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与你到地老天荒

与你到地老天荒

金宝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沈默然和历爵阑的总裁完结佳作《与你到地老天荒》,是由作家金宝所写,小说讲的是沈默然婚后被丈夫和婆婆折磨到遍体鳞伤,在差点被人强上时意外被历爵阑救下,历爵阑就这样毫无征兆闯入沈默然黑色的世界,并用尽所能给予沈默然无限宠爱....

更新:2021/01/07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沈默然和历爵阑的总裁完结佳作《与你到地老天荒》,是由作家金宝所写,小说讲的是沈默然婚后被丈夫和婆婆折磨到遍体鳞伤,在差点被人强上时意外被历爵阑救下,历爵阑就这样毫无征兆闯入沈默然黑色的世界,并用尽所能给予沈默然无限宠爱....

免费阅读

  原来他生气的原因并不是我打了他,而是因为白筱筱。

  心高气傲的他居然无视我的举动,只因为他眼里只有白筱筱,这个消息对于我来说,可真是讽刺得紧。

  为了证实他的话,我这才看着旁边的医生,“白筱筱也在医院?”

  看着医生点头,我立马明白了。

  怪不得我告诉医生我离婚的消息时,她说离了挺好的话,原来这就是原因啊!

  我被逼着流产,而白筱筱却被他当成宝贝一样的捧着,要求保住孩子。

  这两者的待遇差距,对医生来讲是可怜,而对我来说却是莫大的讽刺。

  看着医生离开,我这才转头看着气的浑身颤抖的男人,使出最后一丝力气,打开了他的手。

  不想看他在乎的模样,我这才转过了头。

  “你们的孩子有危险,关我什么事?难道白筱筱说她是被我推倒的?还是我让她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真正的受害者是我,他难道没看到吗?

  他的伤害,他的纵容,让我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这些他都不知道吗?

  还是说他选择忽视细节,就算知道真相,也在麻痹自己,说我才是罪魁祸首。

  受伤的扯起嘴角,这才发现这一年多的陪伴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不过好在,在看到他和白筱筱纠缠的画面后,我就对他死心了,不然说不定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会更痛!

  感受着肚子传来的疼痛感,我这才不甘心的轻声说着,“韩忆之,或许白筱筱并不像你所见到的那样单纯呢。”

  “筱筱不是你,她一直都是柔弱的女人……”

  “她不是我,但是我也不是她。”我睁开眼,攥着被子咬牙切齿着。

  “如果不是她,我就不会躺在这里,也不会失去做……”

  “这都是你咎由自取,仇人寻仇把你车子砸了,你居然把所有过错都赖在她身上,还诬陷是她寻来的小混混,而我最不能忍受的是……”

  韩忆之说到这里,双眼蹦出怒火,并且再次攥住了我的手腕。

  “我最不能忍受她帮了你,而你居然还把她推倒在地,害她差点流产。”

  韩忆之咬牙说完这话,我笑了,笑得心都跟着发疼着。

  白筱筱这颠倒是非的本事是越来越精益求精了,几句话不仅解决了车子的问题,还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我身上,而他居然相信了!

  失望的摇着头,眼角突然酸涩了起来,为这些年付出的感情感到不值。

  不知是不是我现在的样子太过可怜,本来怒火冲天的男人居然沉默了,就连强大的气场都收敛了几分。

  最后他才扯起嘴角,轻声说着,“我们的事我们自己解决,以后不要再把她牵扯进来。”

  我沉默,直到耳边传来开门的声音,我这才抬起了头,“韩忆之,回去告诉白筱筱,夜路走多了,迟早会碰到鬼的。”

  “你……”

  “还有,告诉她,这件事还没结束,谁笑到最后还说不一定。”

  说完这话后,我这才收回了眼,直到摔门的声音响起,我这才转头看向了关着的门。

  抹着脸上热乎乎的液体,我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落泪了。

  是为了不值得的感情?还是为了悲惨的命运?

  摸着发疼的肚子,这才无力的闭上了眼。

  “沈小姐,检查身体了。”

  我听到医生的话,这才睁开了眼,“我没事,他没对我怎样。”

  医生听到我这话,明显松了一口气,“那你好好休息。”

  “我想知道,他在乎的那个女人真的怀孕了吗?”

  看着医生点头,我这才继续询问着,“那孩子……”

  “保住了。”

  医生说完这话,拍了拍我的肩,告诉我放宽心后便离开了病房。

  我望着医生离开的背影久久无法回神,最后还是闷雷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看着外面乌云密布的天空,我这才扯起了嘴角,“晴空万里的天空让你们太过安逸,以至于让你们忘记电闪雷鸣的危险了,你们让我做不成母亲,那你们以后的生活也别想好过到哪里去!”

  咬牙低语完这话,我这才赤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把窗户关上,隔绝外面的一切事物。

  …………

  在医院疗养了一段时间后,我这才回到了家。

  这段时间,除了笑笑来过几次以外,就再也没有见过韩忆之。

  而我也不想自讨没趣,除了让律师每天按时吹促他签离婚协议的合同外,就再也没提过这个名字。

  回到家除了休息以外,我还特意让人去调查了车库的监控,可是最后得到的消息却是我出事的地方是一个死角,根本没有证据证明筱筱就是凶手。

  再则那些小混混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根本没有踏入银行半步,所以想要利用小混混来指认白筱筱,也不可能了。

  每每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堵得慌,无法忍受白筱筱像是没事人一样过着安逸的生活。

  咬牙喝完手里的红酒,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接完电话,我这才拿着外套走出了别墅。

  来到对方指定的餐厅,我刚坐下,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就坐在了我面前。

  “这是你要的东西。”

  打开文件袋,看着里面的照片,我的手立马加重了力道,双眼冒出了一丝怒火。

  果然跟我猜想得差不多,那些没去银行兑换金钱的小混混,真的被韩忆之拦截了。

  “你的报酬我会让助理打在你户头上。”

  把刺眼的照片收好,我这才踩着高跟鞋离开了餐厅,抿着唇,把车开到了韩氏。

  我的出现让韩氏的员工有些意外,但是碍于我的身份,他们也不敢阻拦,所以我畅通无阻的来到了顶楼,韩忆之的办公室。

  看着韩忆之投来诧异的眼神,我这才忍着心里的怒火,把手里的文件袋推到了他面前。

  “韩总,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吗?”

  我笑魇如花,看着韩忆之的目光却充满了冷意。

  我可还记得他在医院指着我鼻子拥护白筱筱的模样,也还记得他说白筱筱不是我的话。

  现在所有的证据证明这一切都跟白筱筱脱不了关系,可是他却买通了那帮人,让他们消失在了南城。

  他这么做,可想过是在我伤口上再捅了一把刀子。

  韩忆之看着文件袋,却并没有打开的意思,大概也猜想到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了,“想要什么补偿,我可以尽量满足你。”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