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予归

予归

江清月白 著

连载中免费

  由作者“江清月白”倾心打造的校园小说《予归》,小说主人公分别是宋临川、季予,是一篇破镜重圆题材的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第一次见面,是在开学典礼上。季予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宋临川坐在台下,眯缝着眼连人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季予家门口。少年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笑着说“明天见”。然后再也没有出现。

更新:2021/03/17

在线阅读

  由作者“江清月白”倾心打造的校园小说《予归》,小说主人公分别是宋临川、季予,是一篇破镜重圆题材的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第一次见面,是在开学典礼上。季予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宋临川坐在台下,眯缝着眼连人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季予家门口。少年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笑着说“明天见”。然后再也没有出现。

免费阅读

  在固执这一方面上,季予和季妈妈不愧是亲母子,宋临川最后还是没能拗过季予,老老实实跟着他去了医务室。

  S市的冬天有着南方城市一脉相传的湿冷,季予又是天生怕冷的体质,虽然才是初冬,他已经早早的穿上了羽绒服。

  大概是怕学生运动时受伤,校医室离操场并不远,走小路穿过一条林荫道再拐个弯就到了。季予路上嘴里还在念念叨叨,一个不留神踩过有些湿滑的石板路面趔趄了一下,宋临川连忙抓住他,不敢再松开。

  一进门,明显经过加温的暖空气扑面而来,冷热交替让季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像学校医务室这种地方,大都喜欢“铺张浪费”,一年四季空调不间断,毕竟再节约也不能怠慢了病人。

  校医是个约摸四十来岁的女医生,已经是第四节课,她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了,没注意到突然进来的两个人。

  季予看样子跟她是熟识,过去打了个招呼:“郝阿姨,好久不见。”模样乖巧得让人蠢蠢欲动。

  宋临川在一旁看着他们寒暄,那姓郝的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又低声跟季予嘱咐了什么,见后者连连颔首,于是一脸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放心地脱掉白大褂下班了。

  “?”

  “怎么了?”见他一脸不解,季予问道。

  宋临川:“她就这么走了?”

  “她说看你这样应该没什么大事,让我用红花油给你按两下,她还要赶着回家做饭。”

  面对宋临川满脸的不信任,季予耐心地给他解释说:“她是我妈的高中同学,我爸以前坐办公室时间久了腰椎不好,我妈就专门去跟她学了一点推拿,我跟着去过几次。”

  宋临川这才慢条斯理地脱起了衣服。

  男生大多火气比较旺,他并不是多么怕冷,不像季予冬天总要裹成粽子。脱掉黑色的外套,底下是一件长袖T恤,上面还有一块明显脏污的球印,除此之外再无他物,倒是方便了穿脱。

  从宋临川撩起下摆开始,季予就一直艳羡地瞧着他的腹肌,甚至很没出息地吞了一下口水。

  看看这让人羡慕不来的宽肩窄腰,再想想自己的一整块腹肌,季予顿时有些悲从中来。

  宋临川暗自发笑,倒是出言没打击他。男生嘛,在这种方面自尊心总是很强的。

  等他背过身趴在床上,季予才看到他两块肩胛骨中间往下一点的地方已经淤青一片了。

  想到宋临川是为自己挡的这一下,季予忍不住抬手用指尖轻轻碰了碰那一块泛着青色的皮肤,那一瞬间,季予感觉手指下的肌肉一下绷紧了,吓得他赶紧缩回了手,老老实实拿起红花油给他按摩起来。

  不得不说,季予的手法虽然算不上很专业,但是力道把握的很好,不轻不重,舒服得让人直想哼哼。

  气氛一时有些安静,宋临川能感觉到那双温热的手在自己背上来回触碰,不由得想起它平时拿着笔的样子——

  手指又细又长,骨节分明却不突兀,因为握笔姿势正确,所以并没有常年写字磨出的茧,令人赏心悦目。

  想着想着,宋临川突然发现自己起反应了。

  艹,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一向认为自己的自控力很强,怎么今天被人家摸了两下就自己脑补成这样了。

  不行,得想个办法转移一下注意力。

  想到这里,他清了清嗓子唤了人一声:“季予。”

  殊不知季予现在正陷入和他相似的尴尬境地。

  一开始,他还是心无杂念的,按着按着就不对味了。

  平时在家都是他妈给他爸按摩,他现在又在给宋临川按摩……越想脸越热,季予逼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手上,这下倒是不胡思乱想了,他开始往人家身上瞄了。

  放松状态下也能够隐隐看出背上的肌肉线条,腰上没有一丝赘肉,像只打盹的豹子,慵懒而性感。目光一路从肩膀移到腰线,最后被牛仔裤挡住了视线。

  季予暗叹可惜,又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像个变态,脸红之余却控制不住思维的发散,一时尴尬不已。

  还好宋临川及时的开口打破了这有些旖旎的氛围。

  “怎么了?”试图让脸上的热度消下去几分,季予稳了稳心神开口。

  “没什么。今天那个人你认识吗?”

  季予明白他说的是用篮球砸他的那个人,认真思考了几秒钟后,老老实实地回答:“不认识。”

  又接着宋临川的话问下去:“你认识吗?”

  “嗯,算认识吧,跟他有点私仇。”宋临川显然没想多解释,只是单纯找个话题聊天而已。

  没成想,好奇心很重的季予小朋友突然想起来今天在篮球场旁边的人八卦的那几句。

  “我今天还听到他们说‘上次的事’,什么事啊?”

  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宋临川轻飘飘地说:“没什么,跟你没关系。”

  看他这个态度,季予直觉不对劲,但是看样子宋临川是不打算主动坦白了,他也没再追问,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于是下午回家后,季予跟班里一个玩的比较好的男生打听起了这件事。

  季予:星星,问你个事。

  程星星隔了十几分钟才回复他。

  ★★:死就死了,你可千万别告诉宋临川是我跟你说的啊。

  后面附上了学校论坛的一个帖子链接。

  季予:好,谢谢你。

  季予虽然没想明白这跟死有什么关系,但还是道了谢。他和程星星并不是那种特别好的哥们,但比起普通同学还是要熟一点的,季予高中生涯屈指可数的朋友里程星星能算得上一个。

  晚上写完作业,季予打开了那个帖子,单是加载出来之后的标题就震惊了他一下。

  “校草冲冠一怒为红颜,到底为哪般?”

  看到校草两个字他还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反应过来,这说的是宋临川吧。

  这倒是不怪季予,他平时两耳不闻窗外事,自然不知道这种校花校草评选之类的无聊事情,何况在他眼里,整个学校都找不出比宋临川更好看的人,什么花花草草的根本没有意义。

  不过他属实好奇这个红颜是谁,往下滑了两下,发现镇楼图是一张照片,角度明显是偷拍的,但还算清晰,宋临川双手插兜站在走廊里跟一个看不到正脸的男生对峙,身后一侧站着一个长得一般的女生。

  没错,长得一般,也不知道校花如果知道自己被这样评价会作何感想。

  照片里宋临川护犊子一样的姿势看得季予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这跟下午他护住自己的动作看起来分明没什么两样……

  再往下就是楼主在描述事情经过了。

  季予粗略看了一下,大概就是一个宋临川英雄救美的故事,最后还配了一张宋临川和那个女生并肩离开的背影。

  可能是因为是从背后偷拍的,不用担心被发现,这张图片还算高清,宋临川身上是一件深灰色的大衣,旁边的女生一看就是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主,嫩黄色短款外套加短裙,很活泼的颜色。

  两个人站在一起的背影连身高差看起来都很般配,到了季予眼里却是怎么看怎么刺眼。

  评论里乌七八糟的什么都有,有讽刺张哲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有祝99的,看得人一阵烦躁。

  有些扫兴地关掉了帖子,季予起身去洗漱,连每天晚上惯例睡前一杯的牛奶都没喝就上床睡觉了,季妈妈一阵惊奇,端着杯子敲了敲房门:“怎么了,不想长个儿啦?”

  季予闷闷不乐的声音隔着房门有些模糊不清地传来:“不长了。”

  听着季妈妈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季予愤愤地心想,长什么长,还是矮点儿好,跟宋临川站在一起还能更般配。

  般配?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

  索性是睡不着了,季予睁着眼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开始胡思乱想,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从幼儿园一直回忆到高中,最后停顿在开学典礼那天,博望湖边的惊鸿一瞥。

  那天他上台演讲前,从学校礼堂后台偷溜出来想透口气。

  新生都在礼堂参加典礼,高二高三已经开始上课,整个校园空荡荡的,只有夏末的蝉鸣还在试图驱散这难得的宁静。

  季予是从隔壁的初中部直接升上的二中高中部,学校里的环境他熟的不能再熟,出来礼堂,从分岔路口随便选了一条就开始漫无目的地逛。

  沿着路走了一段,不知不觉间晃到了博望湖,看了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他刚想原路返回,转过身一眼瞥到湖边唯一的长椅上坐了个人,手里把玩着一根没点燃的烟。

  季予正想着要不要提醒一下他校规不让抽烟,那人忽然起身把烟塞进了垃圾桶,然后朝他的方向走来。

  他只来得及看了那人一眼,心里不知怎么有种偷窥被抓包的慌乱感袭来,急忙闪身躲到了路旁一棵柳树后面。但显然那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顺着路渐渐走远了。

  半晌,季予从树后面出来,感受着莫名加快的心跳,生平第一次觉得,原来博望湖的风景这么好看。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