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战少娇妻心尖宠

战少娇妻心尖宠

风卷南烟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顾清意和战时晏的总裁言情佳作《战少娇妻心尖宠》,作者是风卷南烟,小说讲的是顾清意和战时晏结婚一年,从未将他放在心上,直到被渣男贱女害死前刻,顾清意才知自己避之不及的战时晏对她的真心,如今重活一世,顾清意立志要成为战时晏独宠的小作精....

更新:2021/01/0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顾清意和战时晏的总裁言情佳作《战少娇妻心尖宠》,作者是风卷南烟,小说讲的是顾清意和战时晏结婚一年,从未将他放在心上,直到被渣男贱女害死前刻,顾清意才知自己避之不及的战时晏对她的真心,如今重活一世,顾清意立志要成为战时晏独宠的小作精....

免费阅读

  指腹触到了温润的娇肌,触感美好,让他不想放开。

  指腹描摹着她精致的樱唇,似乎想将面前的女孩一遍一遍刻进灵魂里。

  顾清意心中微喜,他的眸中,少了一些冷厉,看得出,她的努力还有今晚的澄清没有白费。

  她想起还有件重要的事情,买画的那一百亿还没跟他说,正要开口,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找到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容哲。

  不知道是不是来电显示被战时晏也看见了,车厢里原本温馨的气氛随之一冰。

  顾清意下意识的看向寒气发散地,正好撞到一汪深潭,墨色深沉,浓稠的像是化不开一般。

  战时晏的脾气算高冷,却每次遇到她的事情后就会变的有些失控。

  现在看到容哲打电话给自己,他的眸中已经有风暴在悄悄酝酿。

  顾清意不想接,但是只怕身旁的男人会多想,认为自己是心虚才会不接容哲的电话。

  这么一想,顾清意点了接听,又点了一下扩音。

  让战时晏亲耳听到比她一万句事后的解释应该都来的可靠。

  “喂,容少。”

  容哲的声音有些急切:

  “清意,你现在是不是和战时晏在一起?”

  顾清意勾了勾唇,闲着的那只手摩挲着男人身上的衬衣纽扣。

  他的性子偏冷,再加上惯穿黑色,总给人疏冷隽狂的感觉。

  “我当然是和我老公在一起了,容少,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清意,我知道你今天那么做是为了我好,战时晏那个睚眦必报的人对容家出手了,你好好哄哄他,让他放过容氏,等公司危机过了,我一定带你离开他。”

  听了容哲的话,顾清意的眸光落在自己的手腕上,那儿光洁如白瓷,好看精致的紧。 上辈子,战时晏也有对容家下手,容家差一点就破产了。

  容哲找到她,哄着她帮忙,她不惜绝食割腕以命相逼,才让战时晏收手放过容家放过容哲。

  上辈子的自己是有多蠢,才会为了那样一个渣男割腕自残。

  现在又来,容哲是觉得她还像上辈子那么好骗吗?

  容家破产就破产,关她何事。

  顾清意眼眸里划过一道冷光,这细微的表情落在了淡漠到近乎冰冷的男人眼底,眸中微黯。

  果然,她今天的顺从不过是伪装出来的虚情假意。

  因为自己对容家出手,担心容哲再也不能带她离开自己……

  在顾园踢打容哲,还有后来乖巧的相随,都是有目的的。

  突如其来的寒意让顾清意打了个激灵,强大的冷气压让她知道他又生气了。

  还真是难哄呢。

  樱桃红的唇瓣掀了掀,语调冷淡:

  “容少,你怕是找错人了吧,我凭什么要帮你,我老公对容氏出手,必定是有他的目的,我从来不插手他商业上的事,只怕对于容少的恳求我爱莫能助。”

  公事公办的语气,却依旧不能让容哲相信,容哲压低了声音说道:

  “清意,是不是战时晏在你身边,你不方便说话,没关系,我理解,你一定要哄哄他知道吗,我容家的生死存亡全靠你了。”

  顾清意不想听他废话,直接挂断了手机。

  她穿的是吊带裙,车内的温度太低了,她朝男人怀里拱了拱,想汲取一些温暖,但是却被一只大掌撑开。

  顾清意将手机扔到了一边,不让他推开自己,便两手圈住了他的劲腰,一副嗓子软软的:

  “老公,你是不是不信我?”

  男人没开口,也没回应,对于她八爪鱼似的扒着自己的动作,蹙了眉峰。、

  “你要让容氏破产就破产好了,容家的人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你如果觉得还不够,将他们赶出韩城也行,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不用再见到他们了。”

  战时晏只能看到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在自己胸前蹭,看不到她的眼神,也看不到她的表情,他冷着声:

  “这就是你哄我的方式?”

  她哪里是在哄他,她说的都是真心话啊。

  “不是,我不喜欢容哲了,真的,战时晏,你相信我。”

  她巴不得现在容氏就破产在韩城再也呆不下去,那样她也就再也不用见到容哲这个人渣。

  “你嘴上这么说,心里未必是这么想。”

  男人怀疑的回答让顾清意满肚子话堵在了心口。

  是不是她现在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想到这个可能,顾清意有些鼻子泛酸。

  好,那就不说了就是,反正她无论怎么证明自己的心意,怎么申明自己以后会跟容哲划清界限他现在也是不信的。

  那就不说了,多说多错。

  她咬着下唇,紧紧的,不再让自己发出一个音。

  怀中的人不动弹了,也不说话,只是不肯从他怀中离开,小手揪着的衬衣衣料都皱了。

  战时晏反而有些不适应了,揽着她腰肢的手指动了动又缓了下来。

  想到她开口就是为容哲求情,战时晏也没了说话的兴致。

  空气冷的能结出霜来,两人一路回到家,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卡宴停稳之后,顾清意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也不等战时晏,就踩着高跟鞋朝别墅走去,鞋跟跟石板路撞击着发出一长串急切又清脆的噔噔声。

  周姨远远的就笑着招呼道:

  “少奶奶回来了,累了吧,照少奶奶的吩咐让厨房提前泡好了解酒的茶,现在喝吗?”

  顾清意身后不远处拔步而来的战时晏听到周姨的话后,脚步一缓。

  抬眸望着已经进去换鞋的身影。

  宴会上只有他喝了酒,她虽然端着酒杯,却滴酒微沾他是知道的。

  那么,她提前让周姨备好的解酒茶是给自己准备的?

  顾清意没回头,但是也察觉到身后那个男人一定在盯着自己。

  回来跟爸爸告别之后她就给周姨发了信息,宴会时看他喝了不少,担心他喝醉,才让准备解酒茶,但是如果现在端给他,让他知道是自己让周姨准备的,他又要误会自己是在哄他吧。

  她很快的换了拖鞋,头也不回的边走边说道:

  “都倒了。”

  周姨看到了随后进屋的战时晏,有些左右为难:“倒……倒了吗?”

  “没错,倒了,不需要。”

  不需要三个字口气格外的重。

  顾清意走了两步刚要上楼梯,想起了一件事,转身看到站在大门口望着自己的男人,她忍着鼻酸移开了眼神冲周姨说道:

  “对了周姨,你等下来我房间一趟,把昨晚搬过来的先生的东西都搬回次卧去。”

  周姨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是发生什么了啊?

  先生少奶奶才好了一天不到,又要恢复之前那样剑拔弩张的情况了吗?

  “先生,少奶奶她又跟您闹别扭了吗?少奶奶今天出发去顾家的时候还非常开心,怎么现在……”

  周姨在战家的时日不短,几乎是看着战时晏长大的,所以才会如此关心他的情感生活。

  战时晏擎长的身躯紧绷着,一双黑眸深邃的让人看不出情绪。

  周姨的关心他听着,直到二楼的那个娇小身影消失在房门后才启了启薄唇:

  “没什么,她一向这样。”

  无理取闹,爱发脾气都是日常发挥,他早就习惯了。

  周姨微张了张嘴,想了下还是说道:

  “先生,虽然少奶奶以前的确做了很多惹怒您的事,但是这两天少奶奶似乎想开了,不但对家里的下人们和颜悦色,对先生您也比以前关心多了,先生您看。”

  周姨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到战时晏眼底展开后,干净的纸面上露出上面一行行娟秀的字体:

  他爱吃什么菜?喜欢中餐还是西餐?

  能吃辣吗?

  他喜欢什么音乐?喜欢什么颜色?

  他平常穿衣有固定的设计师吗?

  ……

  足足二十多个问题。

  战时晏眼前浮现出了那个娇小的女孩穿着真丝纤薄的睡衣很晚还没睡,坐在桌旁咬着笔头边想边写这些问题的样子。

  他抬起手,修长好看的手指将这张纸攥在了手中,眸光更加深邃了,黯色层层叠叠的一重盖过一重。

  周姨解释道:

  “这些问题是今早少奶奶出门之前交给我的,还说希望我能尽可能的写详细些,也尽可能的不要弄错。

  先生,少奶奶她……真的变了不少呢。”

  周姨之所以说这么多,是担心他们二人之间相处的时间太少,而让战时晏发现不了少奶奶的变化。

  她们整日伺候在少奶奶身边,对少奶奶的变化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的。

  这时候福伯也走了进来,听到周姨的话后,附和道:

  “是啊,少爷,少奶奶好像真的变了,今天您还没去顾园的时候,少奶奶特地重金购得一副名贵油画为您岳父贺寿,根本没有向以前一样,回到顾家也闹的不可开交。”

  战时晏捕捉到福伯话里的几个字。

  “名贵油画?”

  福伯点点头:“是啊,我后来查询了一下,那副画少奶奶花了一百亿买来的,我还让拍了照片给您看,少爷您难道没收到吗?”

  战时晏收到了,只是当时以为她刷掉一百亿是为了跟容哲私奔套的现。

  根本没往礼物上面想。

  捏着手中这张薄薄的纸,战时晏一时间思绪万千。

  如果他在顾家花园听到的,在应酬时看到的,她在车上说的都是真的……

  指节微微颤抖。

  他发现自己有些不敢相信。

  周姨见他有些信了,气压没了之前那么寒冷,又劝道:

  “先生,您别介意,我看少奶奶说的那些话倒像是赌气,是不是先生今天做了什么事儿让少奶奶不高兴了?

  这夫妻两个哪有不吵架的,先生去哄哄少奶奶,少奶奶应该就不会生气了。”

  周姨的询问让战时晏眸中的黯色一沉,气压再次冷冽。

  他做了什么?

  他只让惩治容家,在车上她以退为进,现在闹脾气赌气是因为演不下去了吧。

  她一向聪明,以前就手段百变想惹他生厌,现在想讨他的喜欢未必不是另一种骗取他信任后好跟容哲远走高飞的计谋。

  战时晏没说什么,长腿掠过了周姨,往楼上走去。

  周姨不知道为什么先生一下子又冷了起来,担心两人上去了又闹僵了,忙问道:

  “先生,醒酒茶要我给您送上去吗?”

  “她让倒就倒了。”

  “那先生的东西?要搬回次卧吗?”

  “如她所愿。”

  四个字,清晰的传进了顾清意的耳朵里。

  顾清意并没有关紧房门,就想看看战时晏会有什么反应,却没想到等来等去却只等来这四个字。

  自己做了那么多,周姨说了那么多,他还是固执的不信自己。

  想抓狂。

  可是顾清意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 谁让自己突然之间的改变这么大呢。

  算了,慢慢来吧,信任不是一朝一夕能建立起来的。

  踢掉高跟鞋扑在了床上,顾清意拿出了手机打算看看容氏是不是真的要破产了。

  如果还没有,那么她去战时晏面前秀一波还爱着容哲的话,战时晏会不会把容哲丢去公海喂鱼?

  想想又觉得不好。

  她想维护和战时晏的夫妻关系,现在都还没有进展,再去说自己还爱着容哲的话,就算可以让她如愿惩治了容哲,也会让她跟战时晏之间的关系降至冰点。

  新闻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容氏的动荡,顾清意翻开了电话薄,打算将容哲的号码拉进黑名单。

  今天本来有很好的机会可以跟战时晏再进一步,因为容哲一个电话全毁了。

  一个名字映入了眼帘,她眉眼一挑,坐直了身子直接拨打了这个电话号码:

  “喂,枝枝,你睡了吗?”

  枝枝是她的高中好友。

  上辈子,她上大学后才认识了白真真,在白真真的挑拨离间下,她跟枝枝也渐行渐远。

  后来嫁给战时晏后,白真真站在支持她追求自由和真爱,而枝枝劝她不要错过战时晏。

  上辈子的顾清意自然不能接受,最后跟枝枝绝交,白真真也更加不遗余力的跟容哲他们一起哄骗着她。

  “还没,你有事?”

  上辈子这个时候顾清意已经跟枝枝绝交了,所以现在打电话给枝枝,枝枝的语气虽然有些意外,但并不热络。

  顾清意想起了上辈子枝枝后来因为跟顾清雅抢资源,顾清雅跟自己抱怨后,自己让战时晏封杀了枝枝的事情来。

  心里悔不当初,但是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