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漫漫深情藏岁月

漫漫深情藏岁月

顾心悦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你提供主角是顾心悦和陆择城的短篇虐心佳作《漫漫深情藏岁月》虽已完结但已受到无数好评,小说讲的是顾心悦曾经奋不顾身爱着陆择城,明知这场爱恋是飞蛾扑火,可顾心悦还是如愿嫁给陆择城,她本以为能用真心感化陆择城,可没想到他为了别的女人要了顾心悦一颗肾....

更新:2020/12/04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你提供主角是顾心悦和陆择城的短篇虐心佳作《漫漫深情藏岁月》虽已完结但已受到无数好评,小说讲的是顾心悦曾经奋不顾身爱着陆择城,明知这场爱恋是飞蛾扑火,可顾心悦还是如愿嫁给陆择城,她本以为能用真心感化陆择城,可没想到他为了别的女人要了顾心悦一颗肾....

免费阅读

  顾心悦眼前一黑,再睁眼时,老了十岁的舅舅对她说:“悦悦,你得长大了。”

  听到这话,她鼻子泛酸,却忍住没哭。

  舅舅帮她办了父母的丧事,只是舅妈不太乐意,顾心悦拒绝舅舅的银行卡,最终独自撑起这个家。

  再回到Z城,顾心悦人瘦了一圈,两眼青黑,并且一无所有。

  她一下高铁,就回了她住了五年的“家”。

  可笑的婚房。

  顾心悦没有预想中的愤怒,在厨房忙了一下午,做了一桌菜,最后炖猪蹄汤时,顾心悦给陆择城打微|信语音通话。

  出乎意料,陆择城秒接,“悦悦,等你很久了。”

  这个昵称从陆择城嘴里蹦出来,她觉得恶心!

  但她忍了忍,“你回来,我跟你谈离婚。”

  那边传来了一阵轻笑,“好。”

  半个小时。

  猪蹄汤好了。

  陆择城开门。

  循着香味走到餐厅,陆择城单手抵在门框,看着顾心悦似笑非笑,“最后的晚餐?”

  顾心悦推了推拟好打印出的离婚协议,疲倦而平静,“陆择城,你看看,愿不愿意签字。”

  捞起薄薄的离婚协议,陆择城一目十行,果然看到这个女人要陆丞丞的条款。

  在她冷淡的目光下,他撕碎了协议:“悦悦,你现在一无所有,丞丞跟我,才能好好的。离婚么,早晚的事。”

  他洗过手,坐在餐桌前,尝了一口葱油鱼,齿颊留香。

  放下筷子,他脸上仍挂着生意的笑,“冲你这顿饭,我可以分你点钱。”

  “是吗?”顾心悦站起,幽幽走到他身边,“你要给我多少钱?”

  陆择城想着她终究是贪婪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莴笋,细细咀嚼,想吊着她。

  突然,脖子涌上凉意。

  利刃反射的光,刺了他一下。

  他正要放下筷子,顾心悦用力抵上:“别动!再动,我们就一起死!”

  喉咙处传来刺痒的疼,陆择城惜命,嘴上讨饶,“悦悦,你别冲动,有事好商量……”

  “你别喊我这个名字!”顾心悦激动。

  一听到“悦悦”,她就想起母亲的质问,母亲到死,都不相信她是清白的。

  陆择城闻到血腥味,变得慌张,“顾心悦,你想要什么?丞丞?”

  “是!”顾心悦抽出另一份离婚协议,“你签字。”

  原来她最在意的,还是陆丞丞。

  陆择城忽然同情她。

  他缓慢地呼吸着,残酷地说:“顾心悦,其实,陆丞丞不是你的儿子。”

  顾心悦根本不信,“我给你三分钟,你再耍花样,我不介意杀了你坐牢。”

  “澜澜就在车里等我,不如你的三分钟,让她进来。”陆择城摸了摸钢笔,语调残忍,“让你死心。”

  顾心悦左手勒住他胸口,右手拿匕首抵着他喉咙。

  生死不过一念间。

  说三分钟,就三分钟。

  她看到他给景澜发微|信,没关注内容,只时刻提防,怕他反击。

  发送成功,

  陆择城一改怕死的模样,胜券在握般,等景澜进来。

  景澜跑进来,见陆择城流血,心疼得不行,气都没喘匀就骂,“顾心悦,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要对阿钦做什么!”

  顾心悦面无表情,“你还有十秒钟。”

  “你个疯子。”

  骂归骂,景澜还是把两份亲子鉴定摊开,远远地推到顾心悦眼皮子底下。

  陆丞丞与景澜。

  陆丞丞与陆择城。

  是母子。

  是父子。

  顾心悦提取了关键信息。

  所以,陆丞丞是景澜和陆择城的孩子?

  她为陆丞丞失去一切。

  可到头来,陆丞丞竟是破坏她家庭,小三的孩子?

  顾心悦肝胆俱裂:“那我的孩子呢?”

  我九死一生,生下的孩子呢?

  趁顾心悦激动,陆择城拧开她的手腕,“咣当”,匕首顺势落地。

  “不准走!”顾心悦拼尽全力,死死抓住陆择城的手。

  陆择城怒喝,“你放开我!”

  对上顾心悦眼中诡异的光,来不及深想,就听到景澜的尖叫声。

  “着火了!”

  烟熏火燎的火灾现场,顾心悦一动不动,扣紧陆择城的手不松半分,难得对他露出笑容:“陆择城,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她笑起来很好看,瞬间将陆择城拉回了美好的学生时代。

  他想,其实,他也是喜欢顾心悦的。

  漂亮,喜欢他,崇拜他。

  还嫁给了他。

  可现在,她要跟他一起死。

  景澜捂住口鼻,冲过去想要拉开顾心悦,反而被顾心悦踹倒在地,伤口似乎又裂开了。

  陆择城被浓烟熏得双眼通红,咳嗽:“澜澜,你先走!别管我!”

  临死,都要保护景澜。

  顾心悦眼睛疼,心脏疼,不是因为火势逼人,而是这么些年,所爱非人。

  恍惚间,她看到,景澜踉踉跄跄逃出餐厅。

  陆择城一直挣扎,她死死握住他的手腕。

  直到,最后一丝力气殆尽。

  ***顾心悦醒来后,有些懵。

  昏迷前的记忆袭来。

  陆择城害死她的父母,她给他过机会,要是他愿意把陆丞丞给她,她就告诉他,她在书房点了一把火。

  可陆择城非但没有把陆丞丞给她,还用两份亲子鉴定告诉他,陆丞丞根本不是她拼了命生下的儿子,是陆择城和景澜的孩子。

  她祈祷那场火不曾熄灭。

  果然,成了熊熊烈火。

  她以为她不会再醒来。

  既然她醒了,那陆择城呢?

  想到陆择城可能活着,她心气不顺,剧烈地咳嗽着。

  卧室门被推开。

  进来的男人人高腿长,气质卓然,有些眼熟。

  傅谨安的父亲。

  她扯着发痛的喉咙:“傅先生?”

  傅时渊沉着脸“嗯”了一声,走近她,倾身,大掌落在她光洁的额头,“烧退了。”

  脸上风雨稍霁。

  顾心悦不自然地别开脸,“傅先生,谢谢你救了我。陆择城和景澜呢?”

  傅时渊坐在床边,双眼深邃似海,“不说他们,说你。”

  “什么?”

  顾心悦错愕,她和这位傅先生不过泛泛之交。

  有什么可说的。

  要不是她全身没力气,她早就甩脸走人。

  傅时渊耐性好极:“你是谨安的母亲。”

  生怕她不信,傅时渊将做的亲子鉴定递给顾心悦。

  顾心悦觉得人生很荒唐。

  三份亲子鉴定。

  她养了四年多的儿子,就从陆丞丞变成了傅谨安。

  傅时渊察觉她神色苍白,只当她在消化。

  他说:“当年陆择城为了求我给他一个项目,在你们新婚夜,把穿着新娘礼服的你,送到了我的床上。我本不近女色,但那天我喝多了酒。后来我发现被算计了,只好给他项目和资金。我无意破坏你们的婚姻,所以我当这件事没发生。

  傅谨安出生后,陆择城又把孩子孩子给我,让我投资。我发现傅谨安确实是我的骨肉,我领下孩子,答应傅谨安的要求。这些年,陆择城生意起来,偶尔找我,我虽然烦,但是觉得你给了我谨安,我帮陆择城也是应该的。

  如果不是傅谨安那么想要妈妈,我不会注意你,也不会被陆择城说动。那次在酒店,是我伤害了你,抱歉。但你也出言伤我,对不起,我不是圣人。

  这场火灾,我救出了你,也调查了你。你的癌症是误诊,你忙着被陆择城伤害,没有查收医院的信件。我知道,即使你是健康的,也过得很不幸福,所以,你嫁给我吧,你当谨安的妈妈。他需要妈妈。”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