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星河坠入怀

星河坠入怀

穆如清风toki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你提供主角是唐夜和陆怀渊的总裁言情佳作《星河坠入怀》,是由作家穆如清风toki所写,小说讲的是有万贯家财的唐夜以为自己会做一辈子的混世魔王,却没想到有天会栽在陆怀渊身上,唐夜在嘲笑的目光中逼婚上位,拔掉身上所有刺用温热的血捂热陆怀渊的心,可没想到却被人陷害以至铃铛入狱...

更新:2021/01/13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你提供主角是唐夜和陆怀渊的总裁言情佳作《星河坠入怀》,是由作家穆如清风toki所写,小说讲的是有万贯家财的唐夜以为自己会做一辈子的混世魔王,却没想到有天会栽在陆怀渊身上,唐夜在嘲笑的目光中逼婚上位,拔掉身上所有刺用温热的血捂热陆怀渊的心,可没想到却被人陷害以至铃铛入狱...

免费阅读

  感受到床垫一沉,是男人在她身旁坐下,唐夜神经一绷,视觉上的缺陷让她格外敏感起来,小心翼翼地问。

  “陆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不是有点有伤风化?”

  陆怀渊侧过头,发现女人虽然是正脸对着他,眼神也落在他脸上,可总感觉那视线没有焦距似的,根本没在看他。

  男人的忽然眸光厉了些,伸手攫住她的下巴。

  “不错,有进步,你也知道什么叫有伤风化了。”

  他顿了顿,嘲弄地勾唇,“可是你处心积虑地装可怜留在这里,不就是想跟我做点有伤风化的事?”

  唐夜能感觉到他说话时,鼻息就喷洒在她脸上。

  这种看不见东西、只能任人宰割的感觉并不好。

  她下意识想往后退,可是突然想到什么,脸上立马挂上明媚娇软的笑:“不愧是做过夫妻的人,还是陆总你了解我。”

  说着,她的手就已经开始往他身上摸了。

  男人俊朗淡漠的眉峰随着她的动作高高皱了起来,下一秒,手掌狠狠攥住了她的手腕,力道大得唐夜差点哭出来,“你知不知道自尊和廉耻是什么?”

  唐夜顺势恬不知耻地问:“是什么?”

  陆怀渊被她噎住,胸腔里有丝丝火苗在烧。

  女人眼底掠过细微的笑意。

  陆怀渊果然还是一点都没变,最讨厌这种厚着脸皮的逢迎谄媚,最讨厌这种变着法子往他身上扑的女人。

  他喜欢的应该是庄清时那种仙气飘飘,哪怕身在娱乐圈那口大染缸里,依旧是我行我素、一朵芙蕖出淤泥而不染的优雅女人。

  “不是我说你啊,陆总。”唐夜收回手,盘腿坐在床上,笑道,“你家大业大的,又不缺这点钱,总是不交水电费的陋习真要改改了。”

  陆怀渊眸光一深。

  脑海里浮现的竟然是刚刚和她开始同居生活的那段日子。

  那时候她也不去上学,天天留在家里自修课程,偶尔给他做饭洗衣服,别提有多贤良淑德了。

  虽然后来发现都是装的。

  有一次他下班回家晚了,屋里一片漆黑,她也不在。陆怀渊当时心里就没由来的空了。

  急匆匆去找,把三层半的别墅找了个遍,最后在阁楼的天窗附近看到她在月光下抱着自己缩成一团,哭得满脸是泪,一见他就扑了上去,可怜巴巴地说她怕黑,又埋怨他怎么回来这么晚,为什么不交水电费。

  他被她埋怨的没话可说,又见不得平时嚣张跋扈的唐大小姐哭得惨兮兮,索性一个吻堵住了她的嘴。

  再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直接在黑漆漆的阁楼里做到了天光乍亮。

  明明已经过去了五年,可那画面却仿佛就在眼前,清晰得让陆怀渊在一片黑暗中察觉到了身体不太应该有的变化。

  陆怀渊的脸色倏尔变得阴沉。

  他想从外套口袋里拿一支烟抽,但外套在她旁边。

  黑暗中,唐夜只感觉到男人的气息离她越来越近。

  她一窒,“陆总,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

  随即又觉得自己太紧张了,弯唇笑着掩饰,“你看,现在有伤风化的不是我吧?”

  短暂的死寂过后,男人拾起外套和烟盒,在加粗的呼吸中冷厉警告道:“唐夜,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卸了你的胳膊,滚开!”

  正合她意,唐夜撇了下嘴,动身准备下床,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又摔了回去。

  男人一惊,下意识接住她,一阵天翻地覆,两个人一起滚到了床上。

  陆怀渊看着被压在身下的女人,额头一阵青筋猛跳,而她却对好像他的咬牙切齿毫不知情,一脸茫然地揉了揉脑袋,讪笑,“失误,失误。”

  然后舔了舔嘴唇,撑着身体要重新坐起来。

  他就在她正上方,唐夜起身的动作实则是离他越来越近的。

  就这么在陆怀渊眼皮子底下,撞到了他薄凉的唇。

  在这种气氛下,一个吻就是燎原之火。

  陆怀渊大概怔了两秒不到,不知怎么想的,直接就托住了她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唐夜大惊失色。

  挣扎时,她用手肘狠狠顶在了男人身上。

  这一顶不要紧,谁知却正中了他空腹喝过烈酒后绞痛的胃部,他的动作瞬间就僵住了,整个人身上开始不停地冒汗。

  她在黑灯瞎火中用力推开他,跌跌撞撞地跑下床,靠在衣柜上,却没感觉到男人下床来追她。

  唐夜松了口气,手扶在身后的衣柜上,准备摸索着离开。

  男人单手撑在床上,就这么注视着她仓惶逃离的模样,嘴角掀起讽刺的笑。

  一瞬间,他想,胃疼又如何,哪怕今天死在这里,他也该把她抓回来和他一起下地狱。

  可是他没有动。

  片刻,闭上眼,拳头死死攥紧,手臂上青筋凸起。

  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区区一个五年算什么。

  区区一个陆怀渊算什么。

  ——这些东西加起来,也困不住她唐夜的一颗七窍玲珑心。

  走吧,再也别回来。

  男人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突然听到耳边响起不确定的声音,“陆怀渊,你没事吧?”

  明明很小的声音,却教他的心脏猛地震了下。

  就像五年前,她每次都能让他意外那样。

  他看过去,竟然是已经走到门边的女人,又慢慢回到了床边,皱着眉头,犹豫道:“你不舒服?”

  陆怀渊看到她脸上不知是真是假的担忧,额头上冷汗直流,却嗤笑出声,“我死在这你不是更高兴?”

  一听他这竭力忍耐着什么的声音,唐夜就知道一定是有事了。

  她一边伸手去搀他,一边面无表情道:“是,没捅死你我挺遗憾的,所以回来补一刀。”

  男人低沉的声线漫开冰凉的笑,“想捅死我,根本用不着拿刀,刚才那一下做得就挺好。”

  再来一下,她就彻底自由了。

  唐夜被他说得有些不自在。

  果然是她挣扎的动作碰伤他了?

  “你的手机……”她话说了一半便意识到他的手机没电了。

  刚才她若是没折回来,就这么把他丢在这,明天大概就能给他收尸了吧。

  唐夜认命地去掏自己的手机。

  在兜里摸了很久,眉头越蹙越紧,她的手机不在身上。

  估计是刚才停电停得太让她猝不及防,慌乱中掉在客厅或者什么地方了。

  一想到客厅,她就有点头皮发麻。

  “你还撑得住吗?”唐夜问。

  男人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眸里裹着清冷的肃霜,与周围的漆黑一脉相承,“怎么,还想接着做?”

  他一句话低喘了三次,嗓音紧绷沙哑得厉害,看来病得不轻。

  “陆先生,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身体不舒服的是你,我受到了你的侵犯还肯回来帮你,你可以夸我善良,也可以说我负责。”女人的神色和语气一样,带着丝丝入扣的凉薄,“退一万步讲,就算你不准备感谢我,闭嘴安静如鸡会不会?”

  不想再和他纠缠,她说完便故作不耐烦地起身往外走,心里的紧张仿佛这才能舒缓一些。

  陆怀渊的胃是老毛病了,五年前医生就说过,他再不注意身体,以后死在胃病上都有可能。

  那一个“死”字,隔着五年的岁月,仍旧牢牢盘踞在唐夜的脑海里,一想到这个字,她就仿佛魔怔了一样——

  唐夜咬着牙,向客厅摸索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