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婚迷心窍

婚迷心窍

多芒小丸子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苏然和南亓哲的总裁言情佳作《婚迷心窍》又名《孤单心事》是由作家多芒小丸子所写,小说讲的是南亓哲第一次见到苏然便想尽方法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她本以为找到真爱,却不料自己只是南亓哲白月光的替代品,悲痛欲绝的她踏上了那架面临坠毁的飞机...

更新:2021/01/13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苏然和南亓哲的总裁言情佳作《婚迷心窍》又名《孤单心事》是由作家多芒小丸子所写,小说讲的是南亓哲第一次见到苏然便想尽方法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她本以为找到真爱,却不料自己只是南亓哲白月光的替代品,悲痛欲绝的她踏上了那架面临坠毁的飞机...

免费阅读

  苏然愣住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来了这么一出,男人告白的时候努力挤着又窄又小的眼睛,不显帅气反显得猥琐。

  真是倒胃口。

  “张经理,我们似乎还不熟。”苏然皱了皱眉头。

  “没关系,感情可以以后慢慢培养,你想你都快三十了,我也年纪不小了,虽然我家里还有一个儿子,但是他很乖的,如果我们在一起,我会好好对待你的。”

  男人急切地说道,这会儿服务员也上菜了,各种精致佳肴摆上来十分可口。

  苏然没吭声,餐桌下的手却死死地捏紧了。

  她好想把咖啡泼到那男人脸上去,怎么办?

  “张经理,不好意思,我儿子才四岁,正是敏感的年纪……”

  “你,你说什么?”男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还有一个四岁的孩子?”

  苏然故作为难地点点头,“对啊,不过如果张经理……”

  她话音未落,一股强悍的力道袭来,将她整个人从椅子上拽起。

  “啊,放开我!”

  等苏然终于抬起头来时,却撞进一双岑冷幽深的黑眸里,眼底那滔天的怒火像是快要把她吞噬!

  哪怕是隔了五年未见,她却依旧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南亓哲,他怎么在这里?

  霎时间,她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仿佛坠入冰窖之中。

  男人个子极高,接近一米九的完美身形修长,黑色的风衣随着他方才的动作上下飞舞,划出凌厉而完美的弧度。

  逃,赶紧逃走!

  苏然意识到这一点,连忙挣扎着就要往外跑,可还没逃出两步,她整个人就被一把拽了回去,撞上了男人坚硬挺阔的胸膛。

  她听着那咚咚的心跳声,鼻尖一酸,几乎压不住泪。

  南亓哲几乎快要压抑不住自己,他干脆俯下shen,一把横抱起来,大步流星地离开。

  徒留下张经理站在原地,讶异地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光线昏暗的停车场中,女人惊慌失措的声音越发空寂。

  苏然拼命地挣扎着,神色有些惊慌“先生,我不认识你,请你放开我!”

  五年了!

  她也没有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还会跟他再相遇!

  但苏然已经下定决心抵死不认,只一副吓得眼眶微红的模样,仿佛真那般纯良无害。

  从南亓哲的角度看过去,刚好就可以看到苏然那张梨花带雨的面容,五年的时光不曾改变过她太多,仿佛时光停滞。

  明明气质那般妖媚成熟,摆起柔弱无辜来却毫不违和,酒红色的柔软发丝衬得她面色苍白而脆弱。

  可面对苏然的否认,南亓哲咬紧了牙齿,直接将人按在了墙上。

  他凑得极近,两个人的鼻尖几乎都贴在了一起。

  “苏然,你敢说不认识我?”

  她没死……她真的没死!

  他狂喜的心情还来不及平复,就撞见了她竟然去了一家西餐厅相亲!

  再加上这如今抗拒的模样,摆明了是要跟他划清界限,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他怒不可遏!

  “你再不放手我就报警了,你这是耍牛盲,是犯法——唔!”

  他竟然失控了!

  苏然的瞳孔猛然缩小,即使是隔了五年之久,却轻易地挑起她过往那些并不算好的回忆。

  他吻得又狠又急,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苏然心头大痛,曾经她那么那么喜欢这个男人,可对方看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好不容易她选择放下,终于心灰意冷逃得远远的,结果这男人又来招惹她!

  凭什么,凭什么他可以这样打搅自己的生活,她已经怕了,她放弃了好不好?

  苏然发了狠,一口咬了下去,直接听见男人“唔”了一声,腥甜味道霎时间充满口腔,南亓哲吃疼,不得不松了几分力道。

  趁着这个机会,苏然猛的推开了他,“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苏然。”

  她一边说一边踩着高跟鞋往后退着。

  苏然却头也不回,掉头就开始往车间出口外面跑,偶尔一回头,却见南亓哲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动。

  只是嘴角噙着的那抹笑意让她心头微凝。

  那眼神就像是……在折磨猎物一般。

  苏然咬着牙奋力地跑,等到了马路边上这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脏剧烈得仿佛要跳出来一般。

  逃出来了!她心底感到庆幸,鼻子却有些发酸。

  她千躲万躲,好不容易过上了平静的生活,这个男人为什么又要出现在她的面前?

  倏地,耀眼的车灯射来,宾利车朝着她缓缓驶来,阳光下,车身反射出冰冷凌冽的光,吓得苏然连连后退,险些被撞到。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男人那张成熟而深邃的眉目,眼眸死死盯着她的。

  南亓哲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跟他玩不认识的戏码,装起来还有模有样的,都差点唬住人了。

  “苏然,你别想逃。”

  苏然不服气,刚直起身还想跑,突然感到一阵锥心的痛从脚踝处传过来——

  “啊。”她疼得一下子弯了腰,冷汗密密麻麻地爬上了额头。

  南亓哲眉头微皱,等目光落到那女人白嫩的脚踝处肿起来的大包,神色霎时间一凝。

  可还未等他靠近,步伐就被苏然带着哭音的语气打断:“南亓哲,你离我远点!”

  他一怔,“怎么,现在你不打算玩失忆的戏码了吗?”

  “……”苏然没想到自己一气之下将人的名字喊了出来,更是气得脚也疼,肝也疼。

  反正她躲不过这个男人,干脆苏然就蹲下shen把高跟鞋脱了,露出白白嫩嫩的脚丫子,在阳光下似乎都带了点透明的淡粉色,看得男人目光微眯。

  本来苏然穿得高跟鞋就是又细又高,方才跑的太急了没留意到,如今怕是扭到了,后知后觉反而疼得不行。

  很快,一双大手握住了她那个小小的脚,苏然立即疼得冷吸了口气。

  “扭到了。”南亓哲皱着眉头捏着她的,上下按了一番,结果咔嚓一声又给扭了回去,疼得苏然差点没掉下眼泪来。

  苏然只觉得一阵锥心的痛感在脚踝处,低着头的时候看着男人低垂的眼睫毛。

  “你放开我,我们已经离婚了,没有关系了。”

  她小声乞求,只想离开这个男人的视线里,躲得越远越好。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