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方植方蘅小说

方植方蘅小说

苍茫踏雪行 著

连载中免费

  知名作者苍茫踏雪行所编写的小说《每次重生都在仇人身下醒来》,堪称古言佳作之一,也是围绕方植、方蘅二人所展开的经典之作,小说目前已经正式完结了,有甜有虐的故事情节也是牢牢吸引了读者们的眼球,故事梗概:方植背着通敌叛国的罪名,死在了征战而回的路上。方蘅为求能令方植获得重生的一线生机,不得不封存了记忆一次次去攻略血海仇人沈庭,去俘虏他为她献上真心。但每一次,每一次,方蘅,都爱上了方植。她永远会爱上方植,不论何时何地,不论她记不记得他们的过往。

更新:2021/03/17

在线阅读

  知名作者苍茫踏雪行所编写的小说《每次重生都在仇人身下醒来》,堪称古言佳作之一,也是围绕方植、方蘅二人所展开的经典之作,小说目前已经正式完结了,有甜有虐的故事情节也是牢牢吸引了读者们的眼球,故事梗概:方植背着通敌叛国的罪名,死在了征战而回的路上。方蘅为求能令方植获得重生的一线生机,不得不封存了记忆一次次去攻略血海仇人沈庭,去俘虏他为她献上真心。但每一次,每一次,方蘅,都爱上了方植。她永远会爱上方植,不论何时何地,不论她记不记得他们的过往。

免费阅读

  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

  被沈庭的大军围堵追捕了三日,方蘅惶惶如丧家之犬,无根之萍,一袭淡青素裙也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夜色黑沉,浓云渐重,月色缥缈,头顶的苍穹漆黑如墨,仅余的几点寒星若隐若现,周遭山雾缭绕,愈显冷寂。

  四周,幽静的黑暗与淡蒙的月影交替,悠悠荡荡中有着无尽的怅然。

  躲在灌木丛中的方蘅借着朦朦胧胧的一抹月光,将裙摆撕成布条把方植牢牢绑在自己背上。

  她趁着山风卷起不少枯叶,使出全身力气从灌木丛中窜出,背着方植一路自林间疾掠而过到了溪水边。

  方蘅给自己猛灌了几口清水,又草草冲刷一下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敷上嚼碎的草药。

  终于积攒起些许力气,才把方植从背上解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到溪石上。

  夜渐深,偌大的落云峰隐没在黑暗之中,方蘅眼前漆黑一片。

  她摸索着掬起清水,替方植仔细擦了脸,将他发上的草屑灰尘全部洗净,又慢慢擦干了,重新换好了药。

  她忙完这一切,方植依然还是一动也不动。

  方蘅慌得凑上前去将方植重新搂紧,始觉他身上竟宛若寒冰,冰冷如雪,令方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

  方植周身竟寒气逼人,冰冷刺骨,没有一丁点活人的热气,方蘅感受不到他身上丝毫的温热。

  她怕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眼睛里泪水翻滚,额角全是细细密密的汗珠,握住了方植的手不停地喊他:“哥哥,哥哥?”

  漆黑阴森的夜幕中无人回应,只有山间鸟儿的低鸣伴着风声翻飞。

  惧意如波涛袭来,方蘅浑身打颤,把方植死死地抱在怀中,拿脸贴着脸,将自己暖意横溢的身体紧依在他身上。

  她努力地给方植传输着内力,试图压住他身上的寒意,徒劳地把体内的温度一点点地渡给他。

  等了许久,听得一声极轻的咳嗽声之后,方植剧烈地连咳了数声,猛然吐出一口鲜血,终于幽幽醒转,缓缓睁开双眼。

  他嘴唇发白,鬓发发灰,喘气着,不停地喘气着,断断续续咳着鲜血。

  方蘅搂紧了他,将泪水使劲憋回眼眶,颤声同他说话:“哥哥,哥哥,再坚持一下好不好?”

  “哥哥,再等等,等人少了我们就下山。”

  她看方植身上越来越冷,吓得抖抖索索,用一生之中最温柔的语气哄他,轻轻地和他说着情话。

  “等哥哥好了,我什么都答应你。我再也不会逃,我,我会把什么都给你,会每时每刻都看着你,只看着你。”

  “我会待哥哥极好,再也不会口是心非令你难过。待你极好极好,好吗哥哥?”

  方植昏昏沉沉地躺在方蘅怀里,静静听着。

  方植伤得极重,身上几道深及脏腑的血口不断在渗着血,只因想见方蘅最后一面,才硬撑了许久,强打精神活到现在。

  他怔怔地盯着方蘅颜看了一阵,吃力地抬起手,摸了摸方蘅消瘦的脸,慢慢笑出声,“别怕,我---”

  方植本想宽慰几句,此生缘灭也没什么要紧,但话刚说到一半,连自己也觉得万分不甘。

  他好不容易再见到方蘅,眼下既不忍她随他而死,也不愿她与他从此相忘。

  方蘅自然知他心意。

  她用手摸到方植染血的嘴唇,小心翼翼地落下一吻,柔声笑道:“我不怕。哥哥在,这就够啦。”

  悬在冰冷夜色里的一轮素月,将方植的面容映得明明暗暗。

  他看着方蘅,嘴角漾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又慢慢阖上了眼睑。

  许是陆子敬等人抵挡不住山下的追兵,身后的喊杀声已经越来越近,山脚也升起了熊熊烈焰。

  大火漫天,大抵是无数火弩都在对准了这座荒山。

  方蘅伤得也不轻,她死死捂着肩上的伤口,挣扎着站起身来,五脏六腑,都痛得犹如互在扭打咬啮一般。

  她深吸一口气,俯下头来,在方植脸上轻轻吻了几下,手忙脚乱地将他再次绑在身上。

  缠紧了背后布条,方蘅躲着兵刃相撞声,一路往山顶逃去。

  后方没有退路,前方没有未来,这一生艰苦跌宕皆已历尽,但好不容易能与方植共赴此生的尽头,她心中已再无畏惧。

  火舌侵蚀了落云峰,方蘅四处奔逃,躲躲藏藏,随着时辰推移,追捕他们的人手依然有增无减。

  明月西沉,星垂四野,东边露出淡淡的鱼肚白色,方蘅终于攀至落云峰山巅。

  茫茫白云从千山万壑冉冉升起,云海浩渺无尽,层层厚厚,边际如丝,无声无息随风飘拂。

  崖边松树林风涛大作,扑面而来的山风卷乱了方蘅的衣裙,让她站立都有些困难。

  但她总算可以把方植放下来,好好地搂在怀里了。

  方蘅吃力地把呼吸理顺,小心翼翼地将方植放落,一探手,却发觉,方植,不知几时早已停止了呼吸。

  他身上冰凉彻骨,双手软软垂在一旁,长发还沾着润泽的水气,像是月下睡着的美人,世间春光都仍不敌他三分颜色。

  方蘅仿佛听见耳边轰的一声,双膝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上,又怕摔着方植,勉强站稳了。

  “哥哥。”

  她轻轻唤了一声,眼泪决堤一般奔涌,但这世上唯一会为她的眼泪而心痛的人,已经走了。

  这茫茫天地之中,又只剩下她一人了。

  方蘅挺直了身子抱着方植跪坐在悬崖前,大火渐渐地烧到了孤冷的山壁。

  眼前一片模糊,她目光涣散,抬头望向虚空,但见浮云翩跹,苍穹无垠,淡金色的阳光穿透云层直射而来,雾霭皆已散去。

  似乎是一瞬间,也似乎是漫长的千年,永远黑暗的千年,永远不会天亮的千年。

  方蘅闭着眼睛,用尽浑身力气揽紧了方植,如一只在人间迷失了方向的蝶,纵身跃下了悬崖。

  风拂衣动,裾纹翻滚,那一袭看不出原本颜色的素裙轻轻拂起,最终定格成了一抹飞腾远去的孤云。

  山脚兵甲领头是个身着一袭玄色衣衫的少年皇子,玉白的脸望着落云峰的远方,他有些快意地大笑着。

  这里是大将军方植的埋骨之地,这里是他们心爱的姑娘方蘅的葬身之所。

  而从今以后,一切仇怨爱意,付之一炬。

  他终于彻底摆脱了一见钟情心跳得发苦,年年岁岁枯坐却等不到的噩梦。

  沈庭快意地笑着,这人世本就是一场游戏,若已然输了,便不要再让对手赢,成全没有任何意义。

  他抬手扶正了发间的那顶金冠,一垂头,含笑落泪。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