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重生之毒妃倾城

重生之毒妃倾城

云墨微染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北云依和秦连霜的总裁言情佳作《重生之毒妃倾城》,作者是云墨微染,小说讲的是北云依原本是乖巧纯真少女,却在十三岁那年跌落悬崖摔成痴傻女,而暴戾无情的晋王点名将她纳为云夫人,众人都以为她只是秦连霜的玩伴,却不料秦连霜却将北云依宠上了天...

更新:2021/01/0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北云依和秦连霜的总裁言情佳作《重生之毒妃倾城》,作者是云墨微染,小说讲的是北云依原本是乖巧纯真少女,却在十三岁那年跌落悬崖摔成痴傻女,而暴戾无情的晋王点名将她纳为云夫人,众人都以为她只是秦连霜的玩伴,却不料秦连霜却将北云依宠上了天...

免费阅读

  这种发自内心的温柔和深情,当真是能够将人给溺毙。

  比起上一世秦连霜对她那所谓的温柔,简直是天然之别!

  呵,秦连霜,这么久了,你到现在还没发现你怀中抱的女人不是你深爱的青鸾公主吗?

  北云依知道自己今晚是逃不过了,所以在短暂的惊慌过后便显得极为的平静。

  平静的等待着接下来的一切……

  很快秦连霜便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微微的松开了怀中的北云依,随后便点燃了一支蜡烛。

  蜡烛还未完全点燃,秦连霜单单只是看到衣物的颜色,眸中的温柔之色便瞬间被残佞和嗜杀替代,一时间犹如山洪崩塌,海水倒灌……

  让人身上的每根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是你这个贱婢?”秦连霜恼怒的掐住北云依的脖颈,露在外面的半张俊脸,满是杀意:“你是怎么找到这的?”

  “云依不是故意的,云依不是故意的!”北云依那双无神的眸子中满是惊慌和害怕,神情亦是十分的痛苦,连说话都变得有些困难。

  秦连霜狭长的凤眸危险的半眯着,犹如深潭一般幽深,让人一眼望不到底,淡色的唇微微一抿,擒起一抹寒冽的弧度,便将北云依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至阴之体,他早就将她给杀了!

  身体与坚硬地面的撞击,让北云依痛得闷哼一声,觉得身上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云依真的不是故意的……”北云依害怕而又颤抖的蜷缩在角落中,眼神中写满了可怜和无助。

  然而秦连霜狠戾的面容却是未变一下,反倒在烛光的映衬下越发的渗人了。

  “离末!”一声淡冷的声音从秦连霜淡红色的唇瓣中轻吐而出,语气却是残佞无比。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地方只有他和青鸾两个人知道,他又怎么可能会将她当成青鸾。

  她既然知道了这件事,那他就绝不会让她出去胡言乱语。

  “割了她的舌头!”接下来的话语,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刺进她的心脏,让她无神的瞳孔瞬间惊恐的扩散开来。

  上一世她被折磨了一个月,而这一世她竟然要被割去舌头!

  “不要,不要……云依不要!”缩在角落中的北云依,瑟瑟颤抖着,眼神中看上去满是恐惧,然而在最深处却是一片冷凝。

  出现在秦连霜身后的离末低声领命,从腰后抽出一把弯月形的匕首,刀身隐隐的泛着寒意,步伐稳健而又不急不慢的朝北云依靠近。

  这让北云依的眸孔扩散得越发大了,整双瞳眸中都被那泛着寒光的匕首映满,犹如冬日里的湖水朝她兜头浇来,让她寒到了骨子里。

  难道这就是她重活一世的代价吗?

  北云依想逃,但是离末却是在一瞬便扣住了她的嘴巴,强迫着她张大嘴巴,动作犹如行云流水般举起手中那把匕首,对准了北云依的口腔。

  而他的整个神情都隐没在阴影中,除了一个大致的轮廓,看不清他此时脸上的表情。

  可是却给人一种可怖的平静感,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头一般,没有喜悲哀乐,却要比残忍的刽子手还要的可怕。

  北云依立刻下意识的用手去抓离末扣在她下颚上的手,然而另一只手依旧紧攥着半月形的玉石。

  脸上的神情在这一刻不是可怜和无助,而是充满了倔强和狠绝。

  屈起膝就朝离末的下身攻击而去,然而离末却是很轻松的躲了过去,那只扣着北云依下颚的手依旧纹丝不动,像是牢牢的悍在北云依的下颚上一般。

  一直低垂着的眼眸,在这时缓慢的敛起,眸心黑沉,像是晕染在黑夜中一团浓墨般,浓稠的怎么化也化不开。

  但是却无比的惊人!

  北云依心不由微微的一惊,像是被一种无形的东西震慑住了一般。

  然而与此同时,离末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神在对上北云依那双清美的水眸时竟是闪过一抹细小的迟钝,继而连手上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

  在静静的凝视了北云依那双坚韧的眸子后,便重新敛下眸光,扣着北云依下颚的手也越发的用力起来,似是要让北云依自己将舌头给吐出来一般。

  尖锐的痛意,让北云依藏在眸底的恨意又多了一分。

  “等一下!”正在离末要动手的时候,秦连霜却是在这时开口,声音依旧冰冷狠戾:“带回去弄,别把这弄脏了!”

  青鸾不喜欢血腥味!

  “是!”离末低沉着嗓音应了一声,话语中没有任何的感情和波澜。

  “不要,不要……!”柳苑的屋内虽只点了一盏烛火,但是却是将北云依那张清美的容貌照得极为的清晰,面对朝自己逼近的离末,刚才的那股狠劲在这时已经变成求饶和害怕。

  但是一只手却在这时偷偷的朝自己的枕头摸去,那下面藏了一根涂了毒药的钗子,当然她不会傻到用这根钗子去刺一个武功高强的暗卫离末,而是刺自己!

  只要她再次毒发,到时候秦连霜可顾不上她这条舌头了。

  离末不紧不慢的靠近,甚至还带着一丝慵慢的感觉,低垂的眉眼始终都低垂着,给人一种漫不尽心的感觉,仿若北云依无论怎么做都逃脱不了被割去舌头的命运一般。

  北云依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脸色也开始慢慢涨红。

  而离末这时却是不紧不慢的在她身上点了几个穴道,那双低垂着的眼眸再一次敛起,很淡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北云依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那一记眼眸尽管很淡,但是却是犹如黑曜石一般耀眼深刻。

  让北云依的神经在那一刻不由的紧绷起来,隐隐的觉得他好像知道些什么……

  北云依再次毒发的消息让秦连霜极为的恼怒,一掌便将面前的桌子拍碎,骇得整个屋子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虽然北云依让自己毒发保住了自己的舌头,但是秦连霜却是让人在她每日喝的药中偷偷的加了哑药。

  北云依只喝了一口,便敏锐的察觉了出来,随即一抹冷意便在眸底不着痕迹的蔓延开来。

  继而便毫不犹豫的将碗中的药喝了个干净。

  她只需要在忍耐几天就好了,早在之前她便偷偷的写了一张纸条给他的父亲,让他在第十五天的时候,将至阴之体特殊的体质泄露给青鸾公主知道。

  所以十五天一过,秦连霜便会自动找上门,像对待上一世一样对待着她。

  然而这一世,那个编制爱情之网的人则是她!

  她要一步步秦连霜走进她为他设下的陷阱中,让他真正的喜欢上她!

  然后在他对她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给他下慢性毒药,从而让他成为她的傀儡,任她摆布。

  原本她是想要趁着这十五天的时间,好好的调养身体和平复心情的,然而现在她却是一刻都等不了了。

  秦连霜,你就等着吧,看看我们究竟鹿死谁手!

  小溪子看到北云依将碗里的药喝了个干净之后,便如往常般关切的慰问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在小溪子离开之后,装睡秦连霜便迅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用手扣着喉咙将刚才吃的药又全都给吐了出来。

  上一世的北云依可以任你欺负,但是这一世的北云依是不可能的了!

  又是一场大雨,雷声轰鸣着,阴暗的天气如同末日来临一般,身穿统一颜色服装的宫女,排着队在雨中走过,脚步虽带着些着急,却又不得不停缓下来。

  一道响亮的雷声突然劈下,把本是晦暗的亭台瞬间照亮了一番,宛如这阴暗世界中唯一的光明。

  正吃着点心的青鸾,冷不丁的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吓了一跳,随后便执起手中的一窜佛珠,嘴中喃喃的念着。

  不多一会儿,一道修长的身影便悄声走了进来,身上沾染了几分湿意,但是却依旧遮挡不住他久居高位的王者气势。

  “晋王,你怎么来了?”青鸾看到出现在九曲屏风前的秦连霜有些意外,随后便立刻警觉的查看了下四周。

  “我刚从御书房中出来,见下雨了,便索性来看你一眼!”秦连霜走到青鸾的跟前,幽深的瞳眸中满是怜惜。

  他记得她是最害怕雷声的。

  “晋王,你赶紧走吧,这里是皇宫,若是被人发现就不好了……”比起那晚的缠绵,青鸾的语气淡了很多,连带着那张精致柔媚的面容都透露着几分疏离。

  秦连霜知道她在这宫里一直都步履薄冰,若是他们的事情被别人发现的话,青鸾的下场肯定会很惨,便轻点了下头道:“我知道,我马上就走,你给我的信我收到了,上面说的都是真的?”

  “是的,我也是无意翻到了一本有关的古籍,上面记载,至阴之体的女人体质十分的特殊,非自己心甘情愿,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得其身。为此这些身为至阴之体的女人,有的终生未婚,有的即便成了亲,没一个月也会被休出门!”青鸾慎重的点了点头。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