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深陷情城黑妖姥姥

深陷情城黑妖姥姥

在线 著

完本免费

  由古言大神“黑妖姥姥”精心打造的短篇虐心小说《深陷情城》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宁虞儿、木寒公子,本文故事跌宕起伏,看点十足,值得一读!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宁虞儿替哥哥进京赶考,女扮男装,扮成了穷书生,进京赶考的路上,她遇见一个古古怪怪的道士,道士告诉她住进兰若寺之前,记得把门窗关好,少女不以为意,却不知,自己正一步步向危险靠近。住进兰若寺的第三晚,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半夜偷偷钻进了她的被窝……惊险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她该何去何从?

更新:2021/03/19

在线阅读

  由古言大神“黑妖姥姥”精心打造的短篇虐心小说《深陷情城》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宁虞儿、木寒公子,本文故事跌宕起伏,看点十足,值得一读!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宁虞儿替哥哥进京赶考,女扮男装,扮成了穷书生,进京赶考的路上,她遇见一个古古怪怪的道士,道士告诉她住进兰若寺之前,记得把门窗关好,少女不以为意,却不知,自己正一步步向危险靠近。住进兰若寺的第三晚,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半夜偷偷钻进了她的被窝……惊险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她该何去何从?

免费阅读

  天还蒙蒙亮,宁虞儿背着书篓离开兰若寺,赶往十里之外的乌谷镇,到处打听一个叫李雁的布货商,终于在闹市街头找到他开的店铺。

  李雁算是她哥宁采臣的发小,离开孺阳镇前跟他三十两银子,跑到乌谷镇行商,三四年来一分未还。宁虞儿今日囊中羞涩,不得已向他讨要银两。

  李雁一听宁虞儿的来意,立即板起脸瞪着她,虽然承认借过她哥哥的钱,但讨钱的话非得让她哥亲自出面,而且他从未听过宁采臣有一个弟弟。

  李雁毕竟是个生意人,嘴皮子比一般人利索些。宁虞儿见说不过他,索性就赖在他店门口不走了。

  店门外左侧摆着一个挂着画卷的摊子,宁虞儿灵机一动跟卖画的老人打了个商量,用剩下的一点银子买了几张空白的画卷,借用点他的摊位执笔书画。

  大概一炷香的功夫,不耐烦的卖画老人眯着眼一看,见画卷浮现一出月下玉亭层层白纱中,一个绰绰约约的白衣美人抚琴而奏,寥寥几笔就勾勒出难言的绝色风华。

  卖画老人拍掌大笑:“丹青妙笔,你是神笔马良再世。”

  宁虞儿摸摸鼻头,有点难为情道:“还好,老家隔壁住了一个画师,我随他学了点皮毛。”

  过路之人听到老人的称赞,纷纷好奇探过头来看,无一惊叹不已。还有几个人想买下这幅画卷,都被宁虞儿拒绝了,但她提出可以帮他们一副画像,不耽误多长时间。

  路人对此露出怀疑的表情,按常理说画一幅画要费不少功夫,只花一点功夫肯定会敷衍了事。

  卖画老人帮宁虞儿解释道,这美人抚琴图就是她没花多久画好的,这更引起众人的好奇之心。

  一个有钱的财主当场给了宁虞儿五两银子,替陪伴他的美貌画一副,宁虞儿便很快画了出来。路人们称赞宁虞儿的画美人与那一模一样,财主讨得美人欢心自然也高兴了,又赏了宁虞儿五两银子,抱着美人笑眯眯的走了。

  陆陆续续的人找宁虞儿画像,她不在意他们给多少银两,只要提出要求就帮忙画。

  路人们喜欢她精湛的画技,更喜欢她的慷慨大度,每次画完都会给不少银两,不到两个时辰装钱的铁盒就满满当当了。

  到了黄昏日落,卖画老人要收摊回家了,宁虞儿毕竟用了他许多纸张墨水,于是就分了他一些钱。

  卖画老人道了声谢,说了声如有机会再与她搭档,宁虞儿笑着点点头目送他离开。

  整整一天都在画画,宁虞儿感觉手都要断了,正要将美人抚琴图放进书篓,突地身后传来询问声:“宁家小弟,这图画的是什么地方?”

  宁虞儿见问的人是李雁,干巴巴的回答道:“兰若寺。”

  李雁的面色由白转青,瞪着牛眼上下打量她:“兰……兰若……你不会昨晚住那吧……”

  宁虞儿很是诧异的应了声。

  李雁神情愈发古怪了,从兜里掏出几锭银子,丢到宁虞儿怀里转身就走,碎碎念道:“还你钱好了,短命鬼……”

  宁虞儿又惊又怒,惊的是他居然肯还钱了,怒的是初次被人骂成短命鬼,总之不会让她哥再搭理这损友了。

  李雁丢来的再加上铁盒里剩下的,足足有七十五两银子,应该赔得起他的琴了。

  等她数完银子后,李雁旁边一家开棺材铺的老板,贼眉鼠眼的对宁虞儿使眼色:“小伙子来我店里一下,有事跟你商讨。”

  宁虞儿一进棺材铺,老板就拿着长尺上下她的身高体宽,一面说道:“以你这小身板做的棺材尺寸不大,我可以给你打点折,其实死后埋在乌谷镇不错,都说身死异乡很不吉利,不过能省一大笔银子啊……”

  宁虞儿一把推开他:“老板你说的这些是何意,咒我早死?”

  棺材老板咧着黄牙笑道:“不是我咒你早死,而是你真的要死了……”

  恰在这时,一声清朗的呼唤打断他们:“嘿,你还没死啊。”

  只见一个风神俊秀的道长,鹤立鸡群的立在潮水似的人流中,正笑盈盈的朝宁虞儿打招呼。

  棺材老板冲地上啐了口,避开瘟神般扭身走远:“呸,抢生意的又来了。”

  宁虞儿也打算离他远些,岂料道长走了过来,满眼放光盯着她手里的银子。

  “不错啊,居然有钱了,上次跟你讨论的生意考虑的怎么样?”

  宁虞儿拧紧眉头道:“不懂道长是何意。”

  “没事,有钱就行,咱俩这么有缘,请你吃个面怎么样。”道长不由分说拉住宁虞儿的手,朝大街上的面摊走去,“老板来碗牛肉面。”

  宁虞儿不得不跟他坐下,气呼呼道:“道长,为何你们都在说我要死了?”

  “本道法号奚风,叫我风道长。”他一只脚抬在空着的坐凳上,一手握着筷子敲起碗筷,漫不经心的回道,“要不本道长给你算上一卦如何?”

  见宁虞儿沉着脸不做声,奚风笑道:“放心,这一卦不算钱。”

  两碗牛肉面上桌了,奚风一边吸着面条,一边斟酌她的面容,含糊的说道:“看额头的天庭泛有红光,这说明你近日会犯桃花,不过位于印堂的命宫发黑,这朵桃花极可能是你的死劫。”

  宁虞儿问道:“死劫?那是何原由?”

  “这个嘛,说出来怕吓坏你,我这有符可包你平安,只需十两银子。”

  说到底还是钱钱钱,宁虞儿并不相信邪门道法,更不相信他一派胡言。

  “十两银子太贵,我付不起。”

  “可你兜里不是有很多?”

  “我得还别人银子,给不了你多少。”

  “……好,那五两吧。”

  “一两我就买。”

  “二两怎么样?那一两十文?”

  “好,成交,风道长给符吧。”

  奚风脸露吃惊之色,想不到这小子还蛮精的,咬着牙从怀里掏出数十张符纸,从里面抽出最小的一张:“便宜你了,我可算第一次做赔本生意。”

  宁虞儿接过符纸,笑道:“谢谢风道长。”

  “这符好生收着,别乱丢了哟,碰到稀奇古怪的东西,把符拿出来贴在它身上。”奚风吃完面拍拍她的肩,语重心长的吩咐几句后负手离开,颀长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宁虞儿看向自己身前的那碗面,面上飘着的牛肉居然不见了。

  “我最喜欢的牛肉……”

  宁虞儿从凳子上一蹦而起,正要追上奚风,被背后的面摊老板叫出。

  “客官,你还没付钱呢!”

  天杀的臭道长,之前还说请她吃面的,下次真别让她遇上他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