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鬼医娇妃宠上天

鬼医娇妃宠上天

云若璃元子忱 著

连载中免费

  主人公是云若璃元子忱的小说《鬼医娇妃宠上天》,作者才思敏捷,文风别具一格。作者是“云淼”,小说章节预览:传闻云家大小姐云若璃丑陋残疾,是个草包废物?“谁说的!”一手绝世医术教他做人!前未婚夫元子忱拿着退婚书打上门,离开时据说哭得肝肠寸断……

更新:2021/02/23

在线阅读

  主人公是云若璃元子忱的小说《鬼医娇妃宠上天》,作者才思敏捷,文风别具一格。作者是“云淼”,小说章节预览:传闻云家大小姐云若璃丑陋残疾,是个草包废物?“谁说的!”一手绝世医术教他做人!前未婚夫元子忱拿着退婚书打上门,离开时据说哭得肝肠寸断……

免费阅读

  “你家小姐今日受了惊吓,回去好生养着,别怠慢了。”

  李德海嘱咐了几句,便告辞了。

  小丫头不解的看向云若璃。

  云若璃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由她扶着缓慢上了回府的马车。

  她记得这个丫鬟叫做云池,是她取的名,也是现在院子里唯一的丫鬟,平日里有些呆板,但很忠心。

  父亲云问涯尚在边境值守,云府现在除了老夫人和她的继母柳氏,就只有她三个嫡出弟妹。

  三人皆是柳氏所生。

  说起来有些讽刺,柳氏年轻时是她娘亲顾氏的丫鬟,是她母亲专门从教坊司里救出来的,没曾想,她竟趁母亲产后虚弱,借机爬上了云问涯的床,怀上孩子,成了侧室。

  母亲死后,她又被扶正。

  今日之事,便是她的女儿云曦,因为觊觎云若璃跟睿王的婚约,才专门联合了睿王设计出来的。

  为的就是弄死云若璃,把婚约换到自己身上。

  云若璃确实死了。

  但,他们并未得逞!

  不但不会得逞,往后余生,他们只会更加不如意。

  因为,现在坐在这里的,是末世刀口舔血生存下来的鬼医若璃。

  她跟原来那个云若璃不一样,她医毒双绝,心冷如铁。

  云若璃唇角带着笑,眸底却缓缓落下泪来。

  她占了原主的身体,似乎,还能感受到她临死前的无助与绝望!

  云若璃不由想起方才殿内那个看起来丰神俊逸实则冷血残忍的男人来!

  那个她所谓未婚夫。

  睿王!

  嫌她丑吗?

  云若璃指尖缓缓滑到脸上那道狰狞的疤痕上面,唇角徐徐一勾,明媚的眸子里一瞬闪烁了刺骨寒光。

  车外的云池担心她,偏偏一直问她她都不肯说话,于是越发着急起来!

  “小姐,奴婢知道你此番定是受了委屈了,那个睿王殿下,根本就是个眼瞎心盲的,小姐这么好,偏就他看不上,还处处明里暗里给小姐气受,真是太过分了!”

  云若璃闻言,冷冷勾起了唇角。

  眼瞎心盲也好,以貌取人也罢,从今日起,云若璃,再不会受谁的气了!

  一阵寒风突然卷入。

  带着血的味道。

  云若璃一惊,未及回神,脖子已经被一把冰凉的匕首抵住了!

  她吓得倒吸了一口气,顿时僵直了身子。

  “大侠,有话好说啊!”

  她看着此时此刻正压在自己单薄的身子上,浑身带着肃杀的男人,眼神疯狂地朝他暗示!

  意思很明显,她什么都配合,只要他不杀她。

  偏偏外面的小丫头还在喋喋不休:“小姐您别这样,您不说话,奴婢心里也跟着难受。”

  她声音都带了哽咽了。

  轿内的云若璃却一脸的欲哭无泪。

  小姐我也想说话啊,可情况不允许啊!

  她正悲痛欲绝,男人带着凉薄的嗓音已然传来。

  “别说话,按我说的做。”

  他俯首贴在她耳边,说话间,匕首又往她脖子上压低了一分。

  他蒙着面,只露出一双好看的眸子,此时此刻,那双眸子里正不断迸溅出冷锐的寒光。

  云若璃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大侠,别杀我,只要你不杀我,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她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还故意将自己肩上的衣服拉低了一分,露出圆润白皙的香肩来。

  任谁看了,都觉得她是为了保命,贞操也顾不上了。

  男人却猛地一阵恶寒!

  目光不经意扫了一眼她身上那些东一块西一块的血迹,还有她那半张丑陋狰狞的脸!

  当即一阵恶寒。

  这个蠢女人,真是毫无自知之明!

  也不想想,丑成这样,哪个劫色的能看上她?

  云若璃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她就是为了恶心他的!

  王八蛋,当你姑奶奶好欺负是吧?

  刚重生就给我整这一出?

  她眸底泛着狡黠的光,面上却还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大侠,您倒是快一点啊,再耽搁下去,被人撞见了奴家这辈子就没脸见人了。”

  她边说着,将另一边的香肩也露了出来。

  男人迅速侧开了脸。

  “不知羞耻!”

  他低咒着,闭着眼将她的衣服重新拉上,云若璃看准了机会,就要将指尖的药往男人身上撒去!

  没想到,男人手中的匕首已经又一次抵上了她的脖颈:“我不劫色,只需要你带我出去,办不成的话,爷要了你小命,拿去喂狗。”

  音色幽幽,尽是威胁。

  云若璃:......喂狗?

  这怕不是个变态!

  “可是,我要怎么带你出去......”

  “那是你的事。”

  马车内空间不大,云若璃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将她抱了起来,坐在她的位置上,胸膛贴着她的背脊。

  他身上有血,跟她绽着血花的裙角交缠,墨色的长发贴在她脖子上,滚烫中带着冰凉。

  而他手中的匕首横在她喉前,只要她一叫,就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云若璃这下彻底变得被动了。

  马车就在这时候停了。

  兵戈混杂着整齐的脚步声,在马车外面停下,“这是谁的马车,不知道宫内不能行车吗?”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