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偏偏撞上你

偏偏撞上你

沈为欢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沈为欢和顾行霈的言情佳作《偏偏撞上你》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A班的顾行霈不出预料能在艺考中取得极好的成绩,而D班的沈为欢打架挑事样样在行,两人本毫无交集,一场意外却让两人互穿身体,而沈为欢和顾行霈被迫开始过起了另一种人生,看高岭之花学霸会和又美又强大姐大谱写怎样的篇章...

更新:2020/12/04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沈为欢和顾行霈的言情佳作《偏偏撞上你》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A班的顾行霈不出预料能在艺考中取得极好的成绩,而D班的沈为欢打架挑事样样在行,两人本毫无交集,一场意外却让两人互穿身体,而沈为欢和顾行霈被迫开始过起了另一种人生,看高岭之花学霸会和又美又强大姐大谱写怎样的篇章...

免费阅读

  没过多久,贺一川就把外卖提了进来。三个人吃完饭,终于到了沈为欢最喜欢的环节。

  “来吧!展示!”沈为欢兴奋地喊了一声,把化妆包拎过来,“化妆!”

  “你准备画什么妆,”贺一川叉着腰,仔细端详顾行霈,一脸不怀好意,“你前天画过的那个六小龄童同款亮片妆不错。”

  “什么六小龄童,”沈为欢忍不住笑了,“明明是人鱼妆啊。”

  “还人鱼,你那天眼角亮晶晶的,和眼屎没擦干净似的。”贺一川一脸不赞同。

  顾行霈被贺一川盯得十分不自在,他总觉得这人要出什么不正常的主意。他回望贺一川:“化妆可以,你出去。”

  “靠,”原本还在傻乐的贺一川听了这话,愣了愣,“为啥不让我看啊?”

  “没有为什么,”顾行霈按住了沈为欢拿眉笔的手,抬头看着她,语气很坚决,“要么让他出去,要么我不化了。”

  顾行霈哪来这么要求?沈为欢捏着眉笔,语气变得烦躁:“你真是个事妈儿,川子早看晚看都得看,你有什么可计较的。”

  “不。”顾行霈冷着脸,吐出一个字。

  贺一川翻了个白眼,捞起桌上的外套走了出去,关门时发出了很大的声响:“我走,我走行了吧!”

  “嘿!”沈为欢目送贺一川离开,都要气疯了,化个妆和要了顾行霈的命似的,她转过头来,把眉笔往桌上一撇,“你丫的别逼我抽你,你是哪家大爷啊,我又给你抄笔记又给你点头哈腰的,你就这德行?”

  顾行霈语气很冷:“至于。”

  顾行霈这态度太差,但眼瞅着快要上课,沈为欢只能先服软:“我错了,大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小的吧。”

  顾行霈的性格是吃软不吃硬,听了沈为欢的话,坚冰似的神情缓和了:“化吧。”

  “得勒。”沈为欢马上点点头,拿起眉笔凑了过来。

  顾行霈觉得这种感觉很新奇。

  沈为欢的指腹在他的眼皮上打转,隔着一层薄薄的眼皮,他能清晰的感知到她手指的热度。

  有点痒,他忍不住颤了颤睫毛。

  “你的手指能使点劲吗?”顾行霈突然说话了,给专心致志的沈为欢吓了一跳,“太痒了。”

  “忍着,”沈为欢对他这个要求挺无语,“这是眼珠子,还要我使点劲,你也不怕给眼珠子戳烂。”

  沈为欢害怕顾行霈没事揉眼睛或者搓脸,给妆搓花就很尴尬了。她简单的勾勒下眉毛,又涂了个大地色眼影,就让顾行霈睁眼挑口红:“选个色吧。”

  顾行霈的目光在桌上的两支外壳一模一样的口红间巡视,有些迷茫:“它俩……有什么区别?”

  “颜色不同,一支浅粉色,一支豆沙色。”沈为欢说。

  果不其然,顾行霈选了直男都爱的浅粉色:“我要这个。”

  “拿着镜子自己涂,”沈为欢扬了扬下巴示意,“学着点,别口红掉了都不会补。”

  “你还想让我在教室涂口红?”顾行霈瞪大了眼,“我一个男生——”

  “……”沈为欢没说话,盯着顾行霈看,顾行霈果然说到一半就卡壳了,他认清了自己扭曲的性别身份,拿起口红,按照轮廓勾勒出唇形,又一点点填充上颜色。

  “涂得很不错啊,”沈为欢挺意外,“我以为你不会呢。”

  “我母亲经常补妆,我看会了。”顾行霈说。

  “那就行。”沈为欢满意地点点头,开始收拾化妆工具。

  两个人走出了三楼教室,回到了各自的班级继续角色扮演。

  沈为欢回班时,正好碰上李秃瓢在训人。

  李秃瓢坐在讲台边,一边拿着张纸抖来抖去,一边挺严肃地和一个女生讲着什么。那女生低着头,从沈为欢的角度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能清晰听见她抽噎的声音,肯定是被骂哭了。

  正值午休时间,为了给这个女生留点面子,大部分同学都识趣的躲了出去,教室里就剩了稀稀拉拉几个人,都低着头盯着手机看,神情非常专注,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认真。

  沈为欢没看见她几个室友的身影,索性决定和其他人一起认真玩手机,结果她刚把手机锁屏打开,就听见李秃瓢叫自己:“行霈,你过来。”

  “啊。”沈为欢应了一声,有点迷惑,这李秃瓢训人还需要个观众捧场吗?

  沈为欢走过去后,李秃瓢也没和她说什么,沈为欢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在女生身边。

  “这些论述题都讲过,你怎么还是答不全?是不是没认真记笔记?基础分丢了,你想靠什么拿名次?”李秃瓢说,“本来高考分就不多,艺考分再低一些,你拿什么上大学?难道要复读吗?”

  李秃瓢的质问五连一出场,女生哭得更凶了,泪珠疯狂往下掉。

  原来是考试没考好啊。沈为欢微微侧头打量这女生,这女生长着一张瓜子脸,脸颊上还带着肉嘟嘟的婴儿肥,两只眼睛圆圆的,特别可爱。李秃瓢简直辣手摧花,这么可爱的妹子也忍心骂。沈为欢在心底叹了口气。不过她也没资格说什么,只能陪着这女生一起挨骂。

  “去,有什么不会的问顾行霈,把笔记补全了。”

  女生抽抽嗒嗒地嗯了一声,接过了李秃瓢手里的卷子。沈为欢连忙带着她,往自己的座位上走。

  “麻烦你了,”女生已经慢慢止住了哭,但还是忍不住抽噎,“我太笨了……”

  “没事没事,你别哭,”沈为欢连忙从包里抽出纸巾递给她,顺便安慰道:“不是你的问题,谁要是一学就会,那还要老师干嘛。”

  女生的卷子就放在桌面上,沈为欢原本想看一眼她叫什么,结果惊奇地发现,这卷子上只有学号,没名字。

  惨了。沈为欢偷偷拿出手机,给顾行霈发消息求助。她大致描述了一下女生的长相,期望顾行霈能懂。

  顾行霈特别靠谱,消息回复得飞快。

  ——徐一涵。

  收到这三个字后,沈为欢注意到微信上方提醒着“对方正在输入……”,但沈为欢盯着对话框看了半天,顾行霈也没再发过来消息。

  沈为欢也没空管他在纠结什么了,眼前的徐一涵妹子还等着改题呢。

  沈为欢昨晚已经替顾行霈记过文化常识,她顺利地摸出了文化常识的笔记,只希望顾行霈是个认真的学霸,能把之前的笔记记得全面一些,要不她也背不出来论述题,只能和妹子一起大眼瞪小眼了。

  顾行霈的字体就是老师最爱的行楷,工整又不失潇洒,看起来赏心悦目。沈为欢看了一眼笔记的厚度,觉得应该是都记下来了。

  “我也没什么可讲的,你自己拿去看吧,”主要是我也不会讲啊,你可别指望我了,自力更生吧。沈为欢把笔记推给徐一涵,故作深沉伟大地说,“我相信你可以的。”

  “谢谢你,”徐一涵接过笔记,睁着一双堪比小兔子的红眼说,“顾行霈你人真是太好了。”

  “诶呦可别给我发好人卡了,”沈为欢冲她乐了乐,“快改吧,快上课了。”

  徐一涵嗯了一声,趴在桌面上认认真真地抄笔记,沈为欢在一旁闲得无聊,就打开朋友圈翻着。

  她的高中同学们大多都没有选择参加艺考,所以高考完了就等于解放了,也不管以后是要复读还是去工地搬砖,至少在分数没公布之前,每个人都撒了欢似的疯玩。她高中同桌刚刚发了一条朋友圈,说是自己闲得抠脚,对了下数学答案,发现自己的选择题奇迹般对了八个,正开心地快要飞起来。

  八个选择题就是四十分,再东拼西凑点,可能就会及格。其他同学纷纷评论,怪他发挥超常,脱离了不及格的大部队,还有个同学说自己在看了他朋友圈之后兴冲冲地也去对了答案,结果选择题就对了三个……

  沈为欢都要被笑死了,她刚准备评论一句666,结果旁边的徐一涵说话了。

  “你的成绩真的好厉害啊,”徐一涵抄完了笔记,抬头拢了拢鬓角的碎发,冲他笑笑,“不像我学什么都慢,还需要你教我。”

  “你不用那么看重成绩,”沈为欢敲着手机,随口回答,“人嘛,开心就好了,考几分那是天命。”

  “成绩怎么不重要呢,”徐一涵愣了下,很快回过神来,以为是在安慰她,“你就会安慰我。但是没有分数就没有好大学,没有好大学就没有好工作……”

  从顾行霈到徐一涵,沈为欢发现他们对学习都抱有一种虔诚的态度。

  他们朝着自己的目标笃定前进,认为自己总有一天会抵达梦想。但沈为欢不会选择这种刻苦的人生,她闲散惯了,实在是学不会努力刻苦。

  “你的嘴破皮了,”沈为欢懒得听唠叨,索性打断了徐一涵的话,从兜里摸出一支润唇膏,“涂一涂吧。”

  徐一涵用手指碰了一下嘴唇,看见手指上有点点血迹,不好意思地接了过去:“谢谢你。”

  “你怎么会带润唇膏啊?这是给沈为欢买的吧,”徐一涵嘴上这么说,但手里一直攥着那支润唇膏没放,“我用了她的唇膏,她知道了会误会吧?”

  沈为欢愣了愣,才说了一句没事。她不知道为什么徐一涵也觉得自己和顾行霈在交往,但是现在说什么也都是越描越黑,等身体换回来,两个人不联系了,估计流言也就散了。索性就不解释了。

  不过等徐一涵拿着小镜子,乐滋滋地涂着的时候,沈为欢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不是吧!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像绿茶语录呢?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