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傅少蜜宠令辣妻休想逃

傅少蜜宠令辣妻休想逃

涅槃南柯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傅义和厉洁的总裁言情佳作《傅少蜜宠令辣妻休想逃》,作者是涅槃南柯,小说讲的是傅义明知厉洁有心爱之人,他还是用尽一切办法要将厉洁留在自己身边,傅义折磨厉洁到遍体鳞伤地步,殊不知他有多爱厉洁就有多恨她...

更新:2021/01/0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傅义和厉洁的总裁言情佳作《傅少蜜宠令辣妻休想逃》,作者是涅槃南柯,小说讲的是傅义明知厉洁有心爱之人,他还是用尽一切办法要将厉洁留在自己身边,傅义折磨厉洁到遍体鳞伤地步,殊不知他有多爱厉洁就有多恨她...

免费阅读

  “厉洁,你敢从这里走出去,你信不信,我让人立刻灭了你的安安!”

  我刚想开门出去,傅义便突然背对着我断声喝道。

  “你除了这一招还会别的吗?”我嘲讽地笑了一下。

  “招数不在于多,只在于有效,我从来都是一个讲求效率的人,只要有效,只要有结果,我不介意过程是怎么样的。就像现在,你再爱那个人,你还是只能待在我的身边,你还是只能做我的女人,你还是只能雌伏在我的身下,厉洁,你从来都斗不过我,你为什么总要这样子,做这种无用功,你不觉得无聊吗?”

  真是好笑,到底是谁无聊了,到底是谁要跟他斗了,如果没有他,我的人生将按照我原定的轨迹走下去,我的路将会按照我的设计一直走下去,我可以摆脱所有人的钳制,我可以找到我的执念,我可以实现我的梦。

  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我剩下的,只有这个男人带给我的一切伤痛,我拥有的只是一个破烂不堪的人生,连带着这副让我厌弃的身体,而他,造成一切的他,却还在那里高高在上地讽刺我,到底是谁更加无聊了。

  “傅义,你能得到一切,钱,权,女人,男人,可你唯一得不到的就是真情,真心,你这样的人,活该一世孤独!”

  “所以,我这样子的人,如今却有了你的陪伴,你觉得我还会放开你吗?哪怕下地狱,厉洁,你也逃不掉,我和你,生生世世,都会纠缠在一起,你到哪,我都会找到你,你爱不爱我,你都只能选择我。”

  他平静的脸上,现在有的全是疯狂,我不知道到底是我让他疯狂,还是他的执念让他疯狂,我突然就觉得很累,这样子很累,为什么我要跟他一直纠缠不清下去,为什么我要遇上他,我多么想,这只是一场噩梦,梦醒了,一切都结束了。

  “傅义,你得到的永远只会是一副虚壳,一副破败不堪的身体,你要是喜欢,你随便拿去,反正我也不想要,我想要的是你知道的一切,告诉我,陶情说的是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那就是一段疯话,你相信一个疯女人的话,你不觉得你也有病吗?”

  “是啊,我有病,跟你呆在一起,我迟早要疯掉!”

  我气得不想理他,转身便出了门,我才不想管他所谓的威胁,如果我能知道当初发生的一切,那么我就能找到我一直想知道的真相。

  “厉洁,你给我回来!”

  傅义见我不管一切地冲了出去,便气急败坏地跑了出来。我一听见他追过来的脚步声,原本快步走的步伐,立马就变成了奔跑,不过很可惜,平日里不怎么锻炼的我,根本就跑不过他,而却,这里环境我也不熟悉,很快我就败下阵来了。

  “啊!傅义,你干什么,你把我放下来,你疯了,这里是你的公司,你......唔!”

  他压根儿就不顾我的反应,发挥他力大无穷的优势,直接一把抱住我,然后一个公主抱便将我抱了起来,便向办公室稳步走去,我的挣扎在他的眼里,全然没了用处,他见我还在不停滴骂,便一把吻下来,堵住了我的嘴。

  嘣的一声,他就将门关了,然后一把将我抛在了一旁的沙发,我摔得四仰八叉的,正想要爬起来,却不想这人趁我刚刚头晕的空档,直接把办公室的门锁了,然后在我还没站起来的时候,便整个人扑了过来,将我压在了沙发之下。

  “傅义,你给我滚开!”

  “你不是想知道这一切吗?好啊,你把我心情哄好了,我就告诉你一点,现在,我要发泄,你给我躺好了!”说完他便不管不顾地咬了下来。

  我将头扭来扭去,拼命想躲开他,可他却直接一手箍住我的双手,一把压在了头顶,一手用力地拉下我的下巴,一把啃了下来。我痛得屈膝踢了他一下,却被他压制得更紧了。他见我的双手不断地挣扎,便不知从哪抽出一条皮带,直接绑住我的双手举在了头顶。

  “傅义,你是不是有病!你想玩这种把戏,你找别人跟你玩去,我不奉陪,你给我起开,你......啊!”

  这个神经病,竟然突然就进来了,我疼得整个人都蜷缩在了一起,不过,很快我就疼得连叫骂的力气都没有了,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停了下来,我痛的整个人都晕乎的看不清他的脸。我正迷糊的想着,我怎么还不晕过去,这真的太难受了。

  不想,他却突然低下头,在我耳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我还没来及听清,就整个人晕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办公室隔间的房间里了。我慢慢地从床上撑起来,全身上下全是瘀痕,手腕处更是红肿不堪。

  我想下床去拿回放在一旁的衣服,不想腿下一软,整个人便摔了下去,背部一下子撞在了身后的床上,疼的我痛呼了一声。

  “怎么了?厉洁,你醒了,你怎么下床了,你......”

  傅义听到我的痛呼声后,便突然开门冲了进来,他快步走过来,想要扶起我,我看都不看他,直接一把打开他的手,不过就是没什么力气就是了。

  “傅大少爷,你过来是取笑我的吗?谢谢你善意的取笑,我现在是完全动不了了,你还想要怎么样呢?我真是切身体会了一把,你们这些所谓上等人的特殊爱好啊。”

  傅义听到我这么毫不客气的说话,竟然没有嘲讽我,只是将我轻轻抱起来,小心地放在了床上,他让我坐好后,便拿过放在一旁的衣服,递给我,让我自己穿上。

  “傅大少爷,你有观察别人穿衣服的习惯吗?”

  我瞪了他一眼说道。

  “洁儿,你不是别人,你是我的未婚妻,是我以后的妻子。”

  他蹲了下来,眼睛认真地看着我道。

  “傅大少爷,你有虐待自己妻子的好习惯?那我还真是为了你以后的妻子感到悲哀了。”

  我冷笑着回道,却因为这一动作牵扯到嘴边的伤口,本来就有伤的嘴角,被他这么一摧残,现在更加疼了。

  我皱着眉,想要抬起手擦拭一下,裂开的嘴角渗出来的血,他却先我一步,抬起右手,用大拇指轻柔地帮我擦掉了嘴角的血迹,我冷冷地看了看他的动作,心里冷笑了一下,为了避免加重我的伤口,我还是做个安静的面瘫好了。

  他抬了抬我的手,帮我脱掉了浴袍,然后拿过一旁的消毒盐水,还有棉球,还有一些药物,很小心地在我的伤口上涂伤药。我扭过头去不再看他,就盯着一旁的墙角发呆。

  “嘶。”

  疼痛将我的注意力迅速地扯了回来,我看了看,原来是手腕上的伤,刚刚没留意,现在两只手的手腕,都肿的跟个小萝卜一样,而且还又青又紫,看上去吓人的很。我任由他在我身上各处伤口,涂满了伤药,阵阵的刺痛,让我不得不咬紧了后牙槽。

  “很疼吗?”他突然抬起头问了一句。

  我不想回答他,闭上眼睛,低下头不说话了,反正再疼我也试过了,再怎么样,也不过就是再来一场,反正人总是要一死的,就是这么死有点难堪罢了。

  “我只是害怕失去你。”他又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我也不想去明白他的意思,有时候我真的在想,我苦苦支撑到现在到底为的是什么?其实有时候,我都想过,就这么一觉睡下去,就不要再醒过来了。这样我就能摆脱一切的痛苦,好好的睡一觉了。

  我已经很久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总是会在梦里,梦见以前的事情,有高中时发生的事情,也有小时候被迫与弟弟分开的场景,更多的都是我一个人抱住自己,蜷缩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低声压抑地哭泣的样子。

  我不怎么热爱生活,毕竟这生活把我逼得千呛百孔,我不留恋身边的任何人,因为没有一个人曾经给我带来过真正的温暖,哪怕有,那也不过是背叛的陷阱,包着毒药的糖衣炮弹。

  这样子无牵无挂的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执着到现在的呢?偶尔,我也会这么反问自己,最后得出来的结论就是,我想再见他一眼,只要见到他,哪怕只是匆匆一眼,只要他安好,我便也无憾了。

  可是,如今这样子的我,真的有些害怕去见他了,那样谪仙般的人,要是看到我现在这副样子,会不会厌弃我?我不怕任何人的憎恨,任何人的鄙夷,可我绝对承受不住,他对我的厌恶,哪怕是一点点,我都会崩溃的。

  因为,我这么苟延残喘地活到现在,为的就是这么个小小的念头,或许换句话说吧,让我能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还苦苦支撑着活去的信念的人,便只有他了,如果他都否认我,如果他也恨我,那么我想,我或许找不到下一个支撑下去的理由了。

  可能有人说,人活着要为了自己而活,可我做不到,我就是为了那人而活的,无论如何都放受不了啊,明明我曾经离幸福那么靠近,可一个瞬间,幸福却与我擦身而过,我不甘心,仅此而已。

  “洁儿,洁儿,怎么了?想什么了?”

  傅义突然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脸颊,我顿时便清醒了过来,我抬眼看了看他,再看看自己,发现自己的伤都被上好药了,其实傅义有点小题大做了,就这么点伤,我都习惯了,反正有哪一次,他不是弄得我一身伤,他才开心的。

  然后,就这么一脸歉意和温柔地给我上药,他就不嫌恶心吗?还是说,这又是他的什么变态游戏?毕竟以前他就这么玩过,将我当成一个筹码,将我的感情玩弄在股掌之中。

  他还在锲而不舍的看着我,我受不了了,便低垂下眼睛,摇摇头,表示没什么。

  “跟我说话,你舌头怎么了?”

  你巴不得我哑掉吧你,这样子就没有人给些难听的话给你听了,不过也说不定,他这种恶趣味的人,可能会喜欢别人这样子骂他。

  “我没事。”

  看着他想伸手过来拉下我的下巴,检查一下,我便赶紧含糊地说了一句。我可不想,他一个把持不住,莫名其妙地再来一次,这种粗暴的举动,无论多少次,我都习惯不了。

  “你现在这里躺一下,我做完手头的工作,我们就回家。今晚你想吃什么,我让陶妈煮给你吃,还是你喜欢吃外面的?”他难得很有耐心地问我道。

  我看都不看他,直接躺下,忍着痛,勉强翻了个身,便盖上被子,不再理会他了。他站了起来,看了我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走出了隔间。我听到他出去了,便闭上眼睛,心里放空,很快我便睡着了。

  “洁儿,我回来了。”

  “安安弟弟?”

  啊,我又做梦了,梦里才会见到我的安安弟弟,我开心地循着他的声音,跑过去找他。却不想,突然身后被人拉住,然后一股熟悉的气息便包围了我。

  “厉洁,你是我的女人。”

  “你放开我,不要,我不要!”

  我死死地抓住傅义撕落的衣服,用尽力气地疯狂地挣脱他。

  “厉洁,我对你很失望,我不想看见你,你脏了我的眼。”

  “不是的,不是的,安安弟弟,不要走,不要走!”

  “厉洁,洁儿,醒醒,醒醒,你怎么了?我不走,你快醒醒。”

  我突然地从梦里面醒了过来,睁开眼便看到傅义一脸紧张地看着我,我一下子没从梦里的情景中清醒过来,用尽力气推开他,然后便坐了起来,四周地看了看,直到没看到那人,我才又是遗憾又是放心的靠在了床背上。

  “你怎么了?发噩梦了?”

  噩梦?呵,你就是我最大的噩梦,除了你,没有谁有资格做我的噩梦了,更不会有人能主导我的噩梦了,真不知道该说你厉害,还是我倒霉。

  我转了转头,便低下头,准备再躺在床上,再眯一觉,反正我也没事做,而且,想要见到那个人,除了做梦,我也没有别的渠道了,虽然并不想看到他那样子,厌恶的神情,不过能这样子看看他,对于我来讲,已经很满足了。

  “等等,别睡了,快到晚饭时间了,我们去吃饭吧。你想回家吃,还是出去吃,我们......”

  “把药给我,我还不想死。”

  我突然地打断了他的话,闭上眼睛说了这么一句。

  “我拿给你。”

  这次他倒是很痛快地出去,在我的包里翻了几下,把药拿出来,然后走到房间里递给我。我接过后,快速地吃了,随便拿过床边的水杯,和着药直接吞了下去,忽略了一旁他刚刚去倒来的温水。

  “喝一口,暖暖身体。”

  “我比较贱,喜欢喝冰凉的,啊,不好意思,我这么说是不是又得罪了傅大少爷?你是不是又要来一顿折磨?是的话,麻烦你这次给我个痛快,我想直接晕过去。”

  我懒洋洋地躺了下去,背对着他,慢慢地说道。

  他听到后什么都没说,就是突然翻身上床,然后从背后紧紧地抱住我,他温暖的气息,全部喷洒在了我的后脖子上。

  “你刚刚梦见了什么?”

  沉默了很久之后,他突然问我这么一句话。我懒得回答他,往前缩了缩,稍微跟他拉开一点点距离,便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他。

  不想,他双手一使力,我便又整个人回到了他的怀抱里,紧紧地贴着他的身躯,我扭了扭,实在动不了了,便整个人蜷在一起,不再动作了。

  “说啊,刚刚梦见什么了?你一直在叫我的名字。”

  “我没有!”

  谁会这么恶心叫他的名字了?他的那些女人会,我可不会,我又不像他们,简直把他当做男神来崇拜,在我这里,他就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直恶魔,没了他,我的人生要平静的多。

  “你干什么!”

  我吓得一下子回身,一把拍开他抚摸着我腰侧的手。

  “呵呵,终于肯理我了。问你话呢,说。”

  “我没梦见什么,我,你干什么,放手,嗯......”

  天啊,这都是些什么声音?谁来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发出这样子的声音?我死咬着下嘴唇,避免发出那些让我面红耳赤的声音。一下子我便被逼的满脸通红,脸热的仿佛被火烧似的。

  “呵呵,洁儿,你的敏感点可真是多啊。”

  “我没有,呼,傅义,嗯,你别碰那里,啊......”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