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聂哲远梁思闻小说

聂哲远梁思闻小说

双栖动物八分饱 著

连载中免费

  由作者“八分饱”倾心原创的青梅竹马小说《双栖动物》,小说主人公分别是聂哲远、梁思闻,书中内容精彩,值得一看。情节概括为:在聂哲远的生态系统里,他是那个不得不适应两种呼吸方式的双栖动物。但偶尔也做梦,希望能只活在有梁思闻的空气里。

更新:2021/03/19

在线阅读

  由作者“八分饱”倾心原创的青梅竹马小说《双栖动物》,小说主人公分别是聂哲远、梁思闻,书中内容精彩,值得一看。情节概括为:在聂哲远的生态系统里,他是那个不得不适应两种呼吸方式的双栖动物。但偶尔也做梦,希望能只活在有梁思闻的空气里。

免费阅读

  梁思闻坐在行李箱上,一边啃桃子,一边等聂哲远和他爸下完最后一盘棋。

  他明天要出差,早上八点的飞机,干脆带着行李去聂哲远家住,聂哲远上班的时候并不顺路地把他送到机场。

  今天也是,聂哲远并不顺路地到梁思闻的公寓接上他,两人再一起回他父母这边吃饭。

  梁思闻一直没考驾照,一是因为懒,二是觉得没必要,反正有公交地铁共享单车,哪个不比开车环保,再说了,实在不行打电话给聂哲远就好了。

  棋盘上胜负已定,梁大夫落定棋子,撇了一眼自家儿子,“臭小子,回来就给我上驾校报名去,天天赖着人家哲远,怎么不让哲远养你一辈子。”

  聂哲远虽输了棋,心情倒是不错,给梁大夫添了茶水,心想,您要是真能把梁思闻送给我养一辈子就好了。

  “再说了,人家哲远凭什么养你?”梁大夫站起来活动肩膀,捏着自家儿子的后脖子,慢悠悠来了一句:“难道养猪能致富?”

  梁思闻咔嚓咔嚓嚼着脆桃,伸出一根大拇指:“我看行。”

  “咳……”聂哲远差点呛着。

  梁大夫把人怼老实了,精神焕发,坐回来啜了一口茶,笑呵呵地看着聂哲远:“哲远啊,下次可不能故意让我一步了。”

  聂哲远的心思被看穿,面上有些挂不住,便只点头答应。临走前又被闻大夫塞了满满两袋子吃的,嘱咐他适当休息,又说:“别跟你爸似的,那么拼,把身体都拼坏了。”

  梁大夫端着茶碗走过来,及时打断这个不愉快的话题,“欸,行了行了,哲远这孩子有分寸。”

  说着又转头看向正在啃第二个桃子的梁思闻,“倒是你,一天三顿饭,能不能按时吃!”

  几句拌嘴让气氛回暖,只有梁思闻委屈得不行,连桃子都不想啃了。

  聂哲远的父亲是前年去世的,下了手术台突发心梗,没抢救过来,而半个小时前,他还在抢救病人,实在叫人唏嘘。

  提起他,在场除了聂哲远以外的三个人都变得小心翼翼,只有聂哲远表情如常,似乎没有被勾起什么感触。和梁思闻的父母告别后,聂哲远在下楼之前回头看了一眼隔壁那扇门,他和父亲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

  然后回身,单手拿过梁思闻的行李箱,另一只手理了理梁思闻的衣领,说:“下楼看路,别又滚下去了。”

  是在说梁思闻小学毕业那年从楼梯上滚下来,磕掉了一颗牙的事,他每次提起都会被梁思闻大呼小叫着冲上来数落一通。

  果然,梁思闻气呼呼地跳上他的后背,捏他的耳朵,他笑着躲,顿时感到轻松了许多。

  “梁思闻!都多大了还闹,”梁大夫在屋里听见声音,打开门,看着闹作一团的两人,“你滚下去没事,可别把我们哲远摔着,医院多少女同志惦记着呢,摔坏了你能赔得起吗?”

  梁思闻再次遭到不公平待遇,从聂哲远背上跳下来,嘟囔着:“你们医生咋都这样啊,说好的医者仁心呢……”

  一入夏,市中心医院家属院就被满目的绿色淹没,那些槐树柳树少说也有四五十岁了,到处都是成片的绿荫,环境非常适合养老。

  梁思闻走出单元门,没几步就看到小卖部门口的冰柜,连忙拉住聂哲远,“哲远,我想吃那个,小时候吃的雪糕。”

  聂哲远觉得好笑,“刚才没吃饱?”

  饱是饱了,就是馋,而且越想越觉得渴,梁思闻舔了舔嘴唇,“你等我一下。”

  聂哲远拉着行李箱站在原地,看梁思闻穿过片片树荫,影子短了又长,停在冰柜前挑来挑去,然后拿着两个雪糕向他跑来。

  他们并排坐在石凳上吃雪糕,梁思闻无条件选择奶砖,给聂哲远挑了他认为最不甜腻的菠萝冰棒。

  梁思闻小口小口舔着奶砖,半天才吃了一半,倒是聂哲远三两口吃完了冰棒,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手,等梁思闻享受完。

  他的目光飘飘忽忽,不自觉停在梁思闻的嘴唇上,想起高二的体育课,他和梁思闻坐在操场看台上吃雪糕,梁思闻看他先吃完了,便举着奶砖,让他咬一口。

  那时梁思闻总是喜欢把校服短袖卷到肩膀,露出两条细白的手臂,球打得不怎么样,每次进球都很兴奋,这种时候总要冲上来抱他,手臂内侧的软肉就蹭在他脖子上,过电似的又痒又麻,害他下半场一直走神,差点搞出乌龙球。

  梁思闻一点都没变。

  只不过刚才问他要不要尝一口奶砖时,被他拒绝了,并鼓着腮帮子,闷闷不乐地吐槽:“好吧……聂医生,你的洁癖越来越严重了。”

  “梁思闻。”聂哲远忽然开口。

  梁思闻恋恋不舍地舔完最后一口奶砖,抬眼看他,“嗯?”

  聂哲远抬起手,擦掉他嘴角沾上的奶油,说:“没事。”

  聂哲远半夜被叫到医院,有个出车祸的病患情况紧急,器官衰竭,需要多科室会诊。

  但聂哲远前后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回来了,因为他开车快到医院的时候,被通知不用来了,那个刚满十七岁的高中生已经无任何生命迹象了,宣布抢救失败。

  走进公寓电梯,过了两分钟,聂哲远才发现自己没按楼层。

  电梯上升的时间里,聂哲远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走神很莫名其妙。他本来不会对这种医院里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有什么应激反应,更何况今晚这个病患压根都没经过他的手。他想,可能是听说那个男孩儿今天才满十七岁,难免有些遗憾吧。

  怕吵醒梁思闻,聂哲远进门的时候没开灯,刚准备调亮手机屏幕,客厅的灯就亮了。

  他条件反射地眯起眼,看到梁思闻只穿着那件连内裤都盖不住的旧T恤,光着脚站在几步远处,揉着眼睛问他,鼻音很重:“哲远……你去哪了?”

  “医院有点急事,已经解决了。”聂哲远说。

  梁思闻对此见怪不怪,毕竟他爸他妈都是医生,经常半夜被叫到医院,他打了个哈欠,“哦,那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睡了。”

  聂哲远冲了个冷水澡,湿着发梢站在主卧的落地窗前,毫无睡意。

  他莫名感到焦虑,急需镇定。

  终于他结束了内心的天人交战,走进客卧,拎起被梁思闻踢到床尾的夏凉被,给他盖好,尤其是光裸着的两条腿,然后又掀开被子,自己躺进去。

  这不是聂哲远第一次这样做,但他必须承认自己今晚确实有些毛躁了,竟然忘了自己刚冲完冷水澡,体温还很低就想去抱梁思闻。

  梁思闻哼了一声,被他弄醒了,茫然地睁开眼,“唔……怎么了?”

  “主卧空调坏了,借我睡一晚。”

  自己家的房间,睡一晚却要说成借,明明是五月初,正是S市温度最舒服的时候,不需要开空调,却扯谎扯得面不改色。

  但梁思闻丝毫不怀疑,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很听话地往床沿挪,好像在担心聂哲远躺不下。

  结果被聂哲远一把捞回来,“不用那么靠边,小心一会儿掉下去了。”

  梁思闻睡觉不老实,这是聂哲远从幼儿园开始就知道的事。

  幼儿园里的小床都是两张挨在一起的,且中间没有分隔,每天中午,老师都会用磁带放睡前故事,聂哲远睁着眼睛听到一半,旁边的梁思闻就翻了个身,拱到他床上了,有时还会手脚并用地缠着他。

  就像现在,梁思闻翻身,顺势把脸埋进了他怀里,睡得很沉,呼吸尽数扑在胸口,腿也搭上来,丝毫不知道这是怎样一种自投罗网的行为。

  聂哲远攥紧手指,喉结上下滑动,半晌,松开手指,覆上梁思闻随着呼吸起伏的后背,仿佛溺水得救的人,长舒了一口气。

  这晚的他不再手握寿星的特权,但他纵容自己说了谎,做了坏事。

  他重新得出了一个结论,甜的东西不是抹茶奶油,而是梁思闻的嘴唇本身。梁思闻的一切,都是陆地生活于他而言最大的诱惑,聂哲远每尝一次,就不想再沉入水底。

  这晚,聂哲远躺在梁思闻身边,一夜好眠。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