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繁华落尽一场欢

繁华落尽一场欢

暮妆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璎珞和萧承泽的古言虐心佳作《繁华落尽一场欢》又名《长相思兮长相忆》,作者是暮妆,小说讲的是璎珞是西凉公主,对萧承泽有多爱就有多恨,萧承泽是大虞太子,本应对璎珞不屑一顾,却在不知不觉中丢了心,当璎珞彻底消失在萧承泽的世界里,他才想到要去挽回....

更新:2021/01/0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璎珞和萧承泽的古言虐心佳作《繁华落尽一场欢》又名《长相思兮长相忆》,作者是暮妆,小说讲的是璎珞是西凉公主,对萧承泽有多爱就有多恨,萧承泽是大虞太子,本应对璎珞不屑一顾,却在不知不觉中丢了心,当璎珞彻底消失在萧承泽的世界里,他才想到要去挽回....

免费阅读

  温言的伤势一日日地恶化,璎珞看在眼里,毫无办法。

  萧承泽却已经有好久未曾前来了。

  “皇嫂怎么了?怎地落到如此境地了?”

  杨明薇虚伪而做作的声音传过来。

  “你是不是很久没见到太子哥哥了呀?想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璎珞沉默不语。

  杨明薇也不恼怒,只俯身看着她的惨状,像看着什么蝼蚁一样。

  “你还不知道吧,皇帝陛下可对你们西凉今年的贡品大不满意,已经派遣太子哥哥并二十万精兵去攻打西凉。”

  璎珞大骇,西凉和大虞明明已经有了和平协议,为此还送上她来和亲,大虞怎么出尔反尔呢?

  “不可能,你骗我!”璎珞呵声反驳。

  杨明薇无所谓道,“反正等太子哥哥班师回朝,就会休了你这个亡国公主,风风光光的迎娶我,到时候你不信也得信了。”

  “我跟你说过,太子妃的位置迟早是我的,现在,已经快了。”

  说完,杨明薇便如开了屏的孔雀一样,洋洋得意而去。

  不......萧承泽欺人太甚!

  大虞欺人太甚!

  萧承泽怎么能说毁就毁!他明明答应……

  是了,他从未把她当成他的妻子,又怎会遵守诺言?

  窗外,鞭炮声不断。

  璎珞知道,那是胜利之师班师回朝的奏乐。

  一群宫婢手捧华服前来为璎珞梳洗,恍恍惚惚间,她只听见他们在说:“西凉王族的首级已经在午门高挂,大家正欢呼庆祝。”

  而她,身为虞朝太子妃,要华服盛装出席他们的庆典,无人再记得这是她家的丧仪。

  装扮过后的璎珞姿容更胜从前,无人不为她的美貌所倾倒,看着梳洗宫婢看的发呆的样子。

  璎珞轻声道:“好看吗?”

  “好看。”

  璎珞平静的看着他们为自己穿上一袭红衣,从里到外,不容有一丝白色。

  “像我这种国破家亡的公主,死了以后是不是可以发还原籍。”

  “太子妃娘娘,”有位嬷嬷搭着胆子回复这大逆不道的话:“既入了天家,自然生是我虞朝的人,死是我虞朝的鬼。”

  原来她此生此世,都不可能再回到爹娘身边。

  “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等了许久的萧承泽一脸怒容:“她让你们走你们就走?”

  “太子殿下恕罪……”她们也不想走,可是方才那样的太子妃她们从未见过,鬼使神差的就听了太子妃的话。

  就在这时,司礼太监忽然仓皇失措的大喊:“东宫失火了,快救火!”

  萧承泽脸色一变,在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朝着东宫奔过去。

  漫天的火光映得东宫上方的云彩通红,这一刻,萧承泽只觉得自己被排山倒海的恐慌吞并。

  他几乎是疯了一样奔向东宫,嘴里还怒吼着:“人呢,救火啊,人都死哪儿去了!”

  火光已经将整个大殿包围,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一袭红衣明眸皓齿的女人被火舌一点点吞噬。

  而她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转身走向火光深处……

  横岭深山里面一个不知名的山谷。

  这里风景优美,四季如春。

  杜鹃在枝头歌唱,小鹿在林间奔跑,万紫千红的花儿开了遍地。

  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正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欢快地奔跑,不远的湖边倒映出一个小木屋。

  “洛洛,回来吃饭了。”

  秀美温柔的女子在木屋前呼唤,正是璎珞。

  男孩听到之后转头飞奔过去,扑倒璎珞的怀里,“娘,爹爹去哪里了呀?”

  “爹爹出谷给周边的村民治病去啦,怎么了,洛洛害怕吗?”

  璎珞抚摸着洛洛的额头笑着说。

  “洛洛才不怕呢!洛洛是男子汉,爹爹不在,洛洛要保护娘的!”

  孩子的言语让璎珞甜蜜一笑,只觉得满心温暖。

  三年前,假死的她随着温言离开了太子府。

  但西凉已经不复存在,他们只好来到这个几乎与人隔绝的山谷定居,好在这里气候宜人,对疗伤很有帮助。

  谁知,刚到这里的她开始不停的呕吐,温言一探查才发现她已经坏了三个月的身孕了。

  温言劝说她打掉这个孩子,可是,孩子又何其无辜,璎珞不忍。

  何况她这幅身躯,以后绝无再嫁的可能了,留下这个孩子,以后的时光想必会好过一点。

  温言最终还是默许了,两人以夫妻的名义隐居在这里,共同养育这个小生命,几乎不与外人往来,只有温言偶尔出去给人看病用来换取一些生活的物资。

  时光荏苒,洛洛不负她所望,果然成了她和温言的开心果,为这无趣的生活增添了一抹色彩。

  “娘!我们去林子里采一点春笋吧,我好想吃啊!”

  洛洛的声音将璎珞的思绪拉了回来,看着天色还早,便同意了洛洛的要求。

  虽说山谷几乎没有外人来过,但以防万一,璎珞还是拿起了特制的人皮面具覆在脸上,拿起篮子牵着洛洛的小手走进了山林的边缘。

  “陛下!您快走!”

  暮色将至,正当璎珞带着洛洛准备返程时,不知从何处传来杂乱的呼喊声,璎珞赶快带着洛洛藏了起来。

  只见一群黑衣人簇拥着一个男子跑了过来,他们衣衫褴褛,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和泥土,行色匆匆。

  后面又有群黑衣人追了过来,两群人当即打斗了起来,死伤惨重。

  璎珞赶忙捂住洛洛的眼睛和嘴巴,以免被殃及池鱼。

  不一会儿,两方的人竟然无一存活,两败俱伤,璎珞趁机赶忙抱起洛洛,预备悄悄离开。

  却不料,一把剑从背后悄无声息地指向了她,“你是谁派来的!埋伏在这里做什么!”

  璎珞暗暗叫苦,连忙道:“我只是路过的村妇,什么也不知道啊!”

  “你住附近?带我去你家!”

  男人闻言剑抵得更近了。

  璎珞不敢反抗,只好抱着洛洛被男人的剑推着一步一步往前走。

  身后的呼吸声越来越重,却不见剑都一分的抖动,璎珞无奈,只好带着男人进入家中。

  一进门,男人便扑倒在了床上,身上的血染红了被子。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