脑子被抓得嗡嗡作响。

  “我看你这贱丫头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还以为你自己是什么金贵的大小姐吗?”

  “你只是一个有案底的犯人!你别指望你妈能保你,你们母女两个地下再重聚吧!”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