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迟光许迟川穆时海最新

迟光许迟川穆时海最新

sun1998 著

连载中免费

  由网络知名大神“sun1998”最新原创的都市治愈小说《迟光》,文中主要人物名字分别是许迟川、穆时海,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脚步放轻悄悄靠近,瞿淮不忍心叫他,戳破梦境把人拉回现实。这一刻的许迟川是快乐的,无知无觉的痛苦被虚幻的甜蜜包裹,每一寸都是不必醒来的美梦。伤痛是无法感同身受的,如同许迟川不能明白他失去双亲的痛苦,他也不能体会许迟川生离挚爱的难过。

更新:2021/04/07

在线阅读

  由网络知名大神“sun1998”最新原创的都市治愈小说《迟光》,文中主要人物名字分别是许迟川、穆时海,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脚步放轻悄悄靠近,瞿淮不忍心叫他,戳破梦境把人拉回现实。这一刻的许迟川是快乐的,无知无觉的痛苦被虚幻的甜蜜包裹,每一寸都是不必醒来的美梦。伤痛是无法感同身受的,如同许迟川不能明白他失去双亲的痛苦,他也不能体会许迟川生离挚爱的难过。

免费阅读

  叶璟在心里把殷胥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小心翼翼扶起穆时海:“怎么样?还能不能走?妈的,老子该再跑快点儿,穆少爷什么被人揍成这样过?”

  “小伤,和我上次给他脑袋开瓢比起来,这算轻的。”

  叶璟的表情跟看见苍蝇沾屎一样嫌恶:“带打手埋伏堵人,殷胥这个小畜生,和他小姨一样恶心——不然还是我背你?”

  “不用,”穆时海拒绝地很干脆:“穆兴勇出差了,我不回家住,你爸在家吗?”

  “不在,局里有大案,老叶同志已经小半个月没着家,只有我奶在。”

  老叶同志原名叶严臻,江恭市市局刑侦专家,也是叶璟十天半月都见不着一面的不称职父亲,一颗心扑在惩恶扬善迷雾扑朔的各大案件,导致自己没了老婆儿子没了亲妈,从父母离异这一点看来,他和穆时海倒是很同病相怜。

  但他比穆时海幸运,至少他爹没有婚内出轨,没有在老婆怀孕时大打出手;也没有各种小三小四小五一路排到小十八,叶严臻唯一的情儿就是工作;更没有给他造个便宜弟弟出来抢父爱,还和前妻生的儿子快处成仇人。老叶虽然不怎么着家,但在作风问题上还是很靠谱的,虽然叶璟很不理解,他爹这样眼里不揉沙子的人怎么会和穆时海他爸是朋友。

  “收留我几天,等开学我再回去。”

  提到开学,叶璟感觉自己刚压下的火儿正扑腾扑腾重新熊熊燃烧,脑门突突作响:“真要转学?那件事儿就不是你的错!就算你有错,凭什么走的不是他殷胥?真要转学也不能去二十三中啊,那破学校重点都不是,和八中天壤之别的好吗!”

  手臂上疼痛连绵不绝,失血过多的嘴唇变得苍白,穆时海一声冷笑,嘴角讥讽尖锐如刀:“她都恨不得我直接辍学,还能选什么好学校?哪天我暴尸街头才最合她心意。”

  热浪翻滚挟带蝉声嘶鸣的燥意,水泥路上两道深浅不一的印迹蜿蜒蔓布,身后尘土飞扬,又趋于平静。

  许迟川到家时韩煜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金丝边框眼镜泛着金属色的冷光:“小崽儿,去哪儿玩了?”

  “哥!”许迟川扑上去抱住韩煜胳膊:“和陆淼一打球去了,你们什么时候开学?”

  许家四个小辈里许迟川最小,韩煜排老大,青大物理系二年级在读,平日总绷着一张看不出表情的脸,一言一行都是做学术研究的冷静和理智,一双狐狸眼如长剑收鞘的锐利,小时候几个孩子闯祸打碎了奶奶家的玻璃,韩煜眼皮一抬,许韶和许叡蹲在墙角瑟瑟发抖,只有刚满五岁的小迟川跌跌撞撞迈出小短腿,两只手抱住韩煜,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古灵精怪,脆生生开口:“哥哥别生气,我们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边说边往韩煜身上爬,惹得韩煜绷不住脸笑出声,眼角怒意冲淡,抱起他出门买糖,留下七岁的许韶和许叡待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从长辈到小辈,许迟川都是家里受宠的孩子,韩煜高三那年,拿到江恭市唯一一个直保青大的名额,学校奖励一万块钱奖学金,韩煜扭头就带着刚小学毕业的许迟川去了泰国,回国时两对家长看着已经晒成非洲黑人的两兄弟,哭笑不得。

  “和你们一样,我记得你下学期初三?想好高中选什么了吗?”

  “文科呗,”许迟川端出象棋盘,招呼韩煜对弈:“我数学那么差,念理科不等于自杀?”

  “还是想学考古?”

  “嗯!一直都想。”

  韩煜失笑,手上的炮差点放错位置,这个弟弟一点都不像他们家的其他几个孩子,大部分基因还是继承了舅妈,生性炙热浪漫,固执又天真。

  “那你好好努力,江恭本市的南大考古专业可是全国第一。”

  “好,嘿嘿,将军!”小孩儿眉眼弯弯笑得得意:“哥你输了,我要喝营养快线,香草冰淇淋味的。”

  “……小兔崽子,等着,现在就去。”

  晚上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说话,韩煜嗯嗯啊啊地应着,一边听许迟川叽叽喳喳说着学校里发生的各种糗事,一边不停看手机回消息,眉宇间的温柔就要冲进屏幕。

  “哥,”许迟川突然凑近,露出“我很机智”的表情,吓得他手一滑,差点摔了手机:“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哪个姑娘?叫什么名字?我嫂子好看吗?”

  “去去去,小孩子家家别问东问西,关灯睡觉。”

  “……哦。”

  夜色阑珊,手机屏幕闪烁微光,枕头边传来绵长平稳的呼吸声,韩煜躲进被窝解锁手机,短信里显示好几条未读。

  —好吧,那晚安。什么时候回学校,我去火车站接你。

  合上手机把头埋进枕套,韩煜绯红的双颊满是幸福的沉醉,小崽子没说错,他是谈恋爱了,不过对象不是姑娘,而是个男人。

  辗转反侧,整夜难眠。

  上大学后韩煜只见过许迟川两次,有心弥补从小宠着长大的小崽子,两人天天野在外头撒欢,带着许迟川把游乐园和水上乐园通通玩了个遍。开学前夕,许宥华和沈斯静开车送行到火车站,许迟川拿出一个精美包装的小袋子,里面装着韩煜喜欢的乐高:“哥,寒假来玩儿,我们去仙女山堆雪人。”

  “好,”挥手和舅舅妈妈告别,韩煜低下头,抱一抱已经快有他下巴高的小孩:“要好好念书。”

  “知道。”

  “和同学好好处,别打架。”

  “放心吧。”许迟川脑海里骤然闪现几天前那张带血的俊脸:“我可受欢迎了。”

  人口破千万的江恭,重逢的可能性如蜉蝣撼树,浊浪淘沙,想再见穆时海一面的愿望被悄悄投湖,晃晃悠悠荡起圈圈涟漪,随后悄无声息,叶落无痕。

  所以无论如何也没把陶一鸣嘴里新来的八中转校生和三天前还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人联系起来,许迟川收完暑假作业敲开办公室门,抬头就看见一双无比眼熟的眼睛正似笑非笑盯着他。

  哗啦!许迟川手一抖,作业本撒了一地。

  “来了?正好,介绍个人给你认识,”陶一鸣背过手,大腹便便的肚子一晃一晃:“穆时海,八中转来的,这学期你俩搭伙做同桌。”

  许迟川没说话,死机的大脑还没重启成功,盯着眼前这张面冠如玉淤青尽消的脸,如果不是面前这条无力垂落的右胳膊,几乎要怀疑几天前的相遇是他臆想出来的梦,不然就是还活在梦里没醒。木然伸出手狠掐一把大腿,眼泪瞬间飙出一米远。

  穆时海刚看完陶一鸣放在桌上的花名册,翻开第一页,赫然写着许迟川的大名。嘴巴一张一合朝许迟川做口型,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别、说,认、识。

  “你,你好,”许迟川硬着头皮伸出手:“我叫许迟川。”

  “穆时海,”薄茧擦过掌心,激起皮肤小片颤栗,少年感干净却低沉的嗓音毫无防备闯入许迟川的耳朵,晶莹透润的耳垂瞬间变得通红:“静穆的穆,时间的时,百川归海的海。”

  “行了,”陶一鸣朝两人下逐客令:“带你新同桌回教室,顺便把岳雪给我叫来。”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