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倾城驭兽妃

倾城驭兽妃

冷倾月君帝天 著

完本免费

  新书《倾城驭兽妃》,这本书平淡中又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是字字珠玑,句句经典。小说中的男主叫君帝天,女主叫冷倾月。本站就能阅读:冷倾月前世身为实验室小白鼠,没人权没尊严,重生一世,她誓要将道德踩在脚下,这一世,肆意逍遥!

更新:2021/02/07

在线阅读

  新书《倾城驭兽妃》,这本书平淡中又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是字字珠玑,句句经典。小说中的男主叫君帝天,女主叫冷倾月。本站就能阅读:冷倾月前世身为实验室小白鼠,没人权没尊严,重生一世,她誓要将道德踩在脚下,这一世,肆意逍遥!

免费阅读

  噗……

  一声轻响,打扰了冷倾月品茶用点心的心情。一眼望去,自己的冰冻术居然被冷旋儿那丫头给破开,凤眼不禁微微眯起。

  “萍儿。”淡淡开口,冷倾月想到前世在树上看到的一种游戏玩法,此时突然发现,现在这样的情况玩那游戏可不是正正恰景。

  “在!”清脆的声音应了一声,萍儿那眼睛早已幸灾乐祸地看着湖底下的众人,心里止不住的小得意:让你们欺负我,现在活该了吧,老天都看不过去惩罚你们,哈哈哈!萍儿却哪里想到,老天爷要是连这点事都照顾得到,岂不是太闲了?

  “去,找一根粗一点棍子,记得要趁手。”想到那个游戏,冷倾月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只见蹬着绣花鞋的小脚在地上轻轻一碾,冲破冰封的冷旋儿突然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头顶而来,让她刚露出冰面的身子,瞬间给压了下去。而那被她突破的冰层,居然诡异地开始收缩,瞬间玩好如初,平滑如一面镜子。

  在冷倾月解决掉两块糕点时,萍儿拎着一根有大腿粗细的烧火棍,如风一般朝着冷倾月处跑来,看着没任何异样平滑的冰面,笑眯了眼道:“小姐,您看这个怎样,我可是向厨房张大娘借的烧火棍呢。”

  “不错。萍儿会溜冰吗?”看着这又粗又壮的烧火棍,冷倾月勉强点头,话说要是再粗一点就好了。

  “会呀。”

  “下去。待会只要有人从冰层里面冒出头来,就给我狠狠地用这个棍子给我打下去,打不死算你的,打死了算我的。”说着,为了让游戏更好玩,冷倾月食指微动,让坚厚的冰层放薄了些,毕竟这样也好让他们突破出来,总不能让萍儿玩得不过瘾不是。

  萍儿一听自家小姐的话,欢呼了一声,拎着烧火棒轻快地往冰上一条,哧溜一下滑到湖中心,举着棒子准备就绪。

  “噗嗤……”

  “啪……”

  “啊……”

  极为有规律和节奏的声音!看着不住破冰而出的头颅,萍儿那烧火棍舞地那是虎虎生威,伴着那不住的惨叫声,玩得更是不亦乐乎。

  被冰封在湖下的众人,那是有苦说不出。在水下好不容易破开了冰层,肺里的空气也消耗差不多的时候,好不容易破开了冰层能喘口气的时候,迎来的就是那又粗又壮的烧火棍,那一下在头上虽说不会头破血流,但挨那么一下也痛地不清啊。但面临是被憋死还是被痛死,所有人都毫不犹豫选择第二种。

  看着冰面上玩得不亦乐乎的萍儿,冷倾月淡然一笑,眼角瞟向不远处,却发现一个七彩的毛团正蹑手蹑脚地向外跑去,轻哼一声:“去哪儿。”

  虽未指名道姓,却让那蹑手蹑脚地鸟形魔兽小身板浑然一僵,鸟头猛地垂低,仿佛有些泄气一般,而后整个身子猛然一抖,那小翅膀呼啦一伸展,小身子朝着冷倾月快速飞来,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四小姐勇猛……四小姐威武……”鸟形魔兽虽无表情,但那如宝石般璀璨的眼睛具是狗腿的谄媚。

  冷倾月冷冷一笑,倒也不跟这小小一观赏性魔宠计较,毕竟这观赏性魔兽最大的用处就是哄主人开心而已。

  “啊!啊……”

  烧火棒下有惨叫,这阵阵惨叫声,让原本听着挺舒心的冷倾月不由有些厌烦。一眼瞄到刚刚被自己烈焰烧毁的虫子,对了,刚刚封敏那丫头说什么来着?!

  哦!对,傀儡虫。

  冷倾月邪邪一笑,小手对着傀儡虫变成烟灰的地方轻轻一挥,只见那地上翠绿隐泛朱红色的粉末突然无风而起,仿佛被一双大手操控一般朝着湖中心落去。在那些粉末落入冰层之际,瞬间融透到水下去了。

  “啊!啊啊……”

  “诶哟,诶……”

  萍儿在欢快打了三个地鼠后,突然发现,这冒出冰面的人头的惨叫声有些不一样,等再试了几个,发现这些惨叫声仿佛在唱着什么乐曲,只不过因为惨叫而严重走了腔调。

  “小……小姐……”有些无措地回头朝着岸边的冷倾月看去,这——这什么情况?自个打人的人兴奋也就算了,难道这被打的也会兴奋?

  “没什么,估计他们觉得单一的惨叫有些单调,想来点创意。你玩你的,看看他们想给我唱个什么曲。”安抚地朝萍儿看了一眼,冷倾月轻笑一声,五指下意识敲在桌面上。

  得到小姐的安抚,萍儿胆子又回来了。抡着棍子打得更来劲了。却不知道这严重变调的歌声远远传去,让外面那些下人是又想进来一探究竟,又怕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是沾上一点,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看着冒出来的头越来越多,冷倾月五指动得更快,看她五指指尖的敲击,赫然是前世在钢琴上的指法,每一个音符连串起来,居然是欢乐颂。

  蹲在冷倾月肩头上的鸟形魔兽,在听到如此痛苦的欢乐颂,翅膀遮住鸟头直挺挺地从冷倾月身上摔了下去,那仰面朝天的小身板,更是止不住地抽搐:天啊,难听死鸟了。

  就在这常人难以忍受折磨版的欢乐颂中,冷倾月惬意地消灭掉一个苹果,萍儿终于有些玩累了,甩了甩酸痛的胳膊,一手拖着烧火棒哧溜一声滑到岸边,就这冷倾月脚边做下,小手在身上锤了捶,气喘吁吁道:“小姐,我玩不动了。”

  “嗯,那就回去吧。运动有益健康,以后要多出来活动。”随手扔掉手里的苹果核,冷倾月拍拍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挥手,一道冷气从指间飞出瞬间加厚了冰层,让水下的众人不再能够破冰而出。

  见小姐转身就走,萍儿急急忙忙地站起来,一脚跨过僵硬倒在地上的鸟形魔兽,急急跟了上去。

  冷倾月一出东院,就看到东院门口守着的那些下人,一言不发直直穿了过去。或许是因为刚刚里面的惨叫太过渗人,又或者是冷倾月身上那骇人的冰冷气息,让这些下人居然没有人找冷倾月的麻烦,在自身还未反应过来之时,自动地为冷倾月让出了道。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