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师亦笙墨褚时小说

师亦笙墨褚时小说

东泽长宫主 著

完本免费

  故事递为您提供东泽长宫主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浮华未央不堪拾》,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墨褚时师亦笙,主要讲述的是十年倾慕,师亦笙终于如愿嫁给了墨褚时为妻,她本以为从此以后能和他举案齐眉,携手终老,可这个男人却灭了她的国,杀了她的父母,他们之间隔着血海深仇,终究是回不去了...

更新:2020/12/06

在线阅读

  故事递为您提供东泽长宫主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浮华未央不堪拾》,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墨褚时师亦笙,主要讲述的是十年倾慕,师亦笙终于如愿嫁给了墨褚时为妻,她本以为从此以后能和他举案齐眉,携手终老,可这个男人却灭了她的国,杀了她的父母,他们之间隔着血海深仇,终究是回不去了...

免费阅读

  一旁看好戏的老 鸨脸色一变,虽然皇上允许羞辱皇后,可要是真的出了人命,她可担待不起,急忙试探了一下,还有一缕气息,大叫,“护卫,护卫,皇后要死了,快,快送回皇宫去,这是皇后娘娘自个儿弄的,与我们宜春院无关啊。”

  侍卫冲了进来,擦着汗把师亦笙带走,皇上原本吩咐他们守着的,只是方才有两个貌美的妓 女将他二人撺掇到一个偏院去了。

  一个戴斗笠的身影从一角转出来,往老 鸨手中塞了一把银票,美眸咄咄逼人,“立刻按照我说的去做。”

  墨褚时看着抬回来的人,眸子已经没有了神光,鲜血糊了满嘴,而衣衫被撕扯得凌乱,浑不避体,上面还有一些被蹂 躏的痕迹,眸子一下子变得森冷吓人,手指不经意地颤抖了一下,迅速从软榻旁取剑,那两名护卫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斩杀在地,“扔到乱葬岗。”

  师亦笙还是被抢救了过来,手上微微一痛,她睁开眸子,不由得愣了一下,榻边是一个熟悉的青衣人影,温润俊美的面颜上,眼皮低垂着,在专注地为她行针灸。

  “庭羽,是你么?”她眼眶一热,舌头笨拙不灵,一开口疼得厉害。

  他曾是风国有名的院判,风国亡了,他也投靠了大擎么?

  洛庭羽取了针,看着她,带过一丝怜疼,“皇上吩咐臣下为娘娘接舌,可治手却是臣下私自所为,还望娘娘守口如瓶,切勿惹恼了皇上。”

  师亦笙动了一下手,果然灵活了一些,心情却复杂,“以你的性子,怎么会愿意到大擎来,你是为了我,对不对?”

  他曾说过,对她倾慕,愿意永生追随,可是她又能给他什么呢?

  “臣下隔五天来为娘娘针灸一次,约莫半年,娘娘的手便会痊愈,这是补体的方子,娘娘体虚,每日不要耽搁了。”

  洛庭羽回避她的问话,将一夜写了数行字的信纸推到她身前,提起箱子,拱手,“臣下,告退。”

  那清眸中掠过一抹痛惜,转而被隐藏,他们寄人篱下,稍有不慎便是杀头之祸,一切都得小心翼翼。

  匆匆离开,却没有注意到,后院的一个转角处,站了一个人影,将一切都听到了耳里,神色已经弥布杀意。

  墨褚时冷着眸子闯入房间,伸手掐住师亦笙的颈部,将她拽到怀中,“是不是昨晚上没有被乞丐上够,还要和野男人私通啊,嗯?”

  师亦笙艰难地喘着气,舌头传来一阵难以承受的生疼,她痛苦地摇头,极力地想要摆脱他,“没,没有……”

  “呵,宜春院传出消息,昨夜皇后娘娘不但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和十个乞丐玩得很快乐,今日又和野男人卿卿我我,师亦笙,朕竟不知道,你可以淫贱到这样的地步,如今天下都在看你的笑话,你满意了么?”

  她的舌头,原来是放纵过度被咬断的。

  他让护卫盯梢着,不过是为了吓吓她,让她领受他母妃当初的无助和恐惧,他还以为,昨夜她宁死不屈地要自决,却不料……

  墨褚时手一用力,师亦笙两眼翻白,差一点背过气去,她没有想到宜春院竟然也来暗算她,就算她猜到是谁动的手脚,可又有什么用?他对她,从他母妃死去的那一天,就埋下了不信任的种子。

  她闭上了眼睛,等死。

  如今,她也是洗不清了,还不如求一个解脱,一了百了。

  察觉到她的意图,墨褚时慢慢松开了手,附在她的耳边,“你以为,朕会这么轻易让你死掉么,你死了,朕的母妃,岂不是不得安宁?既然你这样贱,不如让朕好好满足你。”

  一把撕开她身上的粗布麻衣,利落地侵入到她的体内,粗暴地撞击了起来,师亦笙任他摆弄着,脸上的神情已经麻木,声音细若蚊蝇,“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你知道所有的真相,如果那一天,我已经不在,你可会有一丝悔恨……”

  她多么希望这一天到来,她多么希望看到他懊恼愧疚的样子。

  “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朕告诉你,你说什么,朕都不会相信。”想到她和乞丐……还有方才的对话,墨褚时心中燃烧着熊熊烈火,更是凶猛地蹂 躏她的身子,师亦笙还没有支持到最后便晕厥了过去。

  “褚时哥哥,这是笙儿为你绣的鸳鸯帕,你可要藏好一些,不要被父皇知道。”

  她将一面小帕子塞到他的手心里,浅笑嫣然,狡黠地眨眨眼。

  紫荆花从他们身畔纷纷落下,那白衣俊美的少年看着她,攥紧了帕子,眼眸越来越深,忽然将她拥入怀中,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她战战兢兢地回应,仿佛一只小鹿,生涩又甜蜜。

  那一年,他十五岁,她十三岁,正是情窦初开时。

  场景一换,那张变得棱角分明的脸凝上一层冷霜,逼近她的眉眼,“师亦笙,我要你偿命!”

  师亦笙一下子坐了起来,一摸额头上都是冷汗。

  鼻尖飘来一阵浓香,她看到小桌子上摆满了菜,每一道都有一半碎肉,身子不由得一颤,扭开脸,怒声道,“敛秋,不是说了,吃的只要素的吗?”

  “娘娘,这是皇上让送来的,奴婢求了,可是……”

  师亦笙看到敛秋脸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鞭痕,知道自己口头重了,用洛庭羽留下的金疮药为她涂上,涩然道,“外头阳光正好,你扶我出去走走。”

  才出了门,张公公便从大门走了进来,直直地站着她面前,倨傲地道,“皇上说了,雪妃娘娘受到惊吓,现在还心神不宁,需要皇后娘娘到诩姝殿下跪赔罪,皇后,请吧。”

  师亦笙抬头,眯起了眼眸,阳光很暖,可她的身子却是凉的,自顾自一笑,便扶着敛秋的手去。

  在诩姝殿前跪下,里头传来墨褚时的低声软语,她咬紧了齿关,拼命地,想要摒弃一切神识。

  身心一阵疲倦,口中不时发苦,好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一切,如果可以解脱,那真是太好,太好了。

  墨褚时揽着苏清婉的身子出来,目光凉凉地落在师亦笙的身上,带着嫌恶,“婉儿,朕看这个歹毒的女人你也不要急着原谅,让她长长教训才好。”

  苏清婉娇柔地靠着墨褚时的胸膛,脸上还带着胆战的神色,眼波冷波流转,含狠带讽,“既然皇上这样说,为了后宫和平,立一个惩戒,妹妹就只好委屈姐姐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