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顾汐月贺南朝小说

顾汐月贺南朝小说

夏小霜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由作家夏小霜所写的短篇虐心佳作《你与月色皆过客》,主角是顾汐月和贺南朝,小说讲的是顾汐月怀胎七月时,贺南朝命人剖开她肚子取出他们骨血。后来顾汐月的孩子被剖出来被挖心脏,绝望之下的顾汐月一心求死,却被贺南朝一次次救回来...

更新:2021/02/23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由作家夏小霜所写的短篇虐心佳作《你与月色皆过客》,主角是顾汐月和贺南朝,小说讲的是顾汐月怀胎七月时,贺南朝命人剖开她肚子取出他们骨血。后来顾汐月的孩子被剖出来被挖心脏,绝望之下的顾汐月一心求死,却被贺南朝一次次救回来...

免费阅读

  顾汐月失忆了。

  她一心求死,不论别人怎么威胁哄骗,就是不肯吃饭喝药,贺闻朝为了不让她不死,于是用了这个下下策,让她忘记过去。

  不记得过往以后,顾汐月的治疗果然顺利起来。

  她身边照顾的宫女太监们也通通换了人,每个人都安静沉默,除非必要,绝不会和顾汐月多说话。

  顾汐月一开始还会问问题,后面也慢慢安静下来,每天只是看书和画画。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

  气温渐寒,入冬了。

  第一场雪落下来的时候,顾汐月受了风寒,发起了高热。

  她昏昏沉沉,睡了两天。

  隐约间能感觉到身旁不断有人来往,有人交流谈话,有一次她从昏睡里清醒过来,意外听到了御医们的对话。

  “顾贵人的身体被损坏得太严重了,就算现在调理过来了,也很难活过二十五岁,更不要说……”

  另一个声音更加苍老的御医接话说:“顾贵人能活多久,我们管不了,我只要现在调好她的身体,让她能再次怀上皇子就可以了。”

  “也是,陛下一直在催,恐怕就是着急要一个皇子,皇后娘娘也不争气,肚子迟迟没有动静……”

  顾汐月听了一阵,又昏睡过去。

  她这次她睡了很久,再醒来时,已经深夜。

  屋里只点了几盏蜡烛,光线昏暗,而顾汐月的床边,坐着一个身形窈窕的女人,面对着顾汐月,见她醒了,唇角一勾。

  “还记得我吗,汐月姐姐?”

  这个女人,就是现在的皇后,陆婉儿。

  顾汐月眨了眨眼,茫然道:“不记得了,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认识我吗?”

  陆婉儿笑道:“我当然认识你啊,我不仅认识你,我还知道好多你不记得的事情。”

  顾汐月撑起身来,满脸惊喜:“那太好了,你快告诉我我叫什么,过去都发生了什么……这里的人什么都不和我说……”

  “你叫顾汐月,”陆婉儿道,“是上一任皇后,后来因为被陛下厌恶,所以削去了皇后之位,贬为贵人,进了冷宫。”

  说到这里,陆婉儿忽然从桌子上取下一个烛台,将那跳动的烛火,送到顾汐月面前。

  摇曳的火焰映亮了顾汐月的眼睛,陆婉儿眉眼带笑,眼神眼神紧紧盯着顾汐月,低声说:“你还生过一个孩子,但是……他被烧死了。”

  顾汐月瞳孔一缩,手指也紧紧蜷缩起来。

  陆婉儿笑道:“你还记得吗,你孩子被丢进火坑里的那一幕?哦,还有,你孩子死之前,被人生生挖出了心脏,可怜啊。”

  顾汐月睫毛颤了颤,片刻后,她才说:“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我为什么……一点也不记得了?”

  陆婉儿盯着顾汐月的脸,观察着她的每一个反应。

  “是吗,那你还记得你的家人吗?你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吗?”陆婉儿慢慢低下头,“不是在混战的时候被南国敌军误杀的,而是被陛下命人,暗中烧死的。”

  顾汐月一下子没绷住表情,脸色刷的白了。

  她记得,当初南国派军入侵,带头的将军为人暴戾,一路屠杀百姓,一夜之间,满城尸骨,血流成河。

  她的父母家人,也因此死在敌军刀下,府邸也被烧毁成灰,与当时中了毒,被困在皇宫地牢里的贺闻朝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你以为贺闻朝真的爱你吗?”陆婉儿道,“才没有呢,他作为质子,在宫里委屈求全,被人欺辱,而你是丞相之女,又得太后偏爱,如果能有你照顾,他会在宫里少吃多少苦头啊?”

  “顾汐月,从一开始,贺闻朝就只是想利用你而已,可你太天真了,竟然对他掏心掏肺,真是蠢得无可救药。”

  陆婉儿看着她越来越苍白的脸色,目光也渐渐冰冷,“你这样的蠢货,就应该早点死掉!”

  顾汐月闭上眼:“所以,你是来杀我的吗?”

  陆婉儿眼底明晃晃的闪过杀意,脸上却没有显露,而是道:“不,我不想杀你,你死了对于你来说反而是解脱,我只是来给你药。”

  她拿出一个白玉瓶,放在顾汐月床边:“这是避子药,只要你吃下这个,你就不会怀孕。”

  顾汐月没动:“你为什么给我这个药?”

  “为什么?理由还不明显吗?我是皇后,陛下的长子,只能我来生!”陆婉儿眼里流露出恨意,“而你,休想和我抢!”

  顾汐月拿起药瓶,没有说话。

  陆婉儿该说的说完了,慢慢站起身来。

  “药我给你了,吃不吃,看你自己。”陆婉儿道,“不过就算你真的怀上了,我也不会允许你把孩子生下来的,所以,你自己想清楚了。”

  陆婉儿理了理裙摆,准备走。

  拉开门时,她忽然道:“顾汐月,我知道你没有失忆。”

  陆婉儿回过头:“所以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事,都是真的。你如果想要以后的日子少一点痛苦,我还是劝你,早点去死。”

  顾汐月握紧了药瓶,仍旧没有回应。

  她的确是没有失忆,也许是她执念太过,御医给她用了药,催眠洗脑,让她失忆之后,她自己很快重新想起了一切。

  她记得自己被剖腹取子的痛苦,也记得目睹孩子被扔进火坑的巨大痛苦,还记得贺闻朝残忍看着她的目光……所有的所有,她都记得。

  顾汐月慢慢闭上眼,但她还是万万没想到,她的父母亲人,竟然都死于贺闻朝之手。

  原来贺闻朝根本就不是因为她背叛过而恨她,而是从一开始,就厌恶她。

  之前数年的恩爱过往,不过一场骗局。

  难怪,难怪仅仅因为一个误会,贺闻朝就要折磨她至此,他恐怕早就恨她入骨了。

  再回想起自己对贺闻朝死心塌地的样子,顾汐月只觉得无比可笑。

  ……

  顾汐月一夜没睡,而就在第二天的晚上,贺闻朝来了。

  太监通报时,顾汐月正在看话本,她握着书的手指瞬间狠狠捏紧,好几个呼吸之后,才慢慢放松下来。

  脚步声渐渐靠近,贺闻朝进来了。

  顾汐月闭上眼,再睁开时,眼底只有干净茫然。

  她好奇的看向门口,瞧见了缓步走入内室的贺闻朝。

  贺闻朝仍旧是满脸的冷色,眸色幽暗,隔了一点距离,不动声色地盯着顾汐月看。

  “我以前一定认识你吧?”顾汐月欢喜的跳下床,撑大了那双明亮湛透的眼睛,“我感觉你好熟悉,我们之前……”

  顾汐月试探性地摸了摸贺闻朝的脸。

  “我们之前,是夫妻吗?我记得,我们好像拜过堂。”

  贺闻朝垂着眼,目光幽暗,盯着顾汐月,半响未语。

  顾汐月似乎有些尴尬,她放下手:“对不起,可能是我记错了,我失忆了,过去的事情我什么都……啊!”

  她话没说完,突然就被贺闻朝打横抱起。

  “我们以前,的确是夫妻。”贺闻朝几步走到床边,将顾汐月放在柔软的被子上。

  他俯下身体,目光暗如深海。

  “是吗?”顾汐月天真好奇道,“那我们做夫妻多久了?我好像认识你很多年了……”

  “对,我们认识很多年了。”贺闻朝手指落在顾汐月的领口上,轻轻拨开,“我们之前有很多故事,今晚,我会用另一种方式,帮你慢慢回忆。”

  衣带随之也被拉开,层层衣衫落在地上。

  顾汐月闭上眼,忍着心里的抗拒和愤怒,抱紧了贺闻朝的腰。

  她必须要先忍耐,没准备好之前,她不能对贺闻朝动手,如果暴露了自己恢复记忆的事,贺闻朝一定会加倍折磨她。

  所以,她必须要先装傻,再找机会,杀了贺闻朝。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