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不夜城不相信眼泪

不夜城不相信眼泪

走下神坛的猪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纪瑶和霍厉的言情佳作《不夜城不相信眼泪》,作者是走下神坛的猪,小说讲的是纪瑶十九岁那年见到纪平安那刻,便决定不择手段也要拥有他,可最后纪瑶被害得遍体鳞伤,当她被众人抛弃时,腹黑禁欲大佬霍厉从天而降将她从深渊拉出来...

更新:2021/01/10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纪瑶和霍厉的言情佳作《不夜城不相信眼泪》,作者是走下神坛的猪,小说讲的是纪瑶十九岁那年见到纪平安那刻,便决定不择手段也要拥有他,可最后纪瑶被害得遍体鳞伤,当她被众人抛弃时,腹黑禁欲大佬霍厉从天而降将她从深渊拉出来...

免费阅读

  似乎是看我哭了,他突然有些不忍。原本冷硬的线条一下子变得柔和了下来,眸子里的火苗一簇一簇的在闪动,却最终没有落下那一巴掌。

  “纪瑶,我奉劝你乖巧一些。”

  “你这个年纪的女人听话的,长得靓丽的,多的是,我霍厉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何必要你一个,你说是不是?”

  他的手死死地扼制住了我的下巴。

  隐忍的青筋都在跳。

  回头处安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深吸了一口气,上前去一把抱起了安安,直接塞在了我的怀里。

  “让她不许哭了!”

  他低吼着,按揉眉心的样子真的是跟从前谈公事谈到疲惫极了的纪平安如出一辙。

  我低头抹干自己脸上的泪,一边安抚着怀里的安安,心脏一边“突突”地跳着。

  “我没有收你哥的三千万,想走也只是想要离你们这些权贵远远的。”

  “我跟你哥霍明朗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说。

  他今天的脾气似乎是真的不佳。

  往年在他还是纪平安的时候,偶尔也露出过这种疲惫。

  那是他和方栖在一起的时候了,心力交瘁说的就是那种状态。

  我隐隐有种预感,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我只不过是周博山让他照顾的一个女人而已,犯不上让他如此费心。

  那么,一定是他在他老子那里受挫了。

  “该解释的,我解释了。是我没想清楚,你今天是不是,你爸他……”

  我试探性地问他。

  而他就像是一头孤独的狼一样,半眯着眼睛,直接重重地坐在了电脑旁的椅子上。

  不言而喻。

  ……

  整整三天的时间,霍厉都没怎么搭理我。

  霍氏家族内部争斗有多乱,早在三年前,我就见识过。我自知霍家在香港的势力有多大,也就不敢再逃,只敢安安静静地在霍厉的眼皮子底下待着,不敢再惹出半点是非。

  倒是好友念一。

  在这样的敏感时候,天不怕地不怕地带着她新攀上的贺公子来找我打了回牌。

  打牌的地方,在维多利亚赌场。

  那是有钱人出了名的销金窝儿。贺公子贺时分是个出手阔绰的哥儿,自小含着金汤匙出生,念一是做发牌的营生的,也就是那时候她认识的贺时分。

  说来也是巧得很。

  贺时分刚刚好是霍厉的好友,在赌场里,我竟是如此之巧合的跟左拥右抱的霍厉就这样生生撞上了。

  他似乎是喝了很多的酒,下巴处微微发青,唇角勾出的笑容邪魅,可满脸都写着两个字儿——酒色。

  我深吸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心里面是个什么滋味儿,正在想着不知道是叫他还是不叫他的时候,他却已经主动过来叫住了我。

  “呦,这不是纪小姐么?”

  他的声音低哑醇厚,“小姐”两个字的咬字儿却格外地重。

  念一去前台拿牌了,剩下的刚好就只是我和贺时分,他的目光在贺时分的身上兜兜转转了半响,还没等我回话,就冷笑道。

  “纪小姐的人脉果真超过我的想象,果然周叔说的对,像纪小姐这样的女人,可不能小看了她。”

  “我不是……”我试图解释,然而,他并不等我说完,只是阴恻恻的扫了我一眼,就抱着怀里的女人走掉了。

  “你认识霍厉?”身旁的贺时分见状问。

  我点点头,露出了一丝苦笑来。

  “我认识他这么久,除了当年那个传说中的女人,倒是从没有见过他对谁说话带着这么大的醋味儿呢。”贺时分拍了拍我的肩膀,笑,“这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努力一把,或许你也能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变成一个传说。”

  他毫不掩饰地说着。

  仿佛平凡女孩勾搭上权贵,往上攀爬之后就真的能够步步登天一样。

  我忍不住嗤笑,然后问他,“你说的当年那个传说中的女人后来怎么样了?”

  他怔了怔,似乎是觉得提起了什么不该提的事儿一样,只是摇头,然后自顾自地说了一句,“许是死了吧。”

  许是死了吧。

  轻飘飘地一句话,像是在说一个死去的畜生。

  ……

  有钱人之间的赌局,往往上了牌桌就难以下来。在维多利亚赌场这个地方,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的人也多的是。

  我自诩三年前就看破了这一切,所以决计不上牌桌。

  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的酒桌前,安稳地看着贺时分和念一的豪赌。怎奈,我本想安稳一点,可霍厉却偏偏不愿意放过我。

  第一局是他抱着两个女人跟贺时分赌的时候,真的是一掷千金。我看得都心疼,可他就像是全然不在意一样。

  而第二局,则更是如此。并且,他直接点名让我来。

  “贺二,这女人是你带来的,你就眼看着她在那儿呆坐着丢你的脸,不让她也来玩玩?”霍厉生得就是一副刚毅之中带着些痞气的脸,这一句话说出来,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

  贺时分已经输了不少。

  看向我的时候,目光也有些犹豫。

  倒是念一,看出了我跟霍厉之间的事儿,戳了一下贺时分的胳膊,“不就是让纪瑶上桌么,这个钱你都出不起?”

  贺二不愿在女人面前丢脸,倒是也只能应下。

  赌场胜负一向难定,我勉勉强强地上了桌,见到笑意中带着危险的霍厉,腿就有些软了。

  “有什么回去说吧。”我说。

  “回去说什么?我跟你是什么关系,纪小姐要巴巴地跟我扯上“回去”二字?”他说的极其不掩饰,我一下子就红了脸。

  牌桌上,没有个输赢是下不来的。

  对于我来说,赌的是贺二的钱。

  可对知道我跟霍厉当年事儿的念一来说,赌的则是一口气。

  “跟他赌!”念一推搡我。

  “你的朋友倒是比你性子硬。”霍厉冷笑,扔了手上的底牌,“三十万。”那是他的底注。

  我皱眉,一句“疯了么”还没说出口。

  念一就已经跟上,“五十万!”

  “八十!”

  “一百!”

  他们的叫卖之声此起彼伏,仿佛在卖白菜一样。我听得心都疼了,而一旁的贺时分更是如此,恨不得把一口银牙咬碎。

  “我说你们两个差不多得了!”

  他迈着大步子走上前,笑眯眯地揽住霍厉的肩膀示好。

  霍厉不理他,颇为冷淡地甩掉他的手,只是把玩味的目光投向我,“开始吧,纪小姐。”

  我白了他一眼,示意念一开始正式发牌。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我的手心里都是汗,而事实上,才过了不过十五分钟,先前贺时分的钱我就都输光了。

  “对不起。”我巴巴地看了一眼贺时分,又巴巴地看了一眼念一。

  念一气愤地推开了我,一句“纪瑶,你真没用!”出口,自己就直接上了赌桌。

  她是个直性子,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我们两个能够投缘成为朋友,也是因为这样。

  可很明显的,她都跟斗不过霍厉,最后倒霉的也只能是贺时分。

  “纪小姐,这小姑奶奶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我今天出来,可真的没带够钱。”

  贺时分戳了戳我的胳膊,笑容僵硬而又苦涩。

  “兴许是傻了吧。”我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霍厉今天心里闷着一口气,我知道,但也真的不能就这样让他们这样下去,适逢舞池里面的音乐突然响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冲过去就挽住了霍厉的胳膊,硬生生地把他拉下了台。

  “我们来跳舞吧,霍先生。”我说。

  霍厉诧异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没想到我会以这种方式服软,倒是也不拒绝我,直接上来就揽住了我的腰。

  舞台里的音乐声兜兜转转,婉婉转转,没了先前赌桌上的那派心跳加速感。

  倒是多了几分柔和。

  “知道错了么?”舞跳到一半的时候,他问我。

  “知道了。”我拉长了声音答,不管是当年的纪平安还是如今的霍厉,骨子里总透着股让人痴迷的坏。

  夜色沉沉,我的心也沉沉。

  太久没有的安心萦绕着我,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又开始沉浸在这股子的舒适里。

  可是,这舒适还没有让我安稳太久,又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

  “我说呢,家宴上看不到三弟的人,原来是在这里啊!”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