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医手遮天哀家劫财也劫色

医手遮天哀家劫财也劫色

白烬欢卫凉歌 著

完本免费

  《医手遮天哀家劫财也劫色》由作者夏侯微微创作,故事意义明畅,析论明确,描写了白烬欢卫凉歌之间的故事。《医手遮天哀家劫财也劫色》精彩内容概述:穿越而来,卫凉歌发现自己是个半吊子还医死了人的医女,这是老本行啊!危难之际,卫凉歌只想保命,浑浑噩噩成了太后,却发现,国师白烬欢看她眼神不太对劲……

更新:2020/11/19

在线阅读

  《医手遮天哀家劫财也劫色》由作者夏侯微微创作,故事意义明畅,析论明确,描写了白烬欢卫凉歌之间的故事。《医手遮天哀家劫财也劫色》精彩内容概述:穿越而来,卫凉歌发现自己是个半吊子还医死了人的医女,这是老本行啊!危难之际,卫凉歌只想保命,浑浑噩噩成了太后,却发现,国师白烬欢看她眼神不太对劲……

免费阅读

  “太后您说什么?”

  毓太妃被卫凉歌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居然还不住的退后一步。

  卫凉歌微昂下巴,走到了殿门口,她抬手一指琉璃殿,怒声道!

  “好啊毓太妃,今日可是大周宫宴,满朝文武都在宫中,而你这居然传出如此声音,该当何罪!”

  “来人啊,把里头的人给哀家揪出来!”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今日是有人想摆太后一道,却被太后反将一军,只是大家伙还真是好奇这殿内女人是谁,毕竟不是谁都有这么大胆子敢在宫中行此事。

  毓太妃自然不肯,她突然有些后悔把太后引来自己宫殿,本想说太后不尊礼法在太妃宫里行不轨之事,但若是里面的人和她有关呢......“太后,您瞧这人多眼杂,为了皇室名声,咱们要不......”

  卫凉歌眯眼打量毓太妃。

  “名声?哀家没记错的话,这些人可是你毓太妃自个儿带来的吧。”

  毓太妃一噎,脸色青了白了紫了。

  “琴槡,去!把里面的人给哀家揪出来!哀家要好好看看究竟是谁在今日宫宴中捣乱!”

  “是,太后!”

  琴槡带着一众禁卫军们直接就进了琉璃殿,不出半会儿便把里面的一对男女给带了出来,丢在了殿门口。

  只见,那男的一身太监服,居然是个年岁已大,形容枯槁,身上泛着恶臭,还流着脓水的恶心老太监!

  这不算什么,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那名女子,一身碧色罗裙已是破碎不堪,眼神涣散,甚至还不顾禁卫军们的钳制,拼命朝着旁边蹭。

  毓太妃一看到那女子的秀气小脸,头顿时就是一炸!

  “芊儿!”

  “呀,那不是沈相家的小女儿沈芊芊吗?”

  毓太妃眼神一闪,立即道。

  “这不过是个小妹长相有几分相似的宫人罢了,来人吧,把人带下去,免得污了太后贵眼!”

  卫凉歌不言语了,静静地看着毓太妃演戏,手指却在悄悄掰扯,心里默念着。

  一、二、三......果不其然,就在这时远处沈相带着几个同僚,正朝着这边而来。

  “微臣听说太后身子不适,便前来看望......”

  声音还未落罢,沈相就已经到了近前,他瞧见卫凉歌好端端地站在这本就诧异十分,转头看神情变幻莫测的毓太妃又是心里一震。

  旋即目光最后落在了地上的沈芊芊身上,沈相顿时大惊失色!

  “芊儿!你怎么在这!”

  原本毓太妃还想着给小妹遮掩,却没想到沈相这个猪队友居然出现让局势更加恶化。

  卫凉歌看了眼面色各异的众人,最后目光停留在沈芊芊的身上,她可听说了,这个沈芊芊以前可没少和毓太妃一块儿欺负真太后百里柔啊。

  随即她一甩凤袍,扬声道。

  “沈相教女无方啊,还是让哀家替你来管吧!走!”

  说着,卫凉歌就欲带着沈芊芊离去,毓太妃拦住她,却被琴槡无情推开。

  “毓太妃,太后才是这个宫里的女主人,怎么,您是觉得自己有资格比太后处理此事?”

  毓太妃瞪了眼琴槡,心中已知晓今日被太后摆了一道。

  “臣妾没有......”

  卫凉歌冷瞥毓太妃和沈相一眼。

  “没有就好......毓太妃,沈相,好好替哀家招呼大家伙,这其他的事儿,你们就别费心了,哀家向来对事不对人,一定会秉公办理此事!”

  后宫的这场闹剧,以太后的盛怒收尾,却没有那般快传去携芳殿以及皇宫各处,其实这早已是卫凉歌预料之中的。

  毕竟,毓太妃和沈相在大周根基颇深,出了这档子事,他们只会动用一切手段掩盖了去,只不过为了他们沈家,就只能抛弃沈家小女的名声,稳住毓太妃与沈相地位。

  宫宴结束后,沈相还和毓太妃在琉璃殿中大吵了起来。

  “毓儿,你不是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吗!芊儿又是怎么一回事!她今日明明都没有来宫中,怎么会出现在计划之中!”

  毓太妃本来心情就不悦,如此被沈相埋怨,倒是把过错全都推给她似的。

  “父亲,女儿原本是有机会掩盖此事,可当时你为何会突然到后宫里来,计划之前明明没有提及此事啊。”

  “不是你派人来说,计划顺利进行,让本相多带些人过去的吗?”

  话说到这,沈相和毓太妃都是一惊,两人对视一眼,豁然明了。

  毓太妃沉重地跌坐在了椅子上,双手捏紧,似是要掐出血痕来。

  “都是她,百里柔!”

  “前朝的动静本相还能应付过去,只不过本相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得保住芊儿的性命!”

  说完,沈相一甩袖直接离去。

  毓太妃看向沈相几乎是绝情的背影,神情中带了丝落寞。

  自己身为沈家嫡女,为了父亲的官途,在大好年华进宫,如今成了寡妇不说,到头来还比不上一个名声落败的小女儿在父亲心上地位。

  这让她如何不恨,如何不怨!

  百里柔,你等着,宫里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阿嚏——!”

  凤藻宫外的秋千长椅上,卫凉歌揉了揉微红的鼻子,心想着春日里夜风居然还是如此冷飕飕,拢了拢身上外袍道。

  “琴槡,那沈芊芊如何了。”

  琴槡一边给卫凉歌端来了杯热茶,一边道。

  “人已经醒了,知晓了发生何事后正在大哭,说是要见父亲和大姐姐。”

  卫凉歌喝了一口热茶,觉得身子热和了些,然后看向了偏殿位置,冷笑一声。

  “官家子女在皇宫任意妄为,按照大周律令,应当如何处理。”

  琴槡低眉顺眼地答。

  “充军流放都不为过。”

  卫凉歌嘴角勾起惑人弧度。

  “好,吩咐下去,沈家小女充为军奴,择日流放西北,永世不得入京。”

  “太后英明。”

  卫凉歌从秋千上起身,看着灯火辉煌的御花园处。

  “今夜哀家心情不错,琴槡,陪哀家去御花园逛逛吧。”

  “是。”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