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出塞顾图江夏王最新

出塞顾图江夏王最新

作者符黎 著

连载中免费

  高质量古代年下恋爱小说《出塞》,作者是符黎,小说主要人物分别是顾图、江夏王,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主要情节讲述的是:顾图,匈奴左贤王之侄,建兴十五年入洛为质,长于闾阎,艰难备知。永明元年,江夏王摄政,擢图为护军都尉,累迁至大将军。又数年,叛出塞,号撑犁孤涂大单于。这是大单于在出塞之前,与他那年轻的恩主江夏王的一段故事。

更新:2021/04/07

在线阅读

  高质量古代年下恋爱小说《出塞》,作者是符黎,小说主要人物分别是顾图、江夏王,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主要情节讲述的是:顾图,匈奴左贤王之侄,建兴十五年入洛为质,长于闾阎,艰难备知。永明元年,江夏王摄政,擢图为护军都尉,累迁至大将军。又数年,叛出塞,号撑犁孤涂大单于。这是大单于在出塞之前,与他那年轻的恩主江夏王的一段故事。

免费阅读

  出宫的马车上,一时无人说话。

  是江夏王嘲讽地说了句:“往后便是大将军了,今日不该让你随车步行的。”便钦点了顾图上车入席。

  临走之前,顾图到车边等候,太皇太后还拉着江夏王说了一会儿话。料峭春风里飘过点话根,像是“万幸有晚书在,不然孤儿寡母,真不知如何是好”,以及“胡儿在朝中没有根基,好用便要多用”云云。然而直到上了车,顾图眼前却还是方才江夏王吃樱桃的那一幕。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夏王冷哼了一声:“怎么,高兴得找不着北了?”

  顾图恍然回神,才想起自己忘了谢恩,“不,啊,是,谢谢殿下给我机会,我……我万死不足以报答殿下之万一!”

  江夏王冷笑,“书没读几本,酸话倒是很会说。”

  顾图直觉江夏王此刻心情很糟,又不明白为何,挠了挠头,道:“我……我是诚心的。”

  江夏王冷冷看他一眼,“知道骊姬和叔带是谁么?”

  顾图一愣,答不上来,又遭了江夏王的讥笑:“还没学到《春秋》?”

  学是学到了,学不好而已。殿下今日既烦心,顾图便不想再顶撞他,只道:“《春秋》太难了。”

  江夏王稀奇地朝他凑过去,“那,哪一部容易,你说说?”

  顾图不由得往后缩了下身子,“诗、《诗》容易。”

  江夏王的眸光稍稍沉落下来,慢慢地吟出:“叔于田,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顾图福至心灵地发问:“这写的就是叔带吗?”

  江夏王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是郑国的共叔段。”

  顾图撇了嘴。

  “我看你这蛮子,《春秋》学得很好嘛。”江夏王却闭了眼睛,开始找他的茬,“‘太皇太后、皇上和江夏王殿下’——一个都不落下。”

  原来是在批评他表态的姿势不对啊。顾图觑了觑对方冷若冰霜的脸色,讨好地道:“殿下拔臣于陋巷之中,自然是臣第一位的大恩人。那只是当着太皇太后的面儿上……”

  江夏王轻轻地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

  顾图终于松出一口气。他虽感觉殿下与太皇太后相处还算融洽,但这种两边受气的霉头还是少触碰为妙,横竖自己是个实心眼的,不如就跟定了江夏王,还省事儿一些。

  像是被他的话语安慰到,对面少年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太皇太后喜欢你,你也要聪明着些。”

  “啊……”顾图笑了,“殿下放心,我一定不给您丢脸。”

  江夏王的表情看不出喜怒,但也不再冷言冷语地考教他了,车内一时安静下来。顾图从昨日到此刻,经历了不少事端,睡得不好,身上酸疼,但最难的是自己揣了满怀的疑问却无处发出,心跳也愈来愈急躁。

  打仗吃苦他不怕,总比读书来得容易,只是兵权烫手,一定要时时刻刻掂量分寸才行。但他既有了江夏王做靠山,又怎会去投靠旁人呢?江夏王若怀疑他,他也只能把心挖出来给他瞧罢了。这么一想,便忍不住野心躁动,他侧过身子,小心地将车帘卷上一些,见到洛阳城中娇花软柳,俱被春风吹得袅袅娜娜,献媚一般都向他迎了上来;有店家在叫卖糖人儿,游人仕女穿梭在巷弄间,将新出的布料往自己身上比划,几个妇人在街角闲闲地碎语;街上的店招哗啦啦地作响,旗亭上的官兵也抱着戈矛无事可做,旗亭后头便是马市,几匹圈在栏中的骏马不安地蹬着蹄,鼻子里发出呜呜的闷声……

  他看着这一切,只觉都那么新奇、又那么美丽。他心情畅快地笑起来,回头想跟江夏王分享,却见后者皱着眉头,正别过身子,以帕捂嘴低低地咳嗽着。

  顾图忙将车帘拉下,问:“殿下?”

  江夏王没有接话,也并不看他。

  大约是真着凉了。顾图想了想,倾身过去,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江夏王咳嗽的时候,容色苍白,只双眸里牵出血丝,让顾图看了莫名地心疼。手底下感受到殿下的躯干并不弱小,甚至颇为精实,只是当真很瘦,背脊仿佛连着心跳,随着他一下下轻轻的拍哄而缓慢地震动。

  马车终于稳稳当当地停下,车仆在帘外道:“殿下,蛮夷邸到了。”

  顾图一怔,“蛮夷邸?殿下不先回府……”

  “孤先送你。”江夏王仍拿手帕掩着嘴,语气却不容置疑。

  到都到了,顾图也只能认了。他颇留恋地收回了手,叮嘱了一句:“殿下回府添件衣裳,留心身体。”也便利落地下了车。

  蛮夷邸的人哪里见过江夏王那尊贵奢靡的云母车,一时间全都探出头来看热闹,待见车上下来的人是顾图,又不由得都惊掉了下巴。当先的便是龟兹国的小王子魏晃,震惊得好像不认识顾图了,顾图笑着捶了一下他胸口:“看什么看,进去了进去了。”

  魏晃连忙一把挽住他胳膊将他往里头带,一边压低声音:“怎么回事,老哥你又要升官了?”

  顾图得意地伸出一根手指,往天上点了点,“你这叫鼠目寸光,今日太皇太后和江夏王两位老人家金口玉言,点了我去平叛,让我带兵呢!”

  魏晃挢舌不下,忍不住又回头去看门外大道上那马车。

  马车上那被人撩起的车帘却突然放下,悬着的珠玉猛地一阵晃荡,叫魏晃终究没看清车上人的脸。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