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季嘉言墨清澜小说

季嘉言墨清澜小说

西米鹿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季嘉言和墨清澜的总裁言情佳作《墨少你认错老婆啦》又名《真婚假意:宠你上了瘾》,是由作家西米鹿所写,小说讲的是墨清澜被青梅竹马和姐姐陷害痛失爱子,当她想要逃离这座令人伤心的城市时,却被腹黑霸总季嘉言折断双翼牢牢禁锢身边....

更新:2021/01/07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季嘉言和墨清澜的总裁言情佳作《墨少你认错老婆啦》又名《真婚假意:宠你上了瘾》,是由作家西米鹿所写,小说讲的是墨清澜被青梅竹马和姐姐陷害痛失爱子,当她想要逃离这座令人伤心的城市时,却被腹黑霸总季嘉言折断双翼牢牢禁锢身边....

免费阅读

  季嘉言被墨清澜看管了起来,确切的来说,她是被强行留在了医院,住着单人间的贵宾病房,每天都有医生和护士来检查她的身体,根据她的身体情况,专门为她配置营养餐。

  她每天都在不安中度过,心想着,墨清澜该不会是想把她养好了之后,再送去监狱里受尽折磨吧?

  跟季嘉言比起来,每天都有专人细心检查,付嘉宁那边可就冷清极了。

  付嘉宁看着每天都有医生和护士进出季嘉言的病房,心中不知有多气愤,她真想在季嘉言每天的饮食中下毒,让她早些下地狱!

  可这里是墨清澜名下的医院,到处都是他的手下,她想找季嘉言的麻烦都不行!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付万禄一脸富态的走了进来,“嘉宁,今天身体有没有不舒服,你这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我们手里的筹码,不能怠慢啊!”

  “爸,你没看我这里有多冷清吗?季嘉言那个jian、人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让清澜安排了医生和护士去照顾她!我这里却一个人都没有!”付嘉宁妒忌的说道,她原本以为有了孩子,墨清澜就会顾及自己一些,现在看来,他压根就不关心!

  付万禄眉头一拧,口中咒骂了一声,“这该死的丫头,总是坏我的好事!她还有脸在医院呆着!”

  他在房间里走了两步,自语道,“不行,不能让她继续留在S市了!”

  “就是啊,她再待下去,不是在害我们吗?爸,那天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她就要告发我们的计划了,不能再让她靠近清澜了!”付嘉宁添油加醋的说道,她现在不能亲自动手,让付万禄去处理,才是最明智的。

  付嘉宁带着付万禄来到季嘉言的病房,看着他进了病房,自己躲在一旁,心中幸灾乐祸的想,这次就算赶不走季嘉言,也够她喝一壶的了!

  季嘉言还在想如何逃出医院,但墨清澜似乎已经摸清了自己的心思,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着她,让她一点逃出去的机会都没有!

  忽然,病房的门被人粗暴的推开,发出了巨响。

  季嘉言的心脏微微一颤,转过脑袋,就见付万禄一脸怒意的走了进来,神情一下子紧张起来。

  她看着付万禄向自己走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张口喊他“爸爸”,脸颊上就传来了一阵疼痛,脑袋被他的巴掌打的发懵,口中也涌出了些许的血腥味。

  “你是什么人,赶紧出去!”在病房里看护季嘉言的小护士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呆了,她回过神,厉声对付万禄说道。

  “我管教自己的女儿,跟你有什么关系?滚出去!”付万禄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将小护士一把推了出去。

  小护士在门外急的拍门,心急的去找了保安,又给墨清澜打电话去了。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来管教我?!这些年,你根本就没有关心过我,我还算是你的女儿吗?!”季嘉言回过神来,眼中涌动着对付万禄的失望和失落。

  她曾经还单纯的想着,付万禄见到自己时,应该也会开心的接纳自己,她以为自己跟付嘉宁是一样的,同样是他的女人,同样可以得到他的爱和照顾,可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季嘉言刚才在看到他的时候,心中还存有一线希望,以为他是来看望自己的,可她等到的,不过是他的一巴掌而已!

  “你在乡下好好的待着,我还不会对你怎么样,谁教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给我惹出这么大的乱子来!要不是嘉宁替你揽下来,我们一家都得因为你遭殃!你现在还敢去告状,我看你就是不知好歹,存心想跟我过不去!”付万禄是从心里看不起季嘉言的,要是让别人知道,他还有个乡下长大的女儿,岂不是要被别人狠狠嘲笑!

  季嘉言的眼中满是对他的讥诮,她擦去脸颊上的眼泪,被打的一边还泛着疼痛,一碰就是一阵阵的刺痛。

  “原来人可以不要脸到颠倒黑白的地步,我惹的祸,就是跟阿清互相喜欢吗?喜欢一个人,也是罪大恶极的事情吗?你们编织的谎言和陷阱,无非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真是让我恶心!”季嘉言从前想着让付万禄接受自己,才会处处唯唯诺诺,现在终于看清了他贪婪的嘴脸,一股脑的就将心中的斥责宣泄了出来。

  付万禄被她说的脸色泛红,指着她的脸,气呼呼的说道,“你这个不孝女,我看你是欠管教,你赶紧给我滚回乡下去,不然我打死你!”

  他说完,抄起一旁的杯子就向季嘉言的脑袋砸去!

  季嘉言下意识的捂着脑袋,紧闭着眼睛,等待着疼痛落在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上,但周遭忽而没了动静,她战战兢兢的抬起头,就见到墨清澜扼住了付万禄的胳膊,脸色冷清。

  “你刚才说,让谁滚?”

  付万禄的胳膊被墨清澜拧到了身后,他这样养尊处优惯了的人,被人这么粗博的对待,骨头都要被拧的变形了。

  他惨叫了起来,连手上的杯子也拿不准,应声碎裂在地上。

  “墨,墨少?”付万禄的额头冒出了冷汗,他这老胳膊老腿,压根就经不起墨清澜的摧残,更何况,现在还处于盛怒中的墨清澜,只要他再使点劲,这条胳膊就废了。

  他身后的保镖面面相觑,这是他们第二次见到墨少出手了,为的都是病房里的那个女人。

  “我在问你,刚才叫谁滚?!”墨清澜的双眼带着嗜血的野性,他看着付万禄的眼神,就像在看着一只蝼蚁,只要他抬起脚,轻轻的一踩,就能把他碾死!

  季嘉言看着付万禄被墨清澜轻而易举的制住,在面对墨清澜的时候,付万禄的气焰完全被打压了下来,哪里还有刚才的威风?

  “清澜,你这是在做什么啊?”付嘉宁从病房外跑了进来,她在外面看到墨清澜气势汹汹的进了病房,心中就有不好的预感。

  她看着付万禄的手扭曲的被拧到背后,拉着墨清澜的手,急切的说道,“清澜,我爸爸年纪大了,经不起你这么大的手劲啊,他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发这么大的火?”

  墨清澜看着付嘉宁触碰自己的手,嫌恶的甩开,松开了对付万禄的桎梏。

  “爸,你的手没事吧?”付嘉宁气冲冲的看着季嘉言,“你到底想干什么?总是阴魂不散的纠缠清澜,现在还想害我爸爸,你是不是想要我们家破人亡,才肯罢休?”

  “现在是你们闯进我的病房,居然问我想做什么?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们才能做一家人了。”季嘉言后面的话说的很轻,似乎是在说服自己,给自己一个失望的理由。

  她已经对他们心如死灰,既然他们压根不在乎她的死活,那她也不必再执着于认回父亲和姐姐了。

  付嘉宁瞪了她一眼,扶着付万禄就要离开,却被墨清澜的保镖给拦了下来,她神情一愣,转身见墨清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不由得心虚起来。

  刚才被付万禄赶出去的小护士被带了进来,她忐忑的看着病房里的人,生怕墨清澜会责怪自己的失职,赶紧说道,“对不起,墨少,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而且,他还说自己是季小姐的父亲……”

  付万禄的脸色立刻又白了几分,刚才他怒火中烧,根本没想这么多,这下被人抓住把柄了!

  他心虚的冲着小护士大声道,“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是她的父亲了?我只有一个女儿!”

  小护士被他吼得心惊肉跳,但怯怯的反驳道,“你刚才说要管教自己的女儿,这里就季小姐一个人,难道你还能看见鬼不成!”

  “够了!”墨清澜皱起眉头,他看见季嘉言的双眼黯淡了下来,但脸上仍然强撑着平静,这种难受又不宣泄出来,反而还要遮遮掩掩的情绪,让她的表情僵滞着,空洞不已。

  季嘉言的心早就已经被付万禄和付嘉宁戳烂了,可听见他斩钉截铁的否认自己的存在时,她还是会不自觉的感觉到痛楚。

  “既然是故意来找事,那我也不必客气了。”墨清澜突然勾了勾嘴角,冷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但那双眼睛仍然没有温度,一片凉意。

  付万禄还没来得及理解他话中的意思,就被两名保镖按住了,他受伤的胳膊再一次受到重创,一声惨叫从他的口中发出。

  “清澜,你要对我爸做什么?”付嘉宁被拉到了一边,她紧张万分的看着墨清澜,根本无法挣开保镖的桎梏。

  “这里是墨氏名下的医院,我不能让人坏了墨家的名声!把人教训一顿,再送去警局!”墨清澜一声令下,保镖就押着付万禄往外走去,吓得他哇哇大叫起来。

  “墨少,墨少,我不是故意找事……他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女儿!”付万禄被吓瘫了,他这么大年纪,可经不起一顿爆揍!

  季嘉言苦笑了起来,原来在付万禄要遭殃的时候,她才有存在的价值吗?在他的心里,自己不过是一面挡箭牌而已吧。

  “病人家属也不能例外!”墨清澜十分讨厌看到季嘉言垂头丧气的样子,连带的他心情也不爽了起来,把气都撒在了付万禄的头上。

  付万禄被拖出了病房,付嘉宁又恨又气,怒气攻心,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被人抬了出去。

  季嘉言的脑袋低垂着,蓦地,她的下颚被人抬了起来,那指尖的温度触碰到她的皮肤,激起她的一阵酥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