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凤谋无疆

凤谋无疆

苏辞镜流琊 著

连载中免费

  古言类小说《凤谋无疆》想象力较丰富,极具新意,风格幽默误诙谐。书中的主人公是苏辞镜流琊,《凤谋无疆》讲述了:有人说,有流琊在的地方,便没有别人的事,还有人说,流琊是黎国的守护神,苏辞镜身为苏家嫡女,就是听不得别人说死对头的好话,几番斗争,却不想成了流琊的新婚妻子……

更新:2020/11/19

在线阅读

  古言类小说《凤谋无疆》想象力较丰富,极具新意,风格幽默误诙谐。书中的主人公是苏辞镜流琊,《凤谋无疆》讲述了:有人说,有流琊在的地方,便没有别人的事,还有人说,流琊是黎国的守护神,苏辞镜身为苏家嫡女,就是听不得别人说死对头的好话,几番斗争,却不想成了流琊的新婚妻子……

免费阅读

  听到这话,霍祁眼中的惊讶就立刻化作了担忧:“你糊涂啊,你怎么能来劫法场呢?更何况,今天监斩的还是流琊......”

  连他都打不过流琊,更何况是苏辞镜。

  她来救他,不等于是送死吗?

  想到这,霍祁就立刻抬手要推苏辞镜:“快,快走,不要管我,只要你能好好的活下去,我就无憾了。”

  可他才刚抬手,负责陪斩的官员的声音便传来了:“来人啊,有人劫法场,快,把这个人给本官抓起来。”

  “抓?”听到这个字,苏辞镜眸中的温情就瞬间化作了冷厉的杀意。

  她抓起匕首,便朝朝他们冲过来的士兵刺了过去,一边进攻还不忘朝霍祁说道:“今日之事因我而起,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离开。

  霍叔叔要是真想让我好好活着,就跟我一起走。

  否则......我今天就陪霍叔叔一起死在这里了。”

  苏辞镜非常清楚霍祁的软肋在哪里,而她的话音落,霍祁脸上的表情果然立刻就变了。

  只听他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真是孩子大了,都会威胁人了。”

  霍祁一脚踩在刽子手掉落的大刀上,脚尖轻轻一挑,大刀便落到了他的手中。

  他是上过战场,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这些普通士兵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大刀一挥,顿时倒下一排,看得负责陪斩的官员大惊失色:“放箭,快放箭,别让他们跑了。”

  放箭?

  苏辞镜想说不要放箭,可话到嘴边,却又哽在了喉头。

  她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让他们不要放箭,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人听吧?

  可一旦放箭......“快走。”不等苏辞镜反应,已经被霍祁一把抓过。

  霍祁一边将她死死的护在身前,一边把手中的大刀挥到了极致,替她挡住铺天盖地的箭雨。

  苏辞镜被霍祁挡着,看不清四周的情形,双眼却硬生生的憋红了。

  因为她根本不用看就能猜到身后是怎样的一副情景。

  她有霍祁护着,但其他人呢?

  他们只能硬生生被射成刺猬,毫无招架与反抗的能力。

  她甚至可以听到他们心中不甘的**,他们曾经可都是这个国家的英雄,可都为这个国家流过血,拼过命啊。

  他们怀揣着一颗颗炙热的心,却在无情的箭雨中化作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谁来为他们伸冤?

  谁来听一听他们的呼喊?

  “唔......”霍祁突然闷哼了一声。

  苏辞镜艰难的扭过头,只见这个曾以为刀枪不入的后背上,现在竟然也插了几根羽箭,仿佛随时可以将这个后背的主人压垮。

  可即便如此,霍祁仍是用手紧紧的护着苏辞镜,哪怕是雨,也不愿意让她淋到一点。

  泪水迅速涌出,而朦胧中,她却看到流琊依旧端坐在原位上,慢条斯理的饮着茶,仿佛就算这里血流成河,也不能引起他丝毫的兴趣。

  流琊......流琊......“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流琊,你的性命我记下了,迟早有一天,我会来收的。”苏辞镜冷声大喊。

  话音落,便抓过霍祁,纵身朝不远处的楼阁飞去。

  听到这话,一直对现场一切无动于衷的流琊,也终于缓缓的抬起了头。

  只见他唇角轻勾,笑得绝代风华:“恭候大驾。”

  “竟然敢威胁公子,来人啊,一定要把他们给我抓住,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陪斩的官员见流琊一笑,险些吓得瘫坐在地上。

  要知道,这位煞神笑,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得到命令,在场所有的士兵几乎是倾巢而出,大有今天没抓住苏辞镜,决不罢休的架势。

  可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马蹄的声音。

  还有人高喊:“着火了,着火了,快救火啊。”

  不过瞬间,场面便乱成了一锅粥。

  百姓们四下逃窜,生怕被乱马踩到,士兵们忙着救火,生怕火势大了,伤及流琊,他们谁也担待不起。

  再无人去管逃离的苏辞镜和霍祁,也再无人去管那些倒在冰冷邢台上的尸体。

  只有流琊的目光始终盯着苏辞镜离去的方向,薄唇轻勾,笑得意味深长。

  只等这抹身影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他才收回目光,朝一旁的暗卫看了过去:“通知守城的人放行。”

  暗卫愣了愣,终是鼓起了勇气:“公子,属下不明白,您为什么不仅不拦着苏辞镜,还要帮她逃走。

  刚刚如果不是您出手,让我们弄那些马和火,就凭苏辞镜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成功带走霍祁。

  更别说是要出城了。”

  “她不能死,至于霍祁......他是个英雄,应该死在战场上,不该以这么屈辱的方式死去。”流琊放下手中的茶杯,目光深邃,眺向远方。

  好半晌才终是又吐出一句:“但我能为他们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希望她自己好自为之吧。”

  ......“你说什么?你看到苏辞镜了?”林娉月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底皆是不可思议。

  “千真万确,虽然她蒙着脸,但是那个身形,那个声音,我敢保证,一定是她。”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笃定说道。

  “苏辞镜还活着,不仅活着,还当着流琊的面劫走了死囚。”林娉月将眼前的情况理了一遍,只觉得眼前昏黑:“怎么会这样,历史明明已经被改变了,为什么......”

  见林娉月的身形有些摇晃,丫鬟就赶紧上前扶住她:“小姐,您别太激动了,您才刚刚重生,身子还没完全缓过来。”

  “小月,苏辞镜没死,历史又重现了。”林娉月在小月的搀扶下坐回椅子上,眸中却依旧带着绝望的惊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前世宫中给苏辞镜下的药效不够,让苏辞镜在被送往军营的时候逃走了。

  苏辞镜逃走以后,皇上震怒,便抓了霍祁将军等一干人冠以叛国之名,想借此泄愤。

  而就在行刑当天,苏辞镜突然出现劫走了霍祁将军......一模一样,前世发生过的事情,今生也发生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