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郑青箩骆清蹊小说

郑青箩骆清蹊小说

老妖精18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你提供由作家老妖精18所写的重生古言佳作《重生之锦上青箩》,主角是郑青箩和骆清蹊,小说讲的是郑青箩本是风光无限的安国侯府嫡长女,从小太后懿旨,指婚于七王爷,才艺样貌无人可及,却被姨娘和庶妹算计以至失了名声,如今郑青箩带着恨意重生而来,她发誓要让伤害她的人付出惨痛代价....

更新:2021/01/13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你提供由作家老妖精18所写的重生古言佳作《重生之锦上青箩》,主角是郑青箩和骆清蹊,小说讲的是郑青箩本是风光无限的安国侯府嫡长女,从小太后懿旨,指婚于七王爷,才艺样貌无人可及,却被姨娘和庶妹算计以至失了名声,如今郑青箩带着恨意重生而来,她发誓要让伤害她的人付出惨痛代价....

免费阅读

  墨菊是个记性快的,说着说着就忘了自己刚才没道理的事情了,满眼向往地做着白日梦,好像那样的日子,马上就在眼前了。

  “傻丫头。”郑青箩轻叹了一声,并没有放下手中的绣绷子,继续低着头认真地绣着,一针一针丝毫不乱。

  “你和墨柠不是一样的清瘦嘛,却只知道惦记我,不过,这样缺衣少粮的日子,我们不会过很久了,我会很快就让咱们屋子里有银钱的。”

  “到时候,我们就在屋子里藏好多的点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们都长得胖胖的,等我出嫁的时候,让他们花轿都抬不动。”

  没让墨柠、墨菊看到她眼中的水润,更没敢让诸妈妈看到她眼中的潮湿,只是,不再记恨这不被人重视的生活了,这破旧院子里的互相依赖,将会是心中永远抹不去的温暖。

  日子过得很快,郑青箩屋子里的帕子和荷包,已经攒了小小的一摞,虽然不多,但也表现着这段时间的成绩。

  “真好,已经有这么多了。”墨菊摸着荷包,很是开心,这可都是这些日子辛苦的证明呢。

  “这还多,已经四五日了,才做了这么几个,若是我年轻的时候,至少要比这多一倍了,老喽,不中用喽。”

  墨柠急忙过来帮诸妈妈揉肩膀,“诸妈妈说哪里话,您还年轻着哪,哪儿就老了,就算是老了,那也是老当益壮。”

  对于墨柠的讨好,诸妈妈很是受用,却也笑着刺了墨菊几句,

  “你个懒丫头,光看着荷包好看,你看看人墨柠,现在已经能帮着我绣些简单的花样子了,你就不能快点学,也帮我搭搭手?”

  墨菊就瘪了嘴,虽然不甘,却不得不承认,自己上手比墨柠是差了很多,现在就算绣个帕子,都千疮百孔的,针脚简直不忍目睹。

  “好了,诸妈妈,你也别说她了,她刚刚有点兴致,让她慢慢练吧,慢功出细活,也许她最后绣出的花,会比我的好看呢。”

  墨柠急忙替墨菊说着好话,墨菊就感激地望向墨柠,郑青箩在旁边看着偷笑,虽说墨柠总是说墨菊傻,但也只限于她自己说。

  如果换了人说墨菊,她肯定第一个不答应,这就像是自己家的孩子一样,自己怎么说都行,骂两句都所谓,别人闭嘴。

  “三小姐,你说咱们这荷包绣是绣了,可怎么拿出去卖呢,我们四个连府门都出不去,搁在这里也变不成银钱啊。”

  墨菊从来都是记性好,忘性快的,转眼就把刚才的事放脑后了,郑青箩很是赞赏她的这种生活态度。

  “你们只管做,我自有办法,不过,后天就是去宣抚史司汪副史家赴宴的日子了,夫人说要我们准备着,你们看看我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别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再惹夫人生气。”

  郑青箩在做侯府小姐的时候,可没少参加宴请,宴请的准备她是门儿清的,只是,现在的她却不能表露出来。

  毕竟她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被冷落的女儿,还是个被圈禁的女儿,也就更不能懂什么了,只能在诸妈妈他们出现疏漏的时候,再想办法提醒。

  “三小姐,我年轻时倒是陪着小姐,噢,陪着你娘亲去过几次宴请,吃用倒是不用我们自己准备,宴请的人家都会给备好的,只是,衣裳头面,脂粉香料是必须得自己准备的呀,咱们屋子里可是空空如也,半件也没有的。”

  一想到三小姐受到的待遇,诸妈妈就又湿了眼睛。

  “看妈妈你,我只是一问,你怎么就又伤心起来,夫人会替我准备好了,这出门不比家里,郑府的脸面比银子重要,如果被外人知道郑府的当家夫人苛待前夫人的嫡出女儿,那她的女儿以后也不会好嫁了。”

  郑青箩耐心地安抚着诸妈妈的情绪,不想让她难受,她替自己操了这么多年的心,该论到她享享福了,只是,日子不是一天能改变的,只能慢慢来。

  “三小姐您净会往好了想,这只差一天就要到宴请的时间了,可您的袄子、裙子都没有送过来呢,您还想着胭脂、头面,我打赌它们绝不会出现的。”

  墨菊可是觉得夫人绝不会那么好心,替自家小姐准备那些费银钱的东西,郑青箩看到这样憨直的墨菊,可爱得让人心花都开了,家里就得有个这样的开心果,不然日子真是太难熬了。

  “那我就跟你打个赌,我赌夫人一定会为我准备这些东西。”郑青箩心情很好,有了些逗弄墨菊的心思。

  “赌就赌,就那个铁公鸡,我才不信她能抖搂毛呢。”墨菊可是不觉得三小姐这个赌会赢,那位根本恨不得自家小姐光着才好,这些额外的东西,更是想都别想。

  “怎么说话呢,嘴上就不能有个把门的。”

  墨柠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墨菊的脑门,快步地走到屋门边,小心地掀起帘子看向屋外,没见到有人影,她才算放下心来,走回来捏住了墨菊的耳朵。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说话小心点儿,别给三上姐惹麻烦,怎么就记不住呢,这万一要是有人把话传到夫人耳朵里,你遭殃不说,还会连累三小姐的。”

  听说会连累三小姐,墨菊吓得脸都白了,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三小姐,我错了。”

  她可是知道的,上次小姐已经到了解禁的日子了,就是因为自己嘴快,说了不该说的话,连累三小姐又继续圈在这个院子里,自己还挨了五板子。

  自己皮糙肉厚的,挨几板子倒是无所谓,养些日子就成了,可三小姐连自家的花园都去不得,这实在太委屈小姐了。

  “知道错了就好,这次墨柠说得对,你可要记住了,隔墙有耳,保不齐你哪句话就惹了祸了,我们四个人是一体的,无论谁出了差错,那都是一个逃不掉的。”

  明知道上次的事,即使不是因为墨菊,自己也不会离开这个院子的,那不过就是夫人找的借口罢了,没有这件事,还会有别的事做引子。

  只是,墨菊的嘴是真的太直了,要不好好地让她长长记性,她早晚得吃亏在这上面,自己人能宠惯她,还能指着别人也宠惯她么。

  “三小姐在吗?我是针线房的宋妈妈。”

  一屋子的人都变了脸色,不会有这么巧吧,真的有人来了,那刚才说的话会不会被人听到?几个的都有些紧张起来。

  “宋妈妈呀,快请进!”

  在郑青箩的示意下,墨柠首先反应过来,紧走几步出了内室,到了外间的门口,伸手打开了帘子。

  “快请进来坐吧,宋妈妈,这院子门口的小丫头也不知道跑哪去疯了,都不知道通传一声,慢待您了。”

  她是真的有点恼了,门口特意安排了洒扫的丫头轮值的,竟然没人通传过来,这不是擎等着让人钻空子呢么。

  “她们在呢,是我没让她们通传,我又不是外人,何况也就是几步道的事儿,传来传去的多麻烦。”

  “呐,这新衣裳做好了,我是想着要给三小姐一个惊喜,就直奔屋里来了,也是我疏忽了,光顾着高兴,忘了规矩,三小姐,奴婢在这儿给您陪不是了。”

  还惊喜呢,我看惊吓还差不多,墨菊腹诽着,却没敢多做表示,也不知道宋妈妈刚刚听没听到自己说的那些话。

  “哪就要妈妈陪不是了,宋妈妈一片好心,我们丫头都能看出来的事儿,三小姐哪能不知道,是吧三小姐?”

  郑青箩依旧一副不敢多言多语的样子,被墨柠这一问,就有点害羞地冲着宋妈妈点了点,宋妈妈的眼里就闪过一丝不屑。

  “三小姐是个宽厚的,咱们下人可不能因此失了礼数,是奴婢逾矩了,还请三小姐见谅。”宋妈妈捧着东西,打了个喏。

  “都说了三小姐不会计较这个的,宋妈妈不用放在心上。”

  墨柠麻利地接过宋妈妈手上的东西,墨菊便摆了个圆凳在郑青箩坐着的软床前,示意宁妈妈坐。

  “宋妈妈先坐下歇歇,这是刚烧好的热水,三小姐的院子简陋,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妈妈可千万不要挑理啊。”

  墨菊手脚勤快地帮宋妈妈倒了一杯热水,又小心地端到她面前的小矮桌上放好,顺便也告诉宋妈妈,咱们院子里可没有香茶饮品什么的招待你。

  宋妈妈也没碰热水,而是抬起眼看了看小矮桌上的花样子,有点好奇地问到,“三小姐画的?”

  看到只有三小姐一人坐在软榻上,那桌子上的花样子就该是三小姐画的了,只是,三小姐何时有这样的手艺了,听说三小姐连毛笔都没握过几回呢。

  “当然啦,我们小姐画的好看吧,我和墨菊笨着呢,可没这手艺。”墨柠在一边答得没心没肺的,完全没有半点遮掩。

  郑青箩也配合地点了点头,小声地回了宋妈妈几句,“我也不会别的,也就只会胡乱地画几笔,让宋妈妈见笑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