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不知温水

不知温水

赤厘chilli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邹昫和李哲非的小说名字叫做《不知温水》,作者是赤厘chilli,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就算是个心大的男孩子,在初中这段青春期的时候也一定是最为敏感要强的。邹昫本就敏感,所以在这时喜欢上了周围唯一一个会对着他笑、带着他一块玩的人,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这个人是个男生。是个酷爱打篮球、上课偷偷聊天、午休听歌打游戏的男生。而且还是个有很多女生喜欢的男生。

更新:2021/03/17

在线阅读

  主角叫邹昫和李哲非的小说名字叫做《不知温水》,作者是赤厘chilli,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就算是个心大的男孩子,在初中这段青春期的时候也一定是最为敏感要强的。邹昫本就敏感,所以在这时喜欢上了周围唯一一个会对着他笑、带着他一块玩的人,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这个人是个男生。是个酷爱打篮球、上课偷偷聊天、午休听歌打游戏的男生。而且还是个有很多女生喜欢的男生。

免费阅读

  邹昫也不知道画笔最终怎么就到了韩亦可手上,韩亦可负责上色。

  她问邹昫:“怎么?庄老师这么不人道,要你一个人弄完?”

  邹昫局促地站在旁边。还好他不是疤痕体质,脸上的伤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他昨天才摘了口罩。

  张志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站在邹昫旁边看韩亦可踩在椅子上画边框,然后笑嘻嘻地揽过邹昫:“诶,怎么,前几天戴口罩是怕吸一鼻子粉笔灰啊?”

  邹昫被搂得浑身一僵,忙推开张志睿:“你别动手动脚。”

  张志睿乐了:“你还挺害羞。邹老师,不是说要教我画画吗?”

  韩亦可没再和邹昫说话,安安静静地拿着画笔一点一点地描摹邹昫画的玫瑰形的边。

  张志睿就笑了:“好好好,那邹老师你什么时候教我画画啊?”

  韩亦可终于说话了:“你要是实在闲得很就铺下底色吧。”

  张志睿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连声答好。邹昫便就着几个人都在画跟着一起上色。

  李哲非一回教室就看见三个人都在后面黑板的左边一块画画,便笑道:“你们干嘛挤在一起?取暖啊?”

  邹昫一下子就拉开和张志睿的距离。

  张志睿是不可能离韩亦可太远的,邹昫压根就没想那么多。哪知道韩亦可说:“你要是没事呢,就和邹昫画右边吧。”

  邹昫忙抬头看韩亦可,似乎有些哀求的意味:我不敢和他站那么近。

  李哲非似乎正有此意:“行啊,我小学的水彩笔画出了名的好看。”

  邹昫低着头,想象了一下李哲非说的话,实在可爱又好笑。

  “邹昫你过来带我呗。”李哲非已经挽了袖子站在右边,拿着画笔不知如何下手。

  邹昫扭过头拍拍自己滚烫的脸颊,然后才过去,把调色盘拿给李哲非:“你照着上色就是了。”

  邹昫一个人画,花了三四天,现在四个人上色,两个午休就画好了。

  本来第二天韩亦可是挺自觉地拿起笔上色了,比邹昫还积极的样子,张志睿自然是因为韩亦可。邹昫主动问李哲非:“你今天还要一起画吗?”

  李哲非本来想当然就要答应了,把视线从书上挪到邹昫脸上就发现邹昫飞快地眨着眼睛,脸上两抹红。他笑着问:“你怎么这么拘谨?是我太久没给你讲数学咱俩又生疏了?”

  邹昫似乎想抬一下头又忍住了:“没有,谢谢你。”

  李哲非开玩笑道:“谢我?我没答应要画啊。”

  邹昫却当了真,沉默了几秒钟,说:“没事,谢谢你昨天帮忙。”说着就转身要走。

  李哲非乐道:“喂,你这么没诚意啊?”

  邹昫转头迷茫地看着李哲非,脸颊更红了。他疑惑地问:“我怎么了?”

  李哲非逗不下去了,站起来和邹昫擦身而过:“来吧,咱们加快速度。”

  张志睿还在那儿一本正经地问韩亦可,韩亦可说不上温柔,却也平静耐心地回答他那些看上去有些没话找话的幼稚问题。

  邹昫和李哲非并肩站着。平时邹昫看李哲非,感觉李哲非是高,但没想到李哲非站在身边竟会这么地......让人想靠上去。昨天光顾着紧张,邹昫都没想那么多。

  “你画画好看还是邹昫画画好看啊?怎么你只上色啊?”张志睿不知怎么聊的,问了一个让邹昫都觉得挺别扭的问题。

  李哲非咳了一声:“张志睿,你这张嘴怎么回事?”

  也挺好的。这么会照顾别人情绪的年轻男生不多见。

  邹昫不知道为什么鼻子有点酸,他使劲睁大眼睛,眼眶还是发酸。

  幸好李哲非转头回来,也没关注他,拿着笔继续上色。

  韩亦可听明白了,居然笑了一下,重新沾了点颜料:“论天赋,我比不上邹昫。他色彩浓厚的画很有味道。”

  邹昫下意识张口:“你看过我的画?”

  韩亦可没说话,但可能是邹昫声音太小,她并没听见。

  张志睿这会儿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那么说话不行了,不由得为韩亦可的回答咋舌。

  很快,这个黑板报的上色工作也完成了。韩亦可问:“邹昫,中间的文字呢?你觉得谁来比较好?”

  邹昫想了想说:“以前谁写的?”

  韩亦可转动了一下脖子:“这次不是说让你负责吗?”

  邹昫很认真地看着韩亦可:“那就你写。”

  韩亦可似笑非笑地答道:“我字丑。”

  邹昫“哦”了一声:“那我也没让你上色啊......”

  韩亦可笑了:“我上的色也不难看吧?给你减轻了负担吧?”说着,突然靠近他耳边,“况且还有李哲非他们一块。”

  邹昫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韩亦可。

  李哲非不知怎么又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邹昫问:“要不我来写吧?”

  邹昫瞪着他那双受惊小鹿似的眼睛看向李哲非。

  李哲非的字很好看,松弛有度,端正大气,偏偏每一笔还有瘦金体那种锋利的味道。邹昫不是什么课代表,没见过全班每个人的作业本,但是他觉得李哲非的字一定是全班最好看的。

  韩亦可都有些吃惊:“你来写吗?明天上午课间操之前就要写完。”

  李哲非耸耸肩:“没关系啊,今天下午不是还有体育课吗?”

  “你不上体育课吗?”邹昫震惊。李哲非哪天不会去打打球?一周本来就三节体育课,体育老师还动不动在考试前一周“被生病”,让李哲非宝贵的活动时间浪费在班里这些形式主义的事情上,邹昫都感觉不合适。

  李哲非拿着粉笔在黑板上随手写了几个字,然后问:“你看看可以吗?”

  邹昫不用看就想问:怎么不可以?李哲非你主动帮我当然可以。

  韩亦可似乎笑了一下,绕过邹昫就回自己座位上了。邹昫便对李哲非说:“你真的愿意?”

  问完一阵紧张。好像自己问的是“你愿意嫁给我吗”。

  李哲非挑了挑眉:“这有什么不愿意的?没事,不是明天学校就要来检查了吗?”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