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林婉裴远小说

林婉裴远小说

水龙吟 著

连载中免费

  古代言情小说《留种》,由实力作家“水龙吟”最新原创的虐心文,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婉、裴远,更多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简介:扬州富商林老爷为让自家香火延续,给独女林婉买了个倒插门的赘婿裴远。裴远知道,自己最好的结局恐怕是与她和离,看她再与门当户对的别家公子订婚。然后作为她的嫁妆随她出嫁...

更新:2021/03/23

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留种》,由实力作家“水龙吟”最新原创的虐心文,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婉、裴远,更多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简介:扬州富商林老爷为让自家香火延续,给独女林婉买了个倒插门的赘婿裴远。裴远知道,自己最好的结局恐怕是与她和离,看她再与门当户对的别家公子订婚。然后作为她的嫁妆随她出嫁...

免费阅读

  林婉再次睁开眼睛时,看见的是古架床的檀木床顶。转脸向外扫一圈,霞影纱的床幔与屋中雅致古朴的髹漆亮格柜、整套的青瓷杯盏,屋中一切陈设都让她更确定,自己穿越了。

  意识到自己真的穿越这一点后,她心平气和转回头,像条咸鱼一样仰面翻白地躺着,琢磨自己以后该咋办。

  回去是不用想了,她知道在现代社会中,自己已经死了。

  是真死。从车祸发生到进手术室,到亲友趴在她病床前嚎啕,再到被送进焚化炉,整个过程她一直在。

  当然是以灵魂形态在半空俯瞰。

  然后她被一道白光吸进去,等睁开眼,自己已经处身古代。

  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即使看过再多离奇的穿越剧和小说,等自己真摊上这事儿,还是吓得她大喊大叫。

  林婉犹记得当时没命狂奔,连是否会撞上人都顾不得,专往人多的地方钻。当时她的想法很简单,按照电视剧里演的,鬼阴气重,就该借借人的阳气,借够了才能还阳。

  所以她愣是从府宅一群丫鬟仆侍组成的人墙硬穿过去,闯进紧闭的会客厅。

  会客厅里有七八个人,清一色古代大户人家打扮,端坐上堂的是一男一女,俱慢条斯理地啜饮丫鬟奉上的茶。观两人仪态举止,威雅有度,当是这大宅的老爷和夫人。

  两人身旁有丫头侍立。

  下首站着两人,一人唇下有颗标准的媒婆痣,正满脸堆笑地对府宅老爷和夫人说着什么。她身侧是位脸色哀苦的老人,市井打扮,连这宅子里下人衣着都比他华贵得多。他一身粗麻布衣已洗得发白,幸而没有补丁,从头至尾始终一言不发,只在媒婆说到紧要处捅他胳膊肘时,才忙不迭地“诶,诶”应承,不住点头附和。

  林婉听媒婆说一句,“林老爷看裴远这孩子,模样儿性情样样都好,您和夫人若觉得能成,趁他族叔在这,咱一家人就把成婚日子定了?”

  林老爷的眉毛抬都没抬,用茶盖撇了撇青瓷盏中的浮叶子,“等赵嬷嬷验过了,明天就过门。”

  那头发半白的老头儿霎时像被电了下,怔怔的开始发呆。

  林婉看得云里雾里。

  她没懂,但她看见这屋有个侧厅,鬼使神差的,就穿墙进去了。

  ——现在想想当时她真是......算了。

  总之等她林婉发现这屋气氛不对时已经来不及走了,她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三个古代嬷嬷打扮的老妇人在五六个丫鬟的簇拥下,正在验看一个清俊男人的身。

  在验看的过程中,丫鬟始终侍立两侧,目不斜视,半点没有瞥向那半裸的男人,足见林宅规矩森严。

  没有规矩束缚,也无人能看见形体的林婉,在一旁看得瞠目结舌。

  为首嬷嬷略显苍老的手探进男人双腿之间,抖动手腕,不用细看都知道在干什么。林婉看到男人的裸露的上背、结实的臀和大腿同时紧绷起来。在老嬷嬷捏揉的过程中,他始终保持同一个姿势,垂在身侧的手却攥得发白。

  不知过了多久,老嬷嬷收回手,在丫鬟端来的清水中洗了洗,又在另一个托盘中拿起个细长的金属物件,那东西和女人的食指差不多粗细,圆柱形状,前窄后宽,大概有两尺长,最末端是个鸡卵大的圆球。

  她一时没有动。

  良久,嬷嬷语气平淡,“你可要想好了。”

  男人沉默许久,林婉注视着他僵硬宛如一块石头的背影。就在她以为他会放弃时,男人道:“验吧。”

  声音沉沉的好听,却是把难求的好嗓子。

  林婉眼看着他蹲跪下去,衣裳摊铺在尘土里,自己摸索着分开屁股,露出中央茶褐的小洞。

  老嬷嬷没再说什么,她把那细长的金属在水中稍浸过,仔仔细细满涂了层乳白的膏脂。

  金属戳刺男人屁眼时,他的身体狠狠一颤,但他没有说话。那长柱一点一点全部挤进去,直到柱身完全被包裹住,之留那鸡卵大小的金属球卡在外部。

  另两位嬷嬷上前,分别递来副手套、一个红口青瓷的小瓶和一张巴掌大的雪白毛皮。老嬷嬷接过手套,将瓷瓶中的粘性液体沾在毛皮底端,又将一整块白兔皮毛粘在男人股外的圆塞上,小心合缝地粘好,用剪刀修剪边角,直到完全平整光滑,宛如真正的兔尾。

  身体内部的异物感让男人的身体浮出细汗,泛起一层油光。他的身体是麦色,大概常年赤膊劳作的关系,上身颜色更深些,直到腰际。大腿往下留下整齐的晒印。

  老嬷嬷把剪刀放回丝绒红盒,“这兔尾只有明日过门洞房时,小姐才能给你取出来。”

  房妈妈拧动兔尾查看,见男人攥紧身下蒲团,口中逸出一声痛苦的闷哼,便不再动作。

  她的脸上依旧淡沉得没有喜怒,只有提到小姐时,才像是个活人,有慈母模样。

  男人高束的马尾扫在地上,让人看不清他的脸。他的肛口有些红肿,边缘泛着未完全吸收的油脂光。里面承着长物,屁眼边缘一圈稀疏的黑色毛发卷曲着,有些被金属物带进洞里面。

  “过了门,身体发肤就是小姐的。剪刀就在锦盒里,洞房时若小姐有意修整你阴私之处,呈给她,别让她太累。”

  他的嗓子像被沙砾碾过,“......是。”

  男人一眼不发地站起身,垂眼,白着脸色系好裤言。三颗金玲随动作晃动,在体内滑动碰撞,让他的动作断断续续,许久才穿戴好。

  凸起的兔尾在他外裤顶出明显的形状,很快被长长的下摆遮住了。

  林婉随这几人神情恍惚地走出侧堂,再见到那族叔凄惶的眼神时,忽然就懂了他的悲痛。

  原来娶亲的是林家体弱的小姐,嫁过来的是个男人,叫裴远,他是入赘冲喜的。

  早听闻古代公主选驸马时,事先便有专门人检验驸马身体,确保了床上能力,才有资格迎娶公主。

  这林家有如此规矩,想来不是高官显贵就是商贾巨富。

  族叔用眼神询问裴远,目中满是关切担忧。裴远的脊背挺得笔直,摇摇头,“二叔放心。”

  族叔听他如此说,才安下心来,露出点笑意,不住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媒婆不知是收了哪方的好处,热络得不正常,一直催着定下时辰。

  林老爷一言九鼎,说是明日就是明日。

  昨天的明日就是今日,今天就是裴远入赘进林府的日子。

  林老爷和林夫人病急乱投医,不知信了哪方江湖术士的胡诌,一门心思盼望成亲冲喜能使久卧病榻的爱女好转,却没想到他们唯一的独女已经在这一次的昏睡中香消玉殒,剩下一副躯壳,和林婉鸠占鹊巢的魂魄。

  而林家的宝贝小姐也叫林婉,不知是否天意使然。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