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前夫约我谈恋爱

前夫约我谈恋爱

阿银姐姐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方禾筝和季平舟的总裁完结佳作《前夫约我谈恋爱》,是由作家阿银姐姐所写,小说讲的是方禾筝以方家私生女身份嫁给季平舟,婚后三年,方禾筝一直卑微到尘埃里爱着季平舟,直到季平舟白月光归来那刻,方禾筝幻想的美好婚姻彻底崩塌....

更新:2021/01/07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方禾筝和季平舟的总裁完结佳作《前夫约我谈恋爱》,是由作家阿银姐姐所写,小说讲的是方禾筝以方家私生女身份嫁给季平舟,婚后三年,方禾筝一直卑微到尘埃里爱着季平舟,直到季平舟白月光归来那刻,方禾筝幻想的美好婚姻彻底崩塌....

免费阅读

  本以为说到这,禾筝该怯了该知道自己玩大了,应该低头认错了,可她却毫无涟漪,也没有再吵闹,而是径直绕过车身,坐在季平舟身边。

  车厢封闭着。

  透过车窗掉落的斑驳色块映在禾筝脸上,这两年她皮肤养的很好,白皙水嫩,像十八岁的女孩,皮相骨相也都是上等的绝色,没有上浓妆,寡淡着一张脸,也有让人心动的本事。

  她侧了下眸,发觉季平舟毫不掩饰的观赏眼神,像在看离家出走的宠物一样,她不喜欢被这样看着,微微侧了身,将脸扭过去,给他一个后脑勺。

  车程很短。

  那个路口距离商园本就不远。

  行驶途中,裴简大气不敢喘,季平舟和禾筝同乘一台车的次数很少,大多是季平舟喝的烂醉如泥,禾筝赶来接他的时候。

  那是这对貌合神离的夫妻稀少的情爱时光。

  季平舟每次喝醉都像变了一个人,会沉默,会抱着禾筝,会沉睡不醒。

  第二天酒醒,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恢复往常的端庄斯文,让人找不出任何破绽。

  甚至连醉酒后发生的事都会忘得一干二净,禾筝不提,裴简不提,谁都不会知道季平舟还有那样的一面。

  车子穿过静谧的商园。

  停在漆黑的北栋高楼外。

  裴简本想下车替季平舟开门,他却自己率先下了车,绕过车身,不由分说地将禾筝拽出来,动作粗鲁,掺杂着主观的坏情绪。

  禾筝没有反抗,被他牵着手腕一步步跟上去。

  两人总算走了。

  裴简心里的一块石头刚落了地,浓重的夜色里,车窗面上忽然印着一张女人的脸,他被吓的轻呼一声。

  待看清那人是谁,才无奈道:“小姐,您干什么?”

  “小简,刚才进去的那个女人是方禾筝吗?”

  “是。”

  北栋是他们的婚房。

  能来的女人当然只有禾筝,季平舟就算再不喜欢她,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季舒“嘁”了一声,言语轻蔑,“我就说,她抗不了一天就要乖乖回来,还以为她能有点骨气呢。”

  房内漆黑,地界宽敞,不用光明映照,禾筝都能准确无误地找到房间所在。

  门打开,缓慢绽放的明亮刺痛了她的眼睛,她下意识想躲,却已经被拽了进去,手腕宛如被烙铁烫着,又痛又烧。

  她受不了这份痛,奋力甩开季平舟,用另一只手揉着自己的手腕,“你弄疼我了。”

  “上去。”他斥责着命令她。

  禾筝以为他是在催促自己整理行李。

  当初她嫁进来,只拿了一箱衣物,后来所有的东西都是季平舟派人给她添置的,加之三年来大大小小的节日礼物,堆了不少。

  那些东西和季平舟这个人一样冰冷。

  三年婚姻。

  季平舟给她留下的也就只有这些东西了。

  站在没开灯的衣帽间,禾筝呼吸艰难,瞳孔失了焦距,麻木又机械地将里面的衣物往行李箱内扔去,只想赶快做完这些,然后逃离这里,再也不回来。

  没多久季平舟便跟了上来。

  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今天是真的被不听话的禾筝给气到了,绅士风度也完全维持不住,糟糕的情绪正澎湃汹涌着往肢体上漫。

  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张卡,想也不想,他强迫性的塞到了禾筝掌心。

  “闹什么,还嫌事不够多吗?谁没批你零花钱了?”

  这钱当然是她应得的。

  却不是以这种形式。

  手心白皙,泛着透红的颜色,那张卡就静静的躺在手掌内,是他赏赐给她的,所以她就应该感激涕零地收下,也顺便将自己的脾气收起来,继续做忍气吞声的贤惠妻子,是吗?

  禾筝眼角弯起了难以捕捉的弧度,正是因为淡,所以更显讽刺,“这份是我离婚协议上写的钱款吗?如果是,我收下了。”

  季平舟这么聪敏的人却不太能明白她的意思,“你闹出这档子事,不就是为了要点钱吗?”

  相处三年,她在他心里竟然是这样的人。

  禾筝哭笑不得,面孔复杂而又柔美,“是,那你就觉得我是为了要点钱吧,所以签字了吗?”

  又是这个问题。

  季平舟耐心耗尽,语气微顿,眉心微微收拢出几道褶皱,显露出烦闷,“你胡闹没有底线的?”

  “季平舟,没有人会拿这种事情胡闹。”

  连她都清楚的事,他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不敢相信罢了。

  禾筝的面目清晰,字字诛心,尤为坚决,“你应该也不想跟我多纠缠吧,签了字,我们就算两清了,我要的不多,对你季先生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为什么?”

  和平的过了三年,今天为什么?

  禾筝转过脸去,离婚的理由在她心中百转千回捣成了苦涩的药,她咽不下去,也不想吐出来恶心了别人,便一直憋着。

  从没遇到过这么难处理的事。

  燥意升腾,季平舟扯开领带,眸光无意放在了禾筝身上,她今天为了方便骑车,穿着也不像往日那样温婉动人,相反处处是野性。

  养了这么久的宠物终于还是想要反扑了。

  “方禾筝。”

  他平和了气息,散漫地叫着她的名字。

  “我是不是很久没有早些回来陪你了?”

  禾筝抬起头,瞳底散发出来的是不清晰冷淡目光,一点也不柔软,短短一天,她似乎变了一个人。

  她被他的话逗笑了,“季平舟,这个问题,你本人应该比我清楚吧?”

  “我在好好跟你聊。”

  “季先生从来不愿意挪出时间陪我。”

  冷暴力。

  从来都是他季平舟最擅长的事情,他还擅长玩弄权势,玩弄人心,这几年将方禾筝吃的死死的,便真的以为她不会反抗了。

  凑近一些。

  禾筝看到季平舟斯温的面容拉近,近到她甚至能看到他黑润的瞳孔中缥缈不定的沉沉阴霾,那是他不悦的前兆,更是发怒前压抑着的情绪。

  昏暗中,他微冷的气息一股股拂在她的面颊上,越来越近,将她围困。

  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所以下意识后退想躲避,背后却是死路,退无可退,猝不及防撞到衣柜门的把手,脊背一痛,还没来得及闪躲,腰就被季平舟握住。

  隔着轻薄的衣物,他掌心的温度清楚传递到禾筝腰间的皮肤上,关于身体的记忆又被唤起,她轻颤,正要开口,却见季平舟覆下来,只差毫厘便要抵在她的唇上。

  呼吸急速流窜,她忽然伸出手,挡在季平舟的肩上。

  她瞳孔清明,伴着茫然,“你干什么?”

  她不解,季平舟也不解,“离婚,不是因为我太久没有碰你了吗?”

  静。

  针落可闻的静。

  几乎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

  禾筝已经不期待季平舟能在离婚这件事上做什么有效的挽留,毕竟他其实并不想维持这段婚姻。

  她的手照样抵在他的肩上,皮笑肉不笑的,“季平舟,你是不是对自己太自信了点?”

  随着她的话,季平舟神色困顿了些,距离不动声色地拉远,但避无可避的,又听到她火上浇油一般的话。

  “实话实说,跟你第一次的时候,体验真的很——一般。”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