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暖妻深深宠

重生暖妻深深宠

沐子非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简沁媛和顾景深的总裁言情佳作《重生暖妻深深宠》,是由作家沐子非所写,小说讲的是简沁媛被闺蜜和心爱的男人陷害,以至落入无尽深渊,简沁媛在临死前才知道避之不及的顾景深竟爱她入骨,如今重活一世,简沁媛铁了心要粘着顾景深亲亲抱抱...

更新:2021/01/13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简沁媛和顾景深的总裁言情佳作《重生暖妻深深宠》,是由作家沐子非所写,小说讲的是简沁媛被闺蜜和心爱的男人陷害,以至落入无尽深渊,简沁媛在临死前才知道避之不及的顾景深竟爱她入骨,如今重活一世,简沁媛铁了心要粘着顾景深亲亲抱抱...

免费阅读

  简沁媛跟着顾景深来到书房,想到今晚自己才跟简沁芝在这里对质,心里一紧。

  这男人不会要责怪自己用了他书房吧?

  顾景深坐在皮椅上,看着简沁媛纠结复杂的眼神,眼底闪过一抹失望。

  果然,是自己对她的期望太高了是吗。

  顾景深口气,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封精致的请柬,推到她面前。

  “一周后便是爷爷生日,这是给简家的邀请函,还请你转交给你的父母。”

  这件事让简沁媛去做最好,他不方便插手。

  每次去简家都会被简父拉着说一通,表面上是岳父跟女婿的沟通,实则是想从他口中套路出最近的商机或想要利用关系在某件事上加入合作。

  这些年顾家没少照顾简家,偏偏简家就是吸血鬼,想要在顾家身上不断吸取。

  拿起请柬,简沁媛心里其实是不愿的,她也看得出顾景深更不愿意面对简家,这件事就只能自己去处理了。

  “对了,今年爷爷的礼物可以让我来准备吗?”简沁媛的提议让顾景深一愣,没有考虑的点头。

  既然这个女人想准备就让她去吧。

  大不了自己多准备一份,避免这丫头到时候出丑。

  “行,你去准备吧。”

  有了顾景深这句话,简沁媛算是放心了,乐呵呵的拿着请柬就准备出门。

  手刚握上门把,正准备用力,身后在度传来顾景深低沉的声音:“你真的没有事情要跟我说吗?”

  简沁媛转过身摇头,这男人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问这问题。

  见她这模样,顾景深只能说这女人演戏演的太好了,居然连自己都快要相信了。

  “景深,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怪怪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还是谁在你跟前说了我坏话?”

  简沁媛思来想去就只有这一个结果。

  毕竟当初自己的形象很不好,要不是顾景深一味的宠溺自己,恐怕她早就被黑个底朝天。

  也不知道是谁在再找黑自己,想要清楚原由真是太难了。

  顾景深摇摇头,挥挥手示意她离开,一脸笑意,“没事,你陪言之去吧,我这里自己可以解决。”

  “真的么?”

  “当然。”顾景深义正言辞的肯定。

  见他真没事,简沁媛也不在逗留,快速离开。

  门关上的瞬间,顾景深打开了电脑,旁边的小音响传出今天书房里简沁媛跟简沁芝的对话。

  他闭上眼,疲惫的靠在舒适柔软的皮椅上,修长的手按着太阳穴,十分疲倦。

  听着里面的内容,他苦涩一笑。

  原来,始终都是他自作多情,自以为是。

  翌日清晨,顾言之在简沁媛怀里醒过来,笑眯眯的看母亲,心里暖暖的。

  简沁媛睁开眼的时候,发现顾言之正看着自己,揉了揉眼睛就听儿子趴在自己身上,十分可爱道:“妈咪,早上好。”

  “宝贝早上好。”捏着儿子白白嫩嫩的小脸蛋,这触感让简沁媛开心不已。

  这孩子的脸蛋怎么可以这么嫩。

  顾言之蹭了蹭,扭动着小身子下床,十分开心开口:“妈咪,起床。”

  “好,妈咪起床,妈咪送我们言之去这上幼儿园。”简沁媛掀背,抱着顾言之走进浴室。

  十分钟后,母子两神清气爽的走出来,换上亲子装大手拉小手的下楼。

  秋妈端早餐出来时正巧看见同款母子下楼,有些愣住。

  但看小少爷这么开心,少夫人也没有排斥,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简沁媛拉开椅子,抱着顾言之坐上去,顾景深看见他们之间的互动,自顾自的喝粥。

  “今天我送言之去上学吧,顺路去一趟简家。”简沁媛喝着香甜的粥,说着今天的计划。

  顾景深没有反对,只是闷哼的“嗯”了一声,转过头揉着儿子小脑袋,一脸宠溺道:“言之,今天妈咪送你去幼儿园好吗?”

  顾言之看看爹地,又看看妈咪,迟疑了一会说道:“我今天能不能不去幼儿园?”

  昨天的事情对他造成了影响,他不想去跟小朋友玩。

  简沁媛没想到儿子竟然这么想,一时间跟顾景深相视一看,两人非常有默契点头:“可以!”

  顾景深没想到简沁媛竟然跟自己有相同的意识,咳嗽一声别过头,迅速吃完手中的餐点。

  “那我今天带儿子去一趟简家,然后再去一趟商场,你下班了来接我们,我们去吃牛排好吗?”

  她记得顾言之最喜欢吃牛排了,只是很少跟她以及顾景深一起吃。

  虽然这也是顾言之一个小小的愿望。

  这个愿望是曾经她偷看顾言之日记看到的,那时候自己心里嘲讽这小子太奢望,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真是罪该万死。

  是她磨灭了孩子的愿望。

  顾景深没有说话,简沁媛就当他是默认了,朝着顾言之温柔道:“言之快吃,吃完我们去看外公外婆,然后再去商场买好吃的好不好?”

  “好!”顾言之开心的举起双手,兴奋的吃着碗里的粥,小手不稳吃的满嘴都是。

  简沁媛也不觉得麻烦,亲自用手给他擦拭,眼底尽是宠溺。

  这还是顾景深第一次见简沁媛用极致的温柔对待言之,她眼底的疼爱是伪装不了,做不了假的。

  可是那件事始终回荡在脑海中,他摇晃了投头,起身整理衣服离开。

  简沁媛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眸一沉,只是那么一瞬间。

  简沁媛带着孩子回家立马让简家人兴奋不已,首当其中的就是简沁芝。

  她飞快跑到门口,丝毫没注意迎面走来的简沁媛跟顾言之,而是一个劲朝着后面看。

  “不用看了,就我跟言之,景深公司繁忙,没有时间。”简沁芝冷笑,抱着儿子进门。

  简沁媛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泼在简沁芝身上,寒彻入骨。

  “姐姐,既然你回来了就应该带着姐夫一起回来,不然你回来像什么样子。”简沁芝满是抱怨。

  本来想让简沁芝抱抱的顾言之都下意识闭上嘴不说话。

  “既然景深没来,我看你也别回来了。”

  简沁媛手一顿,此刻她只觉得可笑。

  简弘业带着眼镜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笔不知道在报纸上写着什么,抬头看向简沁媛的眼神带着不在乎。

  听听,听听这都是什么话,因为顾景深不跟她一起回来,所以亲生女儿跟亲外孙都不要回来。

  果真是亲生的。

  “弘业,你说什么呢,媛媛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怎么可以这样。”继母郝书桃立马站出来解围。

  只是嘴上是这么说说,实际什么都没行动。

  简弘业冷哼一声,埋头苦干。

  简沁媛冷下眸子,将顾言之放下来,牵着他走到简弘业面前,从包中拿出一个金灿灿的请柬,丢在桌上。

  “这是顾爷爷的生日请柬,此次可是爷爷的80大寿,特地邀请你们的。”

  简弘业听到这番话,双眼立马冒金光,赶紧拿起请柬打开仔细观看,那双眼睛恨不得安在请柬上了。

  本来冷漠的简弘业,瞬间变得和颜悦色,立马起身双手叉腰吩咐佣人:“赶紧给大小姐还有孙少爷上茶啊,还愣着干什么。”

  听见老爷的吩咐,佣人们赶紧像捧主子一样捧着简沁媛跟顾言之,就差驱寒温暖了。

  简沁媛不是不知道自己在简家的地位,只是这一刻突然看透了。

  上辈子即便这父亲对自己再不好,继母跟妹妹对自己在差,她始终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对待他们。

  只是没想到,后来发生的种种事情,都将她推入深渊。

  而其中一件,便是爷爷此次的生日。

  “媛媛啊,你嫁给景深也有三年了,你看这次顾老爷子生日请我们家,是不是代表接受我们家了?”

  简弘业卑微的态度,瞬间让简沁媛心里舒爽了。

  要说起顾老爷子这个人的确很分明,他说看重自己也不过是因为曾经她在商城里霸气帮助了他老人家。

  当初结婚的时候,顾老爷子意味深长的拍着她手背,非常期待她好好做顾景深的妻子,只可惜他没做到。

  但是,即便顾老爷子看重简沁媛这孙媳妇,可不代表他看重简家。

  “父亲,爷爷接不接受我们简家我尚不清楚,但这是景深让我送来的请柬。”简沁媛笑眯眯的回复,随手拿起一块提拉米苏递给一旁乖巧不吭声的简言之。

  简言之开心的拿过提拉米苏,很开心的吃了起来,见状简弘业立马给郝书桃使了个眼色。

  “言之啊,外婆跟小姨带你出去玩好不?让你那你跟外公在这里谈事。”

  郝书桃边说边起身就要去牵顾言之,却没想到顾言之下意识闪躲了。

  孩子的举动让郝书桃脸色一僵,看向女儿求助。

  简沁芝这才转变一张脸,弯腰凑到顾言之面前伸出手温柔道:“言之,你不是最喜欢小姨的吗?小姨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可是换来的还是顾言之的摇头拒绝。

  见儿子这么给面,简沁媛宠溺揉着他柔软的秀发,“不用了,言之既然喜欢跟着我就跟着我吧。”

  郝书桃没想到简沁媛会说这种话,要知道她之前厌恶这孩子厌恶到恨不得杀了他。

  否则也不会给简沁芝趁虚而入的机会。

  怎么突然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媛媛啊,阿姨知道你不喜欢言之,你不用勉强的。”郝书桃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很明显在挑拨离间。

  就在郝书桃准备伸手抓言之的时候,简沁媛冰凉的手突然握住她的手腕,冰冷的眼神瞪着她。

  “阿姨,我敬你是长辈,但请你不要得寸进尺。”简沁媛推开郝书桃要触碰孩子的手,那目光就像是要杀人一样。

  简弘业第一次见女儿如此强硬,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挥挥手让他们赶紧离开。

  母女两愤愤不平的离开,佣人也识趣的离开,整个客厅只剩下简弘业、简沁媛跟顾言之。

  四周无人,简沁媛也不隐藏自己的目的,开门见山:“父亲,此次爷爷的寿辰,我还希望您能够懂得收敛,劝诫阿姨也懂得收手,明白么?”

  简弘业大惊失色,一时间不知所措。

  这丫头到底想说什么。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您难道不清楚吗?这些年你背着我骚扰顾景深拿一些不属于简氏的合同,你真当我不知道?

  阿姨明面上对我极好,背地里在圈里怎么摸黑我的我不是不知道,我之所以不动手还是证明我把你们当一家人,明白么?”

  简沁媛从包中在度拿出一份文件,笑眯眯道:“这事麒麟山庄的合同,如果您有意向合作投资,我们可以考虑一下。”

  麒麟山庄!

  简弘业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有后招,这可是川城这两年来最炙手可热的项目了。

  现在顾氏居然愿意跟简氏分一杯羹。

  他迫不及待想要拿合同,刚伸手就被简沁媛一掌打下,皮笑肉不笑道:“父亲,我话还没说完呢,着急什么。”

  简弘业捂着被打中的手,埋怨瞪着她。

  “你想要什么!”

  既然是商业合作,那肯定需要利益交换。

  “我要我妈当年车祸的所有档案,我想有一部分查不到的资料在您这里吧。”

  简弘业目光一沉,本利欲熏心的眸子瞬间变得冰冷。

  这丫头现在要调查她母亲当年的死因,莫不是她发现了什么?

  “媛媛,我说过你母亲当年的死是意外。”

  听到这番话,简沁媛二话不说立马将合同收起来,抱着顾言之就准备离开。

  两人刚走到玄关处,简弘业忍不住,迅速起身道:“给我点时间。”

  “一周后爷爷的生日是我给你的最后期限,简先生,不要试图跟我耍花招,否则你会付出代价。”

  简沁媛抱着儿子离开,刚走到花园就被逮个正着。

  “姐,你跟爸聊完啦,怎么不留下来吃个晚饭。”

  “是啊,留下来吃晚安,我让厨房给你们做好吃的。”

  简沁媛摇了摇头,准备离开,没想到顾言之趴在母亲怀里,糯糯开口,“不留,我要跟妈咪逛街,晚上还要跟爹地吃饭!”

  跟顾景深吃饭!

  听到这番话,简沁芝更加不会放过,死皮赖脸的要跟着去。

  “姐,带我去逛街吧,我付账,全部都我付账行不行。”简沁芝拉着简沁媛的手臂摇晃着,郝书桃也一个劲在旁边煽风点火。

  只见简沁媛嘴角微微上扬,嘴角邪肆一笑,“你付账?”

  “对,我付账。”简沁芝来不及思考,连忙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简沁媛邪魅一笑,似笑非笑的道:“那你就来吧。”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