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绝爱逢笙

绝爱逢笙

郁流苏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萧小爱和阮慕笙的总裁言情佳作《绝爱逢笙》,是由作家郁流苏所写,小说讲的是萧小爱被渣男老公和闺蜜背叛后,她一气之下和陌生男人阮慕笙发生关系,声名狼藉的她被赶出家门,她的人生一夜之间掉入深渊,而此时一直将她当替代品的阮慕笙却拼命护她周全...

更新:2021/01/10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萧小爱和阮慕笙的总裁言情佳作《绝爱逢笙》,是由作家郁流苏所写,小说讲的是萧小爱被渣男老公和闺蜜背叛后,她一气之下和陌生男人阮慕笙发生关系,声名狼藉的她被赶出家门,她的人生一夜之间掉入深渊,而此时一直将她当替代品的阮慕笙却拼命护她周全...

免费阅读

  不顾我的惊惶失措,丁锐兴奋地把我抱了起来,“老婆,我感觉你就是有了,难怪连续两天都不舒服。”

  “你弄疼我了。”我虚弱地说。

  丁锐赶紧小心地把我放在床.上,“小爱,大姨妈上次是哪天,快想想?”

  我眨了眨眼睛,又呆呆地摇头,一脸的茫然无知,其实我记得很清楚,只是不敢说。

  我的脑子在迅速搜索着和阮慕笙在一起那晚,唉,喝了那么多酒,能想起来的东西真的是太少了。

  不过我依稀记得,第二天早上他好像说过他带套了,让我不必吃药的话,难道是他不小心?

  不会这么倒霉吧?我和丁锐千辛万苦地想造人,两年都未曾成功,和阮慕笙只有一夜,就……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太可怕了。

  “其实,也不确定是有了。”我对丁锐说。

  丁锐显然还处于兴奋之中,兴高采烈地拉着我的手说:“我们明早去医院吧,咨询一下应该怎么保胎。”

  接下来,丁锐一直围在我身边,问这问那,一会儿递水,一会儿又帮我擦汗。

  然后他又调出手机的日历,让我回想我们上一次同房是什么时候,想计算一下孩子有多大了。

  我根本没有心情去想这个,而且在我的手机里,一直清楚地记录着我们同房的日期,这也是以前孕前检查时医生嘱咐的。

  可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他,万一检查结果和日期不吻合该如何是好?

  其实我知道那个日期和阮慕笙发生的那天间隔大概半个月的时间,中间还隔了一个经期,以现在的医学水平一定可以检测出来。

  算起来离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了,而我的大姨妈始终没来,天呐!

  我暗自忧心忡忡,丁锐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亢奋,还硬是把他的枕头拿了过来,说晚上一定要陪我睡,以便随时保护我,给我服务。

  我不答应,他用百分之二的真诚态度向我保证:“老婆,你放心,现在就算你主动,我都不会碰你的,咱们的孩子才是第一位。”

  可以看得出,丁锐对孩子的渴望,不是一般的强烈,这两年我一直没怀孕,想必他心里一定是非常着急的吧。

  丁锐躺在我的身边,一直拉着我的手,说了好多以前的事,也说了好多以后的事,当然都是美好的。

  他憧憬的每一个未来里都有我,这让我觉得,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背叛过我,我们之间一下又回到了从前,那些纯洁无瑕的岁月。

  看着身旁均匀呼吸的他,我的内心突然升起一丝愧疚,或许那天我真的不该去魅影酒吧买醉,那样就不会和阮慕笙有任何的沾染。

  这个时候,我终于体会到男女有别这个词的真正含义了,我是女人,我玩不起。

  无论如何,我也要想办法阻止丁锐明天陪我去医院,因为那个结果可能是我承担不起的。

  我不能冒险,这个孩子绝对不能要,尽管我怀孕很不容易,我会想办法在丁锐知道之前处理掉,然后瞒天过海,告诉他我根本没怀孕。

  想好了方案,我感到了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这不是一件小事,哪个环节出纰漏都会鸡飞蛋打的。

  第二天早上,丁锐起床后把我叫醒,非要拖着我去医院。

  我赖在床.上不起来,推说昨晚没睡好,头疼得厉害,想补觉。丁锐说那也要坚持一下,去医院检查完回来再睡。

  我嘟着嘴生气,“你只在乎我是不是怀孕,根本不管我的死活。”

  丁锐不说话了,我趁机说:“你先去上班,我睡醒了给你打电话,然后再去好不好?”

  丁锐无奈只能同意,等他走了之后,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出门。

  君越方向盘上双手在颤抖,我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不要慌。

  一路给自己打气,来到明海市中心医院,看着医院门口穿梭往来的人们,我连下车的勇气都没有,我还是不敢面对那个结果,我害怕。

  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能有个亲密的人在我身边,给我支持和陪伴。

  杨女士就不指望了,本来还有个闺密,现在却成为仇人了,雅晴刚才国外回来,整天忙成狗,不想因为这种事打扰她。

  我孤单无助地坐在车里,孤单无助,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平静了一会儿,我咬咬牙,深吸了一口气,从包里取出病历本和医疗卡,用上刑场的心情准备慷慨赴死。

  不料有一张纸条从手指间滑落,我拾起来一看,是阮慕笙的手机号码,那天他硬塞给我的,说考虑好了可以找他。

  找他?不找他?

  我犹豫不决,如果找他,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玩不起,有赖账的嫌疑?

  按我原来想好的,与他不再来往,是不该找他的,不过,我的确很紧张。

  我矛盾不已,最后还是拨出了那串号码。

  “想好了?”清凉的声音从话筒传过来。

  “你能来一下吗?我……”我微颤着说不出下面的话。

  他很快赶到,开了车门坐在我的旁边,半晌,他开口,“别紧张。”

  “敢情不是你的肚子!”我火大地冲他喊。

  他还是波澜不惊地看着我,“其实你不必担心,我又没喝醉,很注意的。”

  他这是什么意思?推卸责任?

  我就知道男人都不靠谱,平时花言巧语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一到关键时刻就原形毕露。

  我失望地看了他一眼,勉强抑制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冷冷地说:“你走吧!”

  阮慕笙没有回应我的话,也没有如我猜想的那样趁机溜走,而是取出手机拨号,“帮我安排一下。”

  只是语气冷静得出奇。

  大概这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吧?随随便便和女人上床,把人家的肚子搞大,必须有个畅通的渠道,把麻烦处理掉。

  当然,他没有翻脸不认帐,说明他的心还没有冷酷到极点。

  此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卑微,居然沦落到成为别人的麻烦。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