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爱情来的不是时候

爱情来的不是时候

软软云 著

完本免费

  作者软软云原创所著的现言高虐小说《爱情来的不是时候》,女主角是江漓月、男主角是霍言深。全文讲述的是江漓月这三年来所经历的痛苦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她被最深爱的男人伤害,不光是肉体上的疼痛,同时还有心灵上的创伤。她是霍言深母亲的主刀医生,本来那场手术不应该有任何差错才对,可是最终手术失败了,他的母亲成为了植物人,自那之后,原本还可以做朋友的两个人成为了仇敌。为了调查出事实的真相,她卧薪尝胆,终于找出了些许蛛丝马迹,但那个男人却不肯相信半分……

更新:2021/03/18

在线阅读

  作者软软云原创所著的现言高虐小说《爱情来的不是时候》,女主角是江漓月、男主角是霍言深。全文讲述的是江漓月这三年来所经历的痛苦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她被最深爱的男人伤害,不光是肉体上的疼痛,同时还有心灵上的创伤。她是霍言深母亲的主刀医生,本来那场手术不应该有任何差错才对,可是最终手术失败了,他的母亲成为了植物人,自那之后,原本还可以做朋友的两个人成为了仇敌。为了调查出事实的真相,她卧薪尝胆,终于找出了些许蛛丝马迹,但那个男人却不肯相信半分……

免费阅读

  江漓月哭泣求饶:“别在这里……别让人看到好不好…….”

  “你还怕这个?”霍言深刚劲的大手擒住她的下巴,冷然开口:“你故意干涉我的婚姻,不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吗?”

  泪水汹涌而出,江漓月哑着嗓子低喃:“我没有故意干涉你……只是……”

  “只是不甘心?”戏虞的声音从霍言深唇齿间溢出,他虽是在笑,可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

  江漓月怕得要命,却紧咬着牙关,红着眼开口:“是,我就是不甘心,霍言深,我知道你和江新月在一起就是为了报复我,你想怎惩罚我可以,但我求你,不要结婚,别跟她结婚,好吗?”

  “不跟她结婚,难道跟你?”霍言深大手狠狠扯着她的头发,咬牙切齿开口:“江漓月你别忘了,你是我的仇人,我要娶谁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也没有资格质问。”

  江漓月头顶生疼,心里更疼,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哭了出来:“别逼我,霍言深,别逼我恨你。”

  “呵,你以为我会在乎么?”霍言深抿唇,嘴角勾起一抹邪性的弧度。

  江漓月哑了嗓子,半响没说话,外面却响起了敲门声:“霍总,十点钟的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霍言深动作微微顿了顿,一边向外走,一边头也不回的开口:“在休息室等我。”

  办公室的门砰地一声关上,江漓月身子微微松散,面上浮过一抹凄婉。

  休息室里,她洗了澡,蜷缩在被窝里,看着这熟悉的枕头被套,眼眶有些发热。

  这些,都是从前还在一起的时候她挑的,那时候的他们感情正好,除了霍母,人人都说她和霍言深天生一对……

  如今,他却要娶别人了,等不及真相大白,他就要娶别人了。

  哭着哭着,江漓月慢慢睡了过去。

  大约刚刚没折磨她尽兴,这会儿他仿佛使不完的劲,江璃月只觉得生生地疼,忽然特别的想哭:“霍言深,除了我,还有谁可以忍受你。”

  江漓月自诩真诚,她一无所有,只能用这个方式来挽留他。

  可是下一秒,霍言深大手却擒住她的下巴,出口的话语却冷得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你是在提醒我,即使结了婚也别放过你,是么?江漓月,你就这么贱?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做小三吗?”

  江漓月微愣,鼻子发酸,却气愤的回应:“是,我就是贱!可你更贱,你乐此不彼,分明就是舍不得我!”

  “你……”未料这个女人竟敢顶嘴,霍言深眼眸里顿时堆积了更多的怒意,扯嘴角的笑容肆意而残忍:“我就让你看看,到底是谁更贱?”

  他用尽手段去折磨她,他要她哭喊,要她求饶,他见不得她反抗,见不得她的傲骨。

  她这个居心叵测的罪犯、凶手,她不贱,谁贱?

  霍言深终于消停了下来。

  “滚!”霍言深抬了抬手里的DV,“这里面的东西会时刻提醒你,你到底有多贱!”

  江漓月一整天滴水未进,嗓子都嚎哑了,她瑟缩着看了他一眼:“言深,我求你不要拍这个……”

  “怎么?你还会觉得羞耻么?”霍言深冷笑,扯着她头发将她丢了出去:“滚!别让我说第三遍!”

  江漓月不知自己是怎么从霍氏出来的。

  出租司机眼神怪异,她皱着眉捂紧了衬衫的下摆:“师傅,你快开车吧!”

  她的情绪始终都是紧绷着的,想着到家了就好了,可渐渐的,她发现了不对劲。

  不,这不是回家的路。

  “停车,我要下车!”她故作镇定的低喊。

  司机停了车子,她拉开车门拔腿就跑,却被抓住手腕:“多少钱一次,我给你。”

  “你走开!”江漓月尖叫着,拼命的反抗。

  男人恼了,一巴掌扫了过来:“给脸不要脸的贱人!”

  江漓月被按住了地上,男人动作更加粗暴,很快这唯一一件衬衫都快保不住了,她又气又急,抓起什么就砸了过去。

  砖头砸中了脑袋流出殷红的血,男人应声倒地,江漓月捂着撕烂了的衬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颤抖着用男人的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她扒下了男人的外套,凭着本能,一步一步的往家走。

  直到几近凌晨,她才终于走回城市另一头的家里。

  刚打开家门,里面就响起了霍言深冰冷的声音。

  “你去哪里鬼混了?”

  “我没有……”江漓月又累又饿,眼里盛满了疲惫,对上霍言深冰冷得近乎吃人的视线,她连争辩的力气都没有,疲惫的摆摆手:“你让我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不好?”

  “逃避?”霍言深低垂眼眸,目光落在江漓月身上的男人外套,还有里面撕碎的衬衫上。

  捻起外套狠狠扔在地上,大手扣着江漓月的手腕,直接将她压在身后的墙上,阴鸷的视线对上了她的:“在我这里还是不满足,你就去找别的男人?江漓月,你就这么饥.渴吗?”

  “我没有……”江漓月放声大叫,着急的辩解:“你误会我了,我身上的衣服,是因为……”

  “够了!我不想听这些细节!”霍言深强硬打断了她,他的手缓缓移到她的脖颈上,本就淡漠的眼神越发的凌冽:“江漓月我提醒你,你欠着我的债,你的身你的心都是我的,胆敢背叛我,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江漓月无心再去辩解什么,她身子僵直着,连开口的时候都带着颤音:“霍言深,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我是人,不是动物!”

  “动物?你怕是高看自己了!”霍言深掐住她脖子的手不住收紧,满眼的嘲讽:“动物尚且有廉耻之心!像你这样心狠手辣勾三搭四的贱女人,你有心么?动物,你以为你配吗?”

  江漓月抬眸看着他,在他暴戾的眼里,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如此深刻的绝望。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