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恰似春风多情

恰似春风多情

鹿鸣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姚楚希和姜凌越的总裁言情小说《恰似春风多情》,作者是鹿鸣,小说讲的是姚楚希为报复出轨的丈夫,便在醉酒后去找了牛郎,可姚楚希没想到与自己缠绵一夜的竟是权势滔天的集团霸总,此后姚楚希不得已和姜凌越扯上关系...

更新:2021/02/23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姚楚希和姜凌越的总裁言情小说《恰似春风多情》,作者是鹿鸣,小说讲的是姚楚希为报复出轨的丈夫,便在醉酒后去找了牛郎,可姚楚希没想到与自己缠绵一夜的竟是权势滔天的集团霸总,此后姚楚希不得已和姜凌越扯上关系...

免费阅读

  林睿城因遭受了我的一番羞辱悻悻而去。我上楼打开微信,看到多了一则好友申请,来自姜凌越。

  他的微信昵称就是本名,头像大概是随便挑的一张风景照。

  我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了拒绝——我不认为我们俩有联系的必要。

  紧接着,我又给沈一彤发了消息,问她后面几天有没有安排。

  尽管我已经警告了林睿城,但以林家人的行事做派,难保不会再有其他人找上门来。未免受到骚扰,我决定出去避一避。

  结果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沈一彤的回复才姗姗来迟:“我在H市呢,7号回去。怎么了?”

  因工作需要,她常常全国各地的出差,假期也不例外。

  “本来想约你出去旅游的,现在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了。”听说她没有时间,我多少有点失望。

  沈一彤发了一个“抱歉”的表情过来,说:“元旦吧,我一定陪你出去。”

  我订了下午飞Y市的机票,又租了一栋靠近海边的小别墅,拎着行李箱就出了门。

  上飞机前,我特意发了一条朋友圈,表明自己将正式开启休假模式,手机24小时关机,有要紧事邮件联系。

  ==Y市是热门的旅游城市,每当遇到这种长假,海边都是成群的人。好在我住的那一片不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几乎没什么游人,就显得安静舒心了许多。

  每天早上,我都睡到自然醒,吃过早餐后就去海滩上散散步,等到中午太阳大了,再回来睡个午觉。下午,我一般都是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或者抱着笔记本上网,晚饭外卖解决,之后再去海边看个日落。

  这样慢节奏的生活,对于我这种工作起来难得有人来说,无疑是惬意的。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甚至都想休完攒下来的所有年假,在这里再多留几天——如果不是碰到了姜凌越的话。

  那天早上,我如往常一样,漫无目的地在海边晃荡,用照相机随手拍下自认为美丽的风景。

  一般来说,这个时间在这片海滩上都只有我一个人,可我的镜头意外地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愣了一下,放下照相机,就看见那人笔直地朝着我的方向走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当他站到我面前时,我问。

  “怎么,这海滩是你家的么?”姜凌越反问。他挑起眉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被他噎住,半晌后挤出一句:“那……你逛吧,我先走了。”

  姜凌越却挡住了我的去路。

  咸湿的海风裹挟着他身上的烟草味迎面吹来,将我披下来的长发吹乱,迷了我的眼,也让我的脚步顿住。

  姜凌越抬手将我的头发拨到耳后,掌心顺势贴上我的脸颊。

  “你在躲我。”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我的心跳不住加快,抬起头,我对上他的双眼。

  他的眼睛很漂亮,墨黑的瞳仁仿佛有种魔力,能够将其他人都吸引进去。

  我一时忘了反抗。

  “为什么躲我?”姜凌越问,他的拇指在我的唇上轻轻摩挲,忽而邪气一笑,“难道是……那天我的技术让你不够满意?”

  他这样直白而露骨的话让我又恼又羞。我拍开他的手,彻底把话说开:“咱们俩说到底只是一夜生情,一夜的规则大家都懂,完事以后一拍两散,互不打扰。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不干脆利落。”

  “‘一拍两散,互不干扰’?”姜凌越唇角的笑容更深,“姚楚希,你可真是拔屌无情。”

  这个词用的……我竟有点想笑。

  “你这个指控不成立,我没有那个器官。”我理直气壮地反驳。

  “嗯,你没有。”姜凌越点头,忽而拉过我的手按在了他的下shen,“但是我有。”

  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紧绷的牛仔裤下那个东西的形状,那昂扬的渴望吓得我直想要缩回手,却又因他那过大的力道而动弹不得。

  “你知道吗姚楚希。”姜凌越的另一只手顺着我的腰绕到背后,轻轻一带,我就靠进了他的怀里。他低下头,双唇贴在我的耳边,滚烫的鼻息喷在我的皮肤上,引得我一阵颤栗。

  “自从那天过后,我就再没有硬起来过。”他的声音低沉,语气有点委屈,“一个‘牛郎’硬不起来,你知道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吗?你付的那点‘资’,给我去看病都不够。我这一个月都没有接客,老板已经生气了,可能马上就要开除我。”

  我呸!

  “姜凌越,你要扯谎,也得扯个像样点的吧?”我瞪着他,毫不留情地将他的谎言拆穿:“你明明就是千行集团的员工,为什么要假装夜总会的‘牛郎’?还有,你说你硬不起来,那我现在摸到的是什么?幻肢吗?”

  因为太过愤怒,我甚至还用力地捏了一下。

  “嘶——”姜凌越倒抽了一口凉气,身体陡然一震,声音忽然有些喑哑:“千行集团没有规定员工不能出去赚外快。我现在才能够确定,我不是硬不起来,而是只能对你硬起来。所以——”

  他一口咬住我的耳垂,“你要对我负责。”

  “我对你负责?!”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这世界上还有男人追着女人负责的道理?

  “我要是被夜总会开除了,就少了一大笔收入。”姜凌越义正言辞地说,“而且,没有你,我也没有了生活,就连用手都不行。我因为你才变成这样,难道你心里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我还真的一点愧疚都没有。

  “我没有对你负责的义务,该付的钱我都付了,这样的后果我也不想。我建议你去找夜总会的老板赔偿,毕竟你这个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工伤’。”我尽量平静地与他**理。

  可事实证明,这个人压根就没有道理可讲。

  姜凌越冷哼一声,直接将我打横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我一边尖叫一边下意识地抱紧了他的脖颈。

  “你说干什么。”他不顾我的反抗,抱着我快步地向别墅区而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