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心如柏舟情不渝

心如柏舟情不渝

风宸雪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墨瞳和嬴玄景的古代言情佳作《心如柏舟情不渝》,作者是风宸雪,小说讲的是嬴玄景是世人景仰的天,所有嫔妃都邀尽恩宠的帝王,墨瞳本是亡朝弃妃,只想安稳生活的她却被迫卷入后宫争斗沦为一枚棋子,墨瞳初次侍寝嬴玄景,以婢代之,却将自己推进深宫薄凉之中……

更新:2021/01/12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墨瞳和嬴玄景的古代言情佳作《心如柏舟情不渝》,作者是风宸雪,小说讲的是嬴玄景是世人景仰的天,所有嫔妃都邀尽恩宠的帝王,墨瞳本是亡朝弃妃,只想安稳生活的她却被迫卷入后宫争斗沦为一枚棋子,墨瞳初次侍寝嬴玄景,以婢代之,却将自己推进深宫薄凉之中……

免费阅读

  当火光在我身后燃起,瞬间照亮黑暗凄迷的南越后宫时,我已站在太液池边,池面如镜,澄静地,完全没有沾染丝毫的杀戮血腥之气,这就是我所要的归处,我微微地笑,借着冼玉宫那边人生鼎沸,尽量放轻身子与水接触时的声音。

  记得老宫人说过,太液池顺着玉带桥的方向,是一直通到护城河的活水,当年这般设计,据说是出于风水考虑,南越建都之地,为缺水之木,须引活水绕宫,方能保朝朝盛世繁华。

  可,风水作保,也不过成就五代帝王,今日,依然,国破城覆。

  现在,这方活水能为我所用,倒亦是托了当年风水之福。

  黑色的裙裾濡湿,只要将螓首扎进水底,我便可以如鱼般自由遨游了吧,心下念着,但却怎么都低不下螓首,领袖处骤然收起的束缚让我的玉颈有些憋闷,我怔滞间,男子若有若无的呼吸,从耳后袭来,他是何时靠近我的,我竟一点声音都未听到,包括此时,我的领袖被他所挟也在毫无知觉中。

  心,陡然生的凉意因男子的启唇,更凉于足下池水,一丝一丝的侵进四骸,直到我的指尖仿佛凝冰一般的锐冷。

  “本王说过,莫要逃。”

  他的声音犹如地狱的罗刹,不会让人觉到狰狞,但,入耳,即是死亡的讯息。

  他注意到我身子的颤抖,松开我的领袖,颈间的舒缓,仅让我更清晰地发现,这处活水,宛如传说中奈何桥下的忘川河一般,于暗处翻滚着腥甜的血浪,吞噬住我尚踩在河底的莲足,我甚至能感觉到,无数的冤鬼之手正撕拉着我的腿,将我一起拽向不可知的深处。

  身子,突然如飞羽凌空,我的莲足被一股巨大的力气拔离出水面,随即向岸上扑去。

  四肢疼痛,手底的触感让我明白此刻,我被他拎起,摔到了岸边。

  我撑着手,让自己慢慢站起,第一次,感觉到无比的狼狈。

  脱去戎装的景王站在我面前,一袭玄色的锦袍,伫立在月华如水下,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玄色,便成为他给我唯一的印象,这是一种意味着死亡和绝望的颜色,当经历过一切之后,我才发现,这抹玄色刻进的,又何止是我一个人的心底。

  他紧抿着薄唇,眼底,深黝莫测,惟有唇边一抹哂笑让我知道,他在看着我的狼狈,讥笑我的不堪。

  我抬起螓首,直视他的讽笑,我不认为求得生存是种耻辱,也不认为这样地逃有失礼仪,冼玉宫冲天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身后,将他眸底忽尔展现的另外一种神情衬得更加看不真切。

  他修长的手指捏住我的下颔,语音冷漠地道:

  “如果再逃,本王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奴婢不过是亡国宫里的一名宫女,王爷对奴婢未免太上心了吧。”

  随着这句话,我冷冷的将下颔挣离他的钳制,他没有料到我会如此违逆,被挣开的手微微一滞。

  被他捉到,是生是死,则不再是我所能求得的,不过都在眼前这个形如谪神,心似夜枭男子的一念间。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搏这最后一下呢。

  哀婉地求饶,或者,还不如公然的违背,更能让他因为一时的兴致冲淡杀戮的嗜血。

  他的手收回,眸光犀冷地从我脸上割过,唇边的哂笑化为另外一种我看不明白的笑容。

  然后,我的身子突然再次腾空,等回过神来,我被他侧身抱起,大踏步地往前走去。

  “您尊贵如王爷,请放奴婢下来。”我心中被他这一抱升起一种惧怕,因为,我清晰地感到,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他看似无波的眼底。

  也是在那一晚,冼玉宫的火,不仅烧去了曾经的丽妃,也将我褪变成另外一个女子。

  当我后来站在西周后宫的最高处时,我常常在想,如果,彼时,我没有放那一场火,或者,我没有答应景王提出的条件,我接下来会走的路,是否因此而不同,但,凡事都没有如果,当景王把我带回他暂时下榻的云何宫,昔日姬太后的寝宫时,我便注定走上的,是无法再回头的路。

  他将我扔在铺着猩红刻金丝牡丹凤纹的毡毯上,这里,曾经,住着南越最尊贵,也是南越后宫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女子,但现在,她和她的儿子一起,沦为了西周的阶下囚。

  自古胜者王,败者寇,不过在覆灭,侵占中,完成帝王江山,千秋业。

  这些,都不是我所关心的,我只关心如何能活下去,而不是沦为亡国的祭品。

  “你想活下去吗?”景王仿佛洞悉我的心思,倨傲地问,我只看到,他玄色的袍角上,有一丝极淡的红色洇着,是男人的鲜血,还是女子的胭脂,当鲜血失去生命,胭脂失去色泽,这两者,竟也可以如此的类似。

  “您会让我活下去吗?”我抬起螓首,望着他。

  这个男子我看不透,他眼底如同深潭一样,漆黑若墨。

  “倘若你答应替本王做一件事,你,可以活,而且本王保证,你会活得比现在更好。”

  交换吗?但,此时的我,根本没有权利拒绝。哪怕条件再苛刻,或者不公平。

  “不知道卑微如奴婢,可以为您做什么事呢?”

  “你叫什么名字?”他突然问。

  名字?我滞了一下,我的名字,在我成为丽妃的那天就已经渐渐遗忘,因为,那不过是我做为庶女时的一种身份,恐怕除了娘亲外,早没有人记得我的名字。进宫前,他们更多的,称我为大小姐,但,尊敬的,只有大夫人所生的二小姐。

  我的娘亲,是妾,并且在生下我没多久,就死于一场意外。

  “墨瞳。”我看着他的眼睛,脱口而出这个名字。

  “墨瞳……”我看到他薄唇边扬起一抹弧度,似乎在玩味这个名字,接着,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时,依然,带着高高在上,让人无法企及的冰冷:“这件事,你现在还没有能力做,等到你有能力时,本王自会告诉你。从今晚起,你,墨瞳将不再是南越的子民,从此刻开始,会按着本王赐给你的身世重新为奴,记住了吗?”

  我疑惑地望着他,他话语背后有几许乾坤,是彼时的我无法参透的,但,他许诺我生的希望,我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我所能做的,仅是恭顺,然后,在他的示意下,换上,士兵的戎装,再次遮起女儿红妆。

  也是从那晚开始,直到抵达西周都城镐京,他都命我随侍一旁,包括夜晚,我也必须打地铺卧于同室。

  六日后,西周大军彻底接管南越的都城,并略加休整后,他奉摄政王之命,率十万将士先行回京复命。

  返回的途中,他并未驾马前行,而是身着便袍坐于车辇中,我是唯一可以随坐于车辇的士兵,比起日夜脚力兼程的那些兵士自然是好过不少。

  我身着士兵的装束,平时又将盔沿压低,故并未有多少人对我起疑,况且,他的车辇中,连将军平日都是不能随意觐见的。

  那一日午后,暂停行军,稍作歇息。

  辇帘外,有近身护将传来的声音:

  “禀景王,军营中那些女子又有几个死了。”

  “既然不日即将抵达镐京,还留那些女子在军营中做甚么?”

  “是,末将明白该如何处置。”

  我不解地望着他,他仍闭目养神,车外,随着那护将的离去,隐隐有些响动传来,好奇促使我微微掀开窗纱的一角。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