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鬼夫来袭萌妻好欢喜

鬼夫来袭萌妻好欢喜

发宵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燕宇和小凌的灵异小说《鬼夫来袭萌妻好欢喜》,作者是发宵,小说讲的是小凌凭空掉下来个鬼夫燕宇,好吃懒做,花天酒地,这些她都能忍,唯一不能忍的便是燕宇吃软饭了,吃喝住她的,到头来还意气风发地对她指指点点,本该在爆发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已经动了心...

更新:2021/01/15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燕宇和小凌的灵异小说《鬼夫来袭萌妻好欢喜》,作者是发宵,小说讲的是小凌凭空掉下来个鬼夫燕宇,好吃懒做,花天酒地,这些她都能忍,唯一不能忍的便是燕宇吃软饭了,吃喝住她的,到头来还意气风发地对她指指点点,本该在爆发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已经动了心...

免费阅读

  我皱起眉头,简单地翻了翻,也只能大体地看明白一个大概,日记本上记载的全是如何锻造肉身以及一些变术。

  我知道外婆生前都在做什么事情,记载的也都是一些重要的东西,这本日记我在以后的生活中一定会用得上。

  只是,我不知道燕宇以及乌灵,或许说也有可能是小耗子,他们都不是人,他们跟自己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想着想着,肚里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我伸手摸了摸平摊的肚子,砸吧砸吧嘴巴,便起了身。

  “小耗子?”

  在古董店寻遍了小耗子的身影也没见到他人,正纳闷着的时候,小耗子的身影便从门外闪了进来。

  小耗子的手里提着打包盒,放到我面前,“饿了吧?”

  我扑闪着晶亮的大眼睛扑了过去,一把将小耗子抱在了怀里,忽然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别扭。

  松开小耗子,狐疑了一下,方才发现站在面前的小耗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变得有些老成,身材高大了些许。

  越看越是觉得欢喜,我不免就多看了几眼,发现小耗子脸上的五官也长开了不少,变得英俊潇洒。

  方要开口,小耗子却拿起桌上的小笼包往我的嘴巴里一塞,温柔说道:“不用跟我说客气话了,用的是你的钱,提前没跟你打招呼。”

  我灿烂一笑,收回目光,看着小耗子的变化,心里莫名有种成就感。

  桌上的小笼包被我一扫而光,剩下几个,我留给了乌灵。

  燕宇醒来的时候,我正在店里擦拭着乌灵刚从秘密市场淘回来的几件古旧器皿,眼睛泛着金光,手上的动作不减,像是要擦出金钱来一样。

  “有吃的吗?”

  燕宇身上缠着绷带出现在我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差点摔了手中的贵重古董,心惊之余愤然回头,“来之前能不能说一声儿,吓死人不偿命的啊!”

  燕宇却是将眸光一冷,“乌灵呢?我只跟乌灵说话。”

  我冷哼一声儿,不想跟她说话就算了,她还不想跟这个怪家伙费口舌呢!小耗子见此情景,匆忙找了个理由溜出了古董店,我认为小耗子一定是去找乌灵了。

  跟燕宇共同待在一个屋子里,气氛尴尬到了极点,两个人堵着气,互相谁也不理谁,我更是觉得窒息。

  燕宇坐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身上的伤口隐隐疼着,肚子里气得鼓鼓的,但却又饿得扁扁的。

  “乌灵怎么还不回来?”

  燕宇嘟囔着,不一会儿乌灵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外,身后跟着的果然是小耗子。

  见到乌灵,我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忙放下手里的宝贝疙瘩,拉着乌灵在桌边坐下。

  “乌灵,给你留了几个小笼包,早上没吃饭,肯定饿了吧,昨晚把你锁在外面真是不好意思……”

  我一边道着歉,一边将桌上的小笼包推到了乌灵面前,乌灵眼睛一亮,刚想拿起小笼包,却被凭空出现的一只大手给截胡了。

  燕宇捏着小笼包,一个接一个地塞进了嘴巴里,油腻腻吃着小笼包,一脸的幸福满足。

  我愣了一下,登时便气炸了,上前一把拽住燕宇的衣领,说道:“这是我给乌灵留的,你敢吃?”

  燕宇一把甩开我的手,也跟着怒道:“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就这么跟你说话怎么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了一番燕宇,紧接着补充道:“你瞧瞧你现在什么鬼模样,落魄了吧?混吃等死了吧?”

  燕宇被当场激怒,一双眸子冰冷异常,向来跟我话不投机,一言不合就吵架拌嘴的燕宇,此时却是选择了默然。

  一时之间气氛愈加冷了下来,我微微皱起眉头,看着燕宇的反应,方才觉得刚才自己的话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我心中很清楚,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说他是窝囊废此类的话,等同于无情地剥夺了他们的自尊心。

  何况燕宇是那般傲娇自尊的人,平日里恨不得高着鼻孔瞧人,如今被我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儿这么说了一番,心中自然受伤。

  我心里虽然愧疚着,但是想来曾经燕宇是如何对待自己的,便越是觉得心里愤怒。

  乌灵尴尬地一匹,愣了愣,便伸手推搡了一下小耗子,小耗子一怔,随即用笑声缓解了一下气氛。

  笑道:“各位哥哥姐姐,这个时间点儿了,咱么也快吃午饭了,不如今天就在店里做吧,这样也热闹一些?”

  “不行!”

  “不行!”

  我跟燕宇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口拒绝,就连话也是一模一样。

  燕宇脸上浮现了一层厌恶,望向我,冷冷说道:“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女人,当时那场阴婚我一定以死相拒!”

  “谁稀罕!”

  我也不甘示弱,那场阴婚她不曾也逃跑过,她不曾也全力抗拒过,只是那个时候没有人选择去帮自己。

  “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模样,你以为谁愿意嫁给一个鬼?”

  乌灵心觉不妙,面前这两个人如果再继续争吵下去的话,恐怕就真的要动手了。

  “燕宇,你看你在哪里弄了一身的伤,现在刚好,还不赶紧回去躺着休息。”

  乌灵一边埋怨着燕宇,一边拉起燕宇的胳膊,生拉硬拽地将燕宇推搡回了屋。

  我愤然,但眼前没了讨厌的人,心情也得以松懈且放松了几分,但是不知为何,燕宇的那张冰冷的脸一直浮现在脑海中,怎样也挥之不去。

  听乌灵的意思,燕宇在外面受了委屈,落魄至此,以后回暂且先住在古董店里。

  我显然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事实却是,我却不得不给燕宇腾出一个上等的房间来,那个大少爷,毛病多得很。

  别看燕宇长得帅,可是发起脾气来一点儿也不帅,连绅士风度都没有。

  在燕宇留在古董店的这段时间里,我跟燕宇二人低头不见抬头见,每次见到也都是相视怒瞪一眼之后,各自绕着对方走开。

  且没有一次是态度温和,乌灵看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起初还尽全力说服着二位,但是只以为常之后便也当成了家常便饭。

  在这段时间里,我觉得她长这么大以来,所有的吵架功力都是在这段时间里得到了进化,如今一见到燕宇,肚子里的草稿都不用打,直接张口就来。

  但是,也是燕宇住在古董店的这段时间,古董店的生意莫名地风生水起,渐渐地走上了平稳道路。

  我也看在生意上的收益不错,心情倒也是十分好,并没有很是为难燕宇,只是恭恭敬敬,敌不犯我我不犯敌。

  又是一个周末时间,古董店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放假了,乌灵在这段时间里忙得焦头烂额,跑上跑下,功不可没。

  所以,我打算在这个周末给古董店放假,大家出去散散心。

  燕宇身上的伤大概好了个差不多,人一痊愈,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只要天亮一起风,人就像风筝一样飞了个没影儿。

  只要一黑天,人就像只夜猫子一样回了古董店。

  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燕宇是个花花公子,曾经放荡不羁惯了,如今落魄了,坏毛病始终是难改的。

  见惯不怪,我擦拭着货架上的古董的时候,燕宇已经迈着大长腿,吹着口哨走出了古董店。

  心中莫名地有些怅然,我想到了外婆,曾经外婆苦口婆心地跟着她,一心想要让她接受阴婚。

  当时,外婆也是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我一定不会吃亏。

  但是如今在我看来,外婆只是在骗她罢了,燕宇,一个花花鬼,身上哪里有点儿靠谱的地方?想来就是一顿心烦,小心翼翼放下手里的古董,打开门走了出去。

  远处驶来的一辆车停在了古董店门外,从车上下来两个男人,我眸子一愣,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

  “小凌!”

  向我走来的其中一位男人,一张横相的脸,脸上却是难看的假笑,我记得他们,正是远方表舅,外婆生前的死对头。

  女人的第六感,强烈的告诉我来者不善,果不其然,二位不曾和善过的远房表舅,一人先是拖住了我,一人却大摇大摆地走进古董店。

  “你们来干什么?”

  我知道他们来意不善,并未客气对待,同样的气场气质质问着。

  “呦小凌,多少年不见不仅长大了,就连脾气也见了长啊!”

  “是啊,外婆在的时候从来不曾见过舅舅们,这次回来是不是有点迟到了啊?”

  被我这么一说,舅舅当即钳住了我的手,往古董店里拖。

  “我,你外婆临死之前听说给你留了个东西,是不是该拿出来给舅舅们开开眼呐?”

  面对威胁,我倒是不怕,此时店里放了假,小耗子跟乌灵都不在,燕宇那个家伙也根本指望不上,我现在气势再强,终究也强不过两个大男人。

  “不说是吧?”

  舅舅眯起小眼睛,带着狠意,一挥手,“老三,给我砸!店里都是宝贝疙瘩,我就不信了,这个小丫头会眼睁睁地看着金钱落地!”

  “您就瞧好儿好大哥!”

  另一位舅舅得了大哥的命令,抄起店里的棒球棍,朝着架上的古董就是一顿乱扫,我惊叫出声儿,但却仍旧挣脱不了禁锢。

  “住手!”

  出现在门外的正是燕宇,说话之际,我回头,却见一身酒气的燕宇,此时怀中正搂抱着一位美女。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