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直道相思了无益

直道相思了无益

生何往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苏拂和沈洵风的古代虐心佳作《直道相思了无益》,作者是生何往,小说讲的是七年前苏拂是受尽宠爱的少女,遇见了光风霁月的少年沈洵风,七年后沈洵风成了权倾天下的内阁首相,而苏拂却变成了空有郡主头衔的孤女,她家破人亡孑然一身时,以为至少会有沈洵风陪伴,却没料到她一开始就错的离谱....

更新:2021/01/08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苏拂和沈洵风的古代虐心佳作《直道相思了无益》,作者是生何往,小说讲的是七年前苏拂是受尽宠爱的少女,遇见了光风霁月的少年沈洵风,七年后沈洵风成了权倾天下的内阁首相,而苏拂却变成了空有郡主头衔的孤女,她家破人亡孑然一身时,以为至少会有沈洵风陪伴,却没料到她一开始就错的离谱....

免费阅读

  我看着沈洵风。

  仔细的描绘着这个我爱了7年的男人,发现他此刻竟是那么陌生。

  陌生到让我害怕。

  休书?

  成亲五年,我循规蹈矩,日日讨好他。

  如今为了林瑾毓,他便要休了我?

  “沈洵风,你要休我?”我竟不知此刻我竟然能笑出来。

  “你嫁与我五年无所出,郡主,一纸休书已经是宽容了。”

  沈洵风冷硬的话重重的砸在我的心上。

  他说我五年无所出?

  “宽容?我的孩子,不是你亲手杀死的么?沈洵风,我再也不能有自己的孩子,苏家绝后,这一切不都是你亲手做的吗?”我笑着笑着就落下了泪来。

  那个被他亲手流掉的孩子,原来便是我的罪么?

  他杀了那孩子还不足够,如今竟连他的存在都要抹杀掉吗?

  我直直的望向他眼底,却只有冷寂一片。

  “你做的事,足以被休一万遍!”

  沈洵风冷硬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看着林瑾毓的目光越是深切,于我也越是刺骨。

  被休一万遍?

  我苏拂究竟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才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啊……

  嫁给他的这五年,他从一个寂寂无名的寒门学子成为当朝首相,权倾朝野。

  哪一样,不是诚郡王府给他的?

  而如今,他竟然要休了我!

  “呵……”

  我拭掉眼泪,心头比任何时候都要苦涩,脑袋也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明。

  “沈洵风,你确定你要休了我?”

  我看着他,试图从中找到任何一点感情,可是除了冷漠和厌恶,什么都没有。

  “好!我身为郡主,不管是出嫁还是休弃都需得皇上做主。既然你要休了我,那我们便到皇上面前好好说说!”

  沈洵风的脸色一变,满是寒霜。

  “你拿皇上压我!”

  沈洵风猛然上前掐住我的脖颈,眼中是滔天的怒意:“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难以呼吸,眼前一片黑,我拍打着沈洵风的手挣扎着,胸口处又是一阵撕裂的痛。

  耳边,林瑾毓的声音再次响起。

  “慎之,绝对不能让她将事情捅到皇上面前,我们必须杀了她!”

  林瑾毓的话响在耳畔。

  我望进他的眼底,除了狠辣与冷厉,却寻不到一丝的不舍或歉疚。

  我放弃了挣扎,闭上了眼睛。

  “……沈洵风,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告…诉皇上!”

  一句话,我说的断断续续。

  呼吸越来越困难,沈洵风的脸越来越朦胧……

  爱了他七年,嫁给他五年。

  我从不曾后悔,只是哥哥,我没有办法给你报仇了……

  陡然被甩落在地,我大口的呼吸着,胸口一痛,弥漫开红色血花。

  我捂着脖颈,喘着粗气抬眸看向收手的沈洵风。

  “慎之,你快杀了她呀!”

  林瑾毓抓着他的胳膊轻晃道:“若是真让皇上知晓了我们做的事,那我们……”

  “瑾毓,将她囚在府中一辈子也是一样的。”

  “慎之!”

  林瑾毓的声音有些急躁,可是沈洵风却没有顺着她的意,而是让下人将我拖下去。

  昏迷前的最后一眼,我看见了林瑾毓眼中冷冽的杀意和沈洵风眼中的晦涩难明。

  再次醒来,我处在一片陌生的黑暗之中。

  “你醒了。”

  一道女声幽幽响起。

  我顺着微弱的烛光看去,便瞧见坐在圆凳上的林瑾毓。

  她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郡主,你想知道你爹爹是怎么死的吗?”

  她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爹爹的死有蹊跷吗?

  林瑾毓的语气充满了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其实我挺同情你的。”

  “哥哥,父亲战死,整个诚郡王府一朝落魄,夫君不爱,子嗣无望。苏拂,你说说,谁还能比你更惨?”

  她一边说,一边走近我:“不过说起来,诚郡王府再怎么说也是世家贵胄,不过五年,说没就没了?你父亲征伐战场数十年,也是不过几日便死在了边关。

  “这一切,你从不曾怀疑过么?”

  她的话一句一句说出,我的心也渐渐的沉进谷底。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高声嘶喊着,许是我痛苦的模样取悦了她,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却看得我浑身发寒。

  “是我,更是慎之!”

  六个字陡然砸中了我,脑中嗡嗡作响,不敢相信。

  “你胡说……”

  “我胡说?”

  林瑾毓笑了笑,蹲下身近乎温柔的道:“苏拂,现在的你还有什么需要我说谎?”

  “你胡说……”

  我只能捂住耳朵,蜷成一团,浑身颤抖,试图阻止她说出更难以承受的事情。

  我不敢相信这几年我所遭受的一切,会是我认为最亲近之人做的!

  “你胡说……我同他夫妻五年,他不会这么做的!”

  “夫妻五年?”

  林瑾毓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了同情与讽刺。

  “忘了告诉你,我四年前,也就是你哥哥死的时候,就和慎之在一起了。”

  一刹那,我脑中的弦像是崩断了一般,甚至不能理解她的话是何意。

  “我呀,可是亲眼看着他害死你哥哥,你父亲,你母亲的!”

  她的话比那天刺入我胸口的金簪还要尖锐,还要疼痛。

  “不!我不信!我不信!他不会的!”

  “怎么不会?”

  林瑾毓抓着我的手,冷声道:“若不是你,他早就娶我为妻,我们早就儿孙满堂,我不会落到那个地步!”

  “苏拂,诚郡王府遭受的一切,你父母你哥哥的死,都是你造成的呀!如果我是你,早就没脸活在这世上了!”

  “是我?是我的错?”

  我的眼泪落下来,恍然间竟然像看见了惨死的的哥哥和父母!

  “不是你,还有谁!”

  “当啷!”

  一把匕首落在了我面前,而林瑾毓则已经转身离去。

  我伸出手,慢慢拿起那把匕首,浑身疼到颤抖,也心寒到颤抖。

  门再次被推开,熟悉的脚步响起,我没有抬头。

  “听下人说,刚刚瑾毓来过?”

  心猛然一痛。

  他难道还以为这样狼狈虚弱的我,还能对他的林瑾毓做些什么吗?

  我抬头看着他,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慎之,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他似乎怔了怔,回道:“……什么?”

  “林瑾毓刚刚告诉我,诚郡王府的败落,我父母与哥哥的死都是你做的。是真的么?”

  快否认啊!只要你说不是!

  我心中呐喊着,可我看到的,只是他的沉默……

  “真的是你……”

  我再也侥幸不了。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猛地朝着他站的地方扑去,而我高举的右手上,赫然是那把林瑾毓扔给我自尽的匕首!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