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她自花中来

她自花中来

上玖殿下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由作家上玖殿下所写的奇幻言情佳作《她自花中来》,主角是孟娴和君池,小说讲的是身为帝尊的君池因一场大战陨落,再次醒来的君池除了要找到梦中人孟娴外,还要把祖神的无忧府夺过来给孟娴当聘礼,可君池等了十三万年未能等到孟娴出现,直到那天他见到了忘川上的彼岸花....

更新:2021/01/0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由作家上玖殿下所写的奇幻言情佳作《她自花中来》,主角是孟娴和君池,小说讲的是身为帝尊的君池因一场大战陨落,再次醒来的君池除了要找到梦中人孟娴外,还要把祖神的无忧府夺过来给孟娴当聘礼,可君池等了十三万年未能等到孟娴出现,直到那天他见到了忘川上的彼岸花....

免费阅读

  爱恨一念间,她为了爱妄图毁了一个人,可却是引火自焚,自得其所。

  “我让你只需要拿她腹中的胎儿,谁让你对她下毒的!”男人的巴掌甩在了她的脸颊,她哭着捂着脸起身,“凭什么,凭什么我耗尽心血才嫁给你,而你的心中却是只有她,她有什么好的,连她怀了别人的孩子,你都如此不甘心,我呢,我才是你的妻子,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男人后来甚至连看她一眼都不再愿意,只拂袖而去,可这一去,便是再未回来。

  再后来,她在病重生下了孟允浩,疯癫痴傻,许是孟老爷觉得她可怜,才在她疯的彻底没有意识时,来看她一两眼,容她在凝香院继续住着。

  此一番记忆着实伤情,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的可怜,也正好让我晓得了前世的我,过得有多么不堪,连生命,都玩弄在他人的鼓掌之中。

  我从她的灵台处抽回灵力,看着她紧拧得眉头复而平坦,才转身离去。

  行至门前,本想伸手开门,却被身后的那道银光吸引瞧去,银光中女子的容颜清晰动人,一袭白衣染红梅,唇红齿白,明眸善睐,泪珠顺着平滑的颌线滴下,嗓中一哽咽,虚声道:“孟娴,别带我走,好不好,我还在等他,等他带我走,他说过,他不会放下我一人不管的。”

  我不明白为何听她开口时,心中为何会有一种悲切之感油然而生,我昂起头,凝眉看她:“你在等谁?”

  她道:“我在等的人,就是你要等的人。”

  “我在等谁?”

  她掩面哭泣,哭的甚是伤心,依旧虚着声音道:“我在等,素生,我的素生……素生……”她的元魄愈发的虚弱,我伸出手欲要渡些灵力给她,纵然我晓得如今的她并不需要我的灵力帮衬,她一个人,也这样坚持了十六年。

  “老爷回来了。”

  有丫鬟慌慌忙忙的嚷嚷着,流云亦是披上了衣衫,提着灯笼着急候在门前,嘱咐道:“小声点,夫人刚刚睡下,千万不要吵醒了。”

  我心中陡然一惊,趁着院子中人还不算太多时悄悄开了门,顺着一条漆黑的小道离去,流云那厢提着灯笼眼睛倒是挺尖,我疾步行去,听着身后人抬高声量道:“是谁?”

  一句是谁惊动了院子外的下人,我拢了拢身后的披风,大步流星朝着无星辰之光处而去,恍惚之间有一只手将我抓住,一个旋身便带我隐入了林子后,我来不及惊呼,连挣扎的权利都被他剥夺,好不容易等到追我的人搜过后,我才松了口气,昂头看他,星辰的微光落在他棱角分明的俊容上,我一愣,竟然是他,他只手握在我的肩膀上,余下的那只手敷在我的身后,行为甚是亲密,我迷糊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低了下巴,眸光璀璨:“若是我说,我在等你,你信不信?”

  “等我?”余下的话还未说出来,便见朦胧星辰勾勒出女子的轮廓。

  “素、生、”

  她没能撑住最后一口气,身影化作缥缈而去,他拧了拧好看的墨眉,声音压得极轻:“原来,你是在寻她的。”

  我从他的怀中挣扎出来,后退两步,急忙解释:“尊神,你可,可是要听我说啊,我并非是有意将自己的情魄给弄丢的,只是我来人间历劫无意逆了天命。”我缩了缩脑袋,见他脸色凝然几分,惶然合十双手,抖着声音道:“尊神我求求你,你放我一马,我晓得我触犯了天条,可是做凡人的时候我也不好控制自己,对凡人生了情,实乃是无意之举……无意之举……”

  他未在触犯天条的那件事上做纠缠,只是自言自语道:“怪不得忘记了,原来是丢了情魄。”

  我似懂非懂探出看他,他抬起大手抵在我的灵台前,挡住了我继续看他的目光,眼神中布满慈爱:“今年多大了?”

  我诚实的抽出手指算一算,“大约,再过两年是我十三万五千岁的生日。”

  他挑眉,笑意浅浅,“本君比你大了二十五万岁,嗯,还算般配。”

  我猜不透他口中的般配是何意,双颊陡然一热,我抬起手,揉了揉脸蛋,好奇的凑上去,“尊神果然是尊神,三十万年前,那时候应该是天地初开吧,想不到尊神这样厉害,想必位居九天,品阶也非普通神仙能比拟……不过尊神刚刚说的般配,是什么意思?”

  他低眸看我,唇角上扬:“合八字。”

  “合……”我顿然愣住,牵强的扯出一抹讪笑,“尊神可真是会开玩笑……”

  他抬袖拂开翠柳,步伐稳慢,淡然如风:“你夜闯凝香院,必是为了那缕魂魄吧,神仙丢失情魄,你莫不是与凡人相恋,犯了天规,便是受了重伤,才会导致自己的情魄受损,滞留人间,久久不愿离开,从而扰得凡人不安生,纵然你是无心之举,你这情魄留在人间,也扰乱了人间的秩序。”

  我低下头,悄然的跟在他的身后,他静了片刻,“以你现在的能力,暂且还不能拿她怎么办,上了年月的魂魄,若是再想使其回到自己的本体,恐怕有些困难,不过……”他刻意凝重声音,道:“若是你愿意告诉我关于你的一切,或许我有办法帮你。”

  他自然有办法帮助我,毕竟以他的修为,连千玉扇的结界都能够随手破了,一个小小的情魄,无非是举手之劳。但,冥界虽和天族修好,但我还不知晓他的身份,若他同谛听一般没良心骗了我,那岂不是吃亏吃大发了。阎君曾经提醒过我,不要相信任何人,但凡是个厉害的神仙就铁定最危险。

  我抬头偷偷瞄了他两眼,他凤眸璀璨,一袭墨衣胜似画中谪仙,彼时正负手行在我的面前,我吸了一口冷气,道:“我,尊神是天上的神仙,我孟娴只是个小小的地府神女,怎么能劳烦尊神动手帮我,至于情魄的事情……”我皮笑肉不笑的压低声:“我应是能够解决的,就不劳尊神费心了。”

  他回眸意味深长得扫了我一眼,复而漫不经心的理着纹了青云的广袖,“什么时候若是后悔了,便趁着我没有改变心意之前,来寻我。”

  瞧着这人的气质,倒也不像是普通的神仙,说不准便是个上神品阶的神仙,他已经帮了我多次,如今特意给我留了条后路,又是何意。

  “尊……”再抬头之时,原本的眼前人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半分影子都未留下,徒留耳畔清风过境,拂枝落叶。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