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妃入人间是清欢

妃入人间是清欢

冷清欢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冷清欢和慕容麒的穿越古言佳作《妃入人间是清欢》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冷清欢是21世纪天才神医,意外穿越到古代便给战神慕容麒王爷戴了绿帽子,肚子里还怀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此后冷清欢每天在慕容麒发火边缘小心生存....

更新:2020/12/06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冷清欢和慕容麒的穿越古言佳作《妃入人间是清欢》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冷清欢是21世纪天才神医,意外穿越到古代便给战神慕容麒王爷戴了绿帽子,肚子里还怀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此后冷清欢每天在慕容麒发火边缘小心生存....

免费阅读

  冷清欢身子虚弱,睡得极是香沉,只是因为心口的伤仍旧隐隐作痛,所以脑海里光怪陆离,做着十分怪诞的梦。

  她梦到,那次与慕容麒怦然心动的初见。

  半月前的相府,自己与冷清琅在后院的廊桥上相遇,冷清琅如往常那般,对着自己冷嘲热讽,恶语相向。自从母亲病逝,哥哥重病,自己在相府里无依无靠,面对着冷清琅的挑衅,大多都是忍气吞声。

  冷清琅不依不饶,拦住她的去路,抬手就去撕扯她的领口:“一个乡下里长大的野丫头,不知廉耻与规矩,怕是早就跟别的野男人厮混过,还在我的跟前装什么清高!今日我就给你验验身,看看你的赤莲守宫还在不在?”

  她大吃一惊,唯恐被冷清琅知悉自己的秘密,惊慌失措地伸手去挡。

  冷清琅一连后退两步,一声惊呼,直接身子后仰栽进了桥下的锦鲤池中。

  知秋惊恐地呼救:“救命啊,大小姐推二小姐落水了!”

  冷清琅在水里沉浮,衣衫半褪,露出圆润的香肩与胸前一片白皙。冷家女儿独有的赤莲守宫经过水的润泽更加红艳醒目。

  一道隽秀英挺的身影犹如展翅惊鸿,从水面之上疾掠而过,将冷清琅从水里捞出来,稳稳当当地落在廊桥之上。一双暗沉的眸子扫过冷清琅凌乱的领口,解下shen上披风,帮她裹在身上。

  冷清琅弱不胜衣的身子软绵绵地靠在他的臂弯里,似乎是被抽离了骨头,细碎地低喃了一声:“麒王爷”

  这个犹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的男子就是慕容麒,这就是两人的第一次相见。

  父亲从后面一溜小跑赶过来,不问情由,上前就狠狠地给了冷清欢一个耳光:“毒妇!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下得去手!还不跪下!”

  面对着怒火滔天的父亲,冷清欢捂着火辣辣的半侧脸颊,感觉眸子里有委屈的泪意上涌:“我没有,是她无礼在先,我只是顺手挡了一下。”

  “不知悔改,还要狡辩,适才父亲与麒王爷看得清清楚楚。你个不肖之女,还不赶紧向着妹妹认罪?求麒王殿下谅解。”

  冷清琅浑身透湿,身子都在轻轻地战栗,一脸的委曲求全:“是女儿自己不够小心,父亲,你不要责罚姐姐了。”

  慕容麒扭过脸,一双清冷暗沉的眸子猛然向着冷清欢望过来,脸上充满着对她的厌恶:“嚣张跋扈,刁蛮狠毒,右相大人,她应当不会就是贵府的大小姐吧?怎么与你在太后跟前所言大相径庭呢?”

  父亲面色有点尴尬:“是下官管教不力,这就命府里的管教嬷嬷好生教导她规矩。”

  “不必了!”慕容麒声音冰冷如刀:“贵府嫡长女太过骄纵,本王消受不起。这就进宫向着我父皇与皇祖母请旨,取消我们二人之间的婚约。”

  父亲大惊失色:“麒王殿下,这......”

  慕容麒低头看一眼怀里楚楚可怜的冷清琅:“同时,本王也会请旨,求娶二小姐为我麒王府王妃。”

  冷清欢身子一振,虽然满腹委屈,却又如释重负,并未多言,低垂了眸子。从她遭遇了尼庵那场噩梦开始,慕容麒就已经是她遥不可及的星辰。

  父亲面色稍霁,然后一抹喜色悄然浮上眼睛里:“小女能得麒王殿下青睐,是她的福分。”

  慕容麒鼻端一声冷哼:“不过,也请右相大人好生管教你府上这位大小姐,本王不希望,我未来的王妃再如今日这般,无缘无故受人欺凌。”

  冷清欢轻轻地咬了咬下唇,眸子里摇摇欲坠的眼泪再也承受不住,滚落下来。泪光朦胧里,她看到冷清琅被慕容麒小心呵护着扬长而去,临走时,留给她一抹阴谋得逞的得意之色。

  冷清欢从噩梦里醒过来,一声苦笑,心口痛得厉害,一面是因为旧伤,另一面是因为原主的遭遇,她感同身受,心如针扎。

  父亲不喜,姨娘陷害,庶妹横刀夺爱,原主即便香消玉殒,想必也有不甘的怨念滞留在体内。

  兜兜听到屋子里的动静,轻轻地走进来:“小姐,你醒了?伤好点没有?”

  冷清欢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是日落黄昏,有夕阳的光透过澹白色窗纱铺展进来,给条案上的羊脂玉花瓶镀上一层金色。

  “好多了。”

  她抬起脸,眼尖地看到,兜兜的眼睛红红的,就像是只兔子。

  “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兜兜隐忍着摇摇头:“没有,迷眼了。”

  “说实话!”

  兜兜抬脸,还没有开口呢,不要钱的泪珠子先噼里啪啦地落下来:“王府的人简直欺人太甚了,适才我去厨房,想让她们给小姐你煮点肉糜粥,谁知道竟然被揶揄了一顿。那小灶上分明炖着汤盅,还温着花雕酒,她们说已经封火了,要吃饭就要等到晚间。”

  冷清欢听她提起,也觉得饥肠辘辘,好像自从昨日上了花轿,一直到现在,还是水米未粘牙呢。她回宫时也错过了午膳的时辰,兜兜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自己,肯定也没有吃饭。

  她拽着兜兜的手,拉到自己跟前,帮她将脸蛋上的眼泪擦了去:“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了。无论到哪里都少不得狗眼看人低的奴才,咱犯不着跟他们生闷气。告诉你家小姐我,我替你做主就是。王爷呢?”

  兜兜很清楚自家小姐现在这尴尬的处境,将头摇得就像拨浪鼓:“奴婢不委屈,小姐您千万别去找王爷。”

  冷清欢趿拉着鞋子下地:“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不自量力。他人呢?”

  “厨房里早早地备了酒席,肯定是在二小姐的院子里呗。”

  不说倒是忘了,昨夜里慕容麒没有吃到荤腥,今儿肯定是迫不及待地寻冷清琅享受洞房花烛去了。

  她用一根玉簪将及腰长发松松垮垮地绾起来:“我的嫁妆单子可在你的手里?”

  兜兜摇摇头:“王妈攥着呢,小姐若是需要,奴婢这就去向王妈讨过来。只是进府之后就没见过她。”

  “你怕是讨不回来了。以后防着点王妈,她跟咱们已经不是一条心了。”

  兜兜有点不明白自家小姐话里的意思:“为什么?”

  冷清欢深吸了一口气:“当初在南山尼庵里,令我神志不清的迷香就是王妈交给我的,而且,我出事的时候,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才会给人可乘之机。”

  兜兜气愤地咬着牙:“小姐您对她这么好,真是狼心狗肺。她若是敢回来,奴婢拿棍子将她打出去。”

  冷清欢轻轻地摇摇头,转身往外走:“赶走做什么?我这不是正要去请她回来么?留着还有用处。”

  “您这是去哪?”兜兜有点纳闷,不放心地跟上:“您还有伤呢。”

  “去闹洞房啊。”冷清欢头也不回地答。

  兜兜跟在身后吓了一大跳,自家小姐是不是睡懵了?麒王爷那一身骇人的杀气,一看就是草菅人命的主儿,小姐不想方设法地躲着,怎么还往跟前凑呢?尤其还是王爷跟他小老婆你侬我侬的时候,简直要了命啊。

  她哆哆嗦嗦地追上去,手脚发软,说话都不利落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