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山盟犹可待

山盟犹可待

相思尽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陈云诺和顾诀的奇幻言情小说《山盟犹可待》,作者是相思尽,小说讲的是陈云诺在结婚前天,被挚爱诛杀满门,空有医术无双的她只能亲眼看着至亲被牲畜吃掉,九年后陈云诺从地狱归来只为复仇,却发现一个惊人秘密...

更新:2021/02/20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陈云诺和顾诀的奇幻言情小说《山盟犹可待》,作者是相思尽,小说讲的是陈云诺在结婚前天,被挚爱诛杀满门,空有医术无双的她只能亲眼看着至亲被牲畜吃掉,九年后陈云诺从地狱归来只为复仇,却发现一个惊人秘密...

免费阅读

  府里正是各家女眷妇人走动最热络的时候,但见这么一人昏头土脸的滚了进来,一个个都眼疾手快的躲开了。

  纷纷议论着这两人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竟然来陌将军府砸场子。

  那堂中央,一位满身绫罗的少女正由安阳侯夫人加簪,原本四周都是一片赞扬艳羡声,便是今日最受瞩目的时刻。

  偏生来人一身素白,粉黛不施却让这满室珠翠妇人都做了陪衬。

  安阳侯夫人喃喃道:“怎么会同那人生的这般像……”便连手上的簪子落到地上了都恍然不觉。

  众人的目光都随之落在陌念初身上,满堂静谧不闻一声。

  无形之中,竟让原本的zhu角完全没了存在感。

  将军府的小厮很快涌了过来,陌语柔提着裙摆站了起来,指着两人怒道:“来人,把胆敢乱闯将军府的贱民给本小姐拿下!”

  过于艳丽的妆容这个刚到及竿年纪的少女看着比她还要年长。

  陌念初神色从容,缓缓上前一步问道:“你是将军府的大小姐?”

  “不是我,难道还是你不成?”

  陌语柔好些年没被人这样轻视过了,还是在及竿礼这样重要的日子上这般没脸,哪里还忍得住,破口便骂:“你父亲是如何教养你的,我们府里来的都是贵人,你一个贱民不请自来不要半点脸皮,你身后还藏着谁?躲躲藏藏的这般上不得台面!”

  瞧不上穷百姓的人多得是,也不能做的这样明显,身后的李氏想拦都拦不及,硬生生的看着满座的贵夫人面色微变。

  佯装训斥道:“柔儿!不得无礼,既然是闯入,让人请出去便好了,这礼还得……”

  陌念初慢慢将躲在身后的安氏扶了出来,片刻之间李氏脸上的笑便挂不住了。

  坐在正座的陌广庆忽的起身大步走了过来,脸色十分的难看“你……你怎么回来了?”

  安氏并认不得什么人了,此刻见丈夫却呆呆的站在了原地,眼睛渐渐的红了起来。

  她微微颔首,“父亲。”

  一声惊起浪千层。

  将军府里忽然来的一场大团圆,zhu人家自己却不知道,这一幕就显得十分的滑稽可笑了。

  “你乱喊什么?”

  陌语柔忍不住要冲过来,却被李氏一拉拦住,“柔儿,别去!”

  拦住了女儿却拦不住都城贵妇人们热切的八卦之心,这陌将军忽然多出一个女儿,生的还同九年前死去的那位陈家大小姐如此相似。

  “念……念初。”

  安氏在陌广庆的审视下越发的不安起来,紧紧拽着她手都已经开始冒汗。

  众人目光聚集,她却将人扶着在zhu母位上落座,同陌广庆道:“听说您两日派人来接我母亲回府,可是为了这位庶妹的及竿礼?”

  半响沉默着无人答话。

  陌语柔急了,“父亲,什么庶妹?这是哪里来的疯子,如此撒野您怎么也不管管?”

  她正等人问这一句呢。

  “家中子女加冠及竿之礼,理当是嫡母zhu持,否则同笑话有何分别?”

  陌念初站在众人的目光之中抛出此话,末了还不忘补上一句,“你说是吧,李姨娘?”

  “什么姨娘?母亲,她为何乱说这样的话来……”

  这陌语柔大抵忘记了,自己的生母其实只是个姨娘。

  不过就是在安氏被扔到田庄之后,暂时顶了当家zhu母位置的。

  “好了!”

  陌广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安氏身边这个是他的女儿,那前两天带回来的那个又是谁?

  “我说这李氏怎么总有几分小家子气,原来是……”

  “你看她这女儿养得,到底就是比不上人家正室生的知书达理。”

  一件事都还没有弄清楚,他听得这些议论声,就越发觉得头大了起来,坐回堂上道:“快些把礼成了。”

  来观礼的,还有几位是御史夫人,这要是回去一说,明日龙案上就能积满参他的折子。

  早些把这些人打发走,才好关起门来解决自家事。

  陌念初哪里能让他这般轻易就掩饰过去,微笑道:“那便行礼吧。”

  李氏穿着一身精心挑选的秋香色罗群站在堂下,脸色难看的几乎要发白,此刻却也不得不低头,“柔儿快去给你母亲行礼。”

  她几乎要咬牙切齿,还是得低声在女儿耳边提醒道:“这及竿礼上若是出了丑闻,你日后婚嫁都会受阻。”

  陌家族谱上的嫡妻还是安素英,她们在人前就不得不咽这口气。

  陌语柔便是百般不愿也不得不跪倒了安氏面前,这么多人看着,要对着一个疯妇人这头是怎么也磕不下去,匆匆一低头便赶着要起身了。

  众人只听着巴掌声响的清脆,在瞬间静谧的大堂还有回声荡着。

  一身素衣的女子扬了扬手,“母亲说让你起来了吗?”

  陌语柔捂着脸瘫坐在地上,完全不能相信自己居然被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卑贱女子给打了。

  “父亲!娘!”她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高声叫嚷道:“这卑贱之人居然打她。”

  声还没落下,另外半张脸就被扇的更加红肿了,

  若以衣衫论身份,陌念初与安氏二人确实连个丫鬟婆子的都比不上。

  可也正是如此,才让李姨娘母女的脸被打的更疼。

  陌念初淡淡道:“我虽十分的不想承认有你这样的妹妹,却也不能让人说我母亲不曾教过家中庶女规矩。”

  “你……”

  陌语柔起身便要上来厮打,一见她轻轻扬起来的手,又连忙扑进了李氏怀里气的直跺脚,哭道:“娘,她到底是谁啊?怎么任由她跑到府上撒野!”

  陌念初走出两步,徐徐道:“李姨娘难道不曾告诉过你,她的卖身契还在母亲哪里?”

  还不等险些要晕厥过去的李氏做出反应,候夫人连忙道:“府中方才有下人过来说我小孙子哭闹的厉害,怎么哄都哄不好,实在惭愧的很,我这便先回了……”

  人是三步并做两步走的,一群贵妇人见状也连忙找了各种由头告辞归府。

  这将军府里一直称李氏作夫人,也只得陌语柔这一个女儿,若非是这样今日又怎么可能请来这么多位贵妇人观礼。

  哪知道这不过就是个庶女,李氏不但是姨娘,还是最为卑贱的卖身进府,这些人哪里还有脸面再待下去,只恨不得不曾来过这里才好。

  这大堂上转眼变成了一团糟乱,只见那府门处离去的人并排而行,小声议论的声音不断,更多的是埋怨这将军府做事没个规矩章法的。

  “老子都不曾动手,你又是讲的什么规矩?你先给老子跪下!”

  陌广庆是个大老粗,眼看着小女儿被打的哭哭啼啼,一口气顺不个过来便越发的看安氏母女不顺眼,“哪个要你们回来了!老吴拿我的鞭子来!”

  走到了一半的宾客们忍不住回头来看,这将军府的热闹总也比别的地方更胜一筹。

  鞭子呼啸而来,陌念初拉着马上就站起来的安氏轻巧的躲闪,厅内一众花瓶器具却纷纷遭了秧,凌落满地狼藉。

  “你这逆女竟还敢躲!”

  陌广庆更怒,眼睛险些要喷出火来。

  她在厅内快步游走着,听得他这话忽的停了停,然后在力道最重的那鞭马上要落到身子的时候猛地一个下腰避过,身后惨叫乍起,连带着膝盖重重着地的声音在四周回荡着。

  陌念初含笑回头,看李氏母女面色全无的齐齐跪倒在地,那精心盘起的发髻散的凌乱不堪,微笑道:“既要跪,便需得这般诚心才是。”

  那两人气的一时都起不了身,陌广庆一心在收拾这个忽然跑出来的大女儿身上,也不管这脸面丢到了那里。

  “来人,把这逆女给老子绑了!”

  她护着安氏站在堂中央,眸色暗淡沉着。

  早知道这姓陌的府宅混乱,却不知道这心一旦偏了是完全没有底线可言的。

  十多个小厮手拿绳子围了上来,门口处急着要离去的人却在此时让出一条道来。

  来人二十出头,一副秀气儒生打扮,身后跟着两名妙龄侍女手捧檀木匣子,见过礼后便站在堂前问道:“可是大小姐?”

  “我当然是大小姐。”

  陌语柔咬牙像是特意要在这种情况下重申的自己的身份一般。

  刚要迎上前,便被面色微变的陌广庆拦住了,“路先生这是?”

  那一众呆立在不远处的贵妇人们也对这个疑问十分的好奇,陌念初则是在想,她什么时候认识过这位“路先生”。

  下一刻,路回比对将军府zhu人还要恭谨的朝着她作揖道:“我家大人说,此前曾不慎撕坏了大小姐一件衣裳,特意命我送回来一件,略表歉意。”

  她同陌语柔站的完全不是一个方向,此刻就完全没有办法造成找错人这样的误会了。

  陌广庆虽不结,却挥手让小厮们退下,对来人俨然一副十分忌惮的模样。

  那檀木匣子被侍女打开,将一件素云烟罗衫来捧到了她跟前,“请大小姐试衣。”

  四五成群的妇人顿时哗然,“这可是千金一尺的流霞锦?”

  “这得是做什么的时候,才能撕破衣裳?”

  “那路先生好像是丞相府中的人,这大小姐不简单那……”

  小厮们已经低头退去了,

  陌念初微微蹙眉,那云袖罗衫披到她身上,风华雅致,妩媚中更带一股贵气逼人,一时间满堂芳华瞬间颜色尽失。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