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弄臣允元杜微生

弄臣允元杜微生

作者符黎 著

连载中免费

  《弄臣》作者是符黎,女主角是允元,男主角是杜微生。小说讲述的是:女帝允元,弄权以弑父,夺位而害兄,用人惟亲,宫闱秽乱,养男宠以百千数。杜微生子朔,江阴人,新朝第一榜进士出身,入翰林,授学士,拜承旨,掌著作议对,朝伴集贤殿,夜登天子床,时人不屑,呼之弄臣。她曾经见过这世上最璀璨的烟花,也曾经得到过这世上最伟大的御座。她曾经在天下万民的欢呼声中,亲吻过这世上最美丽的情郎。

更新:2021/03/17

在线阅读

  《弄臣》作者是符黎,女主角是允元,男主角是杜微生。小说讲述的是:女帝允元,弄权以弑父,夺位而害兄,用人惟亲,宫闱秽乱,养男宠以百千数。杜微生子朔,江阴人,新朝第一榜进士出身,入翰林,授学士,拜承旨,掌著作议对,朝伴集贤殿,夜登天子床,时人不屑,呼之弄臣。她曾经见过这世上最璀璨的烟花,也曾经得到过这世上最伟大的御座。她曾经在天下万民的欢呼声中,亲吻过这世上最美丽的情郎。

免费阅读

  勤政殿的深处,帘幕低垂,有闲散的月光从遥不可及的天井上筛落。

  允元屏退下人,揽着长衣赤脚走入来,镶嵌青金石的地面上泛着冷光,像覆了一层薄薄的秋霜。她走到那张宽大的御床边,一时竟还看不清里边的影子,只觉有些微的呼吸声好像从龙凤锦被的缝隙里透了出来。

  她已很疲累了,今日朝上议的是南方的水害,一帮老臣梗着脖子逼问她国库存银,她自然是不会应的,但为赈灾安民,也还是需要这帮人去府县上周旋,故不能不虚与委蛇。偏生她又不能表现出疲累的模样,那些人只会认为她因是女人,天生弱些还不承认,连上个朝都要摆脸色给他们瞧。

  她往床边坐下,静静地思索了一会儿,终于侧躺了下去。

  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好好睡一觉更重要的事了。

  忽而一只温暖的臂膀缓慢从她身后环了过来,温热微湿的气息倾在她颈项肌肤间:“陛下可回来了。”

  柔柔软软、又清清朗朗的声音,含着似有若无的期待,像在跟她撒娇似的。

  她闭上眼睛,“嗯。”

  “太液池边的凤仙花开了,臣今日去刚好撞见,采了几朵,和着五更天的露水碾出花汁,那大红色比胭脂还好看,薄薄的一层,最适宜入画。”

  “入画,画什么?晚霞么?”

  “晚霞就很好。”男人笑了,声音里探出一丝诱惑,“陛下今日,不想要么?”

  他说着话,揽着她腰的手已窸窸窣窣地伸向衣襟内,被她按住了。她的话音也带了几分冷:“今日累了。”

  他却好像全不怕她——全天下人都怕她,偏是他竟不怕她——他笑着说:“您休息,我来动。”

  真是个祸水。

  男人在余韵里轻轻吻她的耳根,几缕汗湿的发垂落下来被他抿入口中,还贴着她耳朵发笑。她的表情是享受的,但眼神是遥远的。

  她这么想,就这么说了:“杜微生,你真是个祸水。”

  他迎着月光微微撑起身子,宽阔的双肩,光洁的胸膛,还有被褥底下一双若隐若现的长而有力的腿。她都冷静地打量着。

  她从来不会选次等货上自己的龙床。

  他笑道:“承蒙陛下夸奖,微臣愧不敢当。”

  她道:“明日去考工署,挑一件你喜欢的玩意儿吧。”

  他好像很高兴,还往她耳边又亲了一口,随即便俯伏下去,“谢陛下恩赏。”

  她挥了挥手,像在朝堂上一样。他也就规规矩矩地退到一旁,给她盖好了锦被,还轻轻地拍了拍。

  他慢慢后退,直到退下了床,轻手轻脚地走到了数重帘帷之外,点起了一盏幽亮的长明灯。

  一名管事宦官突然从黑暗中出现,半推开了殿门:“公子?”

  宦官们不管皇帝床上是什么人,一律只称公子。

  杜微生走出门去,那宦官又悄无声息地将门合上了。

  “公子回翰林院还是回画院?”宦官佝着身子问。

  “翰林院。”他道。

  皇帝今日看起来很疲倦,明日大约不会传唤他了。

  “是。”宦官应声,低头迈着碎步将他送出了勤政殿,他自家的书童一直在殿外候着,接了他往翰林院走去。

  虽在五月末,夜风已有些凉了,杜微生想起今天早晨见到的凤仙花,那已是今年的最后几丛。

  “听闻南方水害,国库亏空拿不出钱赈灾,今日朝议还吵起来了。”小书童名叫春咏,是宫里分出来伺候他的,许是年少无聊,一路上努力地没话找话。

  “国库亏空?”杜微生突兀地冷笑了一下。

  春咏一愣,“大家都这么说……”

  “户部的计帐从来都是直送勤政殿,不经宰臣的手,他们如何知道国库的虚实?”杜微生笑着摇摇头。

  春咏挠挠头,“这小的听不懂。公子晚上都会同陛下说这些吗?”

  杜微生道:“我说这些作甚,陛下日理万机已经很累了,我还要惹她生厌吗?”

  春咏恍然大悟,“公子说得对。”好像发现了眼前人圣眷不衰的大秘密似的。

  事实也是如此,皇帝自受禅登基两年以来,虽不设后位,但后宫里来来往往的男人已如过江之鲫,俊秀的,硬朗的,柔情似水的,剑眉星目的……皇帝的口味,群臣捉摸不定,也就更上赶着往后宫里送男人。皇帝来者不拒,但都留不长久,大多数都是一两日就打发了出来,长的也不过十余日。

  但这个杜微生,自第一次通传到而今,已经五个月了。

  他虽然生得好看,也颇有才华,但算不得是什么拔尖的人物。出身乡里,科考取了二甲第二十八名,到翰林院供了个闲职。本来不过是最常见的蹉跎岁月,却不知怎的忽有一日遇见了皇帝,被一眼相中,问对到半夜,第二日就升了翰林学士。他文章写得好是本职,另还喜欢作画,皇帝就给他在勤政殿北边辟出一块地建了一座画院,让他可以专心作画,当然,通传的时候,也更方便些。

  外朝群臣都瞧不起他,好端端的进士出身,怎的要这般卖身求荣。但也不乏有人暗地里羡慕他,想知道他到底用了什么迷魂计,让皇帝对他予取予求。

  春咏想着,杜学士说的话真有道理,他要记下来,毕竟这人就是当今天下讨皇帝欢心最有法子第一人。

  第二日,翰林院里点卯已过,杜微生才姗姗来迟。其实他在京中没有房屋,仍旧住在刚入职时与一众书生们同住的那一排平房,屋檐儿挨着屋檐儿的,就在翰林院的后院。昨晚他从宫中回来,不少晚睡的翰林也都瞧见他了,却没想到他还是会光明正大地迟到。

  翰林院分文史书画琴棋诸院,惯常是个风雅清闲的去处,一壶茶闲聊一晌午也无人管。但做到了翰林学士,那就是天子顾问,要随时待命,又赶上今上这样精力充沛宵衣旰食的主儿,勤政殿的吩咐一桩接着一桩,这十几个学士们也并不好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