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酿春光游知春何又黔

酿春光游知春何又黔

作者你好好想想 著

连载中免费

  “你好好想想”最新出品的这本叫做《酿春光》的小说,是一部甜宠文,文中主角游知春/何又黔之间的糖点十分好磕,主要讲述了:塞在置物柜间隙的告白信,每年的第三个生日愿望。他伫足的教室,落座的桌椅,眉眼弯起的瞬间。以及他悄悄喜欢多年的女孩子,斟一壶喜欢的酒,晒过热烈阳光,在青春无限膨胀。没破。最后,小心翼翼的藏进时间。

更新:2021/03/22

在线阅读

  “你好好想想”最新出品的这本叫做《酿春光》的小说,是一部甜宠文,文中主角游知春/何又黔之间的糖点十分好磕,主要讲述了:塞在置物柜间隙的告白信,每年的第三个生日愿望。他伫足的教室,落座的桌椅,眉眼弯起的瞬间。以及他悄悄喜欢多年的女孩子,斟一壶喜欢的酒,晒过热烈阳光,在青春无限膨胀。没破。最后,小心翼翼的藏进时间。

免费阅读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导读完屈原的《九歌.湘夫人》,挂着眼镜的教授全然不顾台下睡成一片,自顾自的提出感悟,「爱情是人间最庸俗的产物,然而即便是神,也同样为此所困。」

  钟声响了。

  游知春叫醒身旁的巫蔓。

  「妳上次说的联谊是什麽时候?」

  巫蔓睡懵了,待脑袋清醒后,反应极大的跳了起来,「妳要去?」

  游知春有些犹豫,她不如巫蔓放得开,也不喜欢一群人吵闹,是个名副其实的宅女,就喜欢一个人窝在家种花草,写书法,一天不与人说上话也无所谓。

  巫蔓总说,这些事和她的外型八竿子打不着,她看着就是爱玩放浪,专门玩弄男人的渣女。

  游知春艰难的挤出一句:「认识新的朋友圈也好。」

  「对!对!妳这想法很好,总算开窍了。我都想妳整天和那些稿子厮溷,到底能溷出个什麽花来?没男人,怎麽写爱情小说啦!我也是佩服妳,没经验,还写了不少人模人样的东西。」

  游知春:「喔,因为我都写单恋啊。」读者私下封她为单恋教主。

  「⋯⋯」

  没有人比她更懂默默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了。自虐的同时,又因为对方无意的一点施捨,信念便更加茁壮。

  巫蔓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那妳的故事男女主角最后都有在一起吗?」

  游知春愣了一下,随后点头:「有啊,读者不喜欢悲剧。」殊不知,现实即是悲剧。

  人生没有这麽多因缘际会。

  没有人跨出第一步,迎来的都是背道而驰。

  巫蔓不给她反悔,立刻掏出手机,「我和我朋友说了,妳不准放我鸽子。」

  「知道了。」

  下午,游知春去了系瓣找新任导师何常军,原导师生产去了。何常军是被系瓣邀请来的特聘教授,据说前几年已经自行退休了,就是不知道什麽原因又回来了。

  何常军的研究专长是先秦儒学、唐宋诗文以及现代小说,资历深厚,阅历丰富。身上带着一股木檀香味,有点年纪了,脸上有着几条岁月纹路,一身中山装,游知春第一次见他还以为古人出土了。

  游知春这学期自愿担任助教,间接思考自己该考研还是直接找工作,也算是给自己赚一些微薄的助教费。

  何常军在休息室捣鼓着手机,见游知春来了,连忙招手让她过来帮忙。

  「春啊,妳过来帮我看看。」

  「你又弄了什麽?」不得不说,何常军对于年轻人的东西特别热衷,无奈没有慧根,时常向游知春讨教。

  游知春都不好意思了,他一位学识渊博的教授就站在一旁对她赞誉有加。

  「教授,你註册IG要做什麽?」

  「写写文啊。」

  两人也处了几个月,游知春眯起眼,用着和自家父亲说话的口吻,「说实话。」

  「⋯⋯就看一下你们年轻人最近流行什麽啊。」

  「你不是有FB了吗?」

  何常军戳着她的脑袋,「谁不知道你们这群臭小孩为了躲避亲友团,全部都去了IG,害我现在什麽也看不到,我可多好奇啊。」

  游知春受不了,「好啦,你有什麽不懂再问我。」

  「那我们先加好友。」

  游知春笑了出声。

  何常军走后,她在一旁的桌椅批改一年级的散文作业,一边感叹学生素质一年不如一年。听到敲门声,她下意识的喊了请进。

  「叔叔,我来了——想我吗——」

  游知春抬眼,女孩子留着一头黑长直髮,扎成马尾,神清气爽,与前几日眼神迷离的小醉鬼判若两人。「啊,不好意思。」她朝游知春点头,「何教授在吗?」

  「他去上课了。」

  她手裡提着蛋糕盒,「这样啊,他什麽时候会回来?」

  「他下午满堂,应该要五点后了。」

  女孩子嘀咕,「应该要先问他课表。」她朝游知春笑了笑,将蛋糕盒放在桌上,拿笔写了张小纸条。「我写了纸条,如果妳待会有机会碰到他,再帮我跟他说一声,谢谢妳。」

  「好的。」

  女孩子走后,游知春起身看了纸条。

  叶琦唯。

  游知春没等到何常军,八成是在路上遇到了学生,接着跟人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他常常这样,心性和小孩子似的。

  临走前,她坏心眼的想着要不把蛋糕带走算了。

  当然,没做。

  她只传了讯息给巫蔓。「我是坏女人。」

  巫蔓很快回传:「不,妳才不是。」游知春才感叹交对朋友,见她补了一句,「妳是老处女。人家坏女人有男人撑腰,否则还怎麽坏。」

  还真有道理。

  去他的。

  公寓距离学校徒步十多分钟,游知春习惯了,不赶时间的话,她就喜欢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回家。

  经过公园时,她照常和不知道是哪家的狗玩了一会儿,直到一道车灯从她身上滑过,游知春不以为意,却發现那人降下车窗。

  「游知春。」

  音嗓压过她名字的每条笔画。

  她一顿。

  恍神间,遭到了小狗的舌头攻击,舌面黏上她的掌心,她起了疙瘩,失措的缩回手。

  「怎麽了,被咬了吗?」何又黔走上前,「我看看。」

  游知春将手摆在身后,「没有,吓到而已。」

  何又黔噙起笑,对于她的抗拒有些无计可施,也不知道从何说起。索性,换了话题,「大晚上的,妳一个女生在这做什麽?很危险。」

  「我每天都这麽回家,路上人也很多,没什麽好怕的。」

  男孩子笑了笑,似乎是他意料中的答案。

  「我正好要回家,一起吧。」

  「不用了。」

  何又黔看她。

  游知春自知这态度无疑让人觉得难以亲近,但她实在不想和他处太久,就怕自己失态,又架不住心裡那点小躁动。

  半晌,何又黔听见她闷声道:「⋯⋯我还要去超市,不顺路。」

  她垂着脑袋,视线落在两人的脚尖,波浪捲髮弯弯绕绕的落在胸前。女孩子的装扮成熟,身材却娇小,以至于她每回在他面前扳起脸孔来都像是人小鬼大。

  黑夜聚拢的街道,她蹲着身,置身在路灯的光圈,小手揉着狗儿的肚皮。

  她明明笑起来很好看,对他却格外冷漠。

  然而,现下这副万分懊悔的模样,令何又黔忍俊不禁,黑亮的眸子滚了遍地光影。

  他还以为多大的事呢。

  「好啊,我也没什麽事。最近自己出来住了,也想学一些厨艺。」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