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两盏江湖

两盏江湖

风乐闻 著

连载中免费

  由作者“风乐闻”精心原创的古代小说《两盏江湖》,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旻、金不戮,正在火热连载中。全啊喂主要讲述的是:每年八月十五,温旻都陪师父来等人。今年等来了一个小瘸子,一桩命案,一帮仇人。刀剑借助官印而叵测,朝堂的居心开始对江湖妥协。一切变得波澜莫测。有诡谲的爱情,和温柔的仇恨。

更新:2021/03/17

在线阅读

  由作者“风乐闻”精心原创的古代小说《两盏江湖》,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旻、金不戮,正在火热连载中。全啊喂主要讲述的是:每年八月十五,温旻都陪师父来等人。今年等来了一个小瘸子,一桩命案,一帮仇人。刀剑借助官印而叵测,朝堂的居心开始对江湖妥协。一切变得波澜莫测。有诡谲的爱情,和温柔的仇恨。

免费阅读

  没想到泥菩萨也有土性子。温旻一时语塞。

  又想到自己处于劣势,而金不戮确实救了自己。于是沉默地趴着,不再回嘴。

  似乎没有尽头的沉默里,感到背上一凉,继而刺痛。马上要翻身还手,被他按住了。

  “别动。”他说,“伤口又流血了。药进了些水,但还能用。先这样敷着。过会儿身上水干了后再敷一次,然后包扎。”

  老金家的金创药和金器一样有名。

  温旻安静下来,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喊出疼来。只觉得金不戮的手指一点一点扫过伤口,轻得不留痕迹。

  雪落青泥,雨润青苔。是一种特别的温柔小心。

  过了一会儿,刺痛也全无,伤口好像被神奇的麻药镇住了。

  继而又听到轻声抽气的声音,似乎是他在为自己的手臂敷药。

  经此一役,狼狈无敌。

  剑丢了。暗器袋子基本用空。银票糊成一团。就连那神奇万分的暗火,原本是油纸隔火的机关,也因浸泡太久,缝隙进了水。甫一打开,流下一股汤来,哑了。

  唯有金叶子数枚,却没什么用途。真正用钱也买不到的东西,才珍贵。

  温旻盘点身上所余,手里捏着面玉牌,仰面出起神来。片刻之后,脸上已有决断神色。

  “我不能留在这儿。”说罢,便挣扎站起。

  金不戮担心他视觉被夺失去平衡,赶紧过来扶着。

  温旻回握住他的手:“你要回去找爨莫扬?”眨着空洞的眼睛。声音不大,带着些紧张。

  金不戮明白他的担心,回答:“现在回去的确不是时候,难保不再碰见追来的俄里大哥。我陪你找个地方一起躲几天吧。风头过去再一起去拿解药。”

  温旻清俊如玉的脸上终于浮起笑意,但仍裹着三分莫测。金不戮知道他的猜测,觉得自己因担心连累爨莫扬才留下照顾他。也不多言,扶着他向远处走去。

  河滩往上开始有些高地岩石,渐渐地势陡峭。

  金不戮拐杖丢失,找了根树枝代替。又为温旻找了根,略做处理当成探路杖。

  温旻虽然看不见道路,但仍然极关心周围情形。从地势地貌到灌木草丛,都要一一问过才肯前行。金不戮知他凡事必然要自己拿主意。也不干涉,有问必答,让温旻自己选路。

  两人越走越向山里,来到一处峡谷。前方是条沟壑,左侧是遮天蔽日的密林。右侧略微平坦可行。

  “密林不能去。”温旻蹙眉,“不知道夜里会有什么猛兽,现在你我打不过。”

  金不戮的确没打算走这条路,便要扶他向右走。

  温旻制止,转而问:“沟壑多深?”

  “约摸几丈。”

  “你我跳得下去么?”

  金不戮为难:“我是断然不能。你,以前可以,现在恐怕也不能。”

  “周围有树藤枯枝可做器物的么?”

  “树枝有一些,但都编不起来,单独也不够长。无法借用。”

  “可有地方固定绳索?”

  金不戮左右看看:“前面不远有几株大树,离深沟不远,可以固定。但我们并无绳索。”

  温旻若有所思,叫金不戮将自己带到大树旁边。依次认真摸摸,最后选定一株。终于满意,立刻动手宽衣解带。

  金不戮以为他还中了其他神秘毒药,突然发作,脑袋烧坏了。大叫一声将他按住:“哪里不舒服?要不就此休息一下?”

  温旻莫名其妙:“不是只有几丈?又不是十几丈、几十丈。没有绳索用衣服不就好了?”

  金不戮哭笑不得:“你我衣服哪够。”

  温旻仰起入鬓长眉:“一件外套当然不够。全脱下来,撕成布条再搓成绳子不就够了。”

  听闻对面半天没有声响,一笑:“现在还不冷,怕什么。”继而恍然大悟,“你——不好意思?”

  黑暗对面果然传来金不戮略微紧张的吞咽口水声,和急促的轻声呼吸。

  温旻更是大笑出声:“不是吧!君子坦荡荡。你我都不是小姑娘,还怕要为对方负责一辈子?”

  金不戮声音怯怯的:“即便这样,衣服都脱掉也是,也是,很古怪……”

  “有什么古怪?”温旻说,“好,我先脱可好?保证不追着找你负责。”

  说罢,以挑剑花的速度就脱下了外套。结果又被金不戮按住。

  “还是我来吧。毕竟……你看不见我。全脱的话,一个人的衣服好像就够了。”金不戮的声音尴尬得可以。而后便响起窸窸窣窣衣衫摩擦的声音。

  温旻忽然狡黠一笑,靠着树抱起肩膀:“没事,看不见也为你负责。我温旻发誓——如果南海金不戮找不到媳妇,到小五台山来找我。此言一辈子有效。”

  金不戮手一抖,带子差点扯断一根。

  最后,金不戮终于按照温智囊的计策搓衣成绳。耗费他全身衣衫,外加温旻身上长衫。

  绳子绑上树,智囊亲自检查。狠狠拽了几遍,确认可承得住一两个少年,又再三确认垂下后距谷底的距离。最后把几乎空了的暗器袋子抛下峡谷。只听扑通一声轻响,明白无误。

  转而抓着金不戮向右侧走去。

  金不戮本已做好了爬沟的准备,还搭进了一身衣服。见温旻背道而驰,很是叹了一口气。

  温旻探过身:“你倒是说说,如果我们爬了下去,这绳子能不能毁掉?会不会被人发现行踪?”

  金不戮回答:“所以你本来就打算走右侧。垂绳装作我们已经下谷,是想迷惑万一追来的敌人。”

  温旻的笑里充满赞叹:“为表真实,我还搭进个暗器袋子。”

  金不戮摸摸自己光光的胳膊,道:“是啊,温少侠牺牲好大。”

  温旻立刻又笑了,脱下中衣给他披上,自己上身只穿一件衣服。这样一来,两人上身便各自有一件衣服了。

  至于金不戮下身只有一条短亵裤的事,温旻反正看不到,干脆假装自己已忘。金不戮压根不提,也免去了尴尬。

  终于找到一处两人都认为安全可靠的所在。

  金不戮扯了嫩枝杂草给温旻铺成松软垫子。点了一小堆火,烟熏了一阵虫蚁。又为两人再次上了药,从仅存的最长衣物——温旻中衫上撕下两缕布条把双方伤口都仔细包扎了。这才去远处寻找食物。

  温旻伤势较重,却不敢睡。迷迷糊糊靠在一块大石边,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小心听着金不戮远远近近地忙碌,像只为找寻安身之处而奔波的小小兔鼠。

  听着他的脚步又近了,开始用火烤什么,噼啪作响。只是自己嗅觉也无,便无从知晓美餐为何了。

  火声哔啵,温旻觉得身上暖融融。不想消磨了斗志,便打起精神,决定问些情报。想了想,找到一个好的开头:“为什么爨莫扬叫你阿辽。”

  金不戮的声音传来,平缓如水:“那是我小字。我娘取给我的。现在除了我爹,也只有莫扬哥他们这般叫了。”

  温旻试探:“你俩一起长大?”

  金不戮答得痛快:“那倒不是。我八岁时,莫扬哥随老庄主来金家堡玩,我们才第一次见到。后来又见过几次。今年他生辰后开始处理庄内事宜,我代爹送了礼物去,得知他打算北上一次,才决定一起走。”

  温旻思忖:金爨两家果然交情匪浅,但本次并非串通一气挑衅维摩宗。于是推测:“所以,他和金老爷子及夫人都很熟稔咯?”

  金不戮突然沉默,没有刚才那般有问必答。

  温旻顿时感觉到气氛的微妙变化,明白不适合再问其他信息,也跟着沉默了片刻,然后岔开话题,粲然一笑:“火上烤了什么?能吃了吗?”

  嘴上在客气,身体很诚实。随话音响起一声悠扬的,咕噜噜——

  打了一夜,的确是饿了。因为闻不到气味,更渴望饱餐一顿。温旻眼前飘浮的是月白楼的鱼儿,邺京的鸭子,还有小五台山上一碗简单的羊肉汤。

  金不戮扑哧笑了,在他手里塞了跟粗树枝:“小心烫。”

  树枝沉甸甸,显然穿了烤熟的东西。温旻想了想,强忍饥饿,递过去问:“你累了大半天,要不要先来一口?”

  金不戮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放心吧温少侠,没下毒。我这还有,不掠美了。”

  温旻只是天生谨慎,其实早觉得金不戮没有必要此时害自己。被看穿了心思也没不好意思,上手去摸那烤得热热的食物,试探温度。而金不戮,已经开始他的饭前法事了。

  “难为你一直吃素,却为我……”温旻话说了一半,就觉得着手处烫呼呼圆滚滚软趴趴,似乎是一颗烂果子。他心生疑虑,又觉得不至于如此,试探着掰了一块下来,顿时一股稀软汤汁流下。

  什么鱼儿鸭子羊肉汤。手里的果真是一颗烂果子。

  烤得爆热伪装成烤肉的烂果子。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