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我的相公是鬼

我的相公是鬼

踏雪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踏雪和胡逸洐的灵异言情佳作《我的相公是鬼》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踏雪醒来后意外穿越到即将被卖青 楼的苦命女身上,踏雪看到宁死不屈的原主,会做出怎样的惊人行为?她又会和神秘大佬胡逸洐开启怎样的奇妙征程....

更新:2021/01/11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踏雪和胡逸洐的灵异言情佳作《我的相公是鬼》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踏雪醒来后意外穿越到即将被卖青 楼的苦命女身上,踏雪看到宁死不屈的原主,会做出怎样的惊人行为?她又会和神秘大佬胡逸洐开启怎样的奇妙征程....

免费阅读

  歌唱完了,也舞完了。我和舞蝶站在台上,等待着结果。

  我本是一身湖水蓝的衣服,因为今天的歌选的是悲伤曲调,而舞蝶也是一袭蓝衣,仿佛是有灵犀一般。

  望着没有反映的众人,我有些忐忑。我这本是现代歌曲,有许多元素本来靠琵琶就不能表现出来,而且这群古人的接受能力也不知道怎么样。这么久没反应难道真的不行?

  突然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把我和舞蝶都吓了一跳。

  台下众人纷纷鼓掌,有的甚至叫道再来一个!

  我和舞蝶都笑了。

  突然感到一阵打量的眼神直直射向我。那么直接没有掩饰的打量让我浑身不舒服,我抬起头四处张望,可是什么也没有。就连归海寂天都不在他的包间了。

  接下来就是评比。

  也不知道李妈妈是怎么收集信息的,一会时间她上台来了。我都有些怀疑,不是随便按照她个人喜好排的吧?

  扶柳还是花魁,这也是正常的。

  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竟然也可以排名第三,第二位还是前次的香梅姑娘。而舞蝶也进军前十,排在第八,正好在百合前面。

  “李妈妈,那位飞扬姑娘以前没见过,是这次的新人吗?”一个声音突然问道。

  “是啊。从未见过呢!肯定是李妈妈的新宝贝。对了,妈妈,这次这位飞扬姑娘身价是多少啊?我出五百两,只要飞扬姑娘今晚陪我!”另一个声音紧接着说道。

  看到有人开始叫价,大家都开始争先恐后的报价。

  “我出六百两!飞扬姑娘你陪我吧!”一个肥头大耳的富商叫道。

  “六百五十两!”

  ……

  “一千两!”这次却是一位年轻的公子爷,不过他脸上色迷迷的,也让我很不爽。

  “一千一百两!”那位富商继续喊价。

  本来价叫的就比较高,所以上了一千两后跟的人就渐渐少了。

  现在只剩那位公子和富商了。到后面两人都有些赌气的味道,谁也不让谁,可是价已经加的少了。

  “一千三百五十两。”

  “一千三百六十两。”

  “两千两。”归海寂天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从楼上缓步下来,手里还拿着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摇着。

  我不知道这个价位算不算高,但是可以知道这已经不低了。况且他的地位在那,富商和公子都不在吱声了。

  我看着他,轻轻地笑了。

  “归海丞相怕是要失望了,小女子卖艺不买身。”

  他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会有人拒绝他。不过到底是花丛老手。

  “不管姑娘是卖艺还是卖身,总之我把你买了。而且这一个月我都买断了。”

  “谢谢丞相大人的美意。”虽然我不喜欢他,不过到底他长得不错,而且有势力,有他的庇佑我可以少去不少麻烦。

  于是,坊间就有了流言。说是风月楼的飞扬姑娘仅靠一首曲子就抓住了归海寂天,其貌堪比仙女,风姿卓越,且只卖艺不卖身,气势直逼当年的花魁苏晓璟。

  然后我的日子就有些难过了,每天都有人求见,有时甚至是女的,这样我哭笑不得。还好李妈妈以归海寂天的名义替我挡了不少的人,不然我就和动物的猴子一样了。

  虽然归海寂天说是买断了我一个月,但是除了才艺大赛那晚,他就没在来过。我也乐得清闲,反正有钱拿,妈妈不会逼着我出去卖艺,而我其实也没艺可卖,所以只是在秋菊阁里呆着。偶尔来了妈妈不好婉拒的客人便出去见上一见,也不吃亏。

  那天之后,舞蝶变成了我秋菊阁的常客。她甚至都不再和绿衣粉衣女子来往了,一找到空闲便往我这跑。她说这虽只是个青-楼,可这里的女人都像后宫里的一样,勾心斗角,没有真正的朋友。

  我就奇怪,问她那我算是她的什么?她脸一红,支吾半天,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轻轻地说了句朋友。

  我就说,难道我们不是这楼里的人么?她轻轻摇了摇头,说什么她看的出来,我不会在这里呆太久,所以她对我放心。瞧着她那样,真像个半仙。

  所以这天,当舞蝶打算带我出去时,我也欣然应允。毕竟我来古代这么久却从未出过这风月楼,我也是想出去透透气。

  可惜还没到门口便被拦了下来。说是归海寂天来了,点名要我过去。我看到舞蝶一闪而过的悲伤,然后她若无其事的和我约下次。我知道她还是放不下,可惜人家根本看不到她,感情终究是不可以勉强的。

  回到秋菊阁便看到了归海寂天。他今天穿了件玄青色的长衫,袖口绣着金边,一看便知价格不菲。他正坐着喝茶,见我进来,便放下茶碗,对着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一副儒雅公子的模样。

  “不知丞相大人到来,小女子有失远迎。”我恭恭敬敬的对着他行了一个礼,这可是衣食父母啊。

  “飞扬姑娘不必这般客气,叫我寂天。”他悠然说道,却别有一番气势。

  “那怎么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我是诚心相交你这个朋友。要不,你叫我寂天,我叫你飞扬,朋友之间哪有这么多的可与不可以。”他说话时微微偏着头,说完了还对我轻柔的笑,仿佛漫天飘舞的雪花,那么干净纯白,一点也不像在官场沉浮那么些年的人。

  我看着他眼中的星光点点,最终还是妥协。

  “寂天,你今天来可是听歌的?”拜托,千万是,我除了会唱两句,其余可是一窍不通。

  “嗯,也好。”

  “秋菊,拿壶酒。”我吩咐完,便转过头。“不知寂天想听什么?”

  “就那天那首吧。”

  秋菊一会功夫就把酒端来了,我便让秋菊伴奏。音乐声缓缓起来,我也慢慢跟着唱起来。这副身子有很好的嗓音和音乐感,所以唱歌并不难。

  酒一端进来,归海寂天就连着喝了几杯。然后他也不急着喝,只是静静的听着,我看着他那样,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爱慕他了。他真的是很优秀的男人。

  听着听着,他又仰头喝下几杯酒。一壶喝下去了,还不够,又叫人送来几壶。唱完了《褐瞳》,我又唱了几首歌,都是有些伤感的歌。他越听喝的越多,看着也越是伤感。

  只是几首歌的时间,归海寂天的面前已经摆满了乱七八糟的瓶子,他也不再听歌了,只是一个劲的喝着,醉态毕现。我不得不说,他是个涵养很好的男子。即使这般烂醉,也不见有什么不雅的行为,只是喝酒,仿佛这样喝到死去。

  我有些看不过去,轻轻走过去,夺过归海寂天手中的酒瓶。

  “寂天,喝酒伤身。应适可而止。”

  他眼睛朦胧的望着我,又出现了当初第一次见我的眼神,似乎在怀念过去,深远而悲伤。

  突然他一把抱住我,嘴里念念有词。

  “晓璟,是你么?你还是放心不下我吧?所以才会出现。晓璟,我不是想喝,可是我不喝酒就找不到你,你为什么这么狠心,丢下我不管?你明明说过,你是喜欢我的。晓璟,我好想你。”他声音很轻很柔,怕吓到什么似的,紧紧的抱着我,头枕在我的脖子里。我微微挣扎,他便抱得更紧了。

  “晓璟,别走好么?”一滴滚烫的眼泪滴在我的脖子里,那样的热度,深深的震撼了我,我一时忘了挣扎。原来,他也会流泪么?那,是不是,其实他一直都很脆弱?是不是平时那个一脸微笑的他根本不是本来的他?

  我感到一股心酸。

  归海寂天感到我不在挣扎,似乎安心不少。虽然还是抱着我,但已经不是那么用力了。“晓璟,你不会再走了是吗?你答应我好不好?永远不要离开我。”

  我发现我根本狠不下心来说不。

  “好。”

  得到我的回答,他像是吃了定心丸。他轻轻地靠在我的肩上,脸上有着幸福的笑,和平时那疏离的笑容不同。

  “晓璟,晓璟,晓璟……”他一直轻轻叫着,好像这样他就能安心,然后他沉沉的睡去。

  晓璟?我想起了坊间的流言。花魁苏晓璟是么?这就是归海寂天接近我的原因?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