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小瑶枝

小瑶枝

穷酸书生 著

连载中免费

  由实力作家“穷酸书生”精心打造的古代虐心小说《小瑶枝》,顾琅、沈成玦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沈成玦不要脸地往梅树上挂了对玉佩,自己摘走一个,那男孩子看见了,就要过来拿另一个。沈成玦却突然羞了起来,匆匆走开了。他绕了一大圈躲到暗处瞧,紧张的恨不得把伞柄给捏断了去。没多久,他远远看见那男孩子把另一块玉佩收下了。揣宝似的揣着。可那天以后,那个男孩子再也没来过梅园了。

更新:2021/03/17

在线阅读

  由实力作家“穷酸书生”精心打造的古代虐心小说《小瑶枝》,顾琅、沈成玦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沈成玦不要脸地往梅树上挂了对玉佩,自己摘走一个,那男孩子看见了,就要过来拿另一个。沈成玦却突然羞了起来,匆匆走开了。他绕了一大圈躲到暗处瞧,紧张的恨不得把伞柄给捏断了去。没多久,他远远看见那男孩子把另一块玉佩收下了。揣宝似的揣着。可那天以后,那个男孩子再也没来过梅园了。

免费阅读

  直到馆主人过来,通知沈成玦带上琵琶去侯府,他才真正意识到他是闯祸了。

  沈成玦想都不想,当即拒绝。原因无他——李小园脸极艳丽,身上却总带着伤,沈成玦问他,他就是叹气,一下接一下的叹。

  故而沈成玦一想到就要离开馆子,去外面过夜,心中就一阵恶寒。

  沈成玦死活不从屋里出来,馆主人叩门无果。软的不行,来硬的。便厉声问他“你想害死我们?”,这一声下去,周遭寂静下来。

  停了好一会儿,沈成玦才终于开了房门,极不情愿地拿着琵琶出来。与李小园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竟然惊愕地发觉,李小园看他的眼神之中居然带着艳羡。

  侯府的轿子已经停在了寒馆门口,四品以上官员用的都是青缦。阑珊灯火里,沈成玦一下就想起他爹还是翰林院士的时候。

  侯府管事领他一路穿行向里,沈成玦在阴影中,仿佛神魂出窍,一点一点挪动脚步。别人来,应当是面上挂好谄媚笑意的,而沈成玦却是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走了不知多久,管事身形一闪,没了踪影。沈成玦停住脚步,发觉自己正处在空旷的中庭之内。

  不知所措中,沈成玦随意打探四周,见到不远处有一张小石桌,旁边的人身材颀长,一身白绉纱袍子,身上挟着些许疏离的冷意,正静立赏月。

  沈成玦常年待在戏班之中,已经许久未见此般清朗俊逸的少年人了,他顿时心中生出不少好感,欲上前问路。

  可当那人一回头,沈成玦霎时如遭雷击——老纨绔换了身衣服。

  他没拿那把金扇子了,沈成玦总觉得这有点不像他。

  “小瑶枝。”侯府中庭此刻静谧,而他嗓音澄澈,回荡在空旷的庭院之中,让人忍不住回味。

  沈成玦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不敢上前,只是警觉地站在远处。眼珠子不安的盯住那一张年轻又英气的脸孔。

  像是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抗拒,老纨绔有些尴尬的轻笑一声,转而柔声问道:“还没问过,你是哪里人氏?”

  沈成玦闻声,眼神变得古怪——这语调中竟然还有一些紧张之感,和寒馆里耍无赖的老纨绔有些不似。沈成玦茫然地想,这老纨绔为何人前人后两幅面孔。

  “金陵人。”

  脱口而出的谎话早已训练多次。杨雀仙能疏通关系把他的命保住,已经实属不易,却无法给他脱出贱籍,只得为他编造了一套假的身份。

  装成金陵本地的贪官污吏之子,由砍头改为充入教坊司,又花大价钱把他从教坊司弄出来,才有了如今的小瑶枝。

  听到他答金陵,老纨绔的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他,又低低重复:

  “金陵?”

  沈成玦自然地点头。

  这老纨绔的表情由方才带着些不真实的温存,又转回冷漠。接着,有些自嘲一般的笑容浮在脸上。

  沈成玦摸不清这些侯门贵戚的情绪,只觉得他们变化无常。

  他有些战战兢兢地立在一旁。暗自揣摩今晚老纨绔让他过来的用意。

  说是弹琵琶,可老纨绔对于琴曲之事只字不提。要说是别的,却又不见他有何轻浮举止。

  正呆滞间,沈成玦的肚子有些不争气的咕咕叫了一声。

  今日馆主人罚了他与李小园不准吃饭。罚李小园是因为李小园装病,罚他,是因为他出言不逊、屡教不改。

  老纨绔疏冷的神情中浮出一丝笑意,好脾气地问:“没吃饭?”

  沈成玦不答话,只垂首站在远处。

  接着,老纨绔朝远处挥手,长随过来,他低低吩咐几句,又转而看向沈成玦:

  “你不用害怕,我只是瞧你……”老纨绔的目光变得难以捉摸。“与我的一位故人有几分相似。你先在我府上吃点东西,吃完便差人送你回去。”

  神色已经又换回寒馆里玩世不恭的倨傲模样 。

  “坐吧。小瑶枝。”

  见他不发难,沈成玦反倒有些愧疚了。老纨绔态度的转变让他一时间无法适应。他讷讷道:

  “顾侯爷,瑶枝站着便可。”

  顾琅听他语气软下来,活似野猫收起了利爪。不自觉笑看他一眼道:

  “待会儿膳食来了,你也站着吃?”

  沈成玦哑然。

  他如今是个戏子没错,但骨子里还是一股文人的酸气,便低声说:“无功不受禄,顾侯爷要听什么曲子?我能弹,也大多能唱。”他顿了顿,又有点赦然:“就是……没李小园那种红牌的嗓子。还望顾侯爷多担待。”

  沈成玦本想着,像顾琅这种常出入花丛的人,至少也要叫他唱两首艳曲,而且是时兴的艳曲。

  可顾琅却没点曲子,只是很随意地说:“你出班去别人府上时,都是这副脸孔?”

  沈成玦闻言有些手足无措:“出班,多是李小园他们这种人艳嗓子好的大牌去,哪轮得到我呢。”他眨巴两下眼睛,继续说:“顾侯爷府上,这是头一遭。”

  顾琅一下就笑了:“怪不得在水绘别苑的时候,你胆子比他们大。看来是没吃过苦头。”

  沈成玦想起那一日对顾琅不敬,便有些惶惶然:“那一日,”他别过脸,避开顾琅的视线,“多有得罪。还望顾侯爷海涵。”

  顾琅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边打量他边问:“你读过不少书?”

  沈成玦不敢暴露身份,他垂眸回道:“去过几年学堂,平时也爱看些书。”

  交谈间有下人送了膳食来,沈成玦一开始还推拒,后来实在饿的眼花,抓起勺把粥吃了。

  顾琅不再与他搭话,只静默坐在桌边,似是有心事。沈成玦暗中打量他,只觉得此刻的顾琅与今夜寒馆的顾琅,行为判若两人。

  顾琅遵守先前的诺言,还是那顶轿子,晃晃地送沈成玦回寒馆。只是沈成玦刚下轿,就被番子围住,接着过来一个番子,拿麻袋往他头上一罩,周遭光亮瞬间消失,沈成玦便被押走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