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仙侠 → 白月光逃生纪事

白月光逃生纪事

奶茶与汤包 著

连载中免费

  由高人气作家“奶茶与汤包”精心打造的仙侠重生言情小说《白月光逃生纪事》,女主角叫芙鸾,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芙鸾重生多次,才终于知道她倒霉命运的源头。令人欣羡的是,她是许多人心中的白月光,爱她怜她,痴迷于她;而不幸的是,喜欢她的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有毛病。

更新:2021/04/06

在线阅读

  由高人气作家“奶茶与汤包”精心打造的仙侠重生言情小说《白月光逃生纪事》,女主角叫芙鸾,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芙鸾重生多次,才终于知道她倒霉命运的源头。令人欣羡的是,她是许多人心中的白月光,爱她怜她,痴迷于她;而不幸的是,喜欢她的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有毛病。

免费阅读

  三宗比试将近,不只是青岚宗,灵均宗、凤皋宗皆传讯召回各地历练的弟子。三大宗门弟子虽多,但是真传弟子却极少,几大宗门加起来,也不过百数,内外门弟子人数却上万有余。真传弟子自不必担忧修行、丹药之类的东西,但内外门弟子必须去争、去抢,三宗大比奖励又丰厚,因此大部分弟子都选择回来,少数实在抽不开身的,只得遗憾放弃。

  青岚宗山下的游河街市这几日热闹起来,在接下来几日,随着各宗弟子赶到,这里会更加热闹。人多了,做生意的也多起来,来往的人群中,不只是几宗的弟子,甚至还有其他宗门的修士以及一些散修,来此处寻觅机缘。

  人群里有不少是初次参加大比的修士,历练不足,与同伴聊得畅快,丝毫不知在这样的环境中,会有多少人盯着他们看。

  虞时年漫不经心地收回视线。

  他此刻正在卿朝楼二楼一间厢房内,房间里陈设奢靡,地上铺有柔软的薄毯,搁置在角落里的香炉里燃着熏香,香气又甜又腻。卿朝楼是寻欢作乐的地方,为了给客人极佳的体验,那些熏香里也往往加了些催情的东西,不过分浓郁,像是披在姑娘身上最后一层红纱,将落未落的样子,隐隐勾动人心中的念想

  然而靠在窗台边的青年好似没受到香气的影响,对于一路追过来想要自荐枕席的貌美女修更是懒于搭理。

  他或许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也不在意。对于房间内另一位不请自来的女客来说,容貌几近绮丽的青年衣衫凌乱,眉眼疏懒,似含情,又似意倦,那样姿态闲散地倚着窗边,莫名就显露出蛊惑人心的色气来。

  白玉薇心跳快了两分,许是房间里催情香的效果发作了,她感觉有些热,不由自主地将衣襟扯开了些,隐约露出雪白的沟壑。

  她舔了舔唇,努力装作镇定的模样:“如何?虞时年,你我皆是金丹期修士,修为也算不错,在双修上能帮得上你。”

  她的话只换得虞时年厌烦的一眼:“聒噪。”

  白玉薇脸色僵了僵,不过或许是他从未给过她好脸色,这一路上下来,她倒是也学会了安慰自己。

  看在这张脸的份上,她不跟他计较。

  顺着他之前的视线,白玉薇也往外面看了看,路上来往的几乎都是各宗弟子,腰间悬挂腰牌,说说笑笑地走着。

  白玉薇瞥了一眼,道:“那些大宗门的女修可不会那般随意,你若是想找她们,我劝你还是早些放弃。她们可不是我,吃上了要么哭哭啼啼,要么就纠缠不休,还会有数不清的麻烦等着你。”

  她这句话让虞时年抬起眼来看她,潋滟桃花眼轻飘飘地从她身上滑过,白玉薇不由得掐紧手心,只觉心跳如擂鼓。

  但是虞时年只是轻扯唇角,“至少她们比你干净。”

  “我嫌你脏。”

  他的唇薄薄的,形状优美,吐出的话却刻薄而恶毒。

  “我这儿不是收破烂的,你要是想找人共赴极乐,出门右转就是乞丐窝。没准儿他们看在你还算看得过去的份上,愿意满足你呢?”

  没有女子能够忍受这样的羞辱。

  白玉薇先是脑海一片空白,面上因恼怒羞愤气得通红,耸立的胸脯剧烈起伏,手快脑子一步,朝他打了过去。

  一道雪白的光亮在昏暗的房间闪过,白玉薇的手挥空,挥动产生的气流只拂过他垂落的发丝。白玉薇脖子上不止何时出现了一把窄窄的袖刀,刀锋森寒锐利,隔着极近的距离,再近一寸便能饮血。

  这是一把非常好看的刀,刀柄上缀有血红色的宝石,此刻正被一只手握在手里。这只手也是漂亮的,白皙修长,骨节分明,与华丽的刀柄交相辉映,像是两件艺术品摆放在一起,总归是令人赏心悦目的。

  但是被刀锋抵着脖子的白玉薇并不这样想,她额角冷汗都冒出来了,在生死交际,她才终于想起这个一路上不搭理她,眉眼倦懒的青年在修仙界的名声——出手狠辣,残忍无情。

  虞时年,阴阳欢合宗弟子,容貌绮丽,身边从不缺乏貌美女修。有人说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才导致他修行速度极快。毕竟欢合宗所走的路子,多是以双修功法。

  她知道的,所以在看见虞时年的时候,其实是心生欢喜的。她也不是什么正经宗门出身,而欢合宗宗门内有大能坐镇,亦有资源、弟子无数,若非名声不好,其实是能与青岚、灵均相提并论的。她想攀上这条大腿,双修不禁对男子有利,对女子同样有利,何况虞时年还拥有一副好相貌。

  虞时年本来是想直接杀了她的,他看了看还算舒适的屋子,不想弄脏了重新找地方,微微抬手,直接将她从窗台上扔了下去。

  从天而降的白玉薇惊扰了人群,他们纷纷避开。

  白玉薇直接砸在地上,金丹期修士的体质自然无惧这点高度,但是她还是被这举动中透露出来嫌弃和羞辱气到了。她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管乱七八糟的衣服,对着二楼窗户怒骂:“虞时年!你以为你就好到哪儿去了?!那些眼高过顶的女修就看得上你了?!”

  她在下面骂骂咧咧,虞时年有些不耐烦,眉眼压低,带出几分戾气来:“滚!不然杀了你。”

  语气中的杀意激得白玉薇一激灵,她咬了咬牙,到底是不敢再骂,在人群好奇的视线中掩了面,灰溜溜地走了。

  虞时年心情烦躁,他手一抬,就要关上窗的时候,忽然像是瞥见什么,停下手上的动作,目光略过人群,看向湖畔。

  那儿站着一个穿淡青色衣裙的姑娘,裙摆上绣着的云纹衬得她轻灵又活泼,此刻正偏着头去咬她身边人递给她的糖葫芦。她身边的人像是她的师兄,含笑喂她糖葫芦,又带着几分宠溺。

  虞时年随意扫过她身侧的少年,目光多数落在少女身上。

  美丽、天真而不谙世事,是千娇百宠、被人精心呵护着长成的花儿,花瓣娇嫩,枝叶青翠,含苞待放。

  虞时年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感觉到心脏像是被柔软的羽毛轻轻挠过,有不知名的念想缓慢升腾而起,他没有着急,而是耐心地等待这股念想变得清晰,随后生根发芽。

  虞时年看着她,确定自己想要品尝,看看她是不是如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甜软可口。

  芙鸾苦着脸咬下一颗糖葫芦:“二师兄,真不要了,太甜了,而且我都不是小孩子了。”

  明成歌用指腹擦去她唇上的糖渍,闻言倒有几分失望,他看了看手上没吃完的糖葫芦,为难起来:“那怎么办?”

  芙鸾从他手中取过糖葫芦,正弯腰递给旁边的小孩,突然感觉背上一冷,似乎有什么人在看她。

  她顺着方向看过去,只看到卿朝楼二层关上的窗户。

  芙鸾下意识捏紧了袖子。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