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重生弃妃不好惹

重生弃妃不好惹

尘烟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白晚舟和南宫丞的穿越古言佳作《重生弃妃不好惹》,作者是尘烟,小说讲的是白晚舟是21世纪风光无限的医药生物学三料博士后,却意外穿到古代成了淮王府弃妃,看身怀绝世医术的白晚舟如何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巅峰...

更新:2021/02/23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白晚舟和南宫丞的穿越古言佳作《重生弃妃不好惹》,作者是尘烟,小说讲的是白晚舟是21世纪风光无限的医药生物学三料博士后,却意外穿到古代成了淮王府弃妃,看身怀绝世医术的白晚舟如何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巅峰...

免费阅读

  白晚舟还想再欣赏欣赏“情敌”那张精致的脸蛋,南宫丞却暗暗将她拉住,一同上前与各位嫂子行礼。

  行到最后一位,南宫丞目光一滞,旋即恭恭敬敬唤了一声“六嫂”。

  楚醉云一双剪水眸也朝南宫丞望去,面上虽是克制,眸底终究带了几分不一般的情愫,淡淡应一声,“七表哥来了。”

  她母亲高阳郡主是摄政王肃亲王独女,与晋文帝乃是堂兄妹,是以她打小就和诸位皇子表哥表妹的喊。

  如今虽嫁了六皇子,她始终不肯和旁的王妃一样喊南宫丞“老七”或者“七弟”,“七表哥”这三个字,是他们青梅竹马的证明。

  庆王妃第一个就笑了,“老六媳妇,该改口啦!你年纪虽比老七小,到底做了他嫂子,七表哥可再喊不得了。要不,老七以后见了老六,是喊六哥呢还是喊表妹夫呢?”

  庆王妃今年二十七八岁,在这个时代不算年轻了,但她长了一张娃娃脸,一笑就显得很娇憨。

  几位王妃都忍不住掩面而笑,“大嫂可真是老不正经,三个孩子的娘了,还这般促狭。”

  楚醉云很享受这种和南宫丞一同被开玩笑的感觉,脸上却是恰到好处的红晕,“大嫂惯会捉弄我,不理你了。”

  说着,走到白晚舟身边,亲热的挽住了白晚舟的胳膊,“七表哥一时改不了口,七弟妹是喊得来的,七弟妹,嫂嫂们要赏牡丹,你一起来吧。”

  白晚舟被她架得伤势又开始疼,不由暗暗骂娘,你们眉来眼去就眉来眼去,拉上我干啥……

  正想拒绝,庆王妃也走过来将她架住,“将军府的牡丹名冠天下,听说大将军为了让牡丹反季盛开,特将院子地面挖开,引进了西山温泉水,有温泉水的热气烘着,牡丹园才能四季如春,咱们妯娌今儿有眼福了。”

  可怜白晚舟上辈子埋头苦干搞学术,宫斗小说都没看过一本,对内帷之争一窍不通,这会儿却被拉入了战局。

  南宫丞那个鸟人也丝毫没有为她解围的意思,“那嫂嫂们尽兴,父皇母后在里面,我先去请安。”

  望着几位王妃的背影,阿朗发自真心地担忧道,“王妃今儿怕是又有苦头吃了。”

  南宫丞面色冷冷,“那也是她活该,过不惯明争暗斗的生活,就不该削尖头嫁入皇门。”

  阿朗吐吐舌,爷平时挺有爱心的啊,怎么一沾上王妃就这么冷血无情?

  楚醉云和庆王妃两人如黑白无常,一左一右架着白晚舟,架得她想跑都跑不掉,只得苦笑道,“大嫂六嫂松松手,我自己个儿能走。”

  两人当即松开她。

  庆王妃拍了拍手,方才满脸的笑意化作乌有,“咳,这院子也没洗手的地儿。”

  白晚舟懵逼:我是屎吗?抓一把还得洗手。

  楚醉云神色倒是没什么变化,依然笑盈盈的,让人如沐春风,“大嫂要洗手吗?园角还真有一处温泉池,父亲爱亲自打点园子,就特意挖了个池子洗泥巴。”

  庆王妃越过中间的白晚舟,牵住楚醉云,脸上又堆起笑,“那你带我去洗洗手,我这人啊,有点怪癖,只要沾了脏东西,不洗把手就浑身难受,你最好也洗洗,新婚的人,别沾了晦气。”

  庆王妃说得直白,是个人都能听懂,白晚舟就是那脏东西。

  楚醉云淡淡一笑,“我倒是没这个怪癖。”

  虽未苟同,却也不否认,只是不露痕迹罢了。

  两人率先踏着碎石小径往池子走去。

  赵王妃性子贞静,并不愿参与这种明争暗斗,借口赏花走开了。

  端王妃敦厚,虽也不大看得上白晚舟的出身,到底可怜她此时处境,便打圆场道,“咱们也去看看那池子吧。”

  不由分说便把白晚舟往温泉池边拉去。

  池子不大,却很有深度,汩汩的往外盈着热雾。

  庆王妃果然墩身抄了一把水洗了手,楚醉云很有礼数,扶她起身。

  两人转身往回走之际,庆王妃突然脚底一滑,打了个踉跄,人紧接着就往下滑了去。

  楚醉云惊呼一声,一手抓住庆王妃,另一手就抓住了离她最近的白晚舟。

  白晚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的力道一把扯得往下直滑,刚刚刹住脚,庆王妃又拽了她一把。

  毫无悬念的,下一秒,白晚舟就落入水中。

  白晚舟前世今生都是旱鸭子,惊慌失措的扑棱了两下,片刻便被深水吞没。

  庆王妃爬起身,看着在水里乱扑的白晚舟,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嘲笑。

  直见水花越来越小,才对已经吓傻了的楠儿呵斥道,“还杵着做什么?没见你主子落水了?还不快喊人!”

  楚醉云一副受惊小鸟模样,急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这可怎么是好?都是我的错,不该带大家来看什么池子。”

  唯有端王妃二话不说,撸起袖子,也不顾身份形象了,趴到池边,伸手进水一把捞住了白晚舟的衣领。

  “大嫂,六弟妹,快来帮忙啊!”

  庆王妃和楚醉云被她这么一喊,只得都学着她的模样蹲到池边,合力把白晚舟拽出了水面。

  白晚舟一抓到池子边缘,就求生欲极强的自己攀爬了上来,方才那溺水的滋味太恐怖了!

  坐在池边吐了好几口水,才缓缓恢复过来。

  楠儿一边哭,一边把自己的衣裳脱了下来,“小姐,您快披上。”

  白晚舟裹紧楠儿的衣裳,双目如鹰,锐利的刺向楚醉云和庆王妃。

  这两个笑面虎,联手害她!

  庆王妃对上她的目光,有些闪躲。

  楚醉云却是出乎意料的坦荡大方,仿佛刚才那一切真是意外,“七弟妹,你没事吧?刚才可吓死我了!幸亏四嫂眼疾手快把你捞上来了,否则,我真不知道怎么跟七表哥交代。”

  白晚舟也懒得跟她们继续演戏了,冷着脸道,“我在淮王府什么地位你们又不是不清楚,就是死在这池子里,也不用跟你七表哥交代什么。”

  楚醉云神色微变,很快便恢复原样,拍着白晚舟的手背安慰道,“七表哥性子刚直,一时间转不过弯儿,等他解过来了,七弟妹的福气在后头呢!七弟妹是不知道,七表哥若是对一个女人好,那女人就一定会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你怎么知道?”白晚舟不客气的反问道。

  楚醉云微微一怔,脸色慢慢红了,“我了解他。”

  了解你妈个蛋,这么痴情干嘛不一辈子为他守寡,嫁什么人。

  白晚舟浑身是又痛又冷,懒得再鸟这面慈心狠的女人,“楠儿,我们走,回家换衣裳。”

  说完,连个招呼也不打,起身拍拍屁股便走开。

  看着主仆俩的背影,庆王妃皱眉道,“匪女就是匪女,毫无涵养!有这种人在皇家,简直就是皇室的耻辱。”

  楚醉云淡淡道,“一样米养百样人,大嫂莫与她计较。”

  倒是端王妃叹口气,“也是个可怜人罢了,老七也真是,既然已经娶进门,哪怕当个房里人白养着,也不该这样冷淡人家。”

  庆王妃点了点端王妃的额,笑道,“就你善心,你家老四待你如胶似漆,不代表所有夫妻都得恩爱。你也不瞅瞅她那德行,咱们老七哪有眼睛瞧她。”

  端王妃眼底闪过一丝哀怨,便不再说话了。

  再说白晚舟和楠儿一路往牡丹园外走,出了月亮门,却发现不是之前进来的天井,而是另一个院子,院内搭着戏台子,一派热闹到处都是人。

  楠儿狠狠拍了一把脑袋,“糟糕,迷路了!”

  白晚舟也想拍她脑袋,这丫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正想往回走,却被一行人叫住,“这不是老七媳妇吗?怎么浑身湿哒哒的?”

  回身一看,喊她的竟是庆王。

  他身后跟着一排玉树临风的青年男子,各个束着龙纹冠,正是东秦国的皇子们。

  南宫丞也在其内,看到白晚舟这副狼狈的模样,也是一脸惊愕,“你怎么了?”

  白晚舟还没来及回答,楚醉云的声音就传来了,“七表哥不要怪晚舟,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带嫂子们去看温泉池,也不会害得她失足跌入水中。幸亏大嫂四嫂临危不乱,合力把她捞上来了,否则,我可真没脸见七表哥了。”

  这话说得很有技巧,首先承认是自己害得白晚舟落水,至于为什么会害得她落水却不明说。

  正常人听了,都会觉得是白晚舟自己贪玩落水,更会赞赏楚醉云敦厚善良,把白晚舟的锅背了,也不抢庆王妃和端王妃的救人之功。

  南宫丞当即阴了脸,“阿朗,送王妃回府更衣。”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