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玄莺煨叶莺团贺东番外

玄莺煨叶莺团贺东番外

作者凤栖堂前 著

完本免费

  高人气完结古言小说《玄莺煨》,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莺团、贺东,作者是凤栖堂前。虽然已完结,但是人气却居高不下。小说主要简述的是:武帝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保住了贺东性命,甚至以皇子之礼相养,时隔一年适逢朝廷缺人开垦荒山寻矿,他便借此指派贺东去,父子千里相隔自然是解了朝堂喋喋不休的相克局面。

更新:2021/04/05

在线阅读

  高人气完结古言小说《玄莺煨》,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莺团、贺东,作者是凤栖堂前。虽然已完结,但是人气却居高不下。小说主要简述的是:武帝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保住了贺东性命,甚至以皇子之礼相养,时隔一年适逢朝廷缺人开垦荒山寻矿,他便借此指派贺东去,父子千里相隔自然是解了朝堂喋喋不休的相克局面。

免费阅读

  看了眼泛着焦黑的蒜叶面饼,叶莺团用指尖掰了一小块,想想还是没放进口中,葱蒜差不太多,既然有葱油饼,蒜叶饼肯定也不错的。

  她端着辛苦煎完的饼子出来,见到男人熟睡的场景,微微一愣,不由放轻了动作,小姑娘放下瓷盆,端了小马扎坐在贺东身边。

  以往都是东叔守着她醒,终于轮到她守了呀,叶莺团双手托腮支在膝头笑眯起眼。

  只可惜,守了没一会,小姑娘脑袋愈发沉重,一点一点地落下去。

  从长梦里醒来,贺东有短暂的失神,看着蔚蓝天穹,那些沉重的记忆历历在目,原是从来不曾忘却。

  几不可闻地叹息,男人正要起身,发觉身上趴着的小姑娘,脑袋压在他下腹,双手也搭了上来。

  毛茸茸的小脑袋贴在他的下腹,这位置也忒危险了点,男人脸上的阴云散开,哑然失笑,他温柔地扶着小姑娘脑袋想要叫醒,不想迷迷糊糊的叶莺团贴着他掌心就是一顿蹭。

  毫无戒心的模样让贺东倏然觉着,过去那么十几年的分量都不及小姑娘此刻趴在他身上的一星半点。

  叶莺团蹭了会,把自己蹭醒了,嗓音软绵绵:“东叔,你醒啦。”

  “怎么在这睡,也不怕着凉。”贺东掐掐小姑娘脸,坏笑着,“都流口水了。”

  “才没有呢。”叶莺团没上当,“东叔先睡的。”

  “是啊,睡了会。”贺东替她把垂着的一缕黑发拢到耳后。

  小姑娘没有丫鬟,每日梳的都是最为简单的发髻,来时带着的两朵绢花,被贺东捏扁一朵,另一朵单独点缀也不好看,索性就素着了。

  “有做什么好梦吗?”叶莺团偷偷看了眼周围没人在,搂上男人对着嘴亲口,亲完还舔了舔唇。

  “有。”正做着呢,贺东轻声答道,他目光落在小姑娘发上,“乖宝,想不想去爷的库房里瞧瞧?”

  东寨库房里一半存着前寨主掠劫得来的东西,金银珠宝,珍稀古玩,一半存着贺东积攒下来的家底,零散的东西瞧着有点磕碜,谁叫男人败家地散给兄弟们了呢。

  贺东一般是不会去碰另一边的东西的,今儿例外,他在里头捣腾片刻翻出只银杏叶样式的金簪,足金,颇沉。

  “小姑娘来试试。”贺东说着就要往人发上插。

  叶莺团感觉眼睛被晃了下,任由男人动作,戴上金簪的她脑袋往一侧微斜。

  贺东见了忍不住笑,嘴逐渐咧大。

  “东叔你好烦呐。”叶莺团恼了,拔下金簪放回原位,双手叉腰瞪他。

  男人立刻收起笑,献宝似的给小姑娘看其他,什么石榴八宝头面,粉玉臂钏,还有颗幼儿拳头大小的明珠……

  叶莺团看了会觉得眼花缭乱,挪开视线想缓缓窥见一个熟悉的木箱,上头刻着的是她叶家的徽记。

  “东叔,那是……”我的赎金,事实如此,可以他们此刻的关系来看,这说法未免太过诡异了,叶莺团微滞。

  反观贺东,瞄了眼后轻松说着:“小姑娘的嫁妆啊。”

  这算哪门子的嫁妆嘛,叶莺团郁闷,东叔老是胡说八道。

  贺东盯着小姑娘瘪起的嘴,扬扬眉:“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叶莺团说完,极为小声地补充了句,“你都没下聘。”

  惦记这个呢啊,贺东弯下腰凑到她面前,用面具轻轻碰了小姑娘额头:“等事情结束,老子就下聘,八抬大轿,明媒正娶。”

  叶莺团以为他说的是绑架赎金不够,要二次交易的事,想到爹爹还不知她在上山发生的事情,只怕担心坏了,小姑娘想着想着眼泪汪汪,表情沮丧。

  “怎么啊,老子又不是逼婚。”贺东最是见不得她哭,把人抱到那个印有叶家徽记的木箱坐着亲她眼睑。

  叶莺团抽噎几声,愈发感觉自己不孝,她哭了会才趴在男人肩头道:“东叔,我想爹爹了,想家。”

  “乖,很快就能回去了。”贺东柔声哄。

  “我爹爹很好的,他肯定也会喜欢东叔的。”叶莺团吸吸鼻子,瓮声瓮气道。

  嘶,贺东艰难地回忆了一下自己那天在老丈人面前的表现,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尽人意啊。

  “东叔,到我真的下山回家那天,你不要赶我,送送我,送完就要来找,不要耽搁。”叶莺团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说着说着又带了哭腔,一想到贺东佯装不喜欢她时所说绝情话语,小姑娘哭得更大声了。

  自作孽不可活,贺东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连忙做下保证。

  可叶莺团思家思父之情严重加上旧事重现的悲切,如何也笑不出来,手指抠着男人衣服上的盘扣,不说话,无声的反抗控诉贺东过去的错误。

  软刀子,刀刀要他性命,贺东怕人哭坏了眼睛,急得焦头烂额,突然间灵光一现,托着小姑娘单臂抱起来,就如同大人抱小孩的姿势,他长腿一踢掀开个落灰的盒子:“乖宝不难过,东叔带你瞧瞧宝贝。”

  男人介绍道:“这些是京都最大烟火铺子的稀罕货,有个达官贵人订购了要送给爱妻的,被劫了下来。”

  没有姑娘家不喜欢晶亮绚丽的东西,尤其是烟火这等子只在节庆日才能见着的东西。

  “等到你归家那天,我就全点了,映亮整个东山作为送你的第一份聘礼,可好?”

  好不好的,叶莺团没答,她抹了抹眼睛,再次睁开时望向男人的直率情意,瞬间让贺东不是太好。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